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40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4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龙城冷冷地看着他:“不错,在武家尽好你的本分。若是武家上下有任何闪失,都别怪师父家法无情。”
  “是。”燕月应了,心里好生委屈,说不出的难受,却不敢跟师父讲。
  龙城已经起身去了。燕月还呆呆地跪在那里,香溪在旁边小声道:“月少爷,大少爷都走了,没有罚你跪呢。”
  燕月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想着,若是自己再闯个什么祸事,让师父打得爬不起来,是不是能在家多赖上些时日。但是,很快,这个念头便被自己否定了。
  去年被罚去关外时,自己刚被师父重责不过三天。那时的雪下得真大。自己带着一身的血污,跪在青石上,漫天的风雪,将本是漆黑的夜装点出异样的妖娆。
  可是燕月并不觉得冷,也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害怕,怕等风停了,天亮了,师父不用自己跪了,直接将自己撵出傅家去了。
  可是,师父到底还是留下了自己,只是将自己罚去关外,去关外武家牧场为奴。
  若是再犯错了,打过了,跪过了,师父便是连关外为奴之罚都免了,是不是真会将自己逐出傅家。燕月看着自己院中的那方青石,心里不由打个冷战。还是乖乖回关外去吧,哎。

☆、第40章 养伤(下)

  龙羽的院子很安静;这几日;他一直在三哥那里;偌大的院子里,只有几个丫鬟和含烟、月冷、随风兄弟在。
  这个时辰,随风正在四知堂上课,含烟和月冷在院子里练武;刚收了式;月冷正要去奉茶;看见师父走了进来,忙跪下道:“师父金安。”
  含烟也就地跪下;低下头去;却未敢出声。除了燕月;小卿、玉麒和含烟就一定不敢违了师长罚下的规矩。
  “含烟可以说话了。”龙城微笑道。
  “含烟谢师父。”含烟还是低垂了头道。
  “看来你们大师伯下手也不重,不过才几日的功夫,已能练剑了。”
  含烟道:“是。”
  月冷犹豫了一下,道:“是因为过几日就到考校武功的日子,弟子等不敢懈怠。”
  龙城点头道:“那就好好练着吧,这次考校不合格者,为师都要重罚。”
  含烟和月冷一起应了是。
  “含烟多拘束些随风,最近课业表现不佳。”龙城吩咐完了,转身而去。
  等龙城的身形出了辕门,含烟才站起来,只是望着辕门发呆,月冷也站起来,走到含烟身侧道:“师父不生师兄气了,师父一直都笑着呢。”
  “多嘴。”含烟冷冷道:“去拿茶来。”
  小卿趴在床上,各种无聊,一堆文牒摊开着,他也看不下去。院子里,小井和小万也是刚做完早课,坐在院子中的藤椅上喝茶,小声地聊天。
  “老大的心情很不好啊。”小万摇头。
  “是非常不好。”小井也摇头。
  “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能让老大开心?”小万琢磨。
  “能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老大还被禁足呢。”小井叹了口气。
  小万不由偷偷笑道:“不管怎么说,这次老大被罚了,倒是十分安静啊。”
  “是相当安静。”小井叹气:“安静得可怕啊。”
  “我们的好日子要没了。”小万再往屋里瞄一眼,低声道:“明日老大就可以说话了……”
  小井点头,正要再说,看见师父转过影壁走过来,忙起立跪地道:“师父金安。”小万亦跪了请安。
  “你们师兄呢?”龙城问。
  “在屋里看帖子呢,”小井恭谨回道:“徒儿去请师兄出来。”
  “你们起来吧。”龙城举步进屋。这小畜生,倒跟我摆起谱来了,明听见我来了,还用去“请”来见我,还是我亲自去见他吧。
