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54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5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啊。”莫愁先就高兴道。
  木狮瞧着龙夜、龙裳等人自顾自地聊天,压根就没把自己放在眼中,更是生气,便大吼一声道:“不许去!”
  众人这才把目光看向他,龙夜笑道:“你懂不懂待客之道,竟敢对着客人大呼小叫起来,还有没有一点礼貌?”
  木狮压了气道:“我没有说你们,我是管教我自己的妹妹。”遂喝蝶依道:“你还不回房去?等爹回来看如何处置你。”
  龙夜蹙眉道:“你的妹妹如今已是我家老七的朋友,你也不可以对她如此没有礼貌。”
  木狮实在忍无可忍,道:“傅龙夜,你不要欺人太甚。”
  龙夜笑道:“谁要欺负你,只要你不挡我们的道,大家自然和和气气的。”
  “木蝶依,你真要和他们一起出去?”木狮问自己的妹妹。
  蝶依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道:“大哥,我就出去一会儿就好了。”
  木狮气道:“好,你既然如此不听话,我就抓你回去。”说着话,手一挥,身后的武当弟子一起奔蝶儿而来。
  龙裳还未动作,身前人影一闪,龙夜已经抢先出手,三下五除二地将包括木狮在内的那几名武当弟子尽皆点了穴道。
  “别伤了我哥和师兄们。”蝶依不由焦急。
  “怎会,只是将他们定住而已,免得耽误我们宵夜。”龙夜笑道:“他们的穴道一会就会解开的。”
  “走吧,蝶儿。”龙裳很高兴,拽了蝶儿的手,便往门口走去:“这下,看谁还能拦着不让你出门。”
  “爹。”蝶儿忽然惊叫。
  龙裳不由也顿住了脚步:“五哥。”
  正门处,龙星和木游厦正缓步走了进来。

☆、第53章 相映成趣

  场面很尴尬。龙夜最先反应过来;出手如电;先解开了木狮等人的穴道;然后欠身行礼:“木大哥,五哥,你们回来了。”
  龙夜心中直呼要命,为何五哥出去吃饭;这么快便会回转,既然去了附近庙里,总该有些路程往返才是。他是这样觉得;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地点了木狮等人的穴道。哪知;龙星和木游厦最少比他预估的提前了一个时辰回来。
  木狮等武当弟子的脸色就更难看;他们只能先退开去。
  无忧、莫愁、仙儿和绿绿向木游厦和傅龙星问礼。无忧、莫愁见过龙星,如今再见;仍是一瞬间失神,仙儿和绿绿却是第一次见,立刻惊为天人。
  便是蝶儿,各种惧怕、委屈之中,依旧是把目光定定放在龙星身上好一会儿,才又低下头去。
  木狮等大家见礼完毕,立刻欠身道:“爹;傅龙夜他们想强行带妹妹出府。”
  “啪”地一声脆响,木游厦抬手,一个耳光将木狮的话全都打回腹中:“混账东西,还有一点尊卑规矩吗?为父与傅家公子同辈论交,你竟敢直呼其名?”
  木狮的脸上立刻被抽出清晰的指痕来,他头一低,道:“孩儿知错。”
  “每人去领五十板子。”木游厦威严地吩咐道。
  “是。孩儿恭领责罚。”木狮欠身领责,身后的几名弟子也恭领了师父责罚,一起退下去了。
  “蝶儿,天色不早了,你要去哪里?”木游厦这才把目光转到女儿身上,很温和地问道。
  蝶儿立刻慌得低下头去,道:“爹,我,我想……”
  “是我的主意”“是我……”龙夜和龙裳几乎同时说道,龙裳见六哥说话,便住口不言,龙夜道:“听闻镇上有水上灯船,想带上蝶儿姑娘一起去瞧个热闹。”
  木游厦有些惊讶,但还是尽量用平稳的语气道:“这里倒是确实有这样的热闹,只是,那些烟花之所,不看也罢。”
  龙夜和龙裳不由呆住,立时觉得那“爆料”的小丫鬟可恶,和我们有仇吗?如此故意陷害我们。
  龙夜和龙裳都不敢去看五哥龙星的脸色。
  龙夜尴尬笑道:“误会,有些误会。”
  木游厦蹙眉对旁边的几个丫鬟道:“让你们照顾好小姐,为何还让小姐去烦扰客人?”
