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31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3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龙星站在坑边上,看着坑中的尸体,叹了口气,躬身一礼道:“各位前辈,你们死了总比做傀儡要强一些。”
  说完话,掌风挥动,不片刻工夫,已经完全填平,仿佛一片新翻过的土地,没有任何血腥的痕迹。龙星看了看,跃入旁边树林中,随即一块大方石飞出。方石入土三分之二多,在地面上仍留有1米多高。这本是修堤时所剩的,如今成了现成的墓碑。
  龙星运指如飞,在墓碑上刻了“江湖二十五壮士之墓”的字样,以供这些前辈的后人日后祭拜。
  一切事情做完,龙星淡蓝的长衫上不见半点灰迹,褶皱,站在那里,仿佛是刚刚才沐浴更衣,出来游玩的贵公子一般,哪里像是历经围杀,又做了那些埋尸、立坟工作的人。
  青明儿一直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龙星,心里有千般想法,都化成一个念头,得夫如此,妻复何求。
  龙星看了看青明儿,总不能当她不存在吧。就拱手道:“青姑娘,我急于回府,先告辞了。若是青姑娘一意求访名师,就去千佛山中千佛庵去求千佛师太。千佛师太嫉恶如仇,听了你的身世,或会应允。”
  青明儿道:“若是千佛师太不允呢。”
  龙星道:“若是千佛师太不允,你便提我的名字吧。”
  话音一落,腾空而去,青明儿还有很多话说,龙星早已没了踪影。青明儿心中顿感失落。

☆、第30章 过往

  “姊妹宫;青城派……”龙城不由沉吟。
  龙壁忙欠身道:“小弟失察;暂时并没有关于姊妹宫的消息。”
  龙城淡淡一笑:“如今青城派被人一夕之间便灭了帮派;应该也是有消息了。”
  “是。”龙壁不由大为窘迫。
  龙星就更为忐忑,不知道大哥要如何责罚自己。逾时归府的理由大哥就算通过,自己杀死二十五位武林前辈的事可不会轻易获赦。
  傅龙城已经面沉似水道:“二十五位武林前辈,都被你一剑所杀?”
  龙星道:“是。”
  傅龙城寒声道:“傅家弟子不得妄开杀戒;你敢故违?”
  “龙星不敢。”
  龙城正想降责;门外;龙夜和龙裳又是联袂而来,看见大哥在问五哥话;又不敢进;只在门口探头探脑。
  龙城只好道:“你们两个滚进来吧。”
  龙夜和龙裳这才进来;给几位哥哥鞠躬,龙夜道:“五哥总算回来了,我和龙裳可是担心呢。”
  龙城冷冷道:“你们五哥有本事的很,只有他杀别人的份,有什么好担心。”
  龙星微垂了头道:“龙星知错,请大哥责罚。”
  龙璧躬身道:“大哥息怒。九宫困龙阵不到人亡阵毁,是无法破解,况且那些人还被迷失了心智,龙星虽然伤了那二十五位剑手的性命,也是无奈之举。”
  傅龙城道:“你还为他说情。明知那些前辈是被人迷失心智,非是本意为恶,就该设法进行解救,更不该妄下杀手了。”
  傅龙星垂首道:“龙星已经尽力了,可是并不能唤醒那些前辈,只好,一剑将他们都杀了。”
  傅龙璧忙道:“你怎知无法为那些前辈破解呢?”
  傅龙璧明着是责备弟弟,其实是给龙星一个辩驳的机会。傅龙城当然也明白,只是冷着脸没有说话。
  傅龙星小心看看大哥脸色,回答道:“龙星见那些前辈目光呆滞,却身手敏捷,配合默契,只听长青子啸声命令,想必训练已久,被迷失心智的时间也很长了,恐怕不易解救。”
  “龙星三次用啸龙吟试图使他们神志清醒,可是却完全没有效果。小弟便将三哥配置的醒心露滴在剑上,并划破他们的肌肤,可是这些前辈依旧没有清醒的迹象,见血腥后反而更加疯狂。”
  “是以,小弟认定他们已经无药可解,活在世上也是行尸走肉,成为杀人的工具,不如……”看看大哥,将“不如杀了了事”的话咽了回去。
  傅龙城知道龙星所言属实,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能不责。龙星本就杀孽过重,若是有所放纵,龙星的杀气会更重。
  于是沉下脸道:“惊天动地这一招式,我是否说过太过凌厉,让你不许轻易使用,你为何还用?”
  龙星嗫嚅道:“龙星不敢。小弟并没有用这一招。”
  龙壁奇怪道:“你破阵而出,杀死二十五人,用的是哪一招?”
