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54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5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龙城语声一顿:“龙晴,会不会有一种人的血液,会与所有人的血液都相融呢?”
  龙晴眼眸一亮:“大哥也这么想吗?”
  龙城微微一笑:“紫裳,怎么会那么好心,将傅家失落在外的孩子都毫发无伤地送回来?”
  “龙晴马上就可以验证这件事情的。”龙晴委婉地给自己求情。
  “不急。”龙城觉得这软榻很舒服,顺手拽了一个藤枕过来:“一个时辰后再说。”
  龙城闭上眼睛,冬日的暖阁,到了夏日,便是避暑之地,透过高高地轩窗,飘进淡淡地茉莉香气。
  很舒服,龙城决定小憩。
  “哥。”龙晴软软地叫了一声。
  “不想趴着,就跪着。”龙城没有睁开眼睛:“但是藤棍不许掉下来。”
  龙晴……还是趴着吧。
  傅龙错像是出笼的小鸟一样。他去追龙夜,没追到。因为他的轻功实在高出龙夜太多,他也没想到似燕月侄儿的武功都那样高,但是这个八弟的武功根本没有可比性。
  所以傅龙错似一缕轻烟般,飞过去了。他驻足,发现似乎有一股强大而熟悉的内息,是紫裳。
  龙错微一犹豫的时候,紫裳已经遁走了。
  龙错没有追上龙夜,却也没有返回大明湖,他直赴少室山。龙夜该是被紫裳抓去少室山了,这只是他的直觉。紫裳想要乾坤盒。
  紫裳曾跟他说过,乾坤盒里的武功可以助她独霸天下。
  龙错对紫裳的感情很复杂。紫裳不是他娘,虽然她一直假装她是。而且,真的给了幼年的龙错娘一样的温暖和感情。这些感情中,龙错不相信紫裳全是装作。
  但是龙错知道自己不能认贼为母,不管怎么说,娘毕竟是死在紫裳手上,亲仇不可以不报。
  龙错追到少室山下,果真遇到紫裳。紫裳正在大开杀戒。
  龙错晚到一步,七十二僧众,变成了一地碎尸,紫裳娇艳地站在一片血污中,轻轻叹息。
  “好孩子,难得有出来玩的机会呢。”紫裳抬头,对龙错笑,好像一个宠溺孩子的母亲:“好好玩几天再回去吧,只是回去怕是又要被打了。”
  “龙夜呢?”龙错不理紫裳的话,长剑直指。
  紫裳身形一动,贴向剑尖:“龙夜不乖,不肯告诉我乾坤盒的秘密,不如,你替我问他?”
  龙错暗自咬牙,长剑猛地递出,紫裳倏然后退:“错儿也想杀我?”
  紫裳退,龙错追。直到一个山凹,紫裳停下,龙错长剑再起,紫裳舞袖相迎。
  几个回合后,紫裳忽然长袖一展,卷住了龙错的长衫,刷地撕裂了开去,龙错一惊。
  “果真,又是被打了。”紫裳满目心疼。
  龙错背脊上和臀腿上,月白的中衣上,已渗出了斑斑血迹。
  “傅龙城,敢打我的错儿!”紫裳冷哼一声。
  “住口,不许你再叫我的名字。”龙错冷冷地道,手中长剑斜刺而出。
  紫裳被龙错的剑势逼得后退了一步,却很是赞赏:“错儿的武功又进步了!”
  龙错扬剑再刺,紫裳长袖一展,“啊”地一声惊叫,龙错几乎没有多想,立刻停手收剑:“你怎么样了?”
  紫裳已是一伸手,握住了龙错脉门:“果真还是娘的好孩子,比你爹和你哥有良心。”
  龙错很有些懊悔自己的一时心软,可是他确实拿紫裳无可奈何。紫裳吃准了龙错顾念幼时情谊。
  “我没抓龙夜,也许是被少林的和尚抓去了。”紫裳一笑,手轻轻点点龙错的鼻子,一如她小时候常做的那样,然后身形凭空消失了。
  “你怕你爹不敢疗伤,我可是不怕他。”紫裳的声音还回荡在龙错耳边。
  龙错只能苦笑。是的,紫裳又帮他疗伤了,皮肉伤,亦或是断骨之伤,全部没了踪迹。
  龙错像是一个崭新的全新的玉娃娃,肌肤光洁得,没有一丝瑕疵。
  龙错和龙悔幼时,就有特殊的能力——自愈功能,被爹的板子打得再狠,再是皮开肉绽,只要冥思入定,身上的皮肉便会奇迹般地复原。
  傅青峰并没有觉得儿子们有这样的本事不好,他下手罚起儿子们,更是少有顾忌。
  可是,傅青峰认为儿子们自愈疗伤是对家法不敬,所以严命,凡被家法所伤,绝不许儿子用自愈的能力。否则一律打掉两层皮。
  紫裳就是故意陷害龙错。即便傅青峰相信是紫裳医好了龙错,依旧是少不了一顿暴打——竟然又和紫裳有所纠缠,你若一意杀她,她还会帮你疗伤吗?
