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178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17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宛然和冷小袄不由大喜,如今傅小卿是浩威的师父,师父给徒弟说一门亲事,当然也是使得,这个主当然也是做得。
  只有玉麒瞪小莫:老大不在,你就敢代老大做主了?你忘了你燕月师兄的惨痛教训?
  小莫垂头,无可奈何,眼中都是祈求之色。
  玉麒也只能叹气:“浩威不必顾虑太多,按你小莫师叔的吩咐做吧。”
  “是。”浩威垂头:“浩威谢过玉麒师叔,小莫师叔。”
  玉麒、小莫和燕杰转过回廊,去另一个房间看小白。小莫有些不好意思,拽玉麒的衣袖:“这都是小莫的主意,倒是连累师兄了。”
  玉麒用手敲了敲小莫的头:“还嫌在老大那里攒的板子不够多吗?我看这回要是挨打,八月十五前你都未必起得来呢。”
  还有三日就到八月十五了。那么美好的节日里,要是带着一身伤趴床上吃月饼赏月的话,是不是也挺有意境。
  燕杰在旁侧愁眉苦脸、苦大仇深,忽然停住脚步道:“两位师兄过去了,燕杰……还有事儿。”
  玉麒道:“小君给小白养药,可稳妥吗?你难道一直未曾过去查看?”
  燕杰闷声道:“小君自己也懂医理,有什么不稳妥?她愿意给谁养药,谁管得着?谁稀罕去看?”
  玉麒瞧燕杰那别扭的小模样,只是觉得好笑:“让你跟着来就来,废话倒是不少。”
  小莫也笑,过去拽了燕杰的胳膊道:“你不稀罕看,是师兄们让你去看的,行了吧。”
  燕杰这才不情不愿地挪动脚步,让小莫半拽着,进了屋子。
  玉麟正在屋子里帮小君的忙,瞧见大哥、小莫和燕杰进来,一面给大哥和小莫行礼,一面对进了屋子也两眼望天的燕杰道:“来都来了,还耍什么脾气?快过来帮忙。”
  小君看到燕杰,也有些不自在,对玉麒和小莫行过礼后,又对燕杰福了一礼道:“燕杰,麻烦你了。”
  燕杰冷冷地道:“这些东西你自己弄就行了,干嘛还让玉麟师兄帮你?还得麻烦我?”
  小君低头道:“对不起。”
  燕杰更来了脾气:“你不在傅家好好待着,跑去冷家,怎么如今又跑回来了?还要替人以血养药,就你那胆量,你敢吗?你行吗?”
  小白在床上躺着,听见燕杰一个劲地训小君,忍不住起身,有气无力地道:“你们两个要叙旧情的话,可以留到以后吗?我这儿都要不久人世了。”
 
☆、第197章 此待情可待(下)

  小白等着小君给他以血养药,燕杰偏和小君私语窃窃;小白实在是不能等;他问燕杰:“你既已对小君始乱终弃;如今又问东问西的是几个意思啊?”
  燕杰冷冷地瞄了一眼小白:“小白师兄,什么始乱终弃这种话最好不要乱说;否则;你真是要命不久矣了。”
  “燕杰,小心你说话的内容。”小莫微斥道。
  燕杰对小莫和玉麒微一欠身;道:“小杰也是担心小白师兄安危;若是解药不对症的话,小白师兄固然是有生命危险,只怕还要连累小君呢。”
  小君被燕杰的话弄得满脸通红;小白倒笑了:“看来燕杰师弟好像对小君的感情颇有自信呢。”
  燕杰懒得理小白;只对小君道:“这血蛊的解药,需两情相悦之人方可发生作用,你若确定要为他养药,我也不拦你,只是……”
  “只是什么?”小白探着脑袋道:“你又有什么权利和立场要去拦小君?燕杰师弟莫不是有些太自以为是了吧?”
  玉麒、小莫都有些蹙眉,小白平素虽然言辞有些放肆,但是在傅家师兄弟之间也是颇有分寸的,怎么今日之言不仅没有分寸,而且分明是奔着要与燕杰吵架的节奏去的。
  燕杰看了看玉麒和小莫两位师兄,决定忍。
  但是小白还没完,小白竟然从床上爬下来,晃荡到燕杰眼前:“我倒是忘了燕杰师弟确实是有这个脾气的,一面说不喜欢人家伤人家的心,一面又对喜欢人家的人大打出手……你好像打过冷小棉吧?要不,你也打我一拳……”
  “小白!”玉麒忍不住出声喝止。但是已经晚了,燕杰抬手,“嘭”地一拳,将小白打飞了出去。
  “燕杰!”小莫急忙踏上一步,阻止燕杰,燕杰冷冷地道:“我就是喜欢小君,别人谁碰也不行!”