  小卿自然是听见师父来了,想要下地,又忍了,闭上眼睛,假装自己睡着了,却侧耳倾听师父的脚步声,推门进来,走到外间,挑了珠帘,进了里屋,走到自己床头。
  小卿偏不睁开眼睛。龙城瞧着小卿的睫毛轻轻地抖动,知道他是醒着的,便站在他床头看着,瞧他什么时候肯起来。
  小卿等了一会儿,到底沉不住气,睁开眼睛,看见师父正瞧自己,嘴唇动了动,只好爬起来,又下地去,在龙城脚边跪了。
  龙城瞧瞧他,也只穿着月白的小袄和长裤,脸上也看不出肿来,只是唇边有几处破裂,脸颊右侧尚有一道青紫,很是清晰,该是龙玉大哥用荆条抽下的。
  龙城用手扳了他的脸,瞧那青紫,小卿略挣了一下,龙城微微一笑,收了手。便去旁侧的太师椅上坐了。
  小井轻叩门,奉了茶进来,看见小卿师兄笔直地跪在床前,师父坐在太师椅上,翻着这几日师兄做下的课业。因为龙玉大师伯只罚了禁言、禁足,并没有免了课业,所以无论是怎样疼痛,该念的书还是要念的,该写的笔记也是要写的。
  小井可不敢在此时说话,将茶盘放到桌子上,又欠身退了出去。
  龙城翻过课业,又去看小卿处理过的文牒和帖子。那些分好的回帖,有呈给自己的,也有呈给其他几位叔叔的,还有一些是回江湖上或是官家的帖子,都很稳妥,没有什么差错。
  因了天热,地毯已是收起,小卿的双膝便是直接跪在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小卿的膝盖还青紫着,痛得厉害呢,这也就是刚刚消肿的样子,那些被荆棘刺破的肌肤也是刚收了口,初始跪着,还觉得清凉,如今时间长了,便觉得难挨,刺痛非常。
  “跪这儿来。”龙城淡淡地道。
  小卿想抬头看看师父脸色,还是忍了,暗里咬了牙,一步步跪过去,又跪到龙城身侧。
  “我手痛,你奉茶。”龙城瞧着小卿,淡淡笑道。
  小卿便忍不住抬头去看师父,盈满委屈的双眸对上了师父晶亮的含着笑意的眼睛。
  小卿抿了抿唇,只得倒了茶,奉到龙城跟前。
  龙城并不迁就着低头,小卿只得伸长了胳膊,将茶杯送到龙城嘴边,侍奉着他喝下去。
  龙城喝了一口,道:“将你读的书拿来我看。”
  小卿便把茶杯放下,跪行到旁侧的书案旁,取了书,再跪回来,展开,递到师父眼前,龙城看过去,道:“翻页。”小卿翻了页,再递过去。龙城看了一页,道:“茶。”小卿放了书奉茶。
  龙城又看书,小卿一页页地帮他翻看,偶尔移开目光,就是让小卿奉茶,直看了盏茶的时候,龙城好像还是很有兴致。
  小卿的腿本就痛得厉害,如今挺直了身子又伸长了胳膊,还不敢抖动,更感费力,腿上越痛,心里就更委屈,也埋怨自己,好好的又看什么《三经集注》,又厚又重。
  龙城看腻了,道:“再去换一本来。”
  小卿收了书,看着师父。
  龙城忍不住笑道;“你那么瞧着我作甚?大师伯的板子白挨了?师父的吩咐,也敢不听吗?”
  小卿瞧师父明明毫无怒气,偏还罚自己跪着折腾,一丝疼惜也没有,可真真是狠了心了。
  “委屈吗?”龙城看小卿的泪珠在眼圈里转,淡淡地笑,还敢跟我拧着吗?
  小卿咬了唇,硬把眼泪收回去。又跪行着去书案旁,再去换一本书来。
  “把戒尺也取过来。”龙城淡淡地吩咐。
  小卿微愣一下,还是依言,将书案上的一柄戒尺取了过来,再跪行到师父跟前,等师父吩咐。
  “摆那么委屈的神色给谁看?罚十下戒尺。”龙城道。
  小卿将手里的书放到旁边桌子上,将戒尺双手奉过去。
  “我手疼,你自己打吧。”龙城自己端了茶:“先用右手打左手十下,再用左手打右手十下,不许打轻了。”
  小卿就收回双手,跪直了,将左手伸平,右手拿了戒尺,对着自己的左手狠狠打下去,只打了一下,小卿心中就后悔,痛死了。
  小卿的手心上还有些青紫未褪,是龙玉打的。龙城也看到了。大哥果真是偏心,那三个合起来,也不如打小卿重。
  小卿的戒尺再打下来,也不敢太轻,总算他这房里的戒尺,他多用来打玉翔几个师弟用,很轻也很薄,不似师父书房里的紫檀木的戒尺,打得那么痛。
  可是十下打过,左手手心还是有些肿了。再握了戒尺打右手,就更痛。好不容易右手十下也打完,小卿的两个手都是火辣辣痛,他暗中吸着气,双手将戒尺奉给师父。
