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0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玉翔道:“早上师父突然接到宫里的消息,太后姑奶奶明日要来府里,所以召集几位叔叔。玉麒师兄吩咐咱们来通知两位叔叔,咱们就急忙来了,片刻也不敢耽误呢。”
  龙夜和龙裳大急,不及多问,回住处换了衣衫,再用内力烘干头发,还不忘边走边吃几粒口气清新丸,以掩盖酒气,急忙往东园赶去。
  那些一应装置还得玉翎、玉翔帮着收拾。二人虽急,却不敢在府内施展轻功。因为傅龙诚有命,府里弟子如不奉命,不得随意施展轻身工夫。等他们急急穿过层层院落,步过流水石桥,走过鱼塘连亭。穿过叠叠花墙,转过座座假山,步入东园,顺了洁净的碎石子路踏上回廊时,远远地瞧见正对辕门的厅堂上,已是有香炉燃起了熏香。
  果真又是来晚了。龙夜和龙裳暗暗叹气。
  进了厅堂,大哥龙城端坐在左首的太师椅上,福伯、喜伯坐在下首宽椅上,二哥龙壁、三哥龙晴、四哥龙羽和五哥龙星,则在下首处垂手侍立。
  龙夜、龙裳便往地中间一跪道:“龙夜、龙裳来迟,请大哥训责。”
  龙城并没有立时发作两人,只是由着两人跪着,将太后姑妈明日要回府省亲的事情说了,吩咐弟弟们做好自己的本分。才对地上跪着的龙夜、龙裳道:“你们两个将府里府外需要擦拭的地方仔细打扫,再罚抄一小时的族训。”
  傅家的姑奶奶傅青容,与先帝青恒感情深厚,独子子庭年初时始才登基大宝,她也被奉为太后,尽享尊崇。她经常回傅家省亲,对龙城等侄儿很是疼惜。
  众兄弟告退出去,准备自己的差事。龙羽吩咐龙夜道:“这几日给我老老实实待着,免得大哥的板子上身。”
  龙夜应道:“小弟不敢。”
  龙羽又吩咐龙裳:“龙裳自己有些主意,别总由着你六哥乱来。”
  龙裳笑道:“小弟尽量。”
  龙夜、龙裳自小就由龙羽带着,他最是疼爱两人,也没少被两人连累。
  第二日一早,傅家上下张福挂彩,喜气洋洋。龙夜与龙裳从昨日起累的不轻,夜里也不过睡了两个时辰,总算是将偌大的宅院全擦拭到了。
  其实傅府虽大,却整洁异常。傅家子弟众多,仆从相对却较少。只有厨房、洗衣房等处才设有仆从。另有花匠数名和几十个丫鬟。各院都由居住的子弟洒扫。这些丫鬟一般都是有外客来时才用,平时到是比府内子弟还要清闲许多。
  两兄弟将门外门内打扫得干干净净。傅龙壁天还未亮已经带着小卿和含烟、玉麒四人快马去迎太后的凤驾。
  龙夜闲着无事,指挥龙裳将门外两个威猛的石狮重新擦拭。龙裳拿着一块抹布,舞动得上下翻飞,龙夜躺在门前的青石椅上,拿着一窜葡萄对着阳光晃来晃去。
  石狮总有两人来高。龙裳擦起来却毫不费力。一会工夫将狮子擦得青青亮亮。
  龙裳来到六哥身旁欠身:“小弟已经擦好了,你看如何。”
  龙夜一个鹞子翻身,轻轻飘起,又飘落地上,身法干净漂亮已极。龙夜的身手最是讲究好看二字,只是不知道实用与否,只是鲜有机会与外人过招,没有机会试验罢了。
  龙夜便笑道:“什么如何,小孩子做事情就是不认真,你还没有擦好。”
  龙裳看看干净的都可以穿衣服的狮子道:“哪里没有擦好?”
  龙夜上前,轻轻一踢,几百斤的石狮子凌空飞起一人多高:“这里。”龙夜指着石狮子的底座说,龙裳不禁失笑。
  石狮子砰地一声落地,将下面的青石地面震出几道裂纹,龙夜见了不紧有点儿发呆,这青石地面怎会这么不结实,龙裳也飞起一脚,将落地的石狮子重新踢起,却用左手托住,对龙夜道:“六哥,你看这是什么。”
  石狮子的底部因刚才的震动,显出一个规则的洞来,有一个黄色的绫缎露出一角,龙夜心念一动,运劲虚空一抓,一个黄色绫缎包裹掉到地上。
  龙裳又将石狮子轻轻放好,才走过来。
  龙夜对着包裹左看看右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莫非是你藏的私房钱?”
