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25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2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谁许你擅自出手?不仅以身涉险,还害大哥失了对敌先机,还不向大哥请责?”悔儿冷斥。
  错儿也觉有些惭愧,他一向对自己的武功很是自负,却想不到今日竟会栽这么大一个跟头,尤其还是在刚见面不久的什么大哥三哥跟前,实在丢脸。
  错儿屈膝跪在龙城身前:“错儿该罚。”
  傅家弟子妄自托大,以身犯险是大错。这些规矩,龙城相信三叔也是教过悔儿和错儿的,只是年少难免轻狂,何况是错儿这样杰出的少年呢。
  错儿不仅容貌与龙星酷似,便是这讨打的本事想来也是不输龙星的。
  龙城心情还是很好,只淡淡地道:“你既已知错,就免你一次,若有下次,加倍责罚。”
  “是。错儿不敢了。”错儿站起时,心跳还有些不稳。他还是有些怕傅龙城这个大哥的,他本来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先生和哥哥龙悔,不会再有其他人让他害怕的。
  “你受伤了吗?”龙晴看错儿一跪一起之间,额上冷汗涔涔,有些纳闷。
  他见过悔儿和错儿身上的鞭伤,痛固然是痛得厉害的,只是不会让错儿便是嘴唇都有些苍白了。
  “我没事。”错儿淡淡地道。
  悔儿欲言又止。错儿被先生踢断了四根肋骨,方才,他已帮错儿复位,只是怕方才被紫裳所伤,又移了位置。
  “我看看。”龙晴移步上前。
  “我说了没事。”错儿要退,龙晴的手已经抚到错儿胸前。
  错儿微愣。想不到龙晴看来如此温和,武功竟如此精妙。
  龙晴只一抚之间,已是又帮错儿对好了断骨,随手又点了错儿几处穴道:“确实没有大碍,只是疼了一些而已。”
  错儿不语,悔儿欠身道:“多谢三哥。”
  龙城和龙晴缓步在前,悔儿和错儿随后相随。
  龙城问龙晴,错儿可是肋骨断折?龙晴点头称是。
  龙城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三叔也是无心的。”
  龙晴不由一笑。知道大哥想起了曾伤了自己的事情。故意蹙眉道:“三叔自然是无心的,便是故意要断错儿的骨头,也没什么使不得的。”
  龙城不由侧头看龙晴,龙晴无视大哥的目光,只盯着前面走路。
  龙城轻哼一声:“小心你说话的内容。你这是指责三叔不慈吗?”
  “龙晴不敢。”龙晴应错,毫无诚意。
  龙城不由气恼,低声斥道:“你这脾气近来可是越发大了,最好给我收敛些,没得招我在悔儿和错儿跟前教训你。”
  “哥要是舍得,龙晴自然也受得。”龙晴的目光落在路侧的野花上,有些委屈。
  龙城投降了:“再免你一次吧。”
  龙晴不由一笑。
  后面随行的悔儿只看到龙晴的侧脸,龙晴本就是翩翩公子,温润如玉,如今展颜轻笑,更觉如沐春风。
  错儿却是凝神将龙城和龙晴的话都听了个清楚,也是展颜一笑,觉得这个大哥也许没那么可怕,而这个三哥,也很可爱呢。

☆、第138章 我不吃素(上)

  龙城因宠着龙晴;对悔儿和错儿也很和蔼可亲,所以错儿在心底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他知道龙晴罚过龙星;比哥下手轻多了。看来,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哥哥,还是自己的亲哥了。
  提到龙星,好像比自己大一些;那也是哥哥了。错儿暗中有些懊恼。怎么就不是自己大一些呢,想起曾在林中被他打过一个耳光;这笔账想要讨回来,可是难了。
  “你胡思乱想些什么?”悔儿轻声问道。
  “没有。”错儿对哥哥一笑,有些心虚。
  “先生的吩咐;还用我再重复一遍给你听吗?”悔儿冷冷地看着错儿。