  小白已经飞出去最少一丈远,差点没把门口刚走进来的老白压趴下,好在陪在他身边的燕文搭了把手,扶住了小白。
  屋内有几秒的寂静,然后是老白一声惨呼:“小白!”小白对着老白灿然一笑:“爹,我……”小白晕过去了。
  “燕杰你真是!小白师兄是来帮我的……”小君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是好。
  燕文一面帮老白把小白放床上,也来不及给玉麒见礼,就喝燕杰道:“还不快过来看看小白师兄。”
  燕杰看见他哥,心里就是一翻个,再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直接躲玉麟身后道:“哥不用担心,小白师兄只是血毒发作而已。”
  燕杰打小白那一拳虽然不轻,但是还不至于把小白打得昏迷不醒。
  玉麟一把将燕杰自自己身后拎出来:“还不去给白师伯赔罪,你就欠你哥收拾你!”
  燕文真是强忍下要胖揍燕杰一顿的冲动的,毕竟这里还有玉麒师兄在。
  玉麒已经对白霆欠身道:“燕杰无状,冲撞白师伯,您老人家莫怪。”
  燕文也对白霆屈膝道:“燕杰敢对小白师兄不敬,燕文稍后就打烂他的皮,给小白师兄赔罪。”
  白霆轻叹了口气,扶起燕文道:“这事你也不用怪燕杰,这都是小白这臭小子自己讨打呢。”
  燕文以为白霆师伯是气愤之下说的反话,实在是觉得丢脸,过去一把拽了燕杰过来,一个耳光抽过去,道:“还不跪下向白师伯和小白师兄赔罪!”
  燕杰被他哥一个耳光抽得发晕,也不敢辩驳,只得屈膝欲跪,老白忙拦住道:“我说的是实话呢,其实小君并不能为小白以血养药,这都是小白一手策划的啊。”
  燕杰对小君并不能完全忘情,小君对燕杰亦是。
  冷小棉和小白都喜欢小君,小君只把他们当哥哥。女孩子专情也是好事,小棉和小白都是正直青年,当然不会因为自己得不到就处心积虑地去破坏小君的美好,反而是将这份喜爱转化为亲情,将小君当成自己的妹妹般疼爱照料。
  虽然小棉和小白都替小君不值,觉得燕杰好可恶,完全不懂珍惜。但依旧是希望小君能得到她想要的幸福。这幸福,当然是要得到燕杰的爱。
  小棉和小白都想方设法地帮小君。小棉带小君去冷家,就是希望能让燕杰清醒。
  燕杰果真感受到了失落,只是他毕竟还是小屁孩,并不完全能懂爱情,世界又太精彩,这失落于他,还不如他哥的一顿板子,能更让他记忆深刻,他对小君那些若有若无的情愫,反倒是随着小君的远离而渐渐淡忘。
  最痛苦的是小君。小君本是对燕杰气恼、伤心甚至生出了立刻燕杰、另寻广阔天地的想法。可是,事实却是,在离开大明湖、离开傅家、离开燕杰后,小君才发现,她对燕杰的爱已经无可救药,不能自拔了。
  小君的憔悴消瘦,冷小棉自然看在眼里。他不由懊恼自己的蠢主意,不仅没有帮到小君,反倒害小君伤心绝望了。所以他给小白写信,商讨对策。
  小棉的愚蠢让小白嗤之以鼻,臭骂了小棉一顿后,小白觉得让小君幸福的大任只能由自己扛起来。他吩咐小棉先想法试探一下燕杰的心意,看他是否还对小君存有情意,若是燕杰当真已对小君绝情,那便是再想出翻天花样来,也是枉然。
  小棉立刻行动,拜托冷太夫人去坝上时,把他与小君之间其实冰清玉洁的事情告诉燕杰,一是澄清误会,二是借机试探。燕杰的表现,据冷太夫人以过来人的眼光观察,对小君也不是全无情意的。
  小棉和小白不由都替小君高兴。小白也是大受鼓舞,立刻筹划第二步方案,就是怎么让燕杰和小君见面重燃旧情,让燕杰醒悟到,小君是他生命中无法放弃之重。
  小棉觉得太麻烦了,他觉得还不如再请冷太夫人出面,将小君许配给燕杰得了。小棉这想法本来也是不错的,只是他眼里只有小君,却是忘了他的亲妹子小袄了。
  小袄早就猜测小君喜欢燕杰,如今得证心中猜想,也并不是太在意。因为燕杰很棒,所以才会招人喜欢嘛,冷小袄很想得开。
  只是,对于哥哥处心积虑帮小君攻略燕杰的事情有些不满了,尤其是小棉竟然还计划利用冷太夫人的时候,小袄是决计不能忍了。
  冷小袄跑爹跟前哭诉:“我才是他亲妹妹好不?除了凡事拆我的台,他就没为我这个当妹妹的做过什么……”
  冷掌门倒是没有责怪冷小棉,但是冷小棉看见爹冷冷的神色,知道自己已经是罪大恶极了。
  冷太夫人也没有答应冷小棉的要求。她是很喜欢小君,可是小袄才是亲生的。冷太夫人决定保持中立,把选择权交给燕杰。小袄或是小君,或是小袄和小君,无论燕杰如何选择,冷家和傅家的亲事,冷太夫人都举双手赞成。
  这下冷小棉更孤立了,冷小棉再想帮小君,也不敢出主意了,他给小白写信:“我这边已经众叛亲离、无法收拾了……以后帮助小君达成幸福的重任就落在你身上了!”