  龙裳忙说不是。
  龙夜道:“既然不是,那打开看看。”
  龙裳想起昨天四哥的吩咐,便道:“用不用先禀告四哥。”
  龙夜挥手敲了他一个响头道:“有你英明神武的六哥在,还对付不了一个包裹。”
  龙裳忙抚头笑道:“小弟失言。”
  龙夜待要伸手,又改变主意,凌空运劲,将包裹上的绸缎扯得粉碎,露出一个黑漆木的盒子,盒子上写有几个朱字:九转还阳丹。
  “听名字却是好东西呢,先拿来尝尝。”龙夜伸手就去开盒盖。
  “慢,”忽听一声轻喝,一条蓝色人影闪至,盒子被一股柔和的掌风平移推出了三四步的距离,龙夜、龙裳抬头看去,正是三哥龙晴。
  龙裳欠身行礼,龙夜却道:“这是我发现的宝贝,莫非三哥你要来强梁?”
  龙晴挥手敲了他一个响头道:“什么强梁,小心你说话的内容。这盒上有毒,我怕你小命不保。”
  龙夜笑道:“有点毒怕什么,三哥你不是会解,我若中了毒,正好给三哥当实验品。”
  “实验你个头。”龙晴笑骂,挥手又去敲龙夜,龙夜这次却是早有准备,已经溜了开去,龙晴没敲到龙夜,见龙裳正探头看着盒子,一个大大的后脑勺对着自己,哪能放过,顺手弹下在说。
  龙裳吃痛,抚头叫道:“三哥怎么打我。”
  龙晴笑道:“你和老六总是一起闯祸,打你也错不了。”
  龙夜笑道:“正是,老七你的头敲起来和敲我的头自是一样。以后有这样的好处,三哥你要多多惠顾老七才好。”
  龙晴不理他,用心看了看,那盒子不知是何种材料所制,黝黑发亮,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一层紫色的光晕。龙晴凝目道:“这盒上的剧毒,想必是传说中的紫玉氤氲。”
  龙夜也凑前道:“如此好听的名字会是剧毒吗。”
  龙晴道:“我也是听说过此毒。风闻此毒无药可解,中者全身会散发紫色的光晕,不眠不食,最后气尽人亡。”
  龙夜笑道:“传言多不可信,况且这样死也很特别。”说着话,却伸手欲往那盒子抓去。
  龙裳急忙道:“六哥不可。”
  龙晴不拦他,只是笑:“我看大哥若是知道,也会很‘特别’的对你。”
  龙夜听了,不禁缩回手,干笑道:“三哥说的有理,我现在是大好青年,还是谨慎些好。”
  龙晴却皱眉道:“你们从哪里发现这个盒子。”
  龙夜见三哥气色凝重,也不敢再开玩笑,老实说了。
  龙晴仔细看看石狮,道:“是了,这只石狮被人换过了。”
  “换过了?”龙夜和龙裳不由惊讶。
  这对石狮子放在傅家门前少说已有30年之久。乃是塞外黑山之青石雕刻而成。需知此石只在冰雪覆盖的极寒之地才有,又需破开千年冰层才可取得,在运下万米雪山。此石坚硬逾常,需特殊刻刀加上非凡内力才可雕琢成型,在运来千里之外的傅家。当年这对石狮乃是傅老爷的好友所赠,是由一整块石料所制。
  龙晴指着那藏有盒子的石狮子道:“这两只狮子看着相似,但是质地却有所不同。这一只分明是才刻好不久的。”
  龙夜与龙裳仔细看看两只狮子,却还是没有什么发现。
  龙晴沉吟道:“是谁如此大费周章,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傅家门前的石狮子掉了包呢。”
  龙夜听了,拍掌道:“可恶,是谁在太岁头上动土,分明是故意找我的麻烦。我一定要查清此事。”
  龙裳道:“六哥何出此言。”
  龙夜白了龙裳一眼:“这石狮一向是咱们俩兄弟的职责所在,居然有人敢偷换,使我的英名受损,我自然要追查到底。”
  龙裳这才想起,傅家门前一向是自己和六哥经常打扫,石狮都是自己和六哥,主要是自己每天擦拭,如今给人换去却都不知,的确是英名受损,这要传了出去,自己面子如何过的去。不由也扼腕道:“的确可恶,不知是何方贼人所为,抓到他定要给他好看。”
  两人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龙晴见了不禁好笑,不过此事的确非同小可。他又看了看地上原来包盒子的罗缎,道:“这罗缎该是杭州丝绸,是进贡宫廷之用的。”
  龙夜见了,想要看个究竟,龙晴忙止住,“不可,这绸缎上怕也沾有剧毒,还是烧去即可。”随即从身上拿出一副薄如蝉翼的手套,戴在手上,这才将盒子拿起,仔细查看,见盒子上刻有隐隐的纹路,乍看上去似乎只是普通的花纹,细细摸索下去,竟似一幅藏宝图。
