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16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恕!
  “是。”龙璧欠身应命,立刻出门,命玉麒、含烟传命。待玉麒、含烟领命下去,龙璧又转回龙城书房,只立在门口,小声道:“大哥,小弟这里还有一事容禀。”
  “什么事?”龙城看龙璧,你站那么远干嘛?
  “是龙夜、龙裳在少林出了些小事情。”龙璧快速禀道:“少林方丈请大哥移架少室山!”
  “什么?”龙城微怒:“他们在少林也敢生事?”
  “是。”龙璧又往外轻挪了挪脚步:“龙夜伤了少林了凡大师,毁坏少林古迹,还顺走了易筋经……”
  “龙晴、龙星呢?”龙城强压怒火。
  “龙晴和龙星昨天倒是送了传贴回来,说是因为少室山下的几个村落不知怎么忽然爆发了瘟疫,他们正在全力救治,所以可能耽误了时日。”
  都挺忙啊。龙城怒,这是一天也不让我消停的节奏啊……
  龙夜带着龙裳、木蝶依和小井、小万,一路说笑,观风看景的,还没等走出少室山的地界,慧姜已是带了一群少林僧人又追了上来。
  不由分说,就把龙夜等人团团围住,几名性子急躁的已经开口骂道:“好个无耻的小贼,竟敢偷少林的武功秘籍。”“连少林的易筋经都敢偷,真是太过分了。”
  慧姜口宣佛号道:“傅家与少林关系匪浅,还请傅施主将易筋经交还少林,再向掌门方丈赔罪,少林必定不会为难几位施主。”
  傅龙夜眉峰一挑道:“你不要在那里自说自话,我们何时偷了你家的易筋经?和尚可不要血口喷人。”
  慧姜阴沉着脸道:“几位施主趁乱从藏经阁偷走了易筋经,还想狡辩不成?”
  另一些和尚也叫嚣道:“就是你们偷的,少林寺今天根本就没来过外人,不是你们是谁?”还有人高喊道:“将他们拿下,一搜便知,不用和他们多话。”
  傅龙夜不由蹙眉,他觉得自己也算是脾气好的了,为何听见这些和尚说话就觉得火大?
  “我们去过少林,就是我们拿的吗?”龙夜冷冷地道:“和尚没听过家贼难防句话?许是你们自己人偷了呢。”
  “对啊,好比你们少林的那个什么俗家弟子木游君,我看最是可疑。”龙裳立刻点头。
  慧姜的脸色更沉:“游君是老衲的徒弟,你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污蔑他,到底是何居心?”
  龙夜看了龙裳一眼,异口同声地道:“原来你还是他的师父,那么你们师徒会不会沆瀣一气,监守自盗,贼喊捉贼?”
  两人说完,不由嘻嘻地笑,这种异口同声的把戏本是两人最爱玩的,但是在家里时,被大哥教训过几次,已经很久不敢这么做了,今日再施展一次,还是那么默契无比。
  “老衲好话说尽,几位施主仍执迷不悟,那少林只好得罪了。”慧姜呼喝一声,众僧众就攻了上来。
  小井、小万立刻举剑相迎。
  龙裳只扶着木蝶依在一旁观看,龙夜一人对付一群,小井、小万合剑对付慧姜,很轻松也很愉快。只是小井、小万不想伤了慧姜,又觉得能和少林高僧切磋,机会难得,所以多以化解为主,并不主动攻击。
  被两名江湖后备如此怠慢,慧姜虽然脸上有些挂不住,却也颇能沉得住气,只抱元守一,谨守门户,稳扎稳打。
  龙夜不管那许多,将围着他的一干僧众打得劈里啪啦,四处乱飞,不一会儿就哎呦哎哟地都爬不起来。
  龙夜拍拍手,问慧姜道:“你是不是还在等后援?那个打伤我家龙裳的了凡呢?怎么没来?”
  “就是你将了凡师侄气得伤重吐血吗?”一声闷喝响起,震得龙夜耳膜疼。
  “三位师叔祖!”慧姜大喜。
  小井、小万收剑后退。慧姜已经大礼拜倒。
  三个灰衣白须的僧人跃落当地。其他的僧人也都爬起来向这三人施礼。
  来的这三人,都是少林达摩院供奉,枯树、枯木、枯叶三人。
  听了慧姜的介绍,龙夜不由咋舌,这少林寺果真了得,便是这么老的老头都还在当和尚,且还活着呢。
  然后,脾气还那么火爆。这边刚介绍完,枯叶已经虎吼一声,便对小井、小万迎头打到。
  枯树、枯木只在旁宣了一声佛号,并没有拦阻。
  慧姜和其他少林僧众当然是退到一旁当背景。枯树开口劝龙夜等束手就缚,交出易筋经。
  龙夜很烦:“没拿就是没拿,哪那么多废话。你们自己以为是好东西,就以为天下人都以为是好东西吗?”
