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33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3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膊桓叶
  昨日五叔罚完,便让跪着,去师父那里复命出来,传了师父的命令:“跪着吧,等明日早上大师伯验伤。”
  听了这话,便是挨打时惟一忍住没有掉泪的燕月,也忍不住眼中雾气升腾。
  可也只能忍了无限委屈,与其他师兄一起恭领师父责罚。
  龙玉洗漱了,换了崭新的蓝色长袍,喝了早茶,龙城过来请安。
  龙玉微笑道:“昨个辛苦龙星了。”
  龙城欠身道:“千佛寺庆典将至,龙城遵了以前爷爷定下的规矩,抄写经文以做布施。”
  龙玉不由笑:“莫非是你亲自抄写?”
  龙城点头道:“是,爷爷以前也要亲自抄写十卷的,龙城当然不敢怠慢。”
  龙玉笑道:“你说这事,我倒是想起来了,那年我也是这时来大明湖,你被五爷爷(指傅怀)看着每日练武,我却要每日仿了爷爷的笔迹抄写经文,日夜赶工抄了五卷 ,去交功课时,正赶上青书叔也交了五卷上去。”
  龙城不由笑。
  “我还记得小时,你被五爷爷或是青书叔罚了抄写功课,都是晴儿代抄的吧,怎么如今当了家主,倒认真起来了?”龙玉笑道。
  龙城不由叹气,也有些好笑,他哪想到,便是与千佛寺捐赠这样的事情,爷爷也会请人代抄,会不会有一点点不敬。
  龙玉斥龙城道:“便是你分不出轻重来,不过是布施用的经文,心意到了就行了,还真浪费那许多时间去,有这功夫,做些正经事情不好吗?”
  龙城微欠身领责,道:“是,龙城知道了。只是不知大哥所说的正经事情何指?”
  龙玉冷哼一声道:“你还跟我装糊涂吗?当然是教育子弟的正经事情。”
  龙城不由笑道:“龙城经常教育他们啊。”
  “你根本就不曾上心。”龙玉板了脸,龙城忙做肃穆状,聆听大哥训示。
  “大凡世家教育弟子,不过是讲究恩威并施四字,宽严相济,立下规矩去,让子弟循规蹈矩。”龙玉用手敲旁侧的几案:“不过傅家规矩,历来讲究严责重罚的,你可做到了?”
  龙城点头:“大哥不是常说龙城管教弟弟倒下得重手吗?”
  龙玉一拍几案:“我是说你那些各个纵得翻天的徒弟!”
  龙城忙欠身:“都是龙城疏于管教,既然大哥在,就请大哥多费些心思吧。”
  福伯在门外进来道:“龙玉大少爷,老奴按大少爷的吩咐,准备了这些来。”说着话,指着院中,燕东等四名弟子立在院中,一人捧了一捆藤条荆条的,一人捧的托盘上面放满了崭新的青枣大小的铁蒺藜,另两人抬着两个筐,筐内是极新鲜的尚带着雨水露珠的紫荆棘。
  龙城笑道:“龙城回坝上时,瞧着大哥院子里便是常备着这些,用来教训冲儿四个的,如今大哥受累,便帮龙城教训教训辕门前跪着的那四个小东西吧。”
  龙玉淡淡一笑:“你可舍得吗?”
  龙城微欠身道:“随大哥处置。”
  小卿等跪得摇摇欲坠,龙城终于缓步走了过来,四个孩子忙跪得更稳更直一些。
  龙城淡淡地道:“你们也太放肆了,你们大师伯便是训我,我也只有跪着恭听的份,你们就敢委屈不满到敢跟大师伯动手了,是不是将我也不放在眼里了。”
  小卿、玉麒、含烟和燕月忙一起恭声道:“弟子不敢。”
  龙城看看天色不早,还需要赶去宝昌居取糖葫芦,便也不多说:“一会儿都大师伯院子里去,我请了大师伯教训你们,若是谁还觉得委屈,就从大门滚出去,不用再做我傅家弟子了。”
  “弟子不敢。”四个孩子惶然应道,一起跪伏于地。
  龙城取了糖葫芦回来,又去龙晴的院子,龙晴和龙羽正在练剑,龙晴瞧着大哥又来了,不由苦笑。大哥也不知是怎么了,难道觉得糖葫芦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吗?
