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7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卿的手心上还有些青紫的痕迹未褪,这还是前几日,龙城命龙星罚下的。
  “一天到晚就知道闯祸,也不好好练功,便是乾坤心法到现在还是第六重。”龙城斥责道,手里的藤棍却没有留情,一下一下重重抽在小卿手心处,五六下过后,小卿的手心已是肿得馒头般,滴下血滴来。
  小卿忍着痛,尽量让自己的双手伸平、举稳,而不是在藤棍落下来时,本能的想躲想闪。
  门外有人轻叩:“大哥,龙晴告进。”
  龙城停了手,道:“进来。”
  龙晴进屋内,欠身:“大哥,太后姑妈请大哥过去用饭呢。”
  龙城不由微微一笑:“此时用饭,不嫌过早了一些吗?”
  龙晴垂头,复屈膝跪地:“龙晴知错。龙晴怕大哥打重了小卿,去姑妈那里求情。”
  “果真是,”龙城淡淡地道,目光扫过小卿:“我说你此次这么乖巧,却原来是有人帮你出了主意。”
  “是徒儿的错。”小卿急道:“是徒儿去求的三叔……”
  “住口。”龙城冷冷斥道:“你先滚回房去思过。”
  小卿看看师父,又看看三叔,不敢迟疑,应道:“徒儿恭领师父责罚。”只得退了出去。
  门口的小莫,正跪得笔直的当雕像,英俊的小脸上片片青紫,淡蓝色长袍上,在背部和臀部的位置,还氤氲着丝丝血迹。
  看见小卿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去道:“师兄。”
  小卿冷冷地道:“跟我回去。”
  小莫应了一声,爬了起来,小卿已经阔步前行,小莫抿了唇,快步跟上,已是痛得一脑门的汗。
  龙晴微垂首跪在地上,淡青色的棉袍更衬得他眉目如画,温润如玉。
  “你的主意不少。”龙城淡淡地道,在藤椅上坐了,看着龙晴:“而且也很会揣测我的心意。”
  “龙晴知错。”龙晴恭敬地道,并没有一丝辩驳。
  “小莫接下莫居,我确实并不在意,前些日子刚罚了小卿,我也不会再因了此事重罚于他。”龙城淡淡地道:“这些你既然全都猜中,为何还要去找姑妈求情?”
  龙晴抿了唇,心怦怦跳得厉害,垂头道:“龙晴,龙晴……”
  “你还敢隐瞒。”龙城忽然起身,一个耳光“啪”地打在龙晴脸上,龙晴的头被打得一歪,半边脸立刻红肿起来。
  龙城只打了这一下,手心也是麻辣辣地疼。
  “龙晴知错。”龙晴轻抿一下唇,咸丝丝的。
  “今日你因何事出府?”龙城冷冷地问。
  龙晴不由抬头看向大哥,忙又低头。
  “掌嘴。”龙城冷冷地吩咐道。
  知过堂的院子不大,装饰也与其他院落没什么不同,红瓦青砖,三进院落,花墙、碧树,满墙的紫红色蔷薇,淡淡的香气,风吹过时落英纷飞,落入院子右侧的水塘内,水塘内几十条漂亮肥嫩的锦鲤便浮到水面上来,追逐着花瓣,漾起清澈的水花。
  水塘底部用匀称的碎石铺满,黑白两色的石子铺成巨大的阴阳八卦轮,水波荡漾时,那八卦轮仿佛有了生机。院子内的理石桌椅,也是擦得青青亮亮,一丛青竹倾斜过来,柔嫩细长的枝条轻轻拂过,也在水塘中留下青绿的身影。
  本来是一处好景致,只是门楣上傅怀老太爷手书的三个大字“知过堂”,让傅家弟子瞧了,便是心里哆嗦。
  知过堂是傅家家法堂,由福伯管事,按傅怀和傅青书当家时的规矩,低一辈的子弟犯错,由执侍弟子执罚,长一辈的,则由福伯施罚。如今府内虽然弟子众多,但是小卿很少罚师弟们来知过堂领责,都是在他的喜悦居直接家法伺候,倒是龙城罚弟弟们的时候居多。