  龙晴略一沉吟:“这事有蹊跷,姑妈很快就要到了,我先禀了大哥在做定夺吧。你们将这里收拾干净。”遂拿了盒子往府里走去。
  龙裳应了声是,龙夜却围着石狮子转来转去,口中喃喃道:“到底是谁呢。”仔细想想,却也找不出可疑之人。心下却大为兴奋,只道一定又有什么大事发生。
  龙裳见了六哥模样,也是摩拳擦掌,准备大展拳脚一翻。然后还是先冷静下来,将门前打扫干净以迎太后姑妈。

☆、第10章 地宫

  姑妈到府,龙夜和龙裳最是高兴。姑妈一向最是疼爱两人,有了姑妈在府里,两人便觉底气分外充足。
  这次姑妈回府,却是来告子庭的状。子庭年轻气盛,对太傅不甚恭敬。太傅也是皇室宗亲,当年也是按老太爷傅怀之命延请的,在宫内教导子庭,并代为摄政。
  子庭如今满了十六,已经亲政。太傅年长,更爱唠叨。子庭便嫌烦了。出言顶撞几次,让太傅伤心之下,便向太后请辞。
  太后说不听子庭,便回府告状,请龙城教训子庭。子庭一向对大哥龙城又敬又怕,对宠溺他的太后还时有顶撞,但是到了龙城跟前,可是半个“不”字也不敢说。
  龙夜和龙裳很是同情子庭哥哥,都是当皇上的人了,不仅要被娘念,还要被娘告状。所以二哥龙壁就辛苦,一早就去宫里传板子去了。
  今日天气又是晴好,龙夜和龙裳给姑妈请了安,又去大哥跟前应了卯,两人告退出来,按大哥的吩咐,又忙活了近一个时辰,将府门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去做自己的事情:查案。
  龙夜绕着右边的石头狮子,仔细查看,希望能找出蛛丝马迹。龙裳也陪在龙夜旁边转圈。
  龙夜道:“真是奇怪,何人要大费周章的将宝贝送到傅家来呢。”
  龙裳道:“六哥所言极是。盒子里面居然藏着的是失传已久的《毒经》呢,三哥可是如获至宝,正在研读呢。”
  龙夜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龙裳附和道:“分析精辟、言之有理。”
  龙夜忽然道:“龙裳,你看这面的地面与那边有什么不同。”
  龙裳道:“这边的地面给你震出了几道裂纹,好在大哥没有追究。”突然又叫道:“不对。”然后看了一眼龙夜。
  龙夜赞许的点头道:“不愧是我傅龙夜的弟弟,你也想到了。”
  原来这地面除了很厚的石板外,底下是密实的细沙铺垫,没有重愈千斤的力量,不能损坏分毫。小时龙夜、龙裳在外与人打架结怨,某日凑巧在附近被对方发现。
  那少年虽不会武功,却天生神力,当时一拳砸在傅家门前青石板上,本想炫耀武力,哪知青石板毫无反应,倒是把他自己的手骨胳碎了。当然,因为此事两人都给大哥责罚。故此记忆犹深。
  而那少年确是因祸得福,被喜伯收留府中做了侍卫,日后,三人化解前怨,结为好友。
  傅龙裳得到六哥肯定,信心大增,大胆推测道:“难不成这地面下还有阴谋。”
  傅龙夜笑道:“孺子可教。据我猜想,这地面下应该已被掏空,或者藏有地道,那石狮子非是从别处运来,而是自底下运出,当然可以避人耳目。”
  傅龙裳叹道:“六哥英明,小弟佩服。”
  傅龙夜笑道:“这只是推测。还需要证实,你马屁拍得这样早,万一我推测错误,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傅龙裳听了,手一挥,斩钉截铁地道:“六哥就算推测错误,也丝毫不影响小弟对你的佩服之情。”
  傅龙夜甚为满意龙裳的答案,笑道:“你既然如此忠心耿耿,我就给你一次立功的机会如何。”
  傅龙裳摩拳擦掌道:“六哥尽管吩咐,小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傅龙夜便笑道:“你只要将这地面打烂就好了。”
  傅龙裳听了,笑容凝在脸上,吃吃道:“六哥,你,你这样做,好像不太好。”
  傅龙夜挥手敲了一下龙裳脑袋,笑骂道:“就知道你这家伙口是心非,心里一定对我的推测存有怀疑。”
  傅龙裳摸摸头呵呵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