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5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又对明儿道:“你将刚才的事情说给太后听听。”
  明儿看了看龙城,垂下头道:“娘啊,我说什么。”
  明夫人道:“你这孩子。刚才你受了惊吓,难道就这么算了不成。”
  太后道:“姐姐放心。无论什么原因,他们私闯明家内室也是于礼有亏。我代他们向姐姐陪个不是,年轻人做事情太过莽撞也是可以原谅的。”
  明夫人见太后如此,心中尽管十分不愿意,仍不得不回礼道:“太后您不必如此,臣妇如何敢当。”
  太后笑道:“这有什么不敢当的。论起来,你是我的师姐,是他们的师叔呢。本是一家人,不必太认真了吧。”
  明夫人道:“师叔之称,我可不敢当,若是真把我这师叔放在眼中,也不会都这会了,做错事的人影都不见一个。”
  太后转问龙城道:“龙羽他们呢,明夫人已经不追究了,他们也该来给明夫人赔罪才是啊。”
  龙城道:“他们都跪在西园听候发落。”然后扬声吩咐道:“小卿。”
  小卿立刻出现在门口,欠身道:“师父有何吩咐。”
  龙城道:“去请你几位叔叔过来。”
  小卿应了声是。转身去了。
  太后道:“姐姐,你先坐下来,这几个孩子实在有些胡闹,一会你尽管打骂。”
  明夫人道:“太后说话怕是言不由衷吧,不知道太后可舍得吗。”
  太后当然舍不得,笑了两声道:“姐姐又何必与这些孩子们怄气。”
  此话一出,可是大大惹恼了明夫人。明夫人道:“太后此言何意?我查良菲菲岂是那不讲理之人。如今是龙裳几个私闯我明家内室,惊吓我的女儿在先。明家虽然只有孤儿寡母,可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太后知道自己失言,见明夫人又发起火来,有些后悔不已,忙道:“姐姐说得哪里话,谁又敢欺负了咱家的孩子呢。”
  龙壁带着龙羽、龙夜、龙裳进来,四人给屋内众人见礼,龙壁站到龙城身侧。龙羽、龙夜和龙裳跪在地上并未起身。
  太后先开口道:“你们三个年纪已经不小了,做事还是这样莽撞,那贼跑了不是一天两天了,何苦急在一时呢。如今冒犯了明夫人,还不向明夫人好好赔罪。”言下之意却是三人追贼心切,以致误闯明家了。
  明夫人道:“追拿窃贼自然没错,可是地下通道总有八条之多,怎么会那么巧就选中通向我明家的这条呢。难道你们认为那窃贼跟我明府的人有关系了。”
  明夫人此话,本是一句气话,龙裳听了,忍不住道:“明姑姑既然知道那七条地道都是死路,咱们当然不会选中。龙裳请问明姑姑,府内是否有一位右上边镶嵌了一颗金牙,喜欢穿红色花衣服的老太婆呢。”
  龙城听了,眉头一皱。
  明夫人听了龙裳的话,微微一怔。明儿等的奶妈桂兰正是这个样子。思虑刚至,龙裳已经说道:“不错,就应该是这个桂兰。她右手无名指上还带有一个翡翠板指。”
  明夫人吓了一跳。那翡翠板指还是自己在十年前送给桂兰的。桂兰很是喜欢,从没拿下来过。
  明夫人不禁心中起疑,因为秘道之事,整个明家除了自己外,就只有桂兰一人知晓,甚至连明儿姐妹也不知。她告诉桂兰,则是因为担心若是有什么意外发生,她可带着女儿们从那里逃走。秘道开启之法也是自己教给桂兰的。当时桂兰曾问,这地道通向何处,自己也告诉她正是通往傅家。
  忽然想到前段时日,自己两次发现桂兰从秘道中出来,很是惊讶,桂兰却辩称“熟悉一下秘道机关开启之法”,自己也未太在意。”
  龙裳道:“你看到桂兰出入地道,一定是她正偷偷地挖掘向傅家大门的通道。明姑姑还要否认吗?”
