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30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3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大家的耐心等待。落下的字数请大家不要担心,一定会在这两周内搞定!!

☆、第143章 取巧获责(中)

  龙悔和龙错挨了近两个时辰;终于完成了祠堂拜礼。
  玉翎和玉翔服侍两位叔叔穿上长袍;由龙壁带去大哥的书房聆听教诲。
  繁文缛节还真多。龙错很有些不耐烦,就更觉腿上痛得厉害。他被哥哥或是先生罚;总觉得理所当然;便是有些许委屈;也忍了。
  如今却有些委屈难平的意思;自己也就算了,可是连哥也平白受了这委屈。
  龙悔俊逸光洁的额头上,如今满是划痕;渗着丝丝血迹;手上也是伤痕累累;腿上的疼痛想必也是和自己一样。龙错实在是心疼。
  尤其是还要带着这痛楚、这伤痕在傅家偌大的院落里穿行,时而便可见娇俏的丫鬟行过;或是府里的弟子经过,或是避让欠身,或是行礼问安。
  虽然瞧着恭谨,依旧是让龙错不舒服。瞧什么热闹呢,我和哥被罚跪荆棘,你们幸灾乐祸?
  府中众人对新来的两位老爷确实是很好奇,只是对他们跪荆棘或是跪碎瓷片并不会觉得幸灾乐祸,也不会去瞧那个热闹,对府里人来说,老爷或是少爷被罚被打的早都不稀奇了。
  龙城的书房,龙晴刚被许起,过来谢罚,龙星还在采薇堂思过。
  龙壁带龙悔、龙错进来时,龙城正和龙晴喝茶。
  龙晴见二哥进来,便起身立在一旁,等二哥向大哥行过礼,好向二哥问安。
  龙璧欠身行礼。龙悔、龙错则需跪行大礼。龙悔忍痛要跪,龙错一把拉住:“哥,你还没跪够啊?”
  龙悔一惊,顾不得教训弟弟,已经“碰“地一声,跪到地上:“请大哥原谅龙错放肆,都是龙悔管教不力,请大哥重责。”
  然后才侧头对龙错道:“你怎敢如此放肆胡言,还不跪下,向大哥请责。”
  “哥,不用委屈自己……”龙错还要再说。
  “啪”地一声脆响,离他最近的龙璧已经一个耳光扇过去:“还不听你哥的话,跪下。”
  “跪荆棘聆听祖训,是傅家弟子的规矩。”龙璧斥道:“你有何委屈?”
  龙悔忙应道:“悔儿、错儿身为傅家弟子,理当遵规守距,不敢逾越,也不觉得委屈。”
  龙错却不肯跪,看着龙城道:“你傅家的规矩太多了,我和哥伺候不起。我们不当你傅家子弟了!”
  龙悔霍地起身,抬手就是一个耳光,“啪”地一声,打得龙错一个趔趄,几乎摔倒。
  “龙错大胆,敢如此出言不逊,忘了先生的吩咐吗?”
  龙错抿了下唇,脸上火辣辣地痛。
  龙悔拽了龙错跪地,龙悔再次请责,龙错只垂头不语。
  “你和悔儿是傅家骨血,傅家的规矩必须要守,做错了事或是说错了话,不仅要跪,还要被罚。”龙城难得地很有耐心,对两个弟弟谆谆教诲。
  “我没错。”龙错梗着脖子看龙城。
  “龙璧去掌他的嘴。”龙城终于命罚。
  龙错一百个不服,想起刚才不及防备被龙璧打的一个耳光,就更加恼怒:“他凭什么掌我的嘴?”
  “他是你二哥,当然打得你。”龙城淡淡地道:“这也委屈你了吗?”
  傅家规矩,尊卑有序,长幼有别,当哥哥的自然能教训弟弟。
  “当然委屈。”龙错梗着脖子:“难道当了傅家弟子,就要没错跪荆棘?还要任哥哥们随意打骂?”
  堂下侍立的福伯直摇头。这位龙错老爷啊,您刚来傅家,就非招大老爷教训你啊,可是不知道当初你的四哥龙羽,就是因了这“委屈”两字,险些没被大老爷拍死。
  龙璧和龙晴也替龙错哆嗦。
  龙晴确实想不到错儿竟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当着大哥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执拗。这下好了,大哥势必不会轻饶了他了。
  龙璧也是暗暗叹气,怎么给台阶也不知下的蠢东西,明日必定是爬不起来去给太后请安了。
  龙错看龙城,目光满是挑衅之意。
  “你是不是还想说,就是打死你,你也不服?”龙城的声音还是很淡,也并不太生气。
  “你傅家人这么多,又何必非圈着我和哥?”龙错对上龙城的目光,再怎样给自己打气,却总觉有些底气不足,干脆直接耍赖皮:“外面天大地大,我就不信,偌大的江湖,还没有我和哥的容身之所?”