  除此之外,龙错也明白了,自己还中了紫裳的调虎离山计。如今想来龙夜已是被少林的人误会他杀了那些少林僧众,抓上少林去了。
  龙错只祈愿,龙夜千万别有什么危险才好,否则,他不仅是难辞其咎了,简直是无地自容了。当哥哥的第一次主动要保护弟弟,结果……
  龙错追上少室山时,龙夜已被慧姜关入地牢之内。
  龙错没有伤人,却也没有和少林僧众讲什么江湖礼仪,因为听说他是龙夜、龙裳的哥哥,少林的僧众先就不淡定了,龙错的脾气也不是太好的,自然一路打过来。
  然后抓了小和尚审问,龙夜和龙裳关在哪里,不说的就一指点过去,直接用了搜神指,点的小和尚哇哇惨叫,龙错并不想伤了他们性命,确实有硬气不说的,就解了穴道扔一边。
  不过有些和尚的武功,实在太差,挺不了十几个数就会痛得昏死过去,龙错很有些无奈,还要帮他们疗一下伤才封了昏穴扔过一边,旁侧围追的和尚不知道内情,尚以为是都被龙错折磨死了,引得众僧极为惊惧,只是少林寺规矩森严,这些僧众再是惊惧,也不敢逃散,只远离龙错身侧虚张声势,还暗中祈祷佛祖,莫被他一手抓了去。
  龙错则是好整以暇,一个昏了,就再抓一个小和尚搜神指伺候,总有人是贪生怕死,熬不住刑责的,再问了两三个,便有人交代了龙裳已经逃走,龙夜因为杀害少林僧众被关进地牢的事情。
  龙错接着又问地牢在何处,并押了一个小和尚带路,直闯到地牢来了。
  地牢外却有几个非常厉害的高手在,龙错不耐与他们久战,一心只想要去救龙夜,也用了重手,几个回合将四五名僧人都伤了,一脚踹开地牢大门,道:“若是敢伤了我家龙夜,你们就都给他陪葬吧!”
  “少林方丈在此,是哪个后生晚辈敢如此无礼。”地牢内,几个须发洁白的老和尚叱喝龙错。
  “阿弥陀佛!小施主请稍安勿躁。”随着一声佛号,身披红色袈裟,宝相庄严的少林方丈果真走了过来。在他身侧,还站着一名身穿灰色长袍、俗家装扮,长相极威严的老者。
  “小施主也姓傅吗?”方丈向傅龙错合十。
  傅龙错没理他,看看他身后地牢内侧,果真立着一个绑人的柱子,只有绳索,没有人。再看看旁侧的刑具,不由大为恼火,对少林方丈冷冷地道:“就算天下人都买你少林方丈的面子,我傅龙错可不买。快把我家龙夜交出来,否则小爷就拆了少林寺。”
  旁侧的老者看着傅龙错,频频点头,如此俊逸的娃子,还这么友爱弟弟,看看外面勉强爬起来走进来的少林供奉,更是满心欢喜,这孩子,武功也这么俊啊,不愧是我傅家的种。
  方丈确实被傅龙错说的有些没面子,还是轻咳了一声道:“少林是与龙夜小施主有一些误会,但是龙夜小施主吉人天相,已经离去了。”
  龙错冷哼一声道:“你们既然误会了龙夜,肯放他自行离去吗?若是不说实话,小爷可要大刑伺候了!”
  说到这里,顺手拿起地上的烙铁来:“堂堂少林,竟然私设刑堂,今日,我便让你们也尝尝这个滋味。”
  方丈瞧龙错一步步走过来,还真有些害怕,忙往旁侧的老者看去,道:“前辈,您能不能说句话。”
  灰袍老者这才展颜一笑,踏前一步,翩翩大度地对傅龙错道:“少林方丈是何等身份,怎会对你谎言相欺?龙夜确实是跑了。”
  傅龙错看看这灰袍老者,长得倒是很威严帅气,却不知是哪根葱来着:“小爷又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老者不由眉峰一蹙:“放肆,你竟敢跟在我面前如此无礼?你可知我是谁?”
  傅龙错冷冷一笑:“我管你是谁,只是今日不交出我家龙夜来,便是谁想求情,小爷一律大刑伺候!”
  老者一听,被噎得半天喘不上气来。
  方丈忙宣一声佛号道:“小施主切勿无礼,这位前辈,乃是大明湖傅家家主傅龙城之祖,傅怀傅老前辈!”
  傅怀傅老前辈,那不就是,爷爷?
