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20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2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三哥。”龙羽的喊声,冲破喉咙,却淹没在那啪啪地响声中。龙晴不知道哪里痛,是手,是脸,还是心,痛得要窒息般,他只想将这种锥心的痛楚施加在自己身上,“大哥饶了龙羽吧。”
  龙壁也跪了下来:“龙璧也愿代龙羽受罚。”龙璧抬手,如龙晴一样,左右开弓,打着自己的耳光,不敢有一丝犹豫,更不敢少了一分力道。
  龙城略蹙眉,福伯和喜伯也一起跪落于地:“求大少爷原谅四少爷一次吧。”
  “龙羽……错了。”龙羽一句话说出来,已是涌了一口鲜血,又涌了一口鲜血。
  龙城蹙眉。死拧的性子,偏是自己吃苦。
  堂上一时安静下来,只有龙羽压抑地喘息声。
  “龙羽错了,不该顶撞大哥。”
  “龙羽错了,不该口出妄言。”
  “龙羽错了,不该罔顾训责。”
  龙羽每认一句错,便挥掌狠狠打自己一个耳光,带着血花,轻轻的溅落在他淡蓝色的长袍上。他的脸上早就痛得麻木,只有心里一剜一剜地痛。
  龙羽不该和大哥拧着的,龙羽心中有一丝苦笑,大哥不仅仅是儿时教自己练武习字,为自己买了木马哄自己玩的大哥,他也是傅家的家主,维护着世家森严的规矩家法,掌握着傅家弟子的生杀大权。
  大哥许做的和不许做的,自己早该清楚不是吗。那样的一句问话,已经触了大哥的底线,那后果,便是无论如何也挨不过去的痛楚,一如在关外时,在那么明媚的阳光里,自己也只能收了所有的骨气和委屈,屈从在大哥凌厉的鞭责之下。
  “请家法。”大哥清冷的声音好像来得很遥远。
  龙羽将口中的的鲜血咽回去,“龙羽……错了,请……大哥……责罚。”龙羽规规矩矩地请责。
  龙城看着满脸鲜血的龙羽,颤抖着跪伏在堂上,心里到底涌过一丝不忍:“小卿领师弟们滚回去吧。”
  小卿跪在那里早是一头一身的冷汗,大气也不敢喘,脖子低得不能再低,师父如此责罚四叔,便是福伯、喜伯和叔叔们都说不上话,又如何有他们出声的份,心里再如何心疼四叔,也是不敢求一个字出来。
  玉麒等也俱是一样,都是惶恐不安地跪在那里,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玉翔和随风两个吓得哭都不敢哭,只小脸煞白不停的哆嗦着。
  如今师父的一句话,终于让小卿缓回一口气来,忙恭声应了,领了师弟们告退出去。
  龙城起身,走到龙羽跟前:“抬头。”
  龙羽跪直身子,勉强抑制着颤抖,微起头,对上大哥冰冷、深邃的目光,忙又垂下眼睑。
  龙城伸手,抬起龙羽的脸,龙羽这才觉出无法忍受的痛来,眼中的雾气升腾起来,无论如何也忍不住。
  龙城松了手:“既然这么怕疼,还敢拧着?”
  龙羽不想回答,又不敢不答,“龙羽……不敢了”说出这几个字来,已是哽咽得无法呼吸。
  “你既喜欢我亲自教训你,今儿个,我就如你的愿。”龙城伸手。福伯忙将手中的鞭子递了过来。
  “衣衫尽褪了。”龙城握着鞭子,鞭稍点过龙羽的肩。
  龙羽忍不住的颤抖,却是不敢迟疑,大哥如今已是格外开恩,命了侄儿们回去,到底是给自己留了一丝脸面,那如今吩咐的每一个字,就不许再有一丝违逆了。
  扯落长袍,扯落束带,将裤子与小衣也扯落了,即便堂上的门四开,龙羽也觉不出冷来,只觉全身都像火烧着了般的烫。
  “跪直。”龙城冷冷地看着弟弟勉力将身子跪得笔直,本是如刀刻般俊朗的脸,如今已淹没在青肿和血污里,可即便如此,依旧挺直的脖颈和脊背,光泽光滑紧致的肌肤,依旧昭显着主人的年轻和倔强。
  十九岁了,快是大人了。自己十九岁,爹已为自己提早行了冠礼,可是龙羽还是像小孩子,还这么不懂规矩,这么不懂事理,这么任性张狂!