  龙城微微一笑:“三叔已经重返傅家门楣,你身为三叔之子,还想天大地大,私出家门吗?”
  龙错不由语塞。他可以不认是傅家之子,可是先生爹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不认的。
  “傅家弟子的确不少你这一个,”龙城不温不火地接道:“只是想悖逆不孝,私出家门,就先还了傅家的骨血再说吧。”
  “还了傅家的骨血?”龙错一时没反应过来。
  “怎么,祠堂的族规家训,这么快就忘了吗?”龙城微蹙眉,看龙悔:“悔儿你说,错儿所为,罪该如何?”
  龙悔不由打了一个冷战,还是恭声道:“傅家规矩,弟子悖逆不孝,罪该中庭杖毙!”
  龙错也是一惊,中庭杖毙,不是真得这么恐怖吧。
  “你不是先生,无权决定我的生死。”龙错有些忐忑。
  “我是傅家家主,又是你的大哥。长兄如父,自然有权对你家法处置。”龙城还是端坐在椅子上,只是眉峰间已变得冷厉,让人不自觉地就有一种压迫感。
  “请大哥念龙错年幼、初入家门,从轻发落。”龙悔跪伏于地,急急求情。
  龙璧和龙晴也一跪落地,同时求情:“龙错年幼,请大哥宽责。”
  未行冠礼,确实也称得上年幼。况且,龙城确实真得不是很生气,他只是觉得有些纳闷,以三叔的脾气,错儿不应该有这么大的胆子啊。
  而且看三叔罚悔儿、错儿,也是极重的,怎么错儿的性子还是这么张扬?
  龙城微有些叹气,模样似龙星,脾气秉性的,倒和燕月一般无二去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得了,我受累,再给他正正规矩吧。
  龙错眼珠一转,也不说话,忽然身形一转,竟然长身而起,便往外跑。
  龙璧、龙晴和龙悔,都是一脸黑线:错儿弟弟,你觉得,你能跑得了吗?
  龙城没有出手,也没有命人拦截。
  但是龙错的身形刚闪到门外,已经听人轻喝道:“什么人,竟敢在师父的院子里施展轻功?还不给我站下!”
  随着话音,一道掌风已是扫到身前。龙错抬掌相迎,“蓬”地一声,两人同时后退,四目对望。
  “好嚣张的小子!”两人立刻生出相同的心思来。
  龙错对面的,是一个极英俊的青衣少年,顶着一张极其欠扁的帅脸。
  “燕月师兄。”门外侍立的玉翎、玉翔一起欠身。
  “他是什么人?”燕月指着龙错:“怎么看起来,长得像五叔?”
  “是新来的七叔。”玉翎欠身。
  “新来的七叔?”燕月有些惊讶:“竟敢从师父的书房里飞出来?”
  龙错也惊讶了,听这意思,这少年也是大哥的徒弟,怎么就有如此高绝的功力,那大哥的武功,岂非已经深不可测?
  龙城缓步而出,身后龙璧、龙晴、龙悔相随。
  “师父金安。”燕月一跪落地。玉翎和玉翔也跪下行礼。
  龙错看着刚才还嚣张八面对着自己的燕月,忽然就矮了半截,不由好笑。
  燕月已经诚惶诚恐地请责道:“徒儿该死,不该在师父的院子里大呼小叫,请师父重责!”