  进了书房,龙星竟然也在。
  龙城蹙眉:“不在自己院子里好好抄书,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龙星被大哥骂得有些不知所措,还是恭敬回道:“昨日领了大哥责罚,按大哥以往的规矩,还需向三哥请责的。所以龙星一早就来了。”
  龙城这才想起,可不是吗,因为他让龙晴带着龙星,所以龙星的错处他多半让龙晴去罚,便是自己罚下了,龙星也需向龙晴禀呈,再请龙晴责罚的。不过,龙晴多半纵着龙星,只要自己罚下了,就不会再加罚了。但是这规矩是一定要守的。
  龙城不由叹气,这可怎么办,早知便多定些糖葫芦好,这下龙星也知道了。
  龙城的叹气声还未停息,龙夜和龙裳嬉笑着也进院子来了。看见龙城在,也有些吃惊,龙夜就笑:“好像来早了。”
  龙城环视着弟弟们,骂龙晴:“让你和龙羽在院子里思过的,让你开聚会的吗?倒是热闹得很。”
  龙晴低头道:“龙晴知错。”
  龙夜已是瞧着龙城手里的食盒,轻推龙裳,让龙裳看,龙裳立刻叫道:“大哥拿的什么?可是又偷偷给三哥、四哥送糖葫芦吃吗?”
  龙城立刻去瞪龙晴和龙羽,龙晴和龙羽忙低头,龙夜笑道:“大哥不用骂三哥、四哥,我和龙裳是从玉翔那里得的消息啦。”
  难怪一早上,就和龙裳赶着过来,龙城不由笑斥:“喜伯吩咐的差事做完了吗?赶着来讨嘴吃?”
  龙裳过去接过大哥手里的盒子,道:“大哥好偏心,为何就给三哥、四哥吃?”
  龙羽忙道:“四哥不吃了,龙裳吃吧。”
  龙晴也道:“三哥的也不吃了,龙夜吃吧。”
  龙星只是淡淡一笑,他才不会和老六、老七一样小孩子心性呢。
  龙城瞪了龙晴一眼道:“龙羽不吃也没什么,只是你三哥的那份,不许抢了。”过去,拿过一根来,对龙晴道:“你跟我过来。”
  龙夜和龙裳只得眼瞧着大哥拿了那根糖葫芦带着三哥出去了。
  龙羽看龙夜和龙裳的样子,不由好笑:“若是那么喜欢吃,让你们五哥帮你们做,不就行了。”
  龙星忙道:“四哥,我可不做这种哄小孩子玩的东西。”
  龙夜却惊奇道:“难道糖葫芦五哥也能做吗?”
  龙星刚想一口回绝,龙羽已经点头道:“看起来也不难,只让福伯帮着准备材料就行了。龙星回去多做一些,便是小卿他们也可一起吃些。”
  龙夜和龙裳忙一起应道:“是,小弟谨遵四哥之令。”
  龙星不由瞪了他们一眼,龙夜笑道:“五哥不听四哥的吩咐吗?”
  龙星只得欠身道:“是。龙星领他们过去了。”
  龙羽微微一笑,将盒子里的冰糖葫芦递给龙裳,龙裳咬了一个下来,又伸给龙夜,龙夜也咬下一颗,立刻觉得酸酸甜甜地,老舒服了:“四哥多做一些,我看早中晚吃皆可啊。”
  龙裳也嚼着糖葫芦道:“六哥所言极是,我看当主食或是餐点也皆可啊。”
  龙夜和龙裳说得嘻嘻笑起来,龙星已经出去了,两人忙随后追赶。
  正堂上,龙城端坐着,瞧着龙晴三下两下将那些糖葫芦吃下去,略有些担心他吃得太快,会不会影响吸收。却只是吩咐一句:“记住,不可沾茶。”然后起身去了。
  紫苏和素问在门口恭送了龙城,忙进来为龙晴奉水,清水一杯,龙晴喝进去,才真心觉得嘴里不那么粘了。
  “三少爷的信。”素问奉上一封信来,信笺上写着龙晴贤契亲启的字样,便是火封也未去。
  龙晴瞧了信的落款,竟是天下第一圣手华坤亲笔,不由有些惊喜。大哥一向敬重华先生,所以华先生给自己的信,大哥也不会先看。
  待展开了信,华坤略带戏谑的文字,则让龙晴大大地震惊了。心病还需心药医。所谓心悸之症,只是心病吗?
