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25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2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龙城琢磨,是不是应该趁着糖浆未化时吃才好,现在天气热,怕是一会儿糖浆化了,要影响功效。
  “这个?”龙晴看大哥:“让我吃吗?”
  龙城点头。
  龙晴为难,看大哥:“要不,给龙夜、龙裳吃?”
  龙城摇头:“他们也有,我将今日铺子里的尽皆包下了,你只管吃了这两串就是。”
  “谢谢大哥。”龙晴瞧着糖葫芦:“我,最近,牙疼。”
  龙城脸色一沉:“让你吃就吃,哪那么多废话!”
  玉麒、玉麟奉茶进来,瞧着师父正看三叔吃糖葫芦,都是好奇,也不敢问,又乖乖地告退下去。
  龙晴吃着有些粘牙,想要喝茶,龙城忙拦了:“一气吃完,不许喝茶。”
  都说茶能解药,这个险可冒不得。“这十日之内,你只能喝清水,不得沾茶。”龙城吩咐。
  “是。”龙晴微垂了目光,安静地吃糖葫芦,酸酸甜甜,不是特别难吃。但是龙晴觉得好生别扭,自己都多大的人,坐在这里全心全意地吃两根糖葫芦,大哥还在旁边看着,会不会奇怪。
  龙晴本就俊逸,唇红齿白,纤长晶莹的手指,拎着冰糖葫芦放进嘴里的时候,倒是格外地看着好看,让人舒服。
  龙城忍不住对弟弟一笑。
  龙城很是俊朗,眉目如刻,龙星的五官便是极似龙城,但是龙城的眉峰却要比龙星浓重许多,他又常沉肃着脸,让人瞧着便是心生敬畏,倒是忽略了他的俊朗。
  唯独他和煦地微笑时,不是那种淡淡的笑,即便是笑,眉峰也是冷的,只有这种和煦地微笑,才舒展了眉峰,好似突然之间便天空开阔,云淡风轻了。
  但是龙城只是笑了那么一笑,目光落在案上摊开的一本书上时,便收了笑容,再看了些文字,已是又沉肃了脸。
  龙晴的心啊,扑通扑通又跳了起来,忙着把最后一颗糖葫芦咽下去,差点没噎着。
  龙城已是把那本书,拿了起来,打开扉页,右下角一个圆圆的印章,虎据龙蟠般嚣张:轩之。
  轩之是龙羽的表字,龙晴的为逸之。
  “大哥。”龙晴想要要说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艺圃折衷》,”龙城淡淡一笑:“原来你和龙羽倒是在读这样的书。”
  《艺圃折衷》为宋人郑厚所作,排斥孟子,离经叛道,被时人视为歪理邪说,尤为当朝大儒所不齿。当年傅家四知堂的先生,曾不止一次予以诟病,将此书视为荼毒世人的洪水猛兽。
  龙晴只能屈膝跪地:“是龙晴的错,没有好好教导龙羽。请大哥重责。”
  龙城瞧着龙晴,很乖,跪在那里,微垂了眼睑,很懂事的样子,唇上还沾了一小片薄薄的金黄色的糖稀,似乎是感觉到了大哥的目光,微抿了一下,将那糖稀抿进去了,又不敢动,屏息凝气,要多乖顺有多乖顺。
  龙城忍住气,这才刚吃了两串糖葫芦,才是第一服药,华先生说了,要连吃十天的,还有九天。再等九天好了,反正也跑不了他们两个。
  龙城平了气:“若是图新鲜,随便翻翻也就是了,只是这里面的言论大多不妥,更与傅家规法相悖,且不可深研,更不可当了真了,徒让自己烦恼。”
  龙晴愣了,本是做好了随时被打的准备的,甚至都准备着要被拖去祠堂重罚了,大哥竟然斟酌着措辞,细声细气地与自己说话。
  “你实在该多看着龙羽,多看些正经的书籍,好好做些功课,还由着他将这样的书拿进府中。”龙城蹙眉,到底还是没有发作:“这些日子没我的话,哪也不许去,你就看着龙羽抄书,每日抄上两个时辰,再加练武四个时辰。”
  “起来吧。”龙城起身:“将龙羽抓你院子里来,今晚上就开始。”
  可怜龙羽,正和含烟、月冷吃蜜饯呢,玉麒就过来请。
  龙羽到了三哥书房,看见三哥板了脸坐在那里,手里还拿着一本书。
  龙羽立刻心跳加速,难怪未找到这本书,竟是掉三哥的屋里了。
  “三哥,小弟只是一时好奇。”龙羽小心翼翼地道。
  “原来这些日子,你倒是在看这本书,难怪便是这么委屈、那么委屈的。”龙晴将那书啪地扔到龙羽脚下:“还不跪下!”