  龙羽进来,已有执侍弟子过来行礼,龙羽微叹气:“龙羽奉大哥之命,知过堂领责,去请福伯吧。”
  福伯来时,龙羽已在内堂上跪了。偌大的内堂,并没有铺地板,更没有织锦云毯,光洁的大理石地面,轩窗紧闭,火烛高燃,屋内既不太亮,也不太暗。
  陈设就更是简单,靠窗处的紫檀木八宝桌上,搁着两架紫檀木双脚支架,一座支架上横着一块红木板子,另一座支架上架着一根两尺长左右的蛟皮蟒鞭。
  靠墙一侧,是半人高的一条厚重的青石条凳,青石登腿上雕琢着云龙蟠文,青石凳面上已被磨得光滑发亮。看到青石条凳,龙羽的心不由缩了一缩。
  “弟子龙羽奉大哥令,领一百板子,请福伯刑责。”龙羽的目光落在前面的地上,声音清晰。
  福伯微欠身:“老奴僭越。”说着话,走到八宝桌前,双手取过红木板子,来到龙羽身侧。
  “四少爷请。”
  龙羽心里吸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到红木条凳前,将身体伏上去,条凳的一侧顶着腹部,双腿垂在条凳下,足尖点地,抬高臀部。龙羽心里已是溢满了委屈。
  知过堂受罚的规矩,龙羽很清楚,是爷爷傅怀定下的,他不敢觉得有什么不对,小时还少些顾虑,如今越是长大,便是越觉羞愧难忍。若是哥哥们责罚或是在哥哥们跟前还好些,就当是哥哥打了,可是在知过堂褪了裤子被福伯打,就感觉特别别扭和委屈。
  福伯并不知道龙羽的心思,取了红木板子来,一下打下去,不重但也决不太轻,龙羽挨了一下,脸上倒是更红得厉害,只沉浸在自己的委屈中,福伯等了一下,提醒道:“四少爷。”
  龙羽这才想起,还需自己报数的,他到底不敢违了规矩,道:“一。”
  福伯的板子才一下下落下来,龙羽的委屈与别扭慢慢全为疼痛所填满,他只是咬紧牙关忍痛,绝不肯哼上一声,免得更显了怯懦。
  一百板子罚完,龙羽头上冷汗涔涔,他微缓了气,便站起,结了束带,放下袍摆。
  “有劳福伯。”龙羽的目光盯着地面。
  “老奴僭越。”福伯再欠身。
  龙羽缓步走出堂去,去大哥处谢罚,如无其他意外,还需回房自省三个时辰。
  龙羽走进大哥的院子,便觉有什么不妥,回廊下,玉麒玉麟垂手侍立,只是神情很是紧张。见了龙羽过来,慌忙单膝点地见礼:“侄儿见过四叔。”
  “怎么了?”龙羽蹙眉。
  “是师父,好像在罚三叔。”玉麒微垂头答道。
  “起来吧。”龙羽抿了下唇,穿过回廊,走到大哥门前,已听到门内噼啪的声音,龙羽只觉血往上涌,这声音真是再熟悉不过,手掌与面颊相碰撞的声音,透着别样怪异的脆响。
  龙羽敲门,不等门内许进,已经推门进去,在三哥旁侧屈膝跪地:“龙羽来谢大哥责罚。”
  龙羽进来时,龙城已命龙晴停手,龙晴已是将自己的双颊都打肿了,唇边也硌破,氤氲着血迹。
  龙晴的手心也火辣辣地疼,垂在身边,忍不住轻轻地蜷蜷手指,耳朵里嗡嗡的响声才平息下来。
  龙城眉峰一扬,却是忍下了,道:“滚回房去,思过十个时辰。”
  龙羽知道自己无礼,会惹大哥不快,只是思过时间一下从三个时辰长到十个时辰,还是让他心里一惊,大哥果真气怒了。
  “是,龙羽恭领大哥责罚。”龙羽应了,却未起身。
  “还不滚出去。”龙晴微斥。
  龙羽已是上来了执拗脾气:“弟弟们做错,大哥教训就是,如何又不肯亲自动手,不是让外人去打,就是要挥掌自罚,这到底是什么规矩?”
  龙羽的话让龙晴一惊,急忙斥责道:“龙羽住口,还不向大哥请责。”
  龙羽说了这些话,也有些后怕,可是,这些话早是放在肚子里多时,早就不知在心里说过多少遍,如今总算说出来了,真有一种畅快之感。
  龙城微微一愣,随即震怒,却只是淡淡地看着龙羽道:“怎么,委屈你了吗?”