  小白就知道冷小棉靠不住。小白开始殚精竭虑地琢磨,怎么能给燕杰、小君牵个线,如何能不着痕迹的再把小君送回傅家去,送回燕杰眼皮底下去。
  这事指望不上冷小棉,当然更指望不上燕杰,燕杰不仅是□□,而且还很有些傲娇的,他才不会主动去求小君回傅家去。小白各种琢磨着主意,一个又一个,又都否决。
  小白和爹到傅家来观礼,小白觉得机会不错,也许可以在燕杰跟前旁敲侧击。可是到了傅家后,小白就血毒发作,一直没有机会实施计划。
  接着,更好的机会来了。三叔龙晴研究出血毒的解药,就是以血养药,解除蛊毒。小白是大喜过望啊,他说小君能给他解毒,就可以让小君名正言顺地回傅家来了。
  而且,更令小白高兴的是,当他提出让小君给自己以血养药时,燕杰那个脸色啊……太好了,小屁孩也知道吃醋了!小白觉得这个刺激好,燕杰就是欠人刺激他。
  小白已经在脑海中想像好那种画面了:燕杰以为小君移情别恋深受刺激,先是要嫁小棉,然后没嫁;接着与小白两情相悦,原来还不是,原来小君的心里只有燕杰!燕杰呢,则经历了失落,失而复得,再失落,再失而复得,那么他以后一定会珍惜小君,知道爱情来之不易了!
  当然,以小白的智商和自以为是,他根本没考虑过要是燕杰受刺激过大,误会小君水性杨花神马的,不是拥抱小君,而是甩袖而去,彻底与小君断绝情意这种可能。
  但是目前看来,一切都在按小白的预想顺利进行。没人觉得不好,只有老白例外。老白想不到小白这孩子已经傻到了要为帮助别人有情人终成眷属,甚至到了宁可赌上自己性命的地步了。
  小君解不了小白的血毒,那不是瞎耽误工夫吗?
  小白决绝地对老白道:“您老也知道,这血毒要想解除,除非是两情相悦之人。反正儿子的两情相悦在爹那里是宁死不成的,所以儿子也无法对您老人家尽孝了……但是,能在死前对朋友全义,也总不枉儿子这一生了。”
  老白被小白逼迫得各种闹心,各种坐卧不宁,有苦难言。
  众人听完老白的解释,都有些觉得尴尬,小君更是羞得没有立足之地,低着头就想跑出屋外去,却是把燕杰稳稳地拽住。
  “都是燕杰混蛋,辜负小君,也对不起小白师兄。”燕杰看着白霆,再看看昏迷的小白,又怯怯地瞧了瞧哥哥:“只是燕杰绝不会辜负小白师兄的一片苦心,也绝对不会再辜负小君你。”燕杰这最后一句话,却是对着小君说的:“小君,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小君的泪落得更凶了,却是喜极而泣,她轻点了下头。又把头垂低了下去。
  “那我呢。”刚推门进来的冷小袄愣愣地问燕杰。
  燕杰对冷小袄一笑:“我从未负你,自然不需要再让你给我机会。”
  “况且,只要你能容下小君,小君难道还能容不下你吗?”燕杰神情款款,似在劝说,又似在哄慰。小君和小袄竟然同时都点了点头。
  屋里的人都是一脸黑线,别看燕杰年纪小啊,堪称情场高手啊!
  燕杰也是心里得意,看来读书很重要啊,多看一些爱情话本,果真能取不少经验呢。
  老白忍不住挥手,吸引众人的目光:“那小白呢?”
  燕杰忙将功补过:“既然小白师兄另有两情相悦人选,燕杰愿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