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72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7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猓墒前做谰删醯眯牡桌⒕巍
  既愧疚龙城,又愧疚儿子。所以白霆喝多了,便是众人上路,也还未曾酒醒,可怜小白刚发过高热,头还有些晕,可是还得一路照顾着爹。
  小白出房来透气,看见玉翎负手立在对面房的屋脊之上,圆月映衬之下,更是恍若天人。
  小白亦是飞身上房:“你在看什么?”
  玉翎在看星星。心情不好的时候,玉翎就喜欢看星星。
  燕杰也飞身上房:“小白师兄,一起喝一杯吗?”
  燕杰带了一套精致的——茶具。
  小白觉得有从房顶上掉下去的冲动:“喝茶吗?”
  燕杰点头:“难不成还是喝酒?”
  小白立时觉得厉害起来:“你们小白师兄我,已然有三年酒龄了呢。”
  老白好酒,而且白家家规规定,弟子年满十五,即可开怀畅饮,族中每年还要举报饮酒大赛,凡豪饮不醉者皆有奖赏。
  “你们两个多大了?”小白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架势。
  “十七。”燕杰多报了一点点年龄。
  “十七了都没喝过酒?”小白难以置信。
  “怎么没喝过,只是喝得少而已。”燕杰立刻不服气。
  “哈哈,真的?你确定你喝过吗?”小白一脸的鄙薄。
  “当然了,我和玉翎上次就偷溜出去,不醉不归呢。”燕杰冷哼道:“百年西凤酒,我们两个喝了两坛。”
  小白更不信了:“别吹牛了,你们两个估计两碗都喝不进去,就醉倒了。”
  “那是因为我们内力深厚,用内力把酒力压住了,连这儿都不懂。”这回轮到燕杰嗤之以鼻了。
  “小杰,不要说了。”玉翎轻拽燕杰的袖子。
  “怎么了,小翎,我们确实是喝了……”
  燕杰剩下的话如被猫咬了舌头,张着嘴,一声也没有了。
  燕文冷着脸站在天井里。
  “滚下来。”燕文声音很低。燕杰和玉翎的小脸立时就吓白了。
  小白也有些不好意思,随着玉翎和燕杰一起飘落下地。
  “小白师兄,恕燕文放肆了。”燕文对小白欠身。
  小白笑道:“燕文不必如此客气。我们只是在上边随便讲讲笑话,吹吹牛,不用当真哦。”
  燕文看了看玉翎和燕杰,“白师伯命你们进去呢,先进去吧。”
  玉翎和燕杰一起应了,仍是大气也不敢出。
  燕文请小白先行,小白再次请燕文不用拘礼,然后才往内院尊长们住的院子行去。
  燕文也走过去。燕杰看了玉翎一眼,后悔得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这可真是,不打自招,还得招打。
  任逍遥吩咐众人过来议事,因为再前行百里,就进入上官世家的地界。云岚和云冲、云决已经按规矩送去拜帖,今夜子时,请上官世家交出青翼、宛然和挽晴。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是再寻常不过的谋略。任逍遥命燕文带玉翎、燕杰暗中去查探敌情,刺探虚实。
  小白也主动请缨,想跟着去。
  老白不许。他觉得小白和云灵尚有蛊毒在身,不宜四处走动,只待在尊长身边端茶倒水伺候着就行了。
  老白决定自己亲自带着燕文、玉翎和燕杰去。
  任逍遥和龙玉都觉得不妥,老白一挥手:“就这么定了。”
  老白是大哥,他执意要去,还真没人能拗过他。
  在老白的坚持下,四个人都换了夜行服。老白不由赞叹三个小子换了黑衣更是精神。
  玉翎和燕杰都小心翼翼,不敢多话。不时偷瞄燕文的脸色。
  老白也是发现了,问燕文道:“那两个小子怎么一副板子要上身的模样,犯了家里的规矩了?”
  燕文道:“总是有这样的事情吧,侄儿还没来得及审。”
  老白立刻满心好奇:“是什么样的事情?偷溜出去喝酒了?”
  “白师伯倒是一猜就中。”燕文道。
  玉翎和燕杰就更紧张。
  “年轻人嘛,难免的。”老白呵呵笑道:“瞧你将这两个小子吓的。等办妥了上官世家的差事,我替你拍他们一顿得了。”
  燕杰看着白师伯,真是无语了。
  “不敢劳动白师伯,侄儿会教训的。”燕文的目光终于落到两个师弟身上:“你们仔细着吧,若是上官世家的差事再出了什么纰漏,就别怪小兄家法无情!”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大家砸雷,感谢大家留言。还是那句话,心妖虽然不能一一回复,但是会仔细看,并记在心里,并尽量满足大家的要求哦!