  几个丫鬟一起跪了,那小丫鬟立刻抢答道:“婢子们冤枉,小姐与这位公子在偏园一同啼哭,婢子们也不好打扰,然后这位公子便要拉着小姐出门的。婢子们也劝不听。”
  “一同啼哭”四个字,让龙夜、龙裳又是一身的冷汗,这四个字听在五哥龙星耳中,该是怎样一种失礼啊。那个小丫鬟,一定是和我们有仇。
  木游厦便向傅龙星抱拳道:“五公子,实在是失礼了。只是蝶儿她身体羸弱,不宜外出走动,还是不要勉强了吧。”
  龙星抱拳回礼道:“木大哥太客气了。我们是来做客,自然该客随主便。龙夜和龙裳也有失礼之处,一会儿,我自会责罚。”
  龙星的语声很轻很淡,可是听在龙夜和龙裳耳中,可真是有如惊雷,俱都吓得心头狂跳。
  木游厦又对无忧等抱拳道:“几位姑娘,招呼不周,若是想用宵夜,一会儿我命人送过去就是。”
  无忧、莫愁、仙儿和绿绿立时觉得此处不是久待之地,齐齐还礼道:“多谢木大侠,不用太麻烦了。”又对傅龙星、龙夜和龙裳匆匆为礼,与蝶儿一同转回院落去了。
  木游厦又是亲自将龙星、龙夜和龙裳引到客居的院子去,与龙星客气了一阵,只道:“有什么需要,尽可吩咐下人。”才退出去了。
  龙夜和龙裳站在一侧,早就胆战心惊,噤若寒蝉,听闻木游厦要告辞,就知道末日是到了,这边和木游厦抱拳叙过礼节,那边木游厦的腿还没迈出大门,龙夜和龙裳已经扑通一声跪了,道:“五哥,小弟知错了。”
  傅龙星很郁闷:“没有一刻消停,非招我教训你们?”
  龙夜道:“都是龙夜错,是龙夜罔顾做客之道,有失礼仪。”
  龙裳道:“五哥,龙裳错了,下次再不敢了。”龙裳一时想不起该如何措辞应错,才能让五哥少罚下板子,也知在五哥跟前不能随便应错,便含混道。
  “龙夜,你给我掌龙裳的嘴,不打肿了,不许停。”龙星坐在那里,端了茶:“不说错哪了,也不许停。”
  “五哥。”龙裳可怜兮兮地叫,很是后悔,又不敢求情:“龙裳该打。”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龙夜心里正担心怕是五哥又会先让自己罚龙裳,果真,还就是。
  龙夜当然不敢抗命。
  他永远都记得五哥第一次命他去掌龙裳的嘴时,他曾有过一丝犹豫,结果就是他的脸先给五哥打成猪头,然后他顶着猪头一样的脸,也将龙裳的脸打成猪头。这种打一送一的买卖只一次就足够刻骨铭心了。
  龙夜立刻起身,喝龙裳:“还跑到园子里和个女孩子一起哭哭啼啼,真是丢脸。”说着话,便一掌抽在龙裳脸上,将龙裳的脸抽得一歪。
  龙裳吃痛,看龙夜,眼睛里就有雾气升腾:“再敢掉一滴眼泪,不用五哥,我就先扒了你的皮。”龙夜斥责,再一掌,打得更狠。
  “啪”地一声脆响,龙裳固然是痛得一哆嗦,龙夜的手心也是火辣辣地疼。
  龙夜瞧着龙裳的脸,其实已经是肿了。本来下午的时候,五哥打的那一掌就极重,龙裳的脸上也就是刚消了肿,自己这两掌下去,原先被打过的那半边脸,立刻就又肿胀了起来。
  龙裳的肌肤极嫩,也极敏感。不知是不是挨打少的缘故,同样力度被罚,龙裳的伤势总是看起来尤其严重、凄惨。
  所以,哥哥们若是罚龙裳,往往没有几下,已是心疼手软,舍不得再下重手了。这一点上,其实龙夜私下里,十分羡慕,也很郁闷,为何自己的皮肉就不能如龙裳那般不经打,反倒是比着燕月能打抗揍的节奏去了。
  龙夜咬了牙,使了手劲,再抽了三四下,便停了手,以目示意龙裳,龙裳忙道:“五哥,龙裳错了,以后不敢不听五哥的吩咐,不敢哭哭啼啼地吵闹那么丢脸了。”
  龙夜这才回到龙裳身边跪了,等候五哥“旨意”。