  傅龙错手里拿着烙铁呆住了。
  傅怀不由有些叹气,瞧这个孩子长得这俊逸劲,直追龙星那孩子,可是,这性情脾气,怎么倒和燕月有一比呢。
  傅怀再转念,不由冷哼一声,好你个傅青峰,你到底是怎么管教儿子的,好好的孩子教成这飞扬跋扈的,看我回去不扒了你的皮!

☆、第171章 错有错着(下)

  龙晴没有保持那个姿势一个时辰。龙玉救了他。
  紫苏在院子里禀告:“玉翎少爷来传龙玉老大爷吩咐;说是请大老爷和三老爷过去说话。”
  龙城坐起来;伸手拿过藤棍;对窘迫不已的龙晴道:“起来吧。”
  龙晴忙站起来;手脚都是麻了;却是来不及舒缓一下;手忙脚乱地整理衣衫。
  玉翎过来见过师父师叔:“大师伯想请师父师叔过去;让三叔给铁灵师兄验亲。”
  龙城和龙晴对望一眼,龙城不由微微一笑:“你大师伯见过你仙儿师叔了?”
  “是。”玉翎微垂头:“大师伯有些生气。”说到这里;玉翎也有些难为情;但还是将仙儿的话学了一遍。
  仙儿说铁灵与玉翎是血亲;不知是与龙玉这边有关系呢?还是与锦绣宫主那边有关系呢?
  仙儿是当着傅青峰的面说得这话。当时龙玉的脸就绿了;傅青峰的脸色也不好,玉翎则是敢怒不敢言。
  龙玉脸色发绿;是因为仙儿这话的意思,是怀疑锦绣宫主给龙玉戴有颜色的帽子吗?
  虽然龙玉并没有娶锦绣宫主连若若为妻,但是龙玉想当然地认为连若若该为他守身如玉。
  傅青峰的脸色也很不好。一是认为仙儿说话口无遮拦,不够矜持,有失风范。二是气怒龙玉,你瞧瞧你这事做的,多么易落入口实,惹人闲话。
  玉翎当然更是气恼仙儿,她这样说,分明就是有侮辱连若若之嫌,偏是玉翎还和龙玉一样,无法发作。
  玉翎总是比仙儿晚一辈的,龙玉不说话,就更没他说话的份儿。
  仙儿这样说,自然是想离间傅家与锦绣谷的关系。同时也是故意报复玉翎。玉翎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出尽洋相,傅青峰却不曾予以责罚,她便自己找个机会报复回来。
  玉翎小心翼翼地问龙城道:“师父,那个傅仙儿,真是玉翎师叔吗?”
  玉翎真是从心底里希望她不是。
  龙城没理玉翎,只对龙晴道:“龙玉大哥跟前,可小心你说话的内容。”
  龙晴欠身应是。
  龙城和龙晴去见龙玉,铁灵跪在堂前,云岚、云冲和云决侍立一侧,龙玉寒着脸,负手站在堂上。
  “大哥金安。”龙城和龙晴给龙玉请安。
  龙城瞧龙玉大哥的脸上,好像又多了一个巴掌印似的,难道又是三叔赏的?
  龙玉瞪了龙城一眼,我这还有账没和你算呢,你那还敢嬉皮笑脸的。
  龙玉“嗯”了一声,对龙晴道:“都验验。”
  玉翎和铁灵验过,是血亲。按龙玉的命令,云岚、云冲、云决都验了一遍,然后龙玉也亲自验了一遍。
  结局总算让龙玉暗中舒了口气,铁灵果真与龙玉一家都是血亲。
  铁灵也有些按捺地激动。他本是孤儿来着,而且几乎没有5岁以前的记忆。被铁翼捡回傅家以前,他只有在破庙中与野狗抢食的记忆。
  如今,难道,他竟是龙玉大师伯失散在外的儿子吗?有爹,有兄弟。虽然,关于娘的记忆,一丝也没有。但他一定也是有的,总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所以铁灵颤巍巍地问:“铁灵的娘,可还健在吗?”
  堂上又沉默了。
  龙玉冷冷地道:“你娘的事情,以后我会告诉你,你如今只乖乖做好儿子的本分就是了。”
  “是。”铁灵恭应。龙玉大师伯是什么样的爹爹,铁灵是早有耳闻的。
  龙城等龙玉这边进行了复杂的行礼仪式后,命晚辈们退下去,然后才让龙晴向大哥禀告。
  龙晴装傻:“大哥让小弟禀告什么?”
  龙城不由瞪龙晴:“你说呢,用不用我拎了棍子帮你想?”
  龙晴只好向龙玉禀告:“大哥怀疑,紫裳可能在计划一桩阴谋,用万能血的孩子,来扰乱傅家。”
  万能血的孩子?龙玉先是微愣,随即恼怒,他侧了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