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47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4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Ψ!4蠹矣忻挥幸饧俊
  龙裳道:“没有。”
  龙夜看向仙儿,仙儿曾经叛变过,此时正是表现衷心的机会,连忙道:“没有。”
  无忧当然也没有意见。莫愁哼了一声,不说话。
  龙夜很满意,又踱了几步路。才一挥手道:“向这边出发!”说罢,当先策马而行。
  龙夜意气风发,微风拂面,神清气爽。品味当家长的感觉真的不错。唯一遗憾地是手下似乎稍嫌少了一些,想着要如何扩招人马才好。
  走了一段路,道路渐渐崎岖,两边草木渐森,便连路也没了。好在五人马健非常,倒不觉得辛苦。
  龙夜招龙裳过来道:“龙裳,你可带了地图来?”
  龙裳摇头道:“未曾。”龙夜笑道:“真巧,我也未带。”
  仙儿和无忧也摇了摇头。莫愁斜着眼睛看龙夜一眼,等着看笑话。
  龙夜当机立断,向左走。莫愁虽然疑惑龙夜的决定,却没有出言反对,人家是家长吗,还是少惹为妙。
  走了一阵子,莫愁刚要说话,前面传来流水声音。一条大河呈现在众人面前。
  此时夕阳西下,河水平缓。不知名的野花开得甚为灿烂,一片金黄,一片眩紫,一片洁白的,美丽极了。难得的是河边青草摇曳,绿油油的青草刚刚过踝,却厚密无比,像织的极密的软毯。
  三个女子立刻被眼前美丽的景象所迷,欢呼一声,跳下马来,跑了过去。
  龙夜和龙裳也跳下马来。龙裳笑道:“想不到这里还有这么美丽的地方。”
  龙夜笑道:“刚才发现莫愁的地方,既然有瀑布清潭流水,这边有条大河有什么稀奇。刚才只是感觉这边的风似乎湿润一些,所以判断应该是在这个方向。”
  龙夜和龙裳找了一块柔软的草地,躺了下来。草地上有股好闻的香味。天上白云飘过,天空分外晴朗。虽已是傍晚,天空依旧明亮。
  三女此时似乎已经前嫌尽释,在河边嬉笑、打闹,采摘着大量的鲜花。
  龙夜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看不出哪个更好些。遂问龙裳道:“老七,若是让你选择,你要选哪个?”
  龙裳正品尝一颗青草,奇怪地问:“选什么哪个?”
  龙夜笑道:“当然是选情人。不然选什么?”
  龙裳吓了一跳道:“我不选。”
  龙夜奇怪道:“为什么不选?无忧呢温柔一些,莫愁呢火辣一些,仙儿呢神秘一些。而且长得都马马虎虎过得去。带在身边,想来也不会太没面子吧。”
  龙裳仔细看了看,道:“看不出来。”
  龙夜有些失望,道:“唉,未成年就是未成年,缺少美的感应力啊。”
  龙裳听六哥笑他,也不以为意,道:“六哥你对哪个更有感应力?”
  龙夜用手一挥道:“三个都要。”
  龙裳吃惊地道:“三个。”
  龙夜意气风发地道:“如何。六哥我的志向是打尽天下美女。这三个先收了,以后若是有好的,再一一收录。”
  龙裳佩服地看着六哥道:“六哥你的志向很远大,小弟很佩服。不过,有一点小小的担心。”
  龙夜道:“你担心什么?”
  龙裳呵呵笑道:“我担心大哥听到你这远大志向后的反应。”
  龙夜听了,挥手敲了龙裳一下,道:“总是泼我冷水。”
  龙裳摸着头,只是笑。龙夜又躺下去,慎重考虑龙裳的担心,看来还是需要精挑细选才行。又考虑几个数量是大哥容忍范围之内,想着想着,忽然心猿意马起来,觉得有些热了。
  问龙裳道:“为何会忽然这么热?”
  龙裳道:“我不觉得啊。可是她们三个似乎也很热。”
  龙夜顺着龙裳的手看去,无忧、莫愁和仙儿果真很热的样子,竟将外衣都脱去了,似乎仍然很热,在河水边用水互相泼着,仅存的衣衫都湿透了,曲线玲珑,让人看着怦然心动。
  龙夜惊讶道:“现在的女子都这样开放的”心里忽生警兆。
  龙夜收回目光,腾地一下,翻身坐起,吓了龙裳一跳,龙夜道:“老七,你闻到一种香味吗?”