  龙星又去看大哥脸色,小心翼翼地道:“这是龙星新创的剑式,今日是第一次使用。”
  龙星的寒心剑,剑式太过凌厉,傅龙城不许他轻易施展,尤其是最后一式,“惊天动地”,发出之后,无法收回,定会伤人性命。
  半年前,千佛山中被困的“四大恶人”冲破禁制,闯出地面,正遇龙星代大哥去缴纳捐赠。
  傅龙星与四大恶人拼斗千余招,不分胜负,灵感突至,一招“惊天动地”随心而发。
  四大恶人当场身死,威力余波不息,毁了大半个千佛寺。寺中近百尊佛像被毁,寺中僧众也被波及不少,或被震伤,或被砖瓦砸伤,弄得千佛寺如遭受炮轰一般。
  千佛大师眼见千年古庙被毁,心疼气怒之下,对闻讯赶来的龙城难免抱怨,弄得龙城好不尴尬。也想不到龙星会自创出如此威力惊人的招式,训责了龙星一顿,罚他在千佛寺做了三个月的苦工,直到千佛寺完全修缮。
  从那以后,傅龙城严命龙星不得轻易使用“惊天动地”这一招式。空有凌厉武功,可是不能施展,有时候,龙星难免有些意兴阑珊。
  后来在龙夜的鼓动下,龙星又自创了一个新招式,竟然比“惊天动地”的威力还大。想想被禁止使用的“惊天动地”,就将新剑式命名为“天地无用”。
  傅龙城听了龙星的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龙星是个天生的武学奇才,无论何种武功招式,一看即会,并能推陈出新,不断研创更具威力的武功。
  傅龙壁不由斥道:“惊天动地你不敢用,居然想出什么天地无用,威力比惊天动地更大,果真是想讨打。”
  龙夜在旁小声道:“二哥此言有误。大哥只是不许五哥用惊天动地这招而已,并没有说不许用威力更大的。当然不算违背大哥吩咐。”
  傅龙城看了龙夜一眼,龙夜连忙噤声,反正他想说的就是这一句,已经都说完了。
  傅龙裳却迷惑地问道:“江湖上不是讲究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当然是用最厉害的武功杀敌,不然的话,那学武功还有什么用呢?”
  傅龙城道:“武功当然是用来杀敌,不过惊天动地也好,天地无用也好,武功越是高强的人越要存有宽仁之心,如果倚仗武功,任意而为,生杀予夺,随心而至,江湖上就没有什么公理人心,也没什么江湖正义了。”
  傅龙裳等听了,齐声应是。
  傅龙城看了看傅龙星,道:“你虽然被困阵中,不出此招无以自保,不过一招就是二十五条人命,实在有伤天和。”
  略一顿,接道:“再过半月,是千佛寺千佛圣诞,就罚你抄写二十五卷金刚经,作为布施。”
  傅龙星垂首应是。傅龙城这才命他起身。龙星叩首一礼,起身站到龙壁身边。
  龙城又吩咐龙壁分别寄简那些被龙星所杀的武林人士的师门,请他们来收敛尸体,处理后事。
  傅龙城又问道:“明府可有什么动静吗?”
  龙壁欠身道:“暂时一切正常,小弟已派了人去明府暗查。”
  龙城略蹙眉,道:“将人撤回来吧,若是明夫人发现了,总是不好。”
  龙壁欠身应是,又有些感慨道:“想不到长青子身为武当三子之二,也会投入姊妹宫效力。这姊妹宫的确是不可小觑。”
  “姊妹宫?”傅龙城微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所料不错,姊妹宫极有可能就是斩花宫的死灰复燃。”
  傅龙壁惊讶道:“难道是展红颜重出江湖?”又道:“难怪会先对江湖上名弱势微的青城派动手。”因为青城派的名字犯了斩花宫的忌讳。斩花宫大宫主正是展倾城。
  傅龙夜忍不住道:“二哥,听说展倾城是天下最美丽的女子,连当年江湖四大美女都不能相比。是真的吗?”
