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27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2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原本甜蜜的爱情,在残酷的生活面前,被渐渐淡忘。
  原本是相看两不厌的,渐渐地变成了不愿两相看。
  龙悔、龙错两岁时,水柔柔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无爱的生活,离开傅青峰和孩子,回了水家。
  只有分离之后,才体会到了什么叫失去。
  傅青峰带着两个儿子去找水柔柔。而在水家的水柔柔,也倍加思念傅青峰和两个儿子。
  仗剑闯过水家层层拦截和障碍,终于来到水柔柔闺阁前的傅青峰,不仅再次俘获了水柔柔的芳心,也令另一个女人心动。
  这个女人,就是紫裳。在她的眼中,男人原本如蝼蚁的,但是,傅青峰,让她第一次觉得,原来,男人,还可以是神。
  傅青峰不顾紫裳的挽留和劝阻,带着水柔柔离开。
  傅家弟子如何能在魔教驻足?
  紫裳只是痴痴地看着傅青峰俊逸的背影。
  水柔柔叫紫裳为娘,却并非紫裳所生。十几年相处,也并非没有任何情意。
  紫裳想,她可以忘了傅青峰,神一样的男人,也只是男人而已。
  可是忍了五年,紫裳终于忍不住去看傅青峰。
  傅青峰正在教训悔儿、错儿,六七岁的悔儿和错儿,粉雕玉琢般的两个孩子,在傅青峰的藤条下,被抽得遍体鳞伤。
  水柔柔实在心疼儿子们,终于忍不住出面劝阻,却惹怒了傅青峰,傅青峰竟扬手给了水柔柔一个耳光。
  水柔柔哭着跑出去,然后,看到了紫裳。
  “娘,傅青峰欺负我。”水柔柔扑进了紫裳的怀里,哭诉。
  “那么好的男人,便是肯欺负你,也是好的。”紫裳只是在一瞬间,决定了一些事情,她的手抚在水柔柔的头上。
  雾气升腾里,水柔柔消失了,紫裳,将水柔柔吸进身体里,她变成了水柔柔。
  她想有傅青峰这样的夫君,有悔儿、错儿这样乖巧孝顺的儿子,她想过正常的幸福女人的生活。
  然后,她毁了很多人正常的生活。
  龙城不知道三叔是何时发现紫裳的身份的,但是,可以想见三叔的震怒。
  以傅青峰的性情,当然是要一剑杀了紫裳的。可是,紫裳,并不是普通的女人,不仅武功高强,而且身怀异能。
  这些年来,她为了躲避三叔,也为了能与三叔抗衡,培植自己的势力,慢慢地,将触角伸向了整个江湖。
  也许,展红颜身后的支持,就是紫裳。
  只有紫裳,才能利用原魔教旧部和斩花宫的残余势力,让姊妹宫能迅速复出江湖。
  只是可惜,展红颜也好,或是紫裳也罢,祸乱江湖也好,还是望向图谋江山社稷,江湖上只要有傅家在,你们的任何阴谋就都不会得逞。
  “感情用事,这是最后一次。”傅龙城对这两个弟弟,到底是宽纵一些:“起来吧。”
  龙悔站起身来,龙错也站了起来。
  “跟我回去吧。”傅龙城转身而行。
  龙悔和龙错跟上大哥龙城的脚步,再不曾回头。

☆、第140章 不负兄弟(上)

  六月的大明湖;景色极美。翠绿重叠;繁花似锦。
  气势磅礴的傅府,在玉树繁花的掩映下;更显无限生机和活力。
  龙悔和龙错终于明白为何先生平素起居或是吃穿用度;总是极尽奢华;先生生在傅家;长在傅家;那份雍容富贵和气度;已是印到了骨子里。
  傅家二老爷傅龙壁及带小卿等侄儿们恭迎家主傅龙城回府。四老爷傅龙羽奉令外出,不在府中。
  福伯、喜伯、禄伯三位管家亦是带着府中的丫鬟、仆从们迎接大老爷、三老爷、四老爷和六老爷回府。
  虽然人是很多,但是秩序井然。
  待龙城走进正堂,能有资格随侍堂上的人依旧是热热闹闹地占据了大半个偌大的厅堂。
  傅龙壁又过来给大哥行礼。然后龙晴、龙星、龙夜给龙壁行礼。三位管家也过来问安,然后小卿带着在府中的弟子们又过来请安。
  行过一圈礼后;龙城宣布了傅家三老太爷傅青峰即将回府的消息,让福伯打扫好庭院,收拾好一切。
  众人听了这个消息都是十分惊喜。
  福伯更是差点落下泪来。只说东园里三老太爷傅青峰的院子一直都打扫得干净着呢,如今可算是将三老太爷盼回来了。
  龙城又将龙悔、龙错正式介绍给府中众人,并命众人,日后称呼龙悔、龙错为六老爷、七老爷,龙夜、龙裳的位序顺延为八老爷和九老爷。
  其实众人早都也瞧到了这两个俊逸的少年,瞧模样就知道必是傅家的人。
  龙悔、龙错向傅龙壁拜礼。
  龙城又命小卿等徒弟见过两位新师叔。
  小卿等弟子恭敬跪拜的时候,龙错惊诧了。这规矩的跪在地上行礼的这许多俊逸的男孩子,竟都是大哥的徒弟!
