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45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4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分融洽。反倒把龙夜、龙裳冷落在旁。
  龙夜与龙裳并马在后,三女在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龙夜很是好奇,问了几次,三女都不理睬他。
  龙夜略有些遗憾地对龙裳道:“为何女子在一起,话那样多,与咱们这样英俊的男子反倒无话。”
  傍晚时分,到达充州地面。这是一处较为繁华的大集镇。龙夜等寻了最大的客栈安歇。
  五人容貌出众,一进入市集,便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无忧和莫愁已经习惯,难得的是仙儿也是落落大方,毫不拘泥。龙夜称赞仙儿甚能上得台面。
  进了客栈,龙夜与龙裳一间房,无忧姐妹一间房,仙儿推说不惯与人同房,单要了一间。
  可是客栈并无挨着的三间上房,仙儿便选了西面最靠里的一间。龙夜等住在东面第一间。无忧等住在东面的最后一间,与龙夜等隔了三间,推窗而望,正是仙儿的房间。
  三人入房收拾停当,就在客栈的雅间订了一席,庆祝五人相识。
  大家都很高兴,仙儿便提议大家喝酒。店小二特别推荐了当地特产桃花香,酒香而不易醉人。
  酒果真是好酒。龙夜和龙裳却要了茶。
  仙儿奇怪道:“难道你们俩兄弟的酒量还不如我们女子吗。”
  莫愁也取笑道:“怎么,你们可是害怕喝醉了出丑吗?”
  龙夜听了,对龙裳笑道:“这是什么世界,女人劝起男人的酒来了。不知道要打什么主意?”
  莫愁脸上一红,啐道:“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龙夜对龙裳道:“如今你离成年已经不远,也应该锻炼锻炼酒量。来,咱们兄弟喝上一坛。”
  龙裳也觉得好,又有几分担心道:“可是我们未奉命喝酒,不知会不会有违家规。”
  龙夜笑道:“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若不去告密,哥哥们怎会知道。”
  龙裳点头道:“六哥所言极是。”遂倒了酒,先奉给六哥,自己也倒了一碗,与龙夜碰了,倒入口中。
  酒入口中,丝毫不觉辛辣,反倒十分甜美,再喝了几碗,道:“六哥,我们若是喝多了酒会不会也有违家规?”
  龙夜也喝了好几碗,笑道:“不会。这个根本就不是酒,只是果茶而已,你尽管开怀畅饮好了。”
  龙裳十分高兴,大着舌头道:“这果茶的确好喝。不如小弟就和六哥来个茶尽方休,庆祝咱们兄弟跃马江湖。”
  龙夜和龙裳放开来喝,将酒犹如灌水般喝了开去。无忧担心两人喝醉,本要相劝,仙儿拦住道:“让他们两人喝好了,以他们两人的内力,哪那么容易醉,况且真醉了,睡上一晚,也不影响明日上路。”
  莫愁也想看两兄弟的笑话,频频劝酒,自己也喝得有了三分醉意。
  又喝了半天,龙夜和龙裳都醉态可掬。龙夜俊脸微红,看来更显英俊。龙裳醉眼朦胧,喊六哥道:“六哥,我好困,要睡觉了。”
  龙夜扶起龙裳道:“我扶你去房间睡,这里会着凉。”又自嘲道:“奇怪了,难道果茶喝多了也会醉吗。”笑得东倒西歪的,摇摇晃晃扶着龙裳回房,临走还不忘嘱咐三女也早些回房。
  莫愁有了几分醉意,与无忧回到房间,衣服也来不及换,就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在脱自己的衣服。莫愁以为是姐姐,并不在意。
  哪里知道,那人脱了自己的外衣后,连缛衣也一并褪去。莫愁忽然觉得不妙,那人已经开始去解她的胸围。
  莫愁本能地出手去按,那人已经伸手点了她胸前四处穴道。这四处穴道,两处都在胸乳之上,出手十分轻薄。
  莫愁吓得酒意全无,那人已经刷了一声,撕开她的胸围,莫愁还未喊叫,那人已经出手如电,又点了她的哑穴,和双肩双腿穴道。
  莫愁只觉胸前一片凉意,整个上身再无片丝遮挡。
  莫愁虽是无法出声,睁开眼睛,怒目看去。纱帐内甚为昏暗,但是也可依稀看出,一张英俊的面孔,带着邪恶的笑容,正盯着自己的前胸。
  那人赫然竟然是傅龙夜。
  莫愁震惊不小。傅龙夜已经点了一盏灯,只是在纱帐里,灯光十分微弱。傅龙夜将灯移近莫愁胸前,跳跃的火苗几乎烧到了莫愁的肌肤。莫愁又惊又吓,眼泪也流了下来。
  傅龙夜看见莫愁惊吓的表情,似乎十分满意。微微一笑,在莫愁耳边轻声道:“你喜欢我怎样做。”
  莫愁第一次在人前赤/裸身体,羞愧难当,恨不得一剑杀死傅龙夜。只是拼命摇头,却说不出话来。
  傅龙夜轻笑一声,伸手去拧莫愁的脸蛋,拧得倒是十分用力,莫愁又羞又痛,眼泪也掉了下来。
  傅龙夜奇怪道:“怎么,你不喜欢吗?”说着话,再用力地拧了几下。莫愁泪珠扑簌簌地掉落。
  傅龙夜停下手道:“对了,你可是说不出话。”想要解开莫愁哑穴,又缩回手道:“我若是解开你的穴道,你不可乱喊,吵醒了你姐姐就不好了。”
  莫愁这才发现,姐姐无忧躺在自己旁边,睡得很香甜。想来已经被点了穴道。
  傅龙夜又将身子压了过来,道:“我和你说的话,你可听见了。”话未说完,忽然再用力掐了一下。莫愁痛地一哆嗦。点了点头。
  傅龙夜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用右手解开莫愁哑穴,莫愁咬牙道:“你这个淫贼。我,我一定要杀了你。”
  傅龙夜奇怪道:“怎么,你不喜欢我吗?”
