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48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4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过,傅青峰确实有要收拾谁的意思了。所以他决定和龙城立刻回大明湖。
  龙城当然知道三叔要去收拾谁,龙玉大哥在大明湖家中的事情,还是自己禀告的呢。
  但令傅青峰有意外之“喜”的是,还没等收拾龙玉呢,就又碰上大远道赶回来的龙烁正飞扬跋扈地“自认罪状”,还且,还顺便交代出了龙星。
  这下好了,谁也跑不了了。采薇堂地下,傅龙烁、傅龙玉和傅龙城,跪了一排,恭候傅青峰责罚。
  “龙星开什么会所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傅青峰先问傅龙城:“跪在这儿,你觉得委屈吗?”
  傅龙城吓了一跳:“龙城不委屈,龙城教弟不严,有错当罚。”
  龙城这回不委屈了,只是心里恨恨,好啊,傅龙晴,我让你审他私置田产之事,你不是说开美食屋吗?怎么成了高档会所了?
  还有傅龙星,你那皮是又长结实了还是怎么地?三天两头地,不被打得屁股开花就不舒服是吗?
  傅龙城心里跟两个弟弟较劲,可是面上,却是恭谨得不能再恭谨了,等着三叔降责。
  傅青峰点头,目光再挨个看过去,龙烁和龙玉立刻齐声请责。
  “龙烁好本事,听香苑,规模不小啊。你哥知道吗?”
  龙烁腿肚子都哆嗦了。三叔这意思,除了要打自己,还要寻哥的麻烦呢。那自己不就更惨了,这下半年,估计都不一定能站得起来了。
  “龙玉更是好本事。”傅青峰微微一笑:“为了给傅家开枝散叶,可真是不分国界了。”
  龙玉脖子都红了。小卿请他去见龙烁时,他并没有耽误,正想立刻带着云岚过去,却是被燕杰拦个正着。
  燕杰自称受人之托,冒死前来传讯的。
  龙玉很喜欢燕杰这孩子的,又机灵,脾气又好,尤其是与玉翎最是交好,龙玉爱屋及乌,就更喜欢燕杰了。
  所以龙玉没挑剔燕杰的无理,让云岚先去。然后还笑问燕杰:“到底是受谁之托来冒死传得何讯啊?”
  燕杰当然是受玉翎之托,从抱龙山庄赶回来的,他只答了龙玉一句话:“铁灵师兄是耶律花舞之子,据说还是大师伯您的儿子。这事情三叔祖已经知道了。”
  龙玉瞬间僵住了。
  燕杰摇龙玉的手:“大师伯你快想个对策吧,三叔祖和师父师叔马上就要回来了。”
  龙玉能有什么对策啊,满脑子都是“三叔知道了,三叔要回来了”的回音。哦,对,三叔要回来了,该先去迎接的,然后,就等着挨打呗。
  龙玉已是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了,但是三叔的问话,仍是让他觉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红着脸恭谨应错:“龙玉一时糊涂……请三叔重责。”
  一切都不需要再解释了……孩子都这么大了……
  傅青峰点头,顺手拿起旁侧案上的紫藤鞭,甩了一下,觉得还算趁手。
  “多少年没打你们,我的规矩,没忘吧?”
  龙烁、龙玉和龙城,同时哆嗦了一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规矩,罚人的规矩自然也不相同。
  傅惊罚人,最喜欢排场,条凳、藤条、荆棘的,一样不能少。
  傅怀罚人,最注重效果,青了、紫了直到皮开肉绽,不见血不停手。
  至于傅青峰嘛,他罚人自然也是有自己的规矩,尤其是罚龙烁、龙玉和龙城。
  这三个,哪个不是既有本事又有主意的,武功好,体质好,挨个千八百的板子,也不痛不痒的主儿,所以傅青峰罚他们,就更不用留情了,而且,还得让他们刻骨铭心,想起来就怕得哆嗦。
  傅青峰看三人的表情,还算满意:“既然没忘,那是最好。”说着话,用藤鞭隔空点龙烁:“龙烁是哥哥,从你开始,按规矩来吧。”
  龙烁的脸刷地,就红透了。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这章还是没有开虐。
  大家别拍我……

☆、第164章 旧时规矩(下)

  龙烁、龙玉已经是过了三十而立的成熟男人了;就是龙城也是二十七八将近而立之年了。
  况且这三个;儿子徒弟侄儿的都有一堆;虽说上面也都有长辈在,但是挨打的时候毕竟不多,且多是能稍存体面;多半不必褫衣,又多半是背了人;只在长辈跟前受责了。
  如今傅青峰堂上在座,这些理由就都不用讲了。