  龙裳笑道:“闻到了。真奇怪,居然有这么香的草,而且似乎像酒香般。”
  龙夜抓起一撮草来,仔细看去,道:“这不是普通的草。”草分外清绿,而且茎杆不是扁的,是圆的。被揪断的地方,流出清亮的汁液,汁液透明,散发着一种沁人心脾的香气,醇醇的,真如美酒一般。
  龙夜道:“难怪我会忽然想入非非。这是燃情草。”
  龙裳听三哥龙晴说过燃情草,这种草是天然的媚药,外表看去与普通的草没有什么不同,可却是最最霸道的媚药,极容易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中毒,就如酒醉般四肢发软,春心荡漾。
  除了独门解药外,只有阴阳合体才可解除,否则会全身发热,最后血管迸裂而亡。燃情草十分歹毒,为名门正派所不耻,江湖中使用的人少之又少。
  龙裳道:“谁在这里种这许多燃情草。”燃情草据说只长在苏州的什么地方,这里却有茂密的一片,一定是有人种植的了。
  龙裳体质奇特,百毒不侵,燃情草的毒也丝毫不能影响。龙夜和其他女子就不行了。无忧、莫愁、仙儿已经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三人罗裳半解,脸色红红的,如喝醉了一般。龙夜忙道:“龙裳闭上眼睛。”龙裳正想看个仔细,听了六哥的话,只好闭上眼睛。
  莫愁看着龙夜,咬着嘴唇,道:“龙夜,我们很热,你不热吗?”三女早将外衫不知扔到哪里,都只剩下薄纱的胸围,松松地挂在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明晃晃的令人旋目。
  尤其是无忧,粉色的围纱几乎完全滑下去了,露出白色的丰腴引人遐想。
  龙夜看得目瞪口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身体,还是这样三个妙龄美女的身体。
  龙裳道:“六哥,似乎她们中毒很深啊。”
  龙夜看着三女,觉得自己应该是占了便宜,很是想笑。却严肃地对龙裳道:“我不发话,你不许睁开眼睛。”
  仙儿如同喝醉般,吃吃笑道:“龙裳,你为何闭上眼睛。怎么你不热吗?”就要过来拽龙裳衣服。龙裳慌忙往后一退。
  龙夜连忙扶住仙儿。无忧功力最弱,几乎要摔倒。龙夜伸手一扶,入手的是无忧光滑细腻的肌肤。
  莫愁道:“龙夜,你也扶我。”与仙儿一起靠了过来。龙夜大骇,不知如何处理,惊叫道:“老七,拉我,速退。”
  龙裳还是第一次听六哥如此慌乱,很想看看状况,又不敢睁开眼睛,已经被龙夜抓住胳膊。想也不想,带着龙夜倏然后退。
  两人嗖地一下,退出丈远。无忧突然没了扶持,摔倒在草地上。莫愁和仙儿也绊倒在地,三女嬉笑着,半天爬不起来。
  龙夜只觉浑身发软,靠在龙裳身上,体内如同要爆炸般难受,十分饥渴,埋头在水中痛饮才好。知道自己也中毒不浅。
  龙裳道:“六哥,你吃一粒金鳞丹吧。”金鳞丹乃是傅龙晴所配,能解百毒。龙夜叹气道:“已经吃了。这燃情草不同于一般毒药,乃是媚药,金鳞丹效果不大。还是找到解药才行。”
  龙裳道:“要到哪里去弄解药呢?”
  龙夜还未说话,仙儿、无忧、莫愁已经踉跄着追过来。眼见三女走近,龙夜只好道:“快快先点了她们三个的穴道。”
  龙裳听音辨位,弹出指风,无忧、莫愁应声而倒。仙儿却一拧腰,闪了开去,落到龙夜身前,一把抱住龙夜。
  龙夜这才发现仙儿武功之高,只怕还在自己之上。未来得及思索其他事情,已觉自己似乎被仙儿点燃了。

☆、第47章 野花奇毒(下)

  仙儿所习“情窦初开”心法;极易催发欲念;都要靠习练者本人加以控制;犹如毒蛇缠身,极易反嗜。如今仙儿自己被燃情草药性所迷,更感欲火焚身,根本不能自持。
  仙儿的胸衣只是一层白色薄纱;本已经很松散。忽然跃过来时,胸衣立刻随风飘落,两只美丽的高耸的白嫩的双峰;毫无保留地呈现在龙夜眼前。
  龙夜来不及说话;仙儿已经扑进龙夜怀里;喃喃地道:“龙夜,我好热啊。”说着话;牵起龙夜的手,按在自己胸前。
  龙夜手触之地,柔嫩光滑,手感非常。虽然心中觉得不妥,手却根本舍不得拿开。原本握着的拳头不由张开,握住了仙儿□的左侧峰顶。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立刻遍布全身。
  仙儿婴宁一声,几乎站立不稳。
  龙裳闭着眼睛站在旁边,根本不知这边如此香艳一幕,问道:“六哥,我好像没点中仙儿。”
  龙夜想到,好在你没点中,不然我哪有此艳福。倏然又觉此举十分地不光明磊落。一狠心,将手拿开,道:“还不再点。”
  龙裳伸手一点,点中仙儿睡穴。
  龙夜长嘘一口气,脱下外衣,给仙儿盖上。对龙裳道:“把外衣脱了给我。”龙裳将长衫褪下,龙夜勉强走过去,将无忧和莫愁摆在一起。将长衫给二女盖上,跌坐在地,对龙裳道:“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龙裳看看这边的草地,已经正常,虽然草也很柔软,和那边已经大不相同。对龙夜道:“六哥,你现在感觉如何?”