  莫愁道:“你这个淫贼,谁会喜欢你。你快放开我。我,我一定要杀了你。”
  傅龙夜道:“没意思。我还以为你喜欢这样。”说着,退到床边。
  莫愁又气又恨,说不出话来。傅龙夜微微一笑:“你的身材虽然不怎么样,不过,我还是很喜欢。”话音一落,从窗中跳出。回身,弹来指风,解开莫愁穴道。
  莫愁穴道一解,忙将床上的衣裳掩到胸前,忍不住痛哭失声。
  无忧依旧熟睡如故。莫愁哭了一阵,不知该要如何。心中的感觉很是异样。既对傅龙夜恨之入骨,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天色大亮。无忧起床后,感觉好像仍有些头疼,却看见莫愁衣衫整齐地坐在床边发呆,脸上似乎仍有泪痕。
  无忧很奇怪,还是第一次看见莫愁这副模样。忙问莫愁可有什么事情。莫愁摇头,只说不舒服,早饭也不去吃了。
  龙夜和龙裳可是神采奕奕。两人正与仙儿说笑。仙儿询问二人醉后感觉如何?并讲一些某某人酒后如何出糗的段子。
  见只有无忧一人到来,都很奇怪。龙夜便问莫愁,无忧说莫愁不舒服,不吃早饭了。龙夜让店家准备几个包子,一会给莫愁路上吃。只有仙儿听了,忽然一笑。
  吃过早饭,结算停当,准备上路。无忧回到房中去找莫愁,莫愁留下封信,竟然独自上路了。
  无忧十分焦急。龙夜等也觉得奇怪,为何莫愁忽然自己要走。仙儿幽幽地道:“可是我做错了什么,让莫愁姐姐生气吗?”
  龙夜安慰仙儿,不关她的事,只是对莫愁突然出走,大为不满,虽然一路行来,并无什么事情,可此去阳朔端木家,还有三四日的路程,若是莫愁路上有什么意外,大哥面前如何交待?大家急忙上路去追莫愁。
  莫愁沿着官道,纵马狂奔了半日,马已经累得跑不动了。
  前方有个石滩,水清清地。莫愁离开官道,牵马过去。放开缰绳,任由马儿饮水吃草去了。莫愁望着水面发呆。
  莫愁在心中实在是有几分喜欢傅龙夜的。只是想不到龙夜会在酒后对自己如此轻薄。心里恨得一会想要傅龙夜死,一会又似乎十分怀念那晚,龙夜在自己耳边的话,龙夜的手抚摸过自己脸颊时那种过电一般的感觉。
  想来想去,不知道要如何。总不能凭白吃了如此大的亏,可是若是见了龙夜,又如何说?莫愁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龙夜,才会不辞而别。此刻,却又十分希望,能再见到龙夜。
  忽然啪地一声,一块石子掉落水中,激起的水花溅了莫愁一脸。抬头看去,前面不远处,正是那个自己又恨又想的人。

☆、第45章 算本付息

  莫愁红衣白马;人长得又美;很多人都留意到她的行踪。傅龙夜等策马追赶半日;前方无人再见到莫愁踪影。
  龙夜当机立断折回,回来不过二里地,也发现这个岔道,追了过来;果真看到莫愁在水边发呆。
  龙夜便捡了一块石头扔进水中;吓了莫愁一跳。
  莫愁忽见傅龙夜;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无忧和仙儿已经围了过来。无忧看见妹妹十分高兴,却还是埋怨道:“莫愁;你怎么回事;为何要突然乱跑。我们担心死了。”
  龙夜也奇怪道:“会不会你酒还没醒;所以作出奇怪的举动。”
  莫愁见龙夜仿佛没事人一样,心里气苦,狠狠瞪了龙夜一眼,道:“你这个淫贼。”
  龙夜被莫愁恨恨的眼光吓了一跳,随即不愿意道:“小心你说话的内容,哪个是淫贼?”