  龙错微一迟疑,觉得还是该趁着这个好机会逃走。只是他身形刚起,屁股上就重重挨了一掌,摔倒在地。
  正是龙晴隔空打了他一掌。
  龙错爬起来,疼得直咧嘴,勉强忍耐住,没用手去揉屁股。
  龙晴这一掌力道不重也不太轻,他是怕大哥出手,大哥若是亲自出手阻拦或是命人拦截,场面就更加不可收拾了。
  即便如此,这种弟子抗刑,竟然敢用轻功逃跑的事情,也是傅家前所未闻的。
  “错儿前些日子伤了肋骨,还请大哥轻责。”龙晴对大哥欠身。
  “竟然偷袭我。”龙错嘟囔。
  “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龙悔气恼不已,这个蠢东西,明知打不过,也跑不过,不赶快跪地求饶,还折腾。
  “三百招内,你若能赢得了燕月,我就免你中庭杖毙之罚。”龙城难得地宽容:“若是连你的侄儿也赢不了,就去静思堂侯着,等着家法处置吧。”
  “是。”燕月遵命而起。
  龙城吩咐完,转身回屋里去了。
  龙璧看大哥回屋,忙喝燕月:“燕月,你可仔细了。”
  燕月也不知挺懂还是没听懂,只是笑着欠身:“侄儿遵命。”然后才对龙错道:“燕月僭越。”
  燕月收了笑容,学了师父淡淡的模样,立时就有一种大家风采。只是他对龙璧自称侄儿,对龙错依旧自称“燕月”,想来也是没打算认这个什么新来的七叔。
  龙错冷冷一笑:“你出招吧。”
  “你先。”燕月丝毫不买龙错的帐。
  “让你先你就先,废什么话?”龙错也不乐意了。
  “燕月出招。”小卿的声音冷冷响起。
  燕月立刻对小卿欠身:“师兄金安。”
  小卿懒得理他,只对龙璧、龙晴和龙悔三位叔叔团团欠身。又对龙错欠身:“燕月无礼,请七叔见谅,稍后,小卿一定重责不饶。”
  燕月不由冤枉:是师父让我和他打的啊,可不是我自己想的。
  小卿瞪燕月,早就想收拾你了,你就给自己攒“包”吧。
  燕月只得对龙错道:“我先就我先。”说着话,抬掌出招。
  龙错不由一笑,当了叔叔,果真还是有一点好处的。
  燕月经过坝上之战,武功又进步不小。只是不知与龙星相比如何了。
  龙错的武功更是不弱。傅青峰本就尚武,在武学一途上,对龙错和龙悔管教极严。
  龙错也是个武功奇才,又常被傅青峰和哥哥悔儿圈禁家中,闲来无事,也就是练武练武练武了。
  燕月和龙错之战,实在是精彩激烈,异彩纷呈。
  两人先是对掌,然后对拳,然后战脚,两百招后,又同时亮出了兵刃。
  两人兵刃也是一样的,都是缠绕在腕上的金剑。燕月习自龙星,龙错习自傅青峰,虽都是源自傅家先祖所创剑法,却都经过不同的创新改良,两人用起来也是各有千秋。
  玉翔已是将师父的吩咐悄声地告诉了小卿。小卿不用多想,也知道师父才不是真想将这位新来的七叔中庭杖毙,只是这位七叔胆子也确实大了一些,怎么就拼了命地往板子上凑呢,师父当然也绝不会轻饶。
  现在关键是燕月这个蠢东西,只怕不能体会师父的心意,又打得如此兴起,眼瞧着三百招将至,与龙错小叔依旧是打得高/潮迭起,不亦乐乎。
  总不能直接命燕月落败吧,小卿犯愁,这岂非有对师命不敬之嫌。可是燕月武功与龙错小叔,明显在伯仲之间,别说三百招,就是五百招,也分不出胜负来啊。
  那岂非是逼着师父把龙错小叔中庭杖毙!
  小卿埋怨燕月,我的燕月燕少侠啊,你能不能长一点眼色出来,想个什么法子,不着痕迹的落败多好。
  小卿只盼着燕月能取巧落败,却是忘了方才燕杰、浩威和熙宇因了取巧之事,被他又打又罚的,现在还跪在青石板上不敢起来呢。

☆、第144章 取巧获责(下)

  龙错和燕月打得兴起;只觉畅快淋漓;早忘了自己可能会被“中庭杖毙”的事情。
  燕月更是想不起来,只是觉得机会大好哦;竟然能名正言顺地与这位龙错小叔大展拳脚啊,打得这叫一个爽啊。
  龙璧、龙晴和龙悔;虽然觉得打得确实精彩,但是心里却是和小卿一样焦急。
  玉翔觉得这位新来的七叔,可是比原来的七叔武功高得太多了。
  玉翎好羡慕燕月师兄;可以一展拳脚。龙错小叔的武功,实在有够一瞧的;不知若是换成自己;情形如何?
  想起过几日又是府中弟子考校武功的日子;玉翎实在有些欣喜,这次一定要寻个机会与燕月师兄好好切磋一番才行。
  二百七十招,二百八十招,龙错和燕月过招极快,眼看就要满三百之限。
  “多少招了?”小卿忽然出声问玉翔。
  “二百八十三招、二百八十四招。”玉翔恭谨回答。
  玉翔的声音不大,到底是提醒了龙错。
  难道竟然这么快就三百招了不成?大哥的徒弟,果真是不能小觑。
  燕月长剑一分,对龙错一笑:“七叔武功果真高强,只是三百招内无法打败燕月的话,怕是要皮肉受苦了。”
  龙错冷冷地道:“不用你多话。”
  燕月长剑连挑,叹气:“燕月惭愧,只怕要害七叔英年早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