  明夫人不禁有几分羞怒,自己心中所想居然让龙裳一字不漏地说出。她尚未答话,龙城已经沉声喝龙裳道:“龙裳,谁许你擅测长辈心思?你竟敢私自除下禁制。”
  明夫人这才想起,以前好像听师兄说过,龙裳有读取别人心思和看到过去事情的能力,自己原本不信,想不到竟是真的。
  龙裳被大哥一喝,想起自己不觉用了超能力,解除禁制之事已经被大哥知道,吓得心碰碰跳起来,垂首不敢再多说一字。
  太后陪笑道:“明夫人不要在意,龙裳所言虽然直了一些。但是相信不会有误。姐姐是绝对作不出有害傅家之事的,但是家里仆从难免有二心之人。况且此人既然对傅家不利,姐姐也该多留心才好。”
  龙城对明夫人欠身道:“都是龙城管教不严,惊扰了姑姑,龙城一定重重处罚,决不轻饶。”
  明夫人一摆手道:“太后所言极是。我即刻回府调查清楚,如果真是明家有人理亏在先,我查良霏霏决不护短,必定会给傅家一个交待。若是此事并非如龙裳所言,相信傅家也不会纵容子弟诬陷尊长。告辞。”
  说罢对太后一欠身,转身就走。龙城随后恭送。
  太后见了,忙对龙裳示意,让龙裳起身。龙裳刚想爬起,龙城却回头看了他一眼。龙裳腿一软,连忙又跪下。
  龙城送明夫人出了府门,在门口停留了一下,吩咐小卿了一些事情才转回大厅。
  龙羽、龙夜和龙裳跪在大厅上不敢稍动。太后既是担心又心疼地坐在那里。
  龙城知道太后是担心自己责罚弟弟们,尤其是龙裳。龙裳年纪最小,一向最得太后疼爱。
  龙城行进去,还未说话,太后已经站了起来,道:“龙城。”
  龙城道:“姑妈有事吩咐?”
  太后语音微顿,叹了口气道:“龙裳年纪还轻,有时做起事来没有分寸,也不算什么大错。况且这次他虽然除去禁制,却也不是做坏事,你就不要太过责备了。”
  龙城道:“是,姑妈。您请放心,龙城自有分寸。您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
  太后哪能放心得下,还想再说。龙城道:“龙壁。你扶姑妈回去休息。”
  龙壁应了声是,道:“姑妈,侄儿送您回去休息。”
  太后哪能放心去休息,道:“龙壁,你怎么不跟大哥为他们三个求情。”
  龙壁还未说话,龙城板着脸冷冷道:“若是有人求情,我就加倍处罚他们。”
  太后听了,自然不能再说,哼了一声,沉着脸去了。
  龙羽垂头瞄着大哥的袍摆,心中砰砰直跳,等大哥堂上坐稳,便先开口道:“大哥,龙裳私自除去禁制之事,龙夜已经向小弟禀告,是小弟自作主张,欺瞒大哥,都是小弟之错,请大哥重责。”说着,将金针双手奉上。
  龙城伸手一招,将金针拿到手中,金针约有一寸长短,头发丝般粗细,封入龙裳枕后穴道,可封住龙裳的超能力,虽然龙晴说过对龙裳绝对没有伤害,不过龙城心中仍是有些不忍心。
  龙裳转月即到十六岁,已经不小了,还是小孩心性,总是长不大似的。跟着龙夜胡闹,没有自己的主意。龙裳年纪最小,又有许多出色的哥哥照顾、保护他,龙裳也不用考虑什么事情,所以很不成熟。
  龙夜见大哥不说话,也鼓起勇气道:“大哥,龙裳除去禁制,都是我命令他的,他没有错,大哥只罚我就好。”
  龙城道:“你们不必抢着认错,个个都脱不了干系。”
  三人都不敢再说,静等龙城发落。
  龙城将手中金针轻轻一揉,变成个小小的金珠,放在手心中,道:“龙裳,你已经长大了,做事要知道轻重。从今天起,我不会再封起你的能力,不过,你若乱用能力作出什么逾矩的事情,我可要重罚。”
  龙夜听了,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可以使用超能力了,担心的是不知道什么才不是逾距的事情,这样时刻都要担心会被罚。可是大哥既然已经毁了金针,就是主意已定,自己便是再提异议也是无用了,只好愁眉苦脸地应是。
  龙城道:“龙羽,你将他们两个的功力封了。”龙羽应了一声,抬指轻轻点了两下,将龙夜、龙裳功力封去,力道恰到好处,两人失去功力与常人一般,却无丝毫损伤。
  龙城道:“这次罚你们两个执劳役一个月,暂归喜伯调配。你们先将府门前石板、花丛恢复原样,再请示喜伯,将府中花园、池塘、凉亭等处修葺一新,好好清理打扫。”