  龙夜的这话听到少林众人耳朵中,那是何其地不中听啊。所以,对话到此为止,只手下见真章吧。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最近几天章节字数总是在调整,给大家看文带来不便,还请原谅。
  希望大家多留下宝贵意见。情节开展或是场景描写有些不到的地方,都可以讨论。
  感谢大家看文,祝看文愉快!

☆、第127章 观风看景(下)

  姊妹宫的人不知道是否是忌惮龙晴和龙星的武功;还是又有别的什么图谋;即便龙晴抱着宝宝和龙星招摇过市;也不见姊妹宫的人有什么动作。
  龙晴也懒得再等,买齐了一应用品,雇了辆豪华宽敞的马车,赶往少林。
  龙星抱着敏皓宝宝;指点窗外的景色给他看;宝宝咿呀咿呀地;很高兴。
  龙晴看医书,端木汐也看医书。两人偶尔相视一笑;倒很默契。
  晚上住店的时候,龙晴还是要了一间跨院,带两间正房。他与龙星一间,端木汐自己一间。白天宝宝虽是粘着龙星,到了晚上,却还是喜欢和端木汐一起睡。
  龙晴给宝宝洗澡更衣,然后送去端木汐房中,嘱咐端木汐有事示警。端木汐温柔地点头应了,已是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很有些不好意思,龙晴告辞出去。端木汐轻掩了房门。
  龙星瞧见三哥回来,便为三哥奉茶。
  龙晴接了茶,龙星就端端正正跪下去道:“龙星知错,不该瞒着哥哥们在外私置产业,请三哥训责。”
  龙晴嗯了一声,道:“怎么回事,说吧。”
  龙星去年和族兄龙烁去江南办差,在秦淮岸边买下了一处极大的宅院,如今做成了一处日进斗金的园林美食。
  要知道这样一处大的宅院,可是需要花一大笔银子的。龙星在京城打理楼外楼的生意,进项颇丰,但是那些进项并不能随意开支,超过一定数额的动向,需要向大哥禀请。那购买园林宅院的这一大笔银子,龙星又是从哪来的呢?
  龙星不由踌躇。
  龙晴放了茶道:“又不想说了?”
  “三哥不问不行吗?”龙星垂头。
  “我可以不问,大哥难道也不问吗?”龙晴轻责。
  “不告诉大哥不行吗?”龙星看龙晴。
  龙晴不由摇头:“当你还真能瞒过去吗?这就是大哥让我审你的。”
  龙星不由吃惊,好半天,垂头丧气地道:“这下惨了,等回去见大哥,必定又是一顿好打了。”
  夜色很深的时候。端木汐忽然睁开了眼睛,她看看旁侧睡得很熟的敏皓,将他轻轻地抱起来,然后轻轻地推开房门,往院门外走去。
  “你要去哪里?”月色下,龙星的俊美犹如天人。
  端木汐只做未闻,绕过龙星,依旧前行。
  龙星冷冷地道:“站住。”身形一晃,已是将敏皓宝宝抱到自己怀里。敏皓宝宝睡得很香。
  “给我。”端木汐低声道,伸手去龙星怀里抓敏皓。
  龙星一抬手,端木汐应手飞了出去,扑通一声,直摔落到地上,忍不住哎呦出声:“龙星,你干什么?”
  门开处,龙晴也行了出来,端木汐趴在地上还爬不起来,抬头看龙晴道:“三哥,我的胳膊好痛。”
  龙晴过去扶起端木汐:“端木姑娘,怎么了?”
  端木汐微摇头道:“没什么,屋里太热了,我想抱敏皓出来走走,许是龙星误会了。”
  “我抱敏皓回去睡吧。”端木汐冲龙星伸手。
  龙晴微点了下头,龙星将宝宝递给端木汐,端木汐抱着敏皓回房。
  龙星随龙晴进了房间,龙星问道:“她怎么了?”
  龙晴问龙星:“你刚才可听到隐约的哨声?”
  龙星点头:“三哥觉得那哨声和端木汐举动失常有关?”
  龙晴点头,又斥责龙星道:“不是叫名字,就是她,她的,一点礼貌没有。”
  龙星微嘟了嘴:“我困了。”
  龙晴用手轻拧拧龙星的脸:“睡吧。”
  龙星用手揉了揉:“她……那个女人会不会伤害小孩儿?”