  “请……大哥教训。”龙羽的声音虽然因了脸肿而有些含糊,却到底还算恭敬。如今龙羽每说一字,脸上都是剑削般疼痛,可是,所有的规矩还是都要一一做到。
  龙羽在心中实在惧怕,被大哥亲自教训的话,才是真的痛,自己在关外不是领教过了么。
  但当龙城手里的鞭子“啪”地一声落在龙羽肩头时,龙羽即便做好了准备,却仍是忍不住惨叫出声,那一鞭下去,龙羽的背部立刻绽开了一条指宽的血条,鞭稍划过肩胛,似乎将骨头都碾碎了。
  龙羽被一鞭抽倒在地,慌忙爬起来时,龙城的第二鞭又落了下来,龙羽又是一声惨呼,被抽倒在地上。
  龙城拿着鞭子,只是冷冷地等着龙羽。
  龙羽再爬起来,跪直,龙城才又一鞭子抽下去。
  龙羽无论如何忍耐,泪水还是落下来,痛呼声还是会冲破喉咙。十下过后,龙羽的背部已是淋漓着鲜血,将臀腿及地板尽都染红了。
  龙羽本就刚在知过堂受了一百板子,臀腿上青紫的檩子本是触目惊心,如今看起来,比背上的伤痕不知要轻多少倍了。
  龙羽真得不敢爬起来,也爬不起来,可是又必须爬起来,龙羽挣扎着,终于忍不住哭泣求饶:“大哥……龙羽错了,请大哥……”
  “啊!”龙城再一鞭,狠狠落在龙羽的臀上,龙羽再次扑倒于地,那横贯于臀峰上的鞭痕,将两条腿上的皮肉尽皆抽得撕裂开来,鲜血立刻涌成了一条横线,又瀑布似地流下来。
  “跪起来。”龙城的声音还是那么淡,并不多怒。听到龙羽耳中,已是吓得魂飞魄散。
  龙羽勉强跪起,伏低身子,用他无法接受,却又不得不练习得纯熟的姿势,接受大哥的责打。
  鞭子再落下来,力道依旧未减,龙羽被抽得滚落在地,已是痛得呼痛声都喊不出了。
  福伯和喜伯也是惊骇,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大少爷竟然含了内力责打弟弟,以龙城的武功,只要他想,一鞭子抽断龙羽的骨头,根本不在话下。
  龙羽再被抽倒时,却是怎么也爬不起来。龙城等了一下,终于不耐,鞭子便带着风声抽到龙羽的腿上,龙羽痛得本能地想要翻滚,龙城已经过去,踩了他的腰,再一鞭子抽在龙羽的另一条腿上,龙羽惨叫着,求饶道:“……别打了,龙羽真的知错了,大哥要打死龙羽了。”
  “大哥,求您轻责龙羽吧。”龙晴对大哥叩头,龙城扬手就是一鞭,哗啦一声,龙晴的胸前至肩头的长袍立刻碎裂,迸溅出鲜血来。
  “都是龙晴的错,大哥罚龙晴吧。”龙晴不敢再拦大哥,又无计可施,急得抬起手来,又狠命向自己脸颊上打去:“是龙晴的错,是龙晴的错……”龙晴的身体再摇晃了一下,吐出一口鲜血来,昏了过去。
  龙城看地上的龙羽,也是昏过去了。
  龙城蹙眉,莫非龙晴心悸的病症犯了吗?再看龙羽,考虑用不用命人拿凉水来泼醒了继续打。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要打死弟弟们吗?”随着一声颤抖的怒喝,太后傅青容在良辰、美景两个丫鬟的搀扶下,疾步入堂。
  “晴儿啊,羽儿啊。”太后顾不得训斥龙城,跪坐在地,抱起龙羽,再看龙晴,又是气又是心疼地,一口气险些没上来。
  “姑妈,他们死不了的。”龙城忙屈膝,去搀扶太后。
  “死不了没关系,傅大少爷可以再继续打啊。”太后一甩龙城的胳膊:“你索性将我也一起打死了,免得碍你这位大少爷的眼。”龙夜和龙裳早都在旁边强忍泪水,如今立刻爬跪到姑妈跟前,哭了起来。
  龙城见姑妈气怒,哪还敢多说,诺诺地应了错,瞧着龙夜、龙裳更是郁闷:你三哥、四哥还没死呢,添什么乱。只是姑妈在这里,也不敢随意发作他们两个,吩咐福伯、喜伯:“将这两个先送回房去疗伤吧。”又瞪旁边跪着的,吓得一脸煞白的龙星:“还不将那两个也带出去!”