  本章特别送给每日辛苦给小妖辛苦留言的朋友!
  抱抱每一位看文的朋友,你们的支持和鼓励就是心妖更文的最大动力!

☆、第191章 铃铛牢房

  四个夜行人潜入上官山庄。玉翎和燕杰负责救人;老白和燕文负责接应。
  按燕月传过来的消息和地图,玉翎和燕杰很容易就找到了上官山庄的地下石牢。
  石牢机关密布;原本无人看守。被燕月轻而易举劫走了被关押之人后,上官家改进了防御措施;三步站一人;两个时辰一轮岗,牢门上依旧挂满铃铛;甚至做了特别的囚服;犯人全身亦是挂满铃铛。
  看守人也精于暗器;手里配备的全是威力极强的霹雳弹,上官无伤亦有严令;非奉其手谕擅入地牢者,杀无赦。而持其手谕入地牢者,地牢守卫还需亲向上官无伤求证,方可放人入内。
  挂满铃铛的牢门还真是不多见。
  地下石牢是精铁铸成,铁门重逾百斤,精钢打制的铃铛声音清脆悠扬,传声效果极佳。
  当日燕月来救上官小杜之母,也是从上官小杜那里知道了上官世家的“牢房”特色。
  燕月经过试验,设计出了一种专门对付铃铛的暗器,就是用大小薄厚适中的磁石(吸铁石),来封住铃铛内震动出声的小铁珠。
  你以为燕月会站牢门前,小心翼翼地拿起一个铃铛来,将磁石粘住铃铛内的小铁珠吸粘到一侧的内壁上吗?这场景也太挫了吧。
  燕月是将磁石当暗器打出,以漫天花雨的手法,同时将牢门上的七十二个铃铛内的小铁珠同时吸贴在铃铛内壁上。
  这一暗器手法要求精、准、快,力度适中,每一个小铁珠都能正好被小磁石吸附在内壁上,并尽量不发出声音。
  非常高难!
  但是燕月燕少侠是谁啊。他只练习了五次,就成了。他顺利地救出了上官小杜的母亲,差点没把上官无伤气吐血。
  上官无伤以为天下不会有人有那样高明的暗器手法,能同时封住七十二个铃铛,而不发出一点声响。他觉得是燕月钻了地牢无人防守的空子,用小磁石一个个封住铃铛。
  如今他已部署在地牢不足一百米的同道上,站满四十人,在牢门旁再放八个人,他就不信还有谁能一声不响地破解了他的铃铛牢笼。
  玉翎也能。
  燕月将这一手法传给了玉翎,在玉翎离开傅家前的半个时辰内,仿制出一个与上官家同样的铃铛牢门来,再找来磁石做好暗器,让玉翎练习。
  燕月问玉翎:“你准备用哪只手施用暗器?”
  玉翎略犹豫,选择了左手。
  “左手也有优势,力道的掌握会更容易,只是角度上要多练习。”燕月拎了戒尺,站在玉翎身侧,将暗器施用手法和力道掌控,角度处理仔细讲给玉翎听。
  玉翎记下了,也明白了。
  燕月道:“给你十次机会。”
  燕月只练了五次,因为燕月本就精于暗器,暗器手法已是出神入化。
  但是玉翎很少使用暗器,所以燕月很宽容,多给了他一倍的机会。
  然后燕月坐在旁侧的太师椅上喝茶,瞧玉翎练习。紫竹的戒尺就放在手边。
  燕杰侍立燕月身后,替玉翎担心。
  燕月师兄平素十分宽厚,对师弟们几乎从无责罚,但是一提到练武事宜,苛刻和严厉的风格,那是直追五叔龙星。
  玉翎也有些紧张。燕月刚从关外回来时,曾应玉翎之请教过玉翎点穴手法,一个时辰内必须练会。
  天下武功如出一辙,不过就是方式方法的问题,对于已有武学根基,甚至根基颇深的人,比如傅家弟子,那么再精妙的武功只要熟悉了,就应该能迅速掌握。
  燕月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认为若是师弟们对某些新的武功招式没有在一定的时间内学会,不是笨,那就是没用心。练武不用心,打你没商量。
  当然了,这个“一定的时间”对每个人来说,定的标准也是不同的。但是显而易见,他认为以玉翎的资质和根基,练那些点穴手法一个时辰足以。
  半个时辰后,燕月检查进度,打了玉翎十下手下,再过了一刻钟再坚持进度,打了玉翎二十下手心。到了规定的一个时辰,玉翎已经完全掌握要领、收发自如。只是两个手的手心都肿成了馒头样。