  错儿移开目光:“先生的吩咐;错儿谨记。”
  是的;错儿不会忘记。昨天夜里,是他生平第一次见先生屈膝,跪拜的是大明湖傅家的金龙令。
  先生说:“大明湖傅家弟子傅青峰谨遵金龙令。”
  错儿知道自己应该姓傅的。他叫傅龙错,哥哥叫傅龙悔。他们的家,应该在大明湖的傅府,他们的根,是坝上傅族。
  只是当年先生犯了家规,被逐出傅家,所以这个姓氏,他们不配拥有,也不可以提及。
  错儿轻扬了一下嘴角,姓不姓傅的有什么了不起。只是这话,可不敢对哥说。
  先生说:“龙悔、龙错都是大明湖傅家弟子,要谨守家规祖训,不得有丝毫违逆。”
  “你记着就好。”悔儿又警告地看了错儿一眼:“不敬兄长,罪责不轻,你仔细着吧。”
  “错儿不敢。”错儿乖乖地应诺。他确实是怕悔儿怕得紧,只是这些新来的哥哥嘛,好像都不怎么可怕。
  龙城、龙晴带着悔儿和错儿来到少林时,少林钟楼上的钟声正响彻山中。
  少林钟楼从不轻易鸣钟,如今,必定是有大事发生。
  龙晴不由心中祈祷,少林无论发生什么大事,都不要和龙星几个有关吧。
  只是可惜,少林发生的大事,不仅是和龙星有关,根本就是龙星所为。
  傅家的傅五老爷傅龙星,双手金剑刚收,正卓然而立场中,少林木人巷中枯字辈七十六位供奉,全部受伤倒地。
  围观众人,除了龙夜、龙裳一脸敬佩地看着自家哥哥外,武当的七位道长加上少林方丈、四院住持和其他围观僧众,都是面如土色,惊愣当场。
  少林寺百年威名,一日之内,坠于尘埃之外。
  枯树、枯木、枯枝三人受伤最重。
  龙星淡淡笑道:“易筋经上的合击之阵,不过尔尔。”
  枯树立时又吐血三升。
  龙星淡笑转身,问少林方丈道:“傅家的武功,比你少林易筋经如何?”
  “我和龙裳要学武功,有五哥教就行了,哪会舍近求远去偷什么易筋经,这下你可信了?”龙夜笑顾少林方丈,潇洒万分。
  顺便又把一个灿烂的微笑送给武当的凌霄道长:“好在你们的错误认识的早,不然……”
  龙夜的话戛然而止。
  大哥!
  龙夜知道三哥或许会来,但是,他绝没想到大哥也会亲自来!
  龙夜、龙裳立刻屈膝跪地,场中的龙星也垂头跪了下去。
  少林方丈脸上的血色好不容易恢复了一半,宣一声佛号,向傅龙城合什问礼。
  躺在地上的少林高僧们,已纷纷支撑而起,只是能站起来问礼的并不多。
  龙城向少林方丈回礼,又致歉道:“舍弟无礼,请方丈重责。”
  方丈苦笑道:“傅施主言重了。令弟武功高强,少林上下确实折服。”
  龙城十分懊恼,回身,一个耳光猛地抽在龙晴脸上:“当初是怎么吩咐你的?”
  这一下耳光极重,“啪”地一声脆响,龙晴被打得踉跄一步,唇边已是见了血。
  龙晴屈膝跪地:“是龙晴的错,请大哥重责。”
  龙夜、龙裳噤若寒蝉,只尽力跪得笔直。
  龙星亦是不敢抬头。
  悔儿在龙晴跪地之时,亦跪了下去。错儿见龙晴被打,吓了一跳,几乎也是随着悔儿一同跪落。
  “傅施主不必责罚令弟,是我等学艺不精,有损少林威名,愿受方丈重惩。”枯树踉跄而起,对方丈合什请责。
  枯木、枯枝以及其他僧众亦向方丈合什请责。
  傅龙城只得再致歉道:“都是傅某教弟无方,实在惭愧。”说罢,对着场内众僧又是深深一揖。
  凌霄道长轻咳了一声,道:“江湖之上,胜负无常,技无长短,也不必太在意了。”
  方丈道:“凌霄道长所言极是。各位师叔祖不必太介怀了。”
  少林方丈虽然辈分低,但是地位尊崇,枯树等虽比他高出两倍,对他亦是敬重,听了他的吩咐,亦齐齐领诺。
  枯树对龙城合什道:“令弟以武取胜,并无取巧之处,少林不敢以此相诟。只是少林易筋经,确实是在令弟来寺期间丢失,少林不能不问,还请傅施主见谅。”
  龙城欠身道:“追回易筋经之事,傅家责无旁贷,必会尽快给少林一个交代。”
  枯木则对跪在地上的龙夜道:“小施主所言不错,我等确实不是令兄之敌,老僧愿认赌服输,向你磕头赔罪。”说着话,对着龙夜扑通就跪了下去。
  龙夜无语了。少林的和尚到底是缺心眼啊还是心思歹毒啊,你这是嫌我在大哥那里攒下的板子还不够多是吗?