  忘了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便有了这心悸的毛病,而且百般服药,毫无成效。随着时间推移,龙晴终于发现,这心悸的病症,并不会随时发作。只有当自己面对大哥屈膝受责时,心才会丝丝作痛,而且凉得澈骨。
  他怨过大哥吗?他以为他没有,可是心底还是有的吧,他并不怨大哥罚下的板子有多重,他怨的是大哥即便将自己打得多重,也不曾再软语安慰一句,也不曾再疼惜地看上一眼,他怨的是,大哥心里,已没有他这个弟弟了吧。
  可是华先生分明说,大哥为了自己,夜行千里,前去寻药,又委屈示好,请先生赐药,而先生的一句戏言,大哥又当了真,每日往返京城,为自己取“药”,又用功力相互,看着自己吃下,又要担心药效不足,又担心茶会解药……
  龙晴想着时,眼泪便是滴滴地落下来,心里又是一丝丝地痛。自己越是委屈,越是不肯说,越是胡思乱想着,所以,心悸之症才会越来越重,竟昏了过去,不知怎样吓着大哥了。
  龙晴轻拭了泪,摇了铃喊了素问来,随口吩咐了一副药方,让素玉去煮药。
  是大哥龙城命福伯将紫苏和素问分到他房里做丫鬟的,龙晴不敢问大哥的意思,也不敢擅猜,只是拿她们当普通的丫鬟一样。
  紫苏、素问出身书香门第,且也跟着喜欢医药的父亲学了很多分辨药草的知识,如今到龙晴这里,学习就更快了,使唤起来,确实也颇趁手。
  午饭时,龙城又到龙晴的房里来看,龙晴的院子里已经氤氲着特别的草药香气,紫苏正端着一碗金黄的药汤,奉与龙晴。
  见了大哥来,龙晴忙禀告:“是华先生得了一剂良方,专治心悸之症的,特将方子告诉龙晴的。”龙晴奉上华坤的信,手心里全是冷汗,这是他第一次对大哥说谎,便是腿也有些颤抖了。
  龙城却是高兴,果如龙晴所料,并未接信去看,只是看着紫苏奉上来的药,难掩惊喜地问:“便是这个吗?”
  “是。”龙晴勉强控制自己的颤抖,低应。
  龙城接过那碗药来,道:“华先生神医盖世,总不会错的。”说着,将药碗递给龙晴。
  龙晴双手接过来,龙城已经道:“快喝了吧,莫辜负华先生的一片苦心。”
  “是。”龙晴应,将碗端起来,低下头去,泪珠已是滚落进药碗中,他忙将手里的药一饮而尽,然后轻拭了脸,掩饰道:“药有些苦。”
  龙城不由一笑,道:“你忍着吧,早早治好了这病要紧。”
  “若是龙晴这心悸之症好了,大哥是不是就更能下得去板子了?”龙晴忍不住问。
  龙城心情大好,笑道:“正是呢,你可仔细着吧。”
  龙晴眨巴着眼睛看了看大哥,到底不敢说什么,只应道:“是。”
  龙城又问道:“这些日子,你都让龙羽抄了什么书?”
  龙晴便一一禀告了,龙城道:“今儿起,便再加了抄写《金刚经》吧,以做千佛寺庆典的捐赠之用。”
  “是。”龙晴欠身:“不知大哥要抄写几卷?”
  “十卷。”龙城笑道。然后起身去了。
  龙晴恭送大哥出来,又回来,素问便问,可用留着药渣再熬一副吗?龙晴微微摇头,轻叹口气:“都倒了吧。”
  素问虽然很是奇怪,却不敢多问,恭恭敬敬地应了。
  龙晴瞧瞧朗朗青天,不由一笑,想起龙夜的话来,谁让你是弟弟,有错没错地大哥要打你,你还敢说不行吗?龙晴又想起,大哥方才就那么理所当然地应了自己“以后更能下得去板子了”。唉,干嘛多嘴呢,龙晴有些后悔,就忍着吧,自己是皮肉疼,大哥,到底也是心疼呢。

☆、第33章 教训(中)

  小卿等跪去龙玉的院子;都很恭顺。
  龙玉瞧着四个孩子;笔直地跪在那里;俊逸而乖巧。
  龙玉淡淡地道:“你们既是傅家弟子,姓不姓傅的不要紧,傅家的规矩得守着。”
  小卿恭声应道:“是。请大师伯教诲。”
  玉麒、含烟和燕月也一起应道:“请大师伯教诲。”
  龙玉微微一笑:“你们师父心疼你们,便是许多规矩都不曾教;如今大师伯就给你们重新立立规矩。”
  目光瞄向四个少年:“衣服都褪尽了。”
  小卿抿了唇;略有一丝犹豫;燕月忽然抬头道:“大师伯,千错万错都是燕月的错;大师伯受累给燕月立规矩就是;饶过三位师兄吧。”
  龙玉走过去;看着燕月,忽然一掌抽过去,“啪”地一声,将燕月一掌抽倒在地,唇边立刻流了血下来。
  燕月立刻爬起,跪好,微垂了目光。
  龙玉再抬手一掌打过去,燕月又被抽倒,燕月再爬起来,唇边的血滴得就更多。
  “大师伯。”小卿、玉麒和含烟忍不住一起开口,又同时噤声。
  龙玉甩了甩手:“倒被你们这些小东西气晕了,白白疼了自己的手。”
  龙玉拎起一根藤条来:“伸手。”
  四个人便将八只手稳稳地伸平了去,龙玉在四人面前缓步移动,手里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