  这次练习暗器手法,燕月明确规定,十次机会。意思是如果第十一次你仍旧不能达到燕月师兄要求,就等着挨戒尺吧。
  燕月问玉翎用哪只手发暗器,玉翎选了左手。
  十次练习之后,玉翎只能同时封住六十四只铃铛不响。
  燕月站起来,玉翎不用吩咐,跪下,伸平了右手。
  燕月也不多说,“啪”“啪”“啪”地打足十下,玉翎咬了唇,瞧着自己的右手手掌鼓起一条条檩子,然后檩子扩散重叠,手心整个鼓了起来,火辣辣地疼。
  “五次机会。”燕月将练习的次数又减少了一半。
  玉翎恭谨应是,站起来,右手垂下来,还是疼得钻心。
  玉翎仔细琢磨燕月师兄方才所讲解的手法,加之前十次的经验总结,再一次抖手扬出暗器。随着叮当声响,磁石落在门板上的铃铛上,很是悦耳。
  “六十八只中。”熙宁高声禀告道。然后和玉云小师叔一起将那些磁石自铃铛上取下来。
  玉翎的手一挥,将旁侧磁盘中做成漂亮的围棋黑子形状的磁石又抓起七十二个来,手再扬出去,只听极轻微地“叮”地一声,磁石终于全部落在了门板上的铃铛上。
  “恭喜玉翎小叔,七十二只全中。”熙宁忍不住替玉翎小叔高兴。
  玉翎心底也是松了一口气。他再扬手挥手,连着三次,都是全部命中。
  “很好。”燕月表示满意:“再练一百遍,若是没有差错,便可向老大复命了。”
  “是。”玉翎恭谨欠身。
  接下来的一百次,玉翎的动作更见纯熟潇洒,百分百命中。
  燕月才带玉翎向小卿回报。
  小卿又命玉翎展示一遍,确实无可挑剔,此时正好满半个时辰。
  小卿也擅长暗器,等玉翎等走后,小卿也练习了多次,才能做到同时封住七十二只铃铛不响。
  负责场外指导的燕月忙恭喜老大:“师兄的暗器手法足以晋级江湖顶级高手之列了。”
  小卿点头,觉得这种练习暗器手法的方法不错,命玉云将这铃铛门板放演武场上去,命家中弟子勤加练习,提高暗器技巧,并命燕月监督考核。
  在其后的两个月内,演武场上便时常可见燕月拎着戒尺打师弟或是师侄们手心的场景。
  总算很快小卿奉师命去草原平叛,燕月主动请缨参战,随同前往,才结束了这段让燕月烦闷无比,也令众师弟和侄儿们疼痛和惧怕的教学生涯。
  玉翎的任务是封住牢门上的铃铛。燕杰的任务就是封住这四十八人的穴道。
  燕杰传音道:“小翎帮忙。”
  这四十八人中,牢门旁的八人与地道口处的八人武功较高,尤其是地道有迂回转折,若是一击不中,就易功败垂成。
  原本依燕杰的脾气,便是没有十足把握也会搏上一搏,才不让玉翎帮忙呢。可是如今已有了错处在大哥手中,而且大哥明确吩咐了,若是这趟差事出了纰漏,那板子就得打下来,燕杰可是不敢冒这个险了。
  玉翎微微一笑,传音道:“牢门旁那八个归我。”
  燕杰一笑,两人如两缕轻烟,直射地牢大门。
  两人在牢门前立定时,远远地,听见更夫的锣声传来,正是一更时分。
  地牢内所有守卫均已被点了穴道,包括牢门上的那七十二个铃铛。
  玉翎的漫天花雨,直接打出八十粒磁石,八粒磁石封住八名守卫,其他七十二粒磁石封住铃铛,因为封人穴道与封住铃铛的力道轻重不同,玉翎打出暗器时,力道稍重了一分,磁石将铃铛吸附到内壁上时,有轻微的“叮”的响声,正好淹没在更夫的锣声里。
  非常完美!
  玉翎看了燕杰一眼,燕杰只好去做体力活,运了内力,去开牢房大门。
  “叮叮当当”的响声在空旷的牢房和地道内,分外悦耳。
  燕杰和玉翎不由苦笑。
  上官世家的铃铛果然不少。这牢门里面,也都坠满了铃铛。
  两人拉开大门,看见一个铁栅栏,里面有三个穿着白色囚服,囚服上亦坠满铃铛的三个女人已经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