  “三哥。”龙羽慢慢地往下跪:“小弟只是随便看看。”
  “伸手。”龙晴走过来,用力一下拍下去,“啪”地一声,自己手心打在龙羽手心上。
  龙羽倒没觉得疼,却是分外窘迫,缩了手道:“三哥,别。”
  “你还敢动。”龙晴用手抓过龙羽的手来,“啪”“啪”地再打下去,打过五六下,龙羽的手心固是红了,龙晴的手心亦是红了。
  “三哥,龙羽知道错了,三哥换了戒尺或是板子打吧。”龙羽垂头。
  “换了戒尺或是板子,”龙晴气道:“以为我不想呢。只是,你那手打肿了,怕是两个时辰的书要抄成四个时辰了。”
  傅家弟子被罚抄书,自然是跪着的,而且字迹不能乱,不能错,否则抄书的时间还要从计。
  龙羽不由脸色发苦:“三哥要罚龙羽抄书吗?”
  “不是我罚你,是大哥。”龙晴还有些后怕:“刚才大哥来了,偏巧也看见了。”
  龙羽立刻骇得张大了嘴巴。
  “还敢在扉页上盖你的印章,可是活该你受罚。”龙晴伸手点龙羽的脑袋:“好在大哥今日疼惜你,只罚你每日抄书两个时辰,再加练武四个时辰,今晚上就开始。你也不必回你院子去了,抄完书,就要练武,明天也是如此,大哥命我看着你,哪也不许去!”
  “是。”龙羽应了,可是很有些奇怪:“三哥竟不用抄书吗?”
  “不用。”龙晴虽是忍耐,还是有些小小的得意,今日大哥不知为什么,竟更似疼惜自己呢。难道是那几日跪了瓷片,大哥真的心疼了吗。
  “跪这边,抄书来。”龙晴又有些气龙羽,大哥心情刚好,龙羽这里偏又出了纰漏,便是那笑容也是一闪即收。
  “还不研磨,等着我伺候你呢。”龙晴又点了一下龙羽的脑袋。
  “是。”龙羽开始研磨。
  龙晴瞧龙羽跪着研磨,到底是心疼,一会儿还要抄书呢,便接手过来研磨:“以后这种书,一眼也不要看,若是龙玉大哥知道了,连大哥都要受罚呢。”

☆、第24章 心悸(下)

  天下第一圣手的话;到底有多可信。龙城倒是从未怀疑过这个问题。所以第二日一早;龙城又是赶到宝昌居;取定好的冰糖葫芦。
  掌柜取出镇在冰库里的食盒,打开给龙城瞧了,亮晶晶地。龙城便接过来,趁着天色尚早;路上行人稀少;展开轻功回府。
  如今天气炎热;为保冰糖葫芦不会变得粘兮兮,有损功效;龙城一路上都凝结内力护住食盒。
  武功高手能凝结内力筑起屏障常也不过盏茶时分;还需凝神静坐。龙城却是一边施展轻功赶路;一边凝结内力。从开封府直到大明湖,这份超绝的功力,便是世上除了龙城,再也找不出旁人。到了府中,食盒也还是冰手。
  龙城直接去找龙晴,龙晴正在院子中与龙羽练武,见了大哥来,一起行礼,龙羽跪了并不敢起,总算龙城还有要事,也未理他,道:“龙羽继续练剑吧,龙晴跟我进来。”
  龙城将食盒递给龙晴:“还用我看着你吃吗?”
  龙晴接过来,凉丝丝的。今日天气更为炎热,练了快一个时辰的武功,正该休息一下,补充体力。
  “给龙羽一个吧。”龙晴看大哥。
  龙城略沉吟一下:本来天下第一圣手说的便是每日吃一根的,昨日自己心切,让龙晴吃了两根,若是欲速则不达,可是自己的责任了。
  “也好。”龙城点头:“一根的量你可是要吃足。”
  龙晴要恭送龙城,龙城免:“趁着未化,先吃吧。”
  龙羽看见大哥又出来,欠身退到一旁,龙城瞧他很是小心翼翼地样子,不由有些叹气:“那书是谁给你的?白大哥?”
  龙羽立刻又屈膝下去:“是龙羽的错。”
  龙晴拎着糖葫芦出来,看龙羽又跪在院子里,只得也走过去,在龙羽旁边跪下。
  龙城瞧着龙晴手里的糖葫芦,真有些气闷,也不知这两个蠢东西做对什么了,还得自己买了糖葫芦哄他们吃。
  “起来吃糖葫芦吧。”龙城挥手。
  天色已黑。白霆和龙玉才说笑着从门口进来,看见龙城,便都笑:“大忙人回来了。”
  龙城放下手里的文牒,笑道:“两位大哥可是喝得尽兴?”