  武林人重诺,认赌服输。所以傅龙城也不能硬拦着枯木给龙夜磕头。
  好在龙夜此时也是垂首跪在地上,看起来不会那么碍眼刺目。但是除了龙城冷冷地目光看龙夜,其他人还是都移开了目光。
  然后枯木站起,毫无疑问例外地,又吐血三升……
  少林方丈礼请龙城移步方丈室用茶。武当诸位道长客座相陪。
  龙晴、龙星、悔儿、错儿和龙夜、龙星侍立龙城身侧两排,当雕像。
  龙星心中很是忐忑,知道大哥这里必定要赏一顿好打下来。
  龙夜和龙裳自然也是忐忑,不过龙夜更好奇,大哥带来的这两个少年是什么人。
  龙城只是向方丈介绍:“舍弟龙晴、龙悔、龙错。”
  龙夜纳闷,“龙悔,龙错”听着也是傅家的孩子,还与自己同辈,莫非是三叔的孩子?
  龙晴的脸上还是火辣辣地痛,知道大哥真是气怒了,不知回去后要如何责罚龙星和龙夜龙裳,只怕自己也是无法求下情来。
  “你又要被打了?”错儿传音给龙星。
  龙城正端茶,目光淡淡地扫向错儿。
  错儿一惊。他知道这个大哥武功极高,却没想到自己传音说话,竟也能被他发觉。
  龙星根本没有心思理错儿。只是大哥看错儿的目光,也让龙星莫名的惊惧。
  总算客气完了。武当的人先告了乏累回客院暂歇。
  龙城和方丈起身送走武当的人,少林方丈才宣了一声佛号,对龙城道:“你怎么才来,若是早来一步,也不会发生这许多事情。”
  大哥果真与这少林方丈关系匪浅。
  龙夜不由暗惊。
  龙城与少林方丈入内室密谈。
  龙星才看龙晴,嗫嚅道:“三哥。”
  龙晴强忍了怒气,斥责道:“那么叮嘱你都不听,等着被大哥打烂了皮吧。”
  “三哥救命。”龙夜、龙裳立刻挤到龙晴身侧。
  “没你们的事。”龙星冷冷地道。
  “不过是教训了一些自以为是的和尚而已。”错儿嘟囔。
  悔儿的目光扫过来,错儿立刻噤声。
  “这是你们五哥。”龙晴趁了这个机会让龙悔和龙错给龙星见礼,也让龙夜、龙裳见过悔儿和错儿。
  龙夜又高兴又有些不满:“他们两个行六行七的话,我和龙裳就变成老八老九了啊。”
  错儿总算觉出高兴来了,这意思是,终于有了两个可以用来随便欺负的弟弟了吗?
  龙城和方丈从密室中出来时,面色很沉肃。几个弟弟立刻又垂手恭立,噤若寒蝉。
  龙城命龙裳留在少林,十日内,傅家用易筋经换人。
  不是吧,把龙裳留在少林!
  “大哥。”龙晴、龙星和龙夜几乎是同时开口,可是触及龙城冰冷的目光,又都不敢做声。
  “龙裳遵命。”龙裳很有些委屈,可也不敢抗命。
  “龙裳留在少林时,会请了无师叔多加照顾,请傅施主放心。”方丈对龙城合什。
  龙城微微一笑:“就让他在藏经阁做些杂役,权当赔罪吧。”
  龙裳想说,我才不要给少林做杂役,可是说出来的就只一个字:“是。”
  “龙夜愿替龙裳留在少林。”龙夜对大哥屈膝跪地。
  “不准。”龙城冷冷地:“此事不用再议。”
  “让小井、小万也留下呢?”龙夜还不死心。
  你不提我还忘了。龙城瞪了龙夜一眼:“小井、小万可是奉你之命去达摩洞捣乱?”
  龙夜忙低头。
  龙星执意约战少林的前辈高僧,方丈不得已同意切磋。众少林僧人得信,自然都想来瞧瞧热闹。龙夜便派小井、小万趁乱去达摩洞探探地形,龙夜推测,要想到达乾坤盒上所绘的藏宝之处,达摩洞内该有一条密道才是。
  倒是想不到即便到了这种时候,达摩洞中依旧有人执役。小井、小万领了龙夜之命,当然不能无功而返,软的不行,就来硬的,龙城等赶到少林时,正是遇到达摩洞的僧人跑到殿前欲般救兵。
  龙城远远看去,那两个敢到达摩洞捣乱的小子可不正是自己的徒弟。
  龙晴看了大哥脸色,哪还敢多耽搁,立刻扬声喝止小井、小万,命两人不得无礼。如今小井、小万还跪在达摩洞前反省呢。
  龙夜当然不敢在此时说出乾坤盒的事情,只得诺诺应错。
  龙城准备带弟弟们即刻返回大明湖。
  龙裳随着方丈一起恭送哥哥们。
  龙夜劝慰他道:“你在少林好好忍耐,我一定尽快找到易筋经来接你回去。”
  龙裳倒是不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