  龙晴无奈:“叫一声端木姐姐就有那么难?”为龙星轻盖了被子,道:“不会的,她只是被人控制了神智,才会想要将宝宝带走。我方才在她身上弹了清心粉,她这会儿应该已经无碍了。”
  龙星嗯了一声,睡了。
  龙晴用掌风将灯熄灭,和衣而眠。
  第二日早起时,客栈外已是人声熙攘。
  小二进来送水时,也是一脸惶恐:“几位客官快些启程吧,镇上闹了时疫了。”
  这场时疫来得极快,一夜之间,左近的三村四庄均已有数十人感染,病者高烧不退,呕吐不止,传播也极快。
  附近的药局正在征募医者,并已在药局门前搭起长蓬,救助患病者。几乎家家都有人抬着病者而来,甚至,抬人者也会忽然倒下发病。
  药局门前空地上已经征募、支起了数十口大锅熬药,不少医者用布捂住口鼻,为患者盛药,并送入病者口中,只是病者无法吞咽,即或勉强吞咽,也会立时呕出,根本无法起效。
  几名医者又研究出药香熏蒸之法,虽是药气氤氲,却并不对症,一时并无良方,而患者,亦开始相继死亡。如此一来,更增恐怖之感,为防瘟疫蔓延,官府已经下令封城封道,禁止三村四庄的人外逃。
  龙晴和端木汐来到药局门前时,场面依旧混乱,四处弥漫着药香和令人作呕的臭气。
  龙晴、龙星武功高强,内息康健,应无大碍,只是端木汐有伤在身,宝宝敏皓年幼,只怕易被感染。只是龙晴、龙星出来,所带解毒药物不多,虽然不知能否对症,也依旧是先给宝宝敏皓服下。
  端木汐却并不肯服用剩下的几粒药丸,让龙晴留给更需要的人。
  龙星抱着宝宝,看见端木汐和三哥一样,不避污秽,仔细查验伤者,尽力帮扶,并与已在的几名医者商讨禀请时,终于觉得端木汐看起来顺眼了许多。
  药局里的桌椅上也尽皆躺满了人。四处都很混乱。到处是呕吐声,呻。吟声还有哭声。
  龙星颀长俊逸的身形站在那里,耀眼的阳光晃在他的身上,怀中的敏皓宝宝瞪着大眼睛四处看着,咿呀咿呀地高兴地说着什么。透过氤氲的雾气,龙星仿佛是一尊天神,让很多病痛的人,又燃起了生的斗志和希望,甚至那些垂死的人,亦是以为有天神来接引,亦是带着微笑离开了人世。
  “快救救我的孩子。”一个妇人披头散发地抱着一个小女孩扑过来,摔倒在地,怀里的孩子也摔了出去,就在落地前,已被龙星伸手接住。
  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脸蛋烧得通红,已经紧闭双目,气息微弱,身上还有呕吐过的痕迹。
  妇人倒下了,就再没爬起来。敏皓伸着小手,想去摸那个小女孩,龙星忙把左臂里的敏皓往后带,然后把小女孩儿到到一处空地上:“你过来看看她。”
  龙星喊端木汐。端木汐正在为一个孕妇灌入药汤,孕妇将药汤又喷出来,她坚持再喂:“一定要喝进去,哪怕一口也要喝。”药汤溅在她的面纱上,一片污秽。
  孕妇轻抚着自己的肚子,终于喝下了剩下的半碗药汤,端木汐鼓励地轻拍着她的手。端木汐抬头,听见龙星喊她。
  她也看到了龙星脚下的小女孩儿,忙跑过来,伸手抚上小女孩的脉搏。
  “还没死,你去拿药来。”龙星道。
  端木汐说道:“好,你帮我看着她。”
  她身形刚起,忽然觉得面上一凉,脸上的面纱已经被龙星扯掉了。
  “那么脏,还带在脸上。”龙星有几分嫌恶,早将那面纱扔到一侧,看见端木汐惊诧地脸。
  “长得不难看,也不漂亮,带那种东西有什么用?还不去拿药。”龙星用手抱紧敏皓,小家伙正想挣脱出去。
  “我,只是……不祥之人。”端木汐弯腰去拣那罗帕。
  龙星微移步,将那罗帕用脚踏住:“不祥之人?你还真迷信。亏你还是医者,快去拿药吧,一会儿这小孩要死了。”
  龙晴总算琢磨出一道方子来,与那几名医者说了,大家都说值得一试,只是有几味药,药局里却是不足。龙晴正准备命龙星去采。
  抬眼处,看见端木汐弯着腰半蹲于地,手里的一方罗帕正被龙星踩在脚下。
  “龙星。”龙晴轻喝。
  龙星听得三哥喝声中的责备之意,心里一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