  傅龙璧不由笑道:“江湖上都是这样传说。不过展倾城出现时,总是带着面纱,见过她真正面貌的人并不多。十年前斩花宫血洗江湖,见过二宫主展红颜的人却很多,展红颜可以称得上是人间绝色了。却传闻展倾城比展红颜还要美丽十分。”
  傅龙夜不由十分向往,只恨自己晚生了十年,那时不过才五六岁,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于是央求大哥道:“当年斩花宫的事情,被传得如同神话般,具体的细节又无人能知。不过我听福伯说过,展红颜武功奇高,在江湖上所向披靡,只有大哥出马,才力挽狂澜,剿灭了斩花宫,让江湖恢复平静。可是一问到细节,福伯就三缄其口了。”
  “如今我和龙裳都已经长大了。对江湖十年来最重要的事情岂能不知。不如大哥将斩花宫的事情讲给我们听听吧。若是姊妹宫卷土重来,我们也好有个防备。”
  傅龙城当年曾进入江湖最为神秘的斩花宫,随后,斩花宫在江湖销声匿迹。不过,具体情形如何,并无人知道,傅龙城也从不提及。
  如今龙夜提起,龙壁和龙星、龙裳不由都用希翼的眼神望向傅龙城。
  傅龙城略蹙眉,斩花宫的事情,爷爷不许提,弟弟们并不清楚,自己也确实不方便说。但若是让他们听信那些江湖传言,也是更没有好处。
  “斩花宫本是江湖传言中的紫玉舞花宫,血洗江湖时,改为斩花宫。”龙城便简略地将斩花宫屠戮武林,武林中人联手对敌的事情讲了一些。
  傅龙夜听得连连咋舌,惊叹不已。斩花宫的这段秘史,傅龙璧等也是第一次听傅龙城提起,也听得津津有味。
  傅龙璧忍不住叹道:“当年斩花宫血洗江湖之时,江湖上不少豪杰,觊觎展红颜容貌,甘心臣服,为虎作伥。而那些臣服之人,必须自宫。原来展红颜竟本是个男子之身。”
  “必须自宫?难道:“那些人竟然愿意吗?”傅龙夜惊讶地问。
  “不错。不少江湖成名人士,武林异士,为了能得展红颜一笑,不惜如此。所以斩花宫在一年时间内,声势十分浩大,几乎难以控制。”傅龙壁笑了笑。
  傅龙夜忍不住道:“这些人都是变态的不成,就算不知展红颜是个人妖,当他是个天仙,可是自宫了,还能有什么搞头啊。”
  傅龙裳听六哥这样说,插嘴问道:“不然会有什么搞头?”
  傅龙夜正想大放厥词,傅龙城冰冷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不由吓了一跳,所有的话都咽回肚子里。
  傅龙璧干咳一声:“龙裳,你还未成年,有些事情不要乱打听。”又训斥龙夜道:“老六,你是否皮痒,还不小心你说话的内容。”
  龙夜诺诺应是,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
  龙星忙转移话题问道:“大哥,为何斩花宫祸乱江湖后,展倾城就没了消息,难道她被展红颜杀死了吗?”
  傅龙城道:“没有。”
  “那展倾城为何不阻止展红颜呢?难道展倾城也一样嗜杀成性吗?”龙星感觉大哥似乎有很多事情还没有说,却不敢直接问。
  傅龙城斟酌着措辞道:“展倾城与展红颜完全不同。她的性格十分善良,不要说杀人,连伤人、害人的心思都未有过。只可惜……”说到这里,不由叹息。
  傅龙璧也是第一次听见大哥评价女人,还是那样一个传说中神秘的女子,都静静倾听。
  在那一刻,傅龙城的表情是几个弟弟从未见过的,十分温柔,还有几分怀念,更多的是一种怜惜之情。
  不过,这种表情持续时间极其短暂,龙城很快又恢复常态,神情淡淡地,平和但很严肃。
  傅龙城话未说完。众兄弟都很好奇大哥后面要说的话。但是毫无疑问,傅龙城对展倾城绝无一丝不敬之意。
  傅龙星忍不住问道:“大哥,您当年剿灭斩花宫时,没有诛杀展红颜吗?”
  “没有。”话音干净利落,似乎不愿多说。几个弟弟都不敢再问。
  “展红颜的武功很高吗?”傅龙星看看大哥脸色,还是决定再问一句,按理说,如果大哥没有杀死展红颜,那斩花宫如何会销声匿迹,而江湖上再没有了晴城红颜之说呢。
  “展红颜的武功十分奇怪。她与人交手时,对手会感到一种压力,这种压力如同是用强劲的内力,将人层层禁锢,最后令人窒息而死。”傅龙城淡淡说道。
  说到这里,看了几个弟弟一眼:“若你们将来遇到这种武功,能不交手,最好不要交手。”犹豫了一下,接道:“如若交手,也不可以性命相搏,最好,不有所损伤,可记住了吗?”
  傅龙城这话说得十分奇怪,不可有所损伤,是指的哪一方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