  白霆和龙玉趁着龙城不在,可是连着两日喝得痛快,便是今日,也是又在外面喝得醉醺醺地回来。看了龙城,都笑得有些心虚,道:“还好,还好。”
  龙玉道:“我只是陪白大哥查账而已,龙城切勿在爷爷跟前提起。”
  龙城笑道:“不敢提。大哥放心吧。”
  “说到查账,”白霆嘿嘿笑道:“因为账目太多,我还没有查得明白,已是带回来了,请龙城派个人手来帮忙可好?”
  傅家不似其他世家,并不以商贾为耻,反倒善于经营之道,傅家祖训,便是文不入朝为官,武不戍边为将,讲究诗书传家,习武强身,商贾富足。
  当然,龙夜对傅家祖训是这么理解的,让弟子学文,就是知道规矩,让弟子学武,就是能扛得住打,让子弟经商,就是要颐养尊长。傅家祖上的算盘真是打得哗哗响。
  当年傅怀因了义子傅青恒,违背祖训,参与宫廷纷争,险些被族谱除名。总是傅惊各种包庇着,特许了大明湖这一支,可保当朝百年。
  尤其是当朝风气,全民皆商,所谓“纡朱怀金;专为商旅之业者有之;兴贩禁物、茶盐、香草之类;动以舟车;贸迁往来;日取富足。”
  所以四知堂的课程里,除了诗书礼仪、天文地理,更有商贾之道。官商、民商、吏商,不同的经营之道。待讲到查账入账这部分内容时,还特意请了白霆客座讲授。
  白家是绿林世家,到了白霆这一代,那算盘珠子就更打得精妙。白霆客座,自然也是使得。
  只是白霆脾气有些急躁,讲了半堂课,就被小莫气得摔碎了算盘,夺门而去。
  他直闯龙城书房,问龙城:“这世上还有比你那个叫小莫的徒弟还笨的人吗?”
  龙城正与龙玉对弈,见了白霆气急败坏的模样,都是好笑,龙城就劝他:“小莫那孩子刚来傅家不久,并重伤初愈,白大哥多担待些吧。”
  龙玉却是蹙眉,小莫那孩子多么乖巧,又有些自卑敏感,只是并比不了这府里其他的孩子,开蒙教晚,但也绝不是笨孩子,只怕白霆如此一来,要是将他吓到了,怕更是难有进境了。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小卿带小莫过来请责,小莫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地煞是可怜。
  龙城命两人起来,并没有怪责,只是吩咐小卿免了小莫这几日的武课,好好学习经营之道,也嘱小莫不要心急。
  小莫虽然应了,心里却仍是忐忑难安,难道自己真像白师伯所说,是个不开窍的葫芦,没有救了吗?
  “你当然不是没开窍的葫芦,”龙玉笑:“小莫其实非常聪明,只是自己还不知道。”
  龙玉笑眯眯地:“大师伯这里有一种武功心法,最是适合小莫了。”
  龙城不由一脸黑线,你就是我大哥,也不能当我这个师父不存在吧,当着我的面,便准备将你那邪门歪道的武功传给我的徒弟吗?
  移心术。据说江湖上早已失传,那是谣言,龙玉就会。传说练了此种武功的人会变成邪魔妖怪,更是谣言,你看我像妖怪吗?龙玉微微笑着,玉树临风,看龙城。
  龙城当然不敢说自己的大哥像妖怪,“只是三爷爷那里……”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龙玉还是笑眯眯地,但是已有了杀气:“我这儿可是帮你徒弟,你倒还说三说四……”
  “我还有些文牒没有处理。”龙城对龙玉欠身告退,当我不知道行了吧。
  “师父好像不太喜欢我和大师伯学这种心法?”小莫还是很能看出眉眼高低的。
  “怎会,”龙玉笑咪咪地扶着小莫的头:“你师父只是怕你学不好,丢了他的人而已,你一定要好好学,才不负你师父和师伯我的一片苦心。”
  小莫还是犹豫。
  龙玉就怒:“师伯和你说什么也敢不听,不教训你还得了?”
  小莫吓得忙跪下请责,这大师伯也端的可怕,刚才还笑得慈祥,转眼就怒了。
  龙玉便去案边,刷刷刷地写了半页纸来,扔给小莫道:“每日将这些字给我抄上一百遍,抄错了,抄漏了,就等着挨板子吧。”
  小莫谢过大师伯轻责,也不敢多说,恭恭敬敬地将大师伯的“手谕”揣了起来,回去抄写。
  过了几日,小莫已能将那些字倒背如流,只是每日跪着抄书,膝盖肿得厉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