  龙城并不满意,道:“方才师父来了,也不知迎。再打十下。”
  小卿不由抬头看师父,眼中又是雾气升腾。
  龙城也看他。
  小卿只得认命,师父今天好奇怪,明明是不怎么生气,偏还跟自己计较。
  小卿咬了牙,再打自己的手心,一下一下,越打越痛。
  左手十下,右手十下。两个手都肿得馒头似的。
  龙城看也不看,道:“打轻了,重打。”
  小卿再拎起戒尺来,再打几下,实在痛得厉害,也抓不住戒尺,戒尺啪地掉到地上,声音不大,却是吓得小卿一抖,跪伏于地,眼泪怎么也忍不住了,就扑簌簌地掉下来,
  “你可以说话了。”龙城还是有些心疼了,唉,到底还是小孩子,不经逗呢。
  “师父。”小卿有些哽咽,几日未曾说话,突然说出话来,也有几分怪怪的感觉。
  “难道大师伯也打了师父吗?”小卿虽是问,心底却觉得必定是十有*。
  虽然次数不多,但是小卿的印象很深,师父被太师祖或是师祖罚了,便会各种折磨弟弟和徒弟们的。这次的情形,很明显,一定也是被大师伯罚了,才会来发自己的脾气。
  “捡我爱听的说。”龙城蹙眉道。
  小卿只得垂头:“大师伯教训的是,规矩也立得对,是小卿太放肆,太狂妄,太不知道规矩了。”
  龙城冷哼道:“让你捡我爱听的说,还说这些有的没的,用不用叫小莫进来,再打你一顿板子。”
  “卿儿,错了。”小卿可不敢让师父等。小莫可是真的刚进了院子,虽然声音很轻,还是听得到小井和小万给小莫问安的声音,也听得见小万刻意压低的声音“小莫师兄莫进去,师父教训老大呢”。
  小卿琢磨着一会儿一定要去掌小万的嘴,多嘴多舌的惹人讨厌。
  可是这边看着师父,可真是不敢拧了,免得师父真让小莫进来打自己的板子。
  小卿已经膝行进师父腿边,声音软软地道:“卿儿错了,卿儿不该拧着,不该埋怨师父。”
  “傅家弟子应恭谨谦和,尤忌张扬轻狂,锋芒太露。”龙城道:“你记住了。”
  “是,卿儿一定谨遵师父教诲。”小卿应。
  “族长爷爷有命,今年年底族中要行洗心之刑,你也在受刑之列。”龙城沉声道。
  “是,卿儿遵命。”小卿恭应。
  “明日起,搬你五叔的院子里去住,跟你五叔好好习武。”龙城吩咐。
  “师,师父。”小卿大惊:“卿儿有错,师父尽管责罚就是。”看见师父蹙眉,小卿忙改口:“卿儿一定抓紧时间练武,不敢有半分懈怠的,卿儿还是跟着三叔习武吧。”
  “便是你三叔最纵着你,”龙城提起就觉得有气:“你那乾坤心法已经一年多了,也没有个长进,若再不让你五叔好好磨砺于你,到了坝上,如何能熬过洗心之刑?”本来资质非常不错的孩子,是不是因为挨打太少,所以乾坤心法才会一直没有进境,这个问题真值得考虑。
  “是,徒儿遵命。”小卿应得委屈万分,心道,我的师父啊,若是在五叔手下待到年底,徒儿的小命已经没了半条了,可是真熬不过洗心之刑了。
  小卿和小莫、小井、小万一起恭送师父出去,再转回屋内,小莫小心翼翼问道:“老大,你的脸色不太好,难道师父又罚你了吗?”
  小卿摇头:“我不知道,师父让我和五叔习武,明日就要搬去五叔的院子。”
  小莫、小井和小万不由同时咋舌,老大去年曾被师父命去与五叔习武,三个月下来,掉了好几层皮,总算五叔被师父吩咐了差事,出府办事,老大才活了回来,如今,又要去跟着五叔了……
  龙城看了一圈徒弟,到龙晴的院子时,已近饭时,便先拐进旁侧的角门,去看玉麒。
  玉麒正在书案旁看书,玉翎在旁侧的书案旁跪着抄书。玉麟出府办事,玉翔在四知堂也未回来。
  龙城进了屋子,玉翎先瞧见了,忙请安道;“师父。”
  玉麒忙放下书,从书案后转出来跪地,请安。
  “起来吧。”龙城吩咐:“玉麒可以说话了。”
  “是,谢谢师父。”玉麒应,站了起来,玉翎仍跪着未动,道:“玉翎在抄书呢。”
  龙城走到他跟前,瞧案上玉翎正默的字,道:“你怎么还在默《颜氏家训》?是你师兄罚的?”
  “不是,是师父罚玉翎默的那三遍《颜氏家训》,玉麒师兄许玉翎十天默完。”
  龙城无语了,玉麒你为什么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