  龙烁当然知道违逆三叔的惨痛后果;你若是觉得当着龙玉和龙城的面;褫衣受罚不好意思;三叔绝对会拎你到甬道上打去,还会令阖府弟子观刑。
  龙烁一丝也不敢犹豫;立刻解开腰间玉带,褪去长袍,放到一侧,将长裤和中衣一褪到底,然后抬指,自封内息。顾不得身后的凉意,膝行到傅青峰身侧,跪伏:“龙烁行事荒唐,请三叔重责。”
  傅青峰抖手,藤鞭带着风声,“啪”地打落在龙烁的臀峰上,一下,就将龙烁打倒在地,臀峰上立刻起了一道僵痕。
  龙玉和龙城都是忍不住心底一缩。
  龙烁已是又跪了起来,跪直,伏地腰身:“龙烁行事荒唐,请三叔重责。”
  藤鞭再扬,依旧是带着风声,“啪”地一声,不偏不倚,正落在那一道白色的僵痕上,龙烁的身体,再次被打扑在地,而肌肤上也绽裂了一道血口。
  龙烁头上冷汗涔涔,他却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的,再次跪起,跪直,伏地腰身:“龙烁行事荒唐,请三叔重责。”
  第三下,藤鞭落下来,毫无悬念地砸在那道血口上,“啪”地一声,龙烁痛得浑身一抽,又是扑趴在地上,那道血口仿佛被拍得裂了开去,殷红了一片。
  龙烁恭应:“龙烁知道疼了,请三叔重重地打。”
  傅青峰点头:“很好,这请责的规矩果真一丝不差,先跪一边晾着吧。”
  说着话,一指点过去,龙烁身形一震,眸中的痛楚之意,更是清晰。
  这是傅青峰的独门点穴手法,功效等同于搜神指。
  龙烁再应一句,“谢三叔教诲。”然后膝行到一侧,跪伏下去,臀部高高撅起,明晃晃地矗立在那里。
  傅青峰用手指轻叩藤鞭:“下一个。”
  龙玉窘迫得脸上都快渗血了,他和龙烁少时常被三叔如此责罚,并不会觉得有太难为情,主要的心思都是用来忍痛。可是如今龙城也跪在旁侧,龙玉就觉得分外窘迫。
  窘迫归窘迫。随着傅青峰的话音,手上也不敢迟疑,如龙烁一样,解下腰间玉带,褪去长袍,长裤和中衣,自封内息,然后膝行到傅青峰身前,只是心里琢磨着,等熬过这次刑责,一定要杀龙城灭口。
  龙玉跪伏于地,请责:“龙玉行差踏错,请三叔重责。”
  傅青峰手里的藤鞭轻轻点了点龙玉的臀峰;“站起来。”
  龙玉心里咯噔一下,好像翻了个儿。看来自己这错处,在三叔眼中,比十哥龙烁,可是要重多了。
  龙玉原地立起,双腿并拢,腿站得笔直。尽力弯腰下去,头发几乎扫到了地面,双手拄在双膝上,将臀部高高撅起:“龙玉行差踏错,请三叔重责。”
  龙玉浑身的鲜血似乎是一下子全都涌到了脸上,龙城跪在那里,可以清晰地看到龙玉大哥的脖子后面都红透了。
  龙玉这个姿势,可是绷紧了整个臀部和双腿的肌肉。
  藤鞭落下,只抽在龙*腿处的嫩肉上,一鞭下去,血花四溅。龙玉一头就栽倒地上,然后又弹簧般地立起,重新摆好姿势:“龙玉行差踏错,请三叔重责。”
  龙玉的腿上肌肉都有些抽搐。
  鞭子再落下,龙玉再被打倒,然后再立起。
  十下过去,龙玉已经立不起来。双腿上,十道淋漓的血口,触目惊心。
  “跪着吧。”傅青峰轻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似乎年纪大了,心肠就变软了,竟然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了龙玉。
  当然,傅青峰的这句“跪着吧”,并不是让龙玉跪过一边,而是让龙玉走刚才龙烁跪着请责的那一套程序。
  龙玉当然了然,跪好了,再撅好臀部,傅青峰的鞭子才落在他的臀峰上,也如方才对龙烁般,三鞭下去,屁股上已经开了花。
  傅青峰这才点了龙玉的穴道,命他在一边晾着。
  轮到龙城了。
  龙城乖乖地照做。傅青峰等他跪好了,也撅好了,才道:“你虽也有错处,却并不似他们两个那般严重,只抽你一百鞭子,算是小惩大诫。”
  “龙城谢三叔轻责。”龙城心里实在是舒了一口气。
  傅青峰冷冷地道:“自己查着吧。”
  龙城再应了声是,鞭子已经毫无征兆地落下来。
  “啪”地一声,龙城应声道:“一,谢三叔责罚。”
  三叔打龙城的力道,当然要比打龙悔或是龙错更要重许多了。龙城那么抗打的人,且经过爷爷各种锤炼,依旧是忍不住在每一鞭扬起时,涌起一种恐惧,害怕即将到来的下一鞭。
  龙城这才觉得让被打的人自己报数,实在是一种煎熬。
  一道道血檩子,杂乱无章地横在龙城的臀腿上,龙城一声喘息也不敢有,每一下,都清晰地报出数目,并恭谢“三叔责罚“。
  这一百鞭子,打得不快,也不太慢,总是一下接着一下肆虐的疼痛,让你无法喘息。
  一百下鞭子罚完,龙城再次谢了三叔责罚,跪过一边。
  傅青峰看了看龙烁,再看看龙玉:“知道错了吗?”