  龙夜叹口气道:“如今普通的村夫,也能将我打倒十个回合。”
  龙裳十分犹豫,不知该否离开去寻找解药。
  龙夜笑道:“龙裳,你坐下来。”龙裳依言坐下,龙夜笑道:“传说中的江湖马上就会来了,不过你要是还站着,就看不到。”
  龙裳刚想开口,龙夜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这里既然有人种燃情草,当然是江湖中人。如今迷倒了我们,不管什么目的,都会现身的。只是如果你未被迷倒,他们可能会多一些戒心。无论如何,你如今责任重大,需要保护我们安全,可不能离开了。”
  龙裳立刻紧张起来,道:“六哥,可是我武功不行。我……”
  龙夜一笑:“行走江湖,有时候靠的并不是武功,而是这里。”说着话,点了点自己的头,又笑对龙裳道:“况且即便单论武功的话,你的武功也差不到哪里去。”
  龙裳眼睛一亮,高兴地道:“真的吗?”随即又泄气道:“我连玉翎也打不过。”
  龙夜安慰道:“我听大哥说过,以玉翎的身手,江湖上传闻中的十大高手都未必能讨得好去,你打不过玉翎也没什么。只要来的不是江湖十大高手,你胜算还是很大的。”
  龙裳听了,不觉信心大增,很盼望真能来个人试验□手。可是四周很静,什么人影也没有。
  龙夜暗自调息,莫愁和无忧的呼吸却越来越重,脸色也越来越红。仙儿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龙夜蹙眉道:“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她们三人内腑恐受重伤。”
  龙裳有几分紧张,道:“那要如何?”
  龙夜道:“你去将那片燃情草全都毁了,若是有人阻挠,不可恋战,马上退过来。”
  龙裳点了点头。顺手捡起莫愁的长剑,一运内力,直冲向那边燃情草地。长剑翻飞处,将燃情草连根斩断不算,地面的土也带起三寸多厚,真正的斩草除根。
  龙裳一边舞剑,一边也有些遗憾,如此美丽的草地毁去实在可惜。正舞的兴起,忽听有人尖叫道:“住手!快住手!”龙裳心中高兴,果真有人来了。
  停下手中剑,抬眼望去。只见一个绿衣绿裙头带绿色面纱的女子跑了过来。地面已经一片狼籍,这片几亩大的燃情草已给龙裳砍得七凌八落。
  绿色面纱的女子望着眼前的情景发了一会呆,忽然怒目看向龙裳,尖叫道:“谁让你把这里搞成这个样子的。”
  龙裳一声不出,嗖地退回到龙夜身边来。龙夜盘膝坐在地上,对着龙裳点了点头,夸赞龙裳做的不错。
  绿衣女子果真追了过,道:“我问你话,你为何不说。”忽然看到龙夜,以及地上的三女,不由楞了一下,随即道:“莫非你们中了燃情草的毒。”
  龙夜微微一笑:“我叫傅龙夜,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绿衣女子踌躇了一下,道:“我叫绿绿。”绿衣女子全身皆绿,连头发都用一个绿纱巾严实地包裹,脸上蒙着绿面纱,只有露出的两只眼睛是黑色的,龙夜呵呵一笑,道:“真是人如其名,都绿油油的。”
  绿绿有些害羞,还是质问道:“是你让他把这里搞成这个样子的吗?”
  龙夜道:“正是。这片燃情草乃是害人之物,我们受了迫害,又找不到人,当然只好拿那些草出气了。”
  绿绿跺脚道:“你们为什么不喊人呢。我刚刚凑巧睡着了,没有发现有人闯入。如今你们把这片草砍坏,师父回来,我要怎么交代。”
  龙夜道:“若是你没有睡着,那又如何呢?”
  绿绿道:“我当然会阻止你们进来的啊。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