  大哥武功高强,五哥龙星的武功也明显不弱,这些侄儿们的功夫想来也不会差得离谱,日后,若是寻人打架过招,可是容易得多了。
  龙错的目光落在小卿身上时,不由有几分好笑,大哥的首徒看起来和自己年纪相仿啊,被他跪拜,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目光在落在玉翎身上时,不由微微一愣。好个俊逸的小子,这容貌身姿不输小爷啊。只是不知武功如何?
  这边拜礼结束。龙城端坐正堂,开始发落弟弟们。
  “龙晴回房思过。”
  龙晴欠身领命。虽然他真得还想为龙星求情,可是大哥分明不给这个机会了。
  “龙星去静思堂候着。”
  “是。”龙星恭应,勉强克制心中的颤抖。这一顿打必定又是惨烈了。
  “龙夜去知过堂领一百板子。没我的话,不许踏出府门一步。”
  “是,龙夜谢大哥宽责。”龙夜心中各种委屈,这次我真得没做错什么啊,罚跪一夜不算,板子照样还要上身。
  龙悔、龙错不由都有些惴惴然。这是要秋后算账的意思吗?大哥看起来好像有一点点可怕。
  “龙壁带龙悔、龙错去祠堂拜礼。”龙城的目光落在龙悔、龙错身上,还是很温和。
  “是。”龙壁欠身应诺。
  龙城安排龙悔、龙错挨着龙星的院子居住。这两座院子本是当初为龙夜、龙裳所建。只是龙夜、龙裳怕受拘束,宁可住在北院,也不和哥哥们挨着。
  这些院子按五行八卦而建,首位相连。龙悔的院子挨着龙星的院子,龙错的院子一边挨着龙悔,这边就挨着龙城的院子了。
  龙悔、龙错恭声应命,随龙壁转出。
  龙城这才回房,只留下小卿随行侍奉。
  小卿和琴棋书画两个丫鬟,侍奉傅龙城沐浴更衣。
  龙城焕然一新地坐了喝茶,小卿拿了团扇给师父扇风解暑。一边禀告些家里的事情。
  小卿已经拟定了良成吉日,正式收浩威、熙宇、熙宁为徒。按三叔龙晴的意思,晨云、暮雨也正式拜在小卿门下,成为正式的傅家弟子。
  还有云恒救回来的细儿,也拜在小卿门下,排名最末。
  龙城看了日期,正是三日后,点头应允。
  “宫里的事情如何?”龙城品了一口茶。他走时曾命龙羽注意宫内动向。
  “皇后日前有客来访。”小卿斟酌着措辞:“这位客人,按铁灵传回来的画像,徒儿认为,应该是那位叫仙儿的姑娘。”
  小卿小心翼翼地道:“这件事情,四叔已经亲自去查了。”
  据飞云堂的消息,当日仙儿和绿绿曾到青峰书院逗留,然后仙儿一人折返江南。
  仙儿竟是直接去了京城,入了皇宫,去见香儿。
  香儿既是出身姊妹宫,只怕再想要如何撇清,也是不易。
  这些事情,也是在意料之中。只是不管有什么阴谋,傅家并不畏惧。
  龙城不由又想起一事,问道:“可曾将月月接回府中?”
  “暂时还没有。”小卿有些心虚。
  师父的性格小卿最是清楚,除非是庞月月执意要求,否则师父是断不会应允含烟单方面退婚的。况且因了姨师奶庞落雁的关系,傅家对庞月月更应该多加照拂。
  小卿本是命含烟去接回月月的。只是月月的大小姐脾气上来,又气恼含烟,不仅拒绝了含烟毫无诚意的道歉,便是连月冷也不理了,跟着唐珠儿回唐家住去了。
  “都是徒儿督办不利,徒儿已严命含烟去请月月了。”
  含烟无功而返,当然是被小卿又赏了一顿板子,便是连药也未让上,就直接撵了出去,一定要将庞月月接回府来。
  龙城也从福伯那里听说了含烟对月月似乎不太满意的事情,吩咐小卿道:“命含烟对月月多加照拂,若是有什么闪失,家法不饶。”
  小卿忙欠身应命。
  龙城又问起燕月,回到家中,未曾见到燕月,龙城还真有些好奇:“燕月呢?去了哪里?你们兄弟打赌,可分出输赢?”