  莫愁气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大声道:“淫贼,淫贼,你就是淫贼。我,我这就杀了你。”说着话,举剑向傅龙夜刺去。
  仙儿走上一步,假意劝道:“莫愁姐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误会了龙夜。我看,龙夜是个正人君子,怎么会是淫贼呢?这话要是传出去,对傅家名声实在有损。”
  无优也连忙拦住莫愁,拉住她的手,嗔怪道:“莫愁,你是怎么了。虽然龙夜爱开玩笑,可是并不是坏人,你不要这样骂他。”
  莫愁看姐姐还帮着龙夜,更是气恼,又无法将龙夜轻薄自己之事说出,又羞又怒,猛地甩开姐姐的手道:“你还帮着他说话。你,你莫非喜欢他,连妹妹都不要了吗?”
  无忧不及防备,被莫愁用力一甩,几乎摔倒。龙夜手疾眼快,将无忧扶住,听了莫愁的话,不由皱眉。
  无忧更是满脸通红,道:“莫愁,你,你胡说什么?”
  莫愁再也忍不住,道:“他,他昨夜轻薄于我。”
  仙儿不由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随后又道:“莫愁姐姐,你一定是误会了。龙夜可是名动天下的金龙令主的弟弟,怎会作出那样的事情呢?莫非有什么隐情。”
  莫愁听了仙儿的话,更加恼怒,道:“我没有胡说,是你瞎了眼,才会相信他。什么金龙令主,我看也是名不副实之辈,傅家弟子不过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淫贼罢了。”
  傅龙夜给莫愁左一声淫贼,右一声淫贼骂的心头火起,如今见连大哥也给骂了进去,更是生气,冷声道:“你这个丫头,污蔑我倒也罢了,竟敢出言辱及傅家?快点道歉。”
  莫愁看见无忧眼圈红红地,心里也有几分后悔,但傅龙夜的态度,却是让她满心怒火,哼道:“我没有说错,为什么要道歉?”
  傅龙夜忽然喝道:“龙裳,给我掌嘴。”
  龙裳听了,右手应声而出,“啪”地一声,打在莫愁脸上,虽然不太重,可也不轻。
  这一下清脆的响声,让三个女人同时愣在原地。
  莫愁好半天,方将手捂到脸上,颤声道:“你,你竟敢打我?”
  无忧见莫愁挨了打,哪里还忍得住,忙扑到莫愁身边,去看莫愁的脸。莫愁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仙儿想不到龙夜会命龙裳出手,也想不到龙裳真会出手,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莫愁哭了几声,忽然将剑一横,就要自刎。无忧死死拽住,道:“莫愁,你做什么?”
  莫愁哭道:“我,我是无法活在世上了。你跟师父就说莫愁不孝,来世再报答她老人家了。”
  无忧忽然拔剑指向傅龙夜道:“你,你一定是淫贼,莫愁不会乱说。我杀了你。”分剑就刺。
  龙夜想不到事情会急转直下,一边躲闪,一边道:“明明是她污蔑我的,我只是略施薄惩而已。”
  龙裳忽然道:“莫愁,昨天夜里戏弄你的人的确不是六哥。”
  龙裳此言一出,莫愁不由止住了哭声,无忧也停了下来。
  龙夜大喜,道:“哈,差点忘了我家老七有超能力了。”忙问龙裳道:“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裳刚要开口,莫愁忽然喝道:“不许说!”
  龙夜奇怪道:“为何不能说?”忽然若有所悟,道:“你口口声声指我是淫贼,想必昨天酒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不论什么事情,一定与我无关的。我昨天除了睡觉,什么都没有做。”
  莫愁咬牙道:“你什么都没有做?那去我和无忧房里的人是谁?”
  龙夜看向龙裳道:“你挑紧要的说。有些不宜的事情就不要说。”
  龙裳也不知道什么是不宜的事情,不过既然六哥这样吩咐了,就道:“昨天夜里有人易容成六哥的模样,去了无忧和莫愁的房里,戏弄了莫愁。”
  莫愁怒道:“胡说,你怎么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