  两人听了是这样责罚,暗中松了口气。虽然辛苦劳累些,总比挨鞭子挨到皮开肉绽要好一些。两人一起道:“多谢大哥宽责。”
  龙城又道:“你们私探秘道,对长辈不敬也不可不罚。”两人听说还要罚,心里暗自喊糟。
  龙城看了两人惨兮兮的脸色,斥责道:“现在知道害怕,以后做事情就多想想。”
  两人唯唯应是。
  龙城道:“既然太后姑妈说情,这次就从轻发落。你们两个就去傅家祀堂,给祖宗磕头认错。磕满一千才准停。”
  龙夜心想,这还叫从轻发落吗?果真给龙裳不幸言中,磕满这一千个头,不知要跪多久啊,膝盖一定是会肿得馒头样了。
  两人只得应了,想要起身。龙城道:“不许起来,要一步一跪,一跪一叩,跪到傅家祀堂。”
  龙夜和龙裳谢过大哥责罚,乖乖地边跪边叩的出去了。
  龙城对龙羽道:“你只知一味袒护他们,这样他们何时才会知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龙羽道:“是龙羽之错。”
  “还敢教龙夜、龙裳说谎瞒报,你就是这么当哥哥的吗?”龙城说到此处,已是隐含怒意。
  龙羽垂头:“龙羽愿领大哥重责。”
  “去知过堂,领一百板子。”龙城轻喝,随即拂袖去了。
  龙羽垂首应道:“是。”
  又跪了一小会儿,才站起来,往知过堂去了。

☆、第14章 迷路

  龙夜、龙裳一路跪了出去,又一路地磕头,想着祠堂颇远,自该抄些近路,便舍了院子里的青石路,奔着直线距离使劲。结果,不是遇了假山,就是撞了花墙,要不就是池塘、亭阁,两人又要不停地站起、跪下、磕头,已是头昏眼花,总是找不到路,更是弄得心烦意乱,满头大汗。
  龙裳跟在龙夜身后,正磕头,龙夜忽然惊声叫道:“糟糕。”
  龙裳忙道:“怎么,可是又磕到石子上了吗?”
  龙夜压低声音道:“比那糟糕得多了……我们迷路了……”
  龙裳定下心神,四处看去,果不其然,前面明明又是三哥的院子嘛,刚才自己和六哥已经磕过了……
  龙裳忍不住揉着头笑起来,龙夜也不好意思地嘿嘿直笑:“都怪为兄方向感太弱……”
  龙晴外出办事,带着玉麒、玉麟回转,玉翎和玉翔迎了出来,五人都瞧到了跪在地上笑得一脸灿烂的龙夜和龙裳。
  龙晴走过来道:“你们两个做什么?”
  龙夜叹气道:“我和龙裳被大哥罚,要一步一跪一磕头地去祠堂。”
  “还要给祖宗磕头一千下。”龙裳接道。
  龙夜瞪龙裳一眼:“你能不能低调些,显摆什么?”
  龙晴给两个弟弟逗笑,道:“那你们还不快去,找我有事?”
  龙裳摆手道:“没有,我们只是迷路了。”
  玉麒还能忍住,玉麟、玉翎和玉翔实在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龙晴瞪了侄儿们一眼,道:“玉翎、玉翔,帮你们两位叔叔引路。”
  玉翎、玉翔笑着欠身领命。
  龙夜道:“你们两个最是没有同情心,还敢笑话六叔、七叔,罚你们两个跪着引路。”
  玉翎和玉翔吓了一跳,正想求情,小卿从旁侧的辕门内走了过来,淡淡笑道:“六叔的吩咐没听到吗?”
  玉翎、玉翔忙扑通跪地道:“是,听到了。”
  龙夜不由对小卿一笑。
  小卿对两位叔叔欠身为礼,又对龙晴欠身道:“三叔,侄儿有事禀告。”
  龙夜对龙晴道:“三哥去忙,小弟们去祠堂,受罚去了。”龙裳对三哥摆摆手。
  可怜玉翎和玉翔,不过就是笑了一笑,平白地也陪了绑,龙夜瞧着两人委屈,笑道:“不过是跪到祠堂而已,也不用去磕一千个头,比我和你们七叔可是幸福多了,还敢耷拉着脑袋。”
  玉翎和玉翔只好苦笑。
  龙夜又挑剔道:“注意保持频率,看我和你们七叔,步调多么一致。”
  龙夜、龙裳起立、跪下、磕头果真整齐划一,动作整齐,玉翎忍不住笑道:“六叔、七叔果真训练有素。”
  玉翔也呵呵笑起来,与玉翎随着龙夜、龙裳的频率,起立,迈前一步,复又跪下,总是不用磕头,走了一段路,也是有些头晕眼花。
  龙裳笑道:“好在如今还看得见日头,若是我们夜里这样一站一跪地出来,会不会吓到别人?”
  一句话说得四人又呵呵笑了起来,总算折腾了近半个时辰,到了南园最里侧的傅家祠堂,祠堂门前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