  龙烁、龙玉恭应:“知错了,恳请三叔责罚。”
  傅青峰打过龙城,有些累了。
  “自己掌嘴。先来一百下吧。”傅青峰端茶。
  龙烁和龙玉应是,然后开始动手,啪啪地脆响,不绝于耳。
  一百下打完,本是“风韵犹存”的两个成熟帅哥,变成两个猪头哥。
  “跪好吧。”傅青峰养精蓄锐完毕,拎了藤鞭站起身:“只长胡子不长记性的东西,便是挨多少打,都没够啊。”
  傅青峰的藤鞭破空而下,密集而杂乱地抽在龙烁和龙*腿上,背上。
  龙烁和龙玉只是咬着牙忍。被抽倒了,再跪起来,再倒了,再跪起来。鞭子肆虐之下,两人渐渐地,都是体无完肤。
  两人都爬不起来时。
  傅青峰就走过去堂侧,拎福伯早已备好的盐水。两个都兜头浇过去,也不过是几声闷哼,然后有了活气,鞭子就又落下来。
  似龙烁和龙玉那般的身手,渐渐已是控制不住身体本能的躲避,傅青峰的鞭子却像长了眼睛一样,抽得他们满地翻滚,却无法逃出鞭子落下的范围之外。
  龙城跪在一侧,手心里也全是冷汗。
  谁会相信,谁又会知道,傅家两位龙之翘楚,如今会辗转挣扎在藤鞭之下,不敢求饶,更不敢运功相抗,只能以血肉之躯,承受,再承受,煎熬,再煎熬。
  三叔祖将龙烁、龙玉和龙城带到采薇堂去。
  龙壁、龙晴自然是担心,可却是连去采薇堂附近偷听都不敢。
  龙羽和子庭也一同回来了。
  子庭的一千遍“我要做明君”还没有写完,龙壁命他去龙城书房继续写。
  龙羽在刑堂结结实实地挨了一百鞭子,就算是勉强完成了三叔的责罚,龙壁命龙羽回房思过。
  龙壁将龙晴带到自己的书房去,问龙晴:“龙星开得什么高档会所的事情,你真不知道吗?”
  龙晴这个气啊,他怎么也想不到,龙星竟然敢对自己说谎,还开什么美食屋。
  龙晴对龙壁欠身:“小弟这就去宫里,将他抓回来,先打烂他的皮。”
  可不是吗,龙晴用头发丝也能猜到,等大哥从三叔祖那过关出来,第一件事,怕就是要打烂自己和龙星的皮了,而自己,毫无疑问,还会排在龙星前面。
  龙壁用手点点龙晴的额头:“你就惯着龙星吧。”
  龙壁没让龙晴去宫里抓龙星,让他先回房去更衣,按三叔的脾气,一会儿少不得要替三位大哥疗伤呢。
  龙晴只得先回自己的院子去。
  只是刚到院子门口,便见玉麒和玉麟很有些焦急地守在院门口,见了龙晴回来,立刻屈膝问安。
  龙晴微凝眉道:“出了何事?”
  “三哥。”一声怯怯的喊声,从屋里传过来。
  龙晴疾步进了屋子,果真,手里还拿着一根食签,上面还有一小块西瓜,忽闪着大眼睛看龙晴的,正是九弟龙裳。
  “龙裳,你怎么回来了?”龙晴又惊又喜:“你在少林没出什么事儿吧?”
  龙裳一笑,把那一小块西瓜也放入口中:“三哥放心,我很好。我也是刚刚才回到家中不久。只是,少林寺和了无大师不太好。”
  龙裳和了无的烧烤晚会,点燃了藏经阁,火蔓少林寺。
  龙裳和了无仓皇之间,跑了出来。
  少林的人一边灭火,一边将两人列为纵火嫌犯予以捉拿。
  龙裳和了无跑了一阵,觉得还是回去解释一下比较好。然后两人又往回走。
  少林的追兵已到,立时便要将两人拿下。
  “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