  龙裳脸上疼痛难忍,他说这几句话,便是不停地吸气,吐字也有些含混。
  龙星瞧了龙裳一眼,双颊倒是红肿了,只是还能看出清俊的模样,便冷冷道:“既然知错,还不请责。”
  龙裳真是想哭,到底还是不敢,委委屈屈地请责道:“龙裳知错,愿领五哥教训。”
  “掌嘴十下,你自己重重地打吧。”龙星吩咐道,瞧着龙裳惨兮兮的小脸,忍下心疼,目光冷肃。
  龙裳只得道声是,抬起手来,倒像是有千斤重时,然后狠了下心,一下打到自己脸上,虽是有了充足的心里准备,仍是让龙裳疼得叫出了声。
  不仅龙星,龙夜都是一脸黑线:有见过这样掌嘴的吗,自己一巴掌把自己打叫唤了……
  龙星到底没说话,由着龙裳各种踌躇,各种吸气,缓气,闭了眼睛,到底还算是不太轻地自己罚足十下掌嘴。
  如今龙裳的两个脸颊便是有眼睛的人,一眼看去就知是被打肿了的地步,唇角也滴着血,再看不出清俊的模样。
  “手。”龙星终于站起来,走到两人跟前,淡淡地道。
  龙夜和龙裳都是一哆嗦,可是也不敢犹豫,将双手举平了,伸直了,放在眼前。
  龙星左手一抖,腕上金剑应手而起。这把柔韧的金剑固然可让敌手闻风破胆,更足以让龙夜和龙裳痛得刻骨铭心。
  “请五哥教训。”龙夜克制住颤抖,恭声请责。几乎不敢想像接下来的痛楚。
  这把金剑,犹如一把纯金的戒尺,剑身不宽,看着也不厚重,重量却极沉,比大哥手中的沉香木戒尺,犹要重上几分,而五哥打人,向来力道极重,龙夜和龙裳曾被龙星所罚,便是四五天过去,都无法穿衣举箸。
  龙夜只在胡思乱想间,龙星手中的金剑已经抽了下来,只一下,就将龙裳抽得呼痛出声,手也被打落下去。
  龙裳想不到五哥会先打自己,猝不及防之下,手便像是断了的疼,眼泪险些就掉了下来,龙裳立刻应错:“龙裳错了,请五哥重责。”
  再哆嗦着将手举平时,痛得眉心都蹙起来,两个手掌心本就因了掌嘴,而略有些红肿,如今就更凄惨,手心中间都已经鼓起了一条紫色的僵痕,把周围的皮肤衬得诡异的苍白,龙裳勉力伸平手掌时,像要将那一道僵痕抻裂,痛入心扉。
  “疼吗?”龙星冷冷地问。
  “龙裳错了,龙裳……”龙裳痛得找不着北,更不知该应哪个错。
  “你不该当众牵着蝶儿姑娘的手。”龙夜立刻在心中默念,同时轻碰了下龙裳。
  “龙裳不该当众牵着蝶儿姑娘的手,有失礼仪。”龙裳立刻应错。
  龙星手中金剑,已经又打落下来,一下打手入实,龙裳再是如何忍耐,又是“啊”地一声呼痛出声,眼瞧着自己双手手心上那道青紫的僵痕,绽成了一道血口。
  “五哥,五哥。”龙裳吸着气,软声求道:“五哥慢些打吧,龙裳好疼。”
  “是龙夜没看过龙裳,请五哥训责。”龙夜急得膝行一步,伸手去拽龙星的袍摆,堪堪触到,又缩回手来。
  龙星抬手,“啪”地一个耳光,将龙夜打扑在地。
  龙夜立刻爬起跪好,只是微犹豫下,已一把扯落了腰间盘扣,将裤子直接拽到腿弯,跪转身,伏低了身子:“劳五哥教训。”
  龙裳举着手,微侧目,便可看见五哥手中金剑,一下下地抽落在六哥的肉上,一下带起一条指高的檩子,又抽回去,再鼓起来,然后才换了地,再抽下去。
  六哥的身体忍不住的轻颤着,刻意压抑的喘息和呻/吟声,慢慢地便不受控制。龙裳闭了眼睛不敢看,只是那一下下地“啪”“啪”声,却是刺入耳膜,将他的心敲得颤抖。
  龙星并不想在木家弄得血淋淋地难看,所以,他打龙夜,虽然整个屁股肿胀得青紫,却只有极少的地方渗着血珠,只是那疼痛,并没有一分稍减,龙夜便是痛得连喘气都觉得困难。
  龙星停手时,龙夜还是喘不上气来,嗓子里冒火似的疼,脸上的冷汗