☆、第19章 误会

  龙晴只是一时心悸,福伯来抱起他时,已是醒了,太后忙道:“晴儿别怕,姑妈已将你大哥撵出去了。”
  龙晴只握着太后的手道:“龙晴没事……”太后拦道:“说不得话,快别说话。”
  龙晴知道姑妈是心疼他,还是用感激的目光看了看福伯,福伯忙道:“三少爷听太后的话,莫说话了。”
  龙晴点了头,目光去寻龙羽,喜伯安慰道:“大少爷手下有分寸呢,并没有真伤了筋骨。”
  太后听了恨恨道:“便是没伤了筋骨又如何,好好的孩子打成那样,可是像爹一般心狠。”
  这话也就是太后敢说,龙晴、福伯和喜伯俱不敢接话,龙晴道:“劳喜伯将龙羽也抱到我房里吧。”
  太后又忍不住掉起眼泪来,龙晴这孩子便是伤成这样,说起话来,脸上不知如何疼痛,却也还是如此知礼。
  龙晴的房里,玉麒、玉麟、燕文、玉翎、燕杰都等着侍奉。青黛、半夏、香茴、香崖等四个常用的丫鬟,也准备好汤桶、热水和干净的手巾,及龙晴平素受责时常用的伤药。
  龙晴却是来不及看自己脸上的伤,只急着为龙羽处理伤口,龙羽轻轻挣扎一下,龙晴忙轻按了他的手道:“龙羽,别动,也不要说话。”
  “三哥。”龙羽痛得吸气,却仍是道:“你的伤……”
  龙晴轻轻一指,点了龙羽睡穴。看着龙羽肿胀得五官,心痛不已,他自己的手也全是肿胀着,疼得钻心,他却顾不得,只将调好的药膏轻轻地一层层地均匀地涂在龙羽脸上,无色透明的药膏有着淡淡的香气,是放在冰中凝固了的玉莲露,最是有消炎去肿的功效。
  为龙羽涂好了药膏,龙晴还是放心不下,还想帮着处理龙羽身上的伤,太后在旁急道:“龙羽身上的伤也是不碍的,交给他们处理便了,你自己这脸上的伤也要紧。”
  龙晴听了姑妈的话,由着丫鬟给他上药,姑妈看那几个丫鬟驾轻就熟的样子,更是心疼,想来龙晴定是常被龙城责罚,这些丫鬟的上药手法,才练得如此纯熟。
  再看龙羽身上的伤,太后的眼泪又噼啪地开始掉落,就想起哥哥傅青书,自己的丈夫傅青恒和弟弟傅青峰来,那时爹爹严厉,家法更是狠戾,虽不曾落到过自己身上,但是家里的男孩子却动辄被打得皮开肉绽的,自己也是跟着担惊受怕地掉泪。
  如今可好,又轮到了龙城这个家主,对弟弟们下起了狠手。这当然也都是跟着爹爹学的。爹爹自幼对龙城管教严苛,龙城乖乖承受下来,便也觉得是理所应当了,尤其也是同样的年轻气盛,责罚弟弟们,就更少有怜惜之心了。
  太后擦了眼泪,又心疼起龙城来,今儿个自己实在不该那样冷言冷语地对他,他自己也不过是刚长大的孩子,要治理好傅家上下这许多弟子,实在也是不易,若是不立下威严,可是像爹说的,每日里什么也不用干,便是拎着家法板子打人都打不过来呢。
  傅怀在世时,严命傅青容不得干涉龙城管教子弟,总是嫁出门的女儿,便该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龙城虽然孝顺,却对这个惟一个常见的长辈——太后姑妈,也十分恭顺,但毕竟还是年轻,有时做起事情来也是任性。
  总算龙羽的伤整饬干净了,并没有血再流出,龙晴虽是闭着眼睛,却是准确地抚上龙羽脉息,才放心下来。
  太后瞧着龙晴又要转过头来,知道自己在这里,反倒让龙晴无法安心休息,就站起来道:“晴儿别说话,也别动,只好好养着吧,过两日姑妈再来看你和羽儿。”
  玉麒忙在旁欠身道:“玉麒送太后姑奶奶回去。”
  锦绣园在府内西侧,本是太后当姑娘时居住的地方,如今每次回府省亲,依旧还是住在这里。只是如今锦绣园的规模较之数十年前,是不知扩大并华贵了多少倍。
  锦绣园正堂之上,龙城坐在下首的位置上,正在喝茶,福伯、喜伯随着太后进来,龙城忙起立肃身。
  太后还是气愤难平,训斥龙城道:“龙晴有错便罚龙晴,怎么又带上龙羽,瞧那两个孩子的脸,怕是不好复原了。”
  龙城知道姑妈生气,却并不是很担心,总不成,他们两个的乾坤心法就饭吃了。只是这话,龙城可不敢说,只是规规矩矩地回道:“姑妈不必担心,月上的时候,龙晴与龙羽的乾坤心法俱已突破七重。”
  “突破七重又怎样?打在身上就不疼了吗?要是他们的乾坤心法突破十一重,你是不是次次要打死了等活过来再重新打?”
  太后指着龙城,气得哆嗦。
  龙城只好欠身道:“侄儿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龙羽执拗着呢,若是不好好教训,他便是家规国法也不放在眼中了呢。”说这话时,亦有些悻悻然。
  太后也知龙羽的性子,这次必定是惹怒了龙城,便缓和了语气道:“总之你是哥哥,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