  小卿不由有几分懊恼,道:“提到此事,徒儿还要请师父降责。”
  燕月难得啊,这次竟然真得赢了老大。
  燕月回天盟总坛时,第一件事,当然还是看萧萧。
  萧萧每日只在天盟的别苑中养肥。喂鱼,逗鸟,偶尔还绣绣花。
  如此陶冶情操,半年养下来,就更见端庄柔媚。
  燕月将萧萧抱入怀中,嗅着萧萧身上淡淡的香气,便觉得这世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甚至他随手放在桌上的藤棍看起来都十分赏心悦目。
  萧萧很好奇,怎么燕月回天盟还带着家法。
  燕月也是无可奈何,这世上能令燕月违心而为的人并不多,但是小卿老大无疑是这不多的人中最要命的一个。
  “师兄不知是否故意的,总是命我做一些我不喜欢的事情。”燕月忍不住和自己的女人碎碎念。
  萧萧只是笑:“你活该,谁让你惹他。”
  燕月不由瞠目,女人果然是善变的,这若是搁以前,萧萧一定会埋怨老大的不是的。
  萧萧笑道:“你以为我傻啊,你们老大向来是你能抱怨,我却说不得的,我才不讨那个没趣,明明是心疼你,还要被你教训。”
  燕月听了,丝毫不恼,一面夸萧萧聪明,一面沾沾自喜,我燕月挑的女人果真不笨。
  燕月和萧萧吃了饭,喂了鱼,又逗了鸟,净了手,又吃水果,然后喝茶,眼看太阳西斜,却还是赖在萧萧的屋子里不肯出去。
  院门外侍立的小九和阿布,早就站得双腿发麻,饿得头昏眼花,更别提在总堂院子的演武台上,顶着火辣辣的太阳跪了一天的小杜了。
  谁也不知道一向潇洒大度的盟主大人这回是发的什么脾气,来到总堂后,面对众人的隆重欢迎和亲切问安只是冷冰冰的一句话:“小杜外面跪着去。”
  然后,就再不理其他人,直接去了三盟主、未来的盟主夫人燕萧萧的院子,就是其他等着接见的盟中元老也不看一眼。
  不用提被罚跪的小杜了,天盟堂上还有那么一大堆人忍着闷热和烦躁等着禀告诸多事宜呢。
  可是郁闷的事情来了,偌大的天盟,还真没有谁敢去烦请盟主大人移步出来。以前本来师爷聂秋声还可以试一下,但是因为在小卿跟前告了盟主大人的状,目前已身处朝不保夕的地步。
  若非小卿严命燕月不得寻聂秋声的麻烦,聂秋声就是有十层皮都不够燕月扒的。饶是如此,燕月也没有放过聂秋声,他要求以后天盟账务要做到毫厘不差,旬日一报。
  只此一项工作,就差点让聂秋声忙到吐血,三餐不济,夜不能寐。
  所以众人便把目光齐齐落到了盟主大人的师弟,随着盟主大人一同回来的小莫少侠身上。
  小莫当然是奉了老大之命,来督办差事的。虽然小卿用词很客气,称之为“见证”,但是却明确吩咐燕月:“在天盟的一举一动都不得避讳小莫,更不得以师兄的身份欺负小莫。”
  谁不知道,小莫是老大的心腹。如今再加上老大明令防身,燕月还真得给小莫几分薄面。
  可是小莫不敢。小莫是多乖多懂事的一个孩子。老大的命令他不敢违背,燕月师兄他更是得罪不起。
  所以小莫只能对大家说抱歉:“小莫身为师弟,可不敢对燕月师兄有丝毫违逆。”
  所以,小杜只能还跪着,其他长老只能还坐着,小九和阿布只能还站着,等盟主大人腻歪够了再出来理事。
  月朗星稀,天色微凉。吃过晚饭,喝过茶,燕月终于拎着藤棍从萧萧的院子出来了。
  进了正堂,众人再度问礼时,都有些虚弱了。
  燕月也不理,冷着脸听完了冗长的汇报,命散。
  一干长老、柜首终于蒙赦,山呼“告退”而出,堂外等着伺候的弟子们也终于活了过来,搀这个扶那个的,聂秋生一个劲地喊“传饭,传饭。”
  偌大的厅堂里,终于就剩下燕月和小莫了,燕月才忍不住灿然一笑道:“让他们一天到晚的给我念账本,这下老实了吧。”
  小莫也忍不住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