  龙城的语声很淡,但是龙晴和龙羽都是忍不住浑身一颤。

☆、第16章 救人

  龙星抄完经卷,很有些累了,起身到院子里,燕杰还是保持着一个时辰前的那个姿势,右手握着一根黝黑的紫藤棍当剑,与肩平齐,指向身前,棍尖上停着一只黄色的小蜜蜂,蜜蜂的翅膀轻轻地舞动着,停落在那里。
  龙星瞧着那棍尖,微微一笑。燕杰心里不由暗舒口气,可是只这一分神的功夫,棍尖轻轻一动,极微弱,可是蜜蜂已经展翅飞走了。
  “燕杰该死。”燕杰立刻屈膝跪地:“请五叔责罚。”双手将藤棍举过头顶。
  龙星没接藤棍,只是冷冷道:“才一个时辰,若是不能将凝聚的真气控制于一点之上两个时辰,这一套剑法便是练了也是无用。”
  “是。”燕杰垂头:“侄儿愚笨。”
  燕杰此时已是一头的冷汗,虽是刻意压制着,气息还是微乱。这一天来,燕杰已是受了不少捶楚,因总是不能达到龙星标准,往往便是练上一个时辰、半个时辰的,便会挨一顿板子,然后再练,再被打……燕杰毕竟还小,能有如此成就也是不易了。
  “进屋研磨吧。”龙星免了燕杰的罚,往祠堂正堂走去。
  “是。”燕杰应了一声,瞧五叔走远了,才一下跪坐于地,又是揉膝盖,又是揉手腕的,只是右手却不敢动,手心上还肿得晶莹呢,胳膊上的檩子也是排成两行了吧。
  龙星走到廊上,从祠堂打开的两扇红漆大门看过去,燕文还是垂手侍立门边,祠堂正中,龙夜和龙裳以头触地,一动不动。
  燕文已看到龙星走过来,刚要欠身行礼,龙星已经摆手,迈过门槛,走了进来。
  龙夜和龙裳以头触地,睡得正香。
  燕文心里正打鼓,“啪”地一声,龙星已经一个耳光打在燕文脸上,燕文忙屈膝跪地:“燕文知错。”
  龙夜和龙裳被这一声脆响惊醒,两人同时抬头,不小心撞在一起,抬头便看见一张英俊得无以复加的脸。
  龙夜、龙裳大骇,惊叫道:“五哥!”“五哥!”想要跪起,腿却是早都跪麻了,重心不稳,龙夜带着龙裳,一起滚落于地。
  龙星冷冷地看着两个弟弟压抑着呼痛声,挣扎着重新跪好,旁边的燕文心吓得砰砰直跳。
  “地上这么凉,也能睡得着?”龙星有些纳闷。
  “跪一会儿就不那么凉了。”龙夜看五哥好似不生气,心才回到原位,对着五哥很是谄媚的笑:“五哥,对不起,我们睡着了。”
  龙裳的手忍不住去揉头,刚才本来和龙夜撞了一下就挺疼,刚才摔倒时,又是不幸地额头触地,本来已经磕得红肿了,这下是伤上加伤了,一摸之下就是更疼,便哎呦哎呦地叫起来。
  龙星斥道:“闭嘴。”
  龙夜和龙裳忙闭嘴,噤若寒蝉。
  “他们磕了多少?”龙星问燕文。
  “九百六十。”龙夜抢答。
  燕文垂头:“……是。”
  龙星冷冷地道:“你们磕得倒快。”
  “我们就是磕得太快了,所以才会累晕……嗯,睡着,就睡了一小会儿。”龙夜小心翼翼地道,心里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我们的头都磕肿了,五哥你看。”龙裳往龙星跟前探头,给他看自己红肿的额头。
  “笨,不会轻轻地磕?”龙星轻斥道:“跪好,没个跪的样子。”
  龙夜、龙裳忙尽力跪得笔直,却是腿和膝盖痛得针扎似的,忍不住呲牙咧嘴。
  “再磕一百。”龙星吩咐道:“燕文仔细查着,错了一个,就再磕一百!”
  “是。”燕文忙应。
  “是。”龙夜和龙裳应得垂头丧气,龙夜心道,五哥一定是结业太早,数学不好,一千减去九百六十也会算错……
  龙晴早上出府,跃马赶往京城。
  今儿是开封府最大的青楼挽香阁新人梳弄的日子,据说这批新人都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因了父兄获罪而入的官妓,而挽香阁的老板最是有手腕的,自是挑拣得最好的姑娘来。只调教了十余日,便开梳弄之喜,一些登徒浪子,青楼常客便争前恐后地凑起了这个热闹。
  挽香阁的梳弄之喜又与别家青楼大为不同,便只在白日里进行,新人也不着粉黛,而是白衫素颜,真真切切地呈现在众人面前,姿色如何是绝对做不了假的,且当场叫价,价高者当即“送入洞房”,这白日里的梳弄之喜,在一众情场高手看来,更是别有趣味。
  龙晴到时,挽香阁的大门四开,门前拥堵等候的客人已被请进了内院,内院之内人声鼎沸,数十张圆桌上已是坐满了客人,丫鬟们端茶倒酒地,来往穿梭。
  院子正中已搭起一个丈高的台子,柱子上系着红绸,几名护院身穿红衣短打,立在台子四周。
  龙晴颀长的身形,俊逸出尘的容貌,刚一步入庭院,就吸引来不少的目光。
  一名鸨儿已经娇笑着迎过来:“好俊的小哥啊,也来咱们挽香阁捧场吗?”
  龙晴问道:“今日的姑娘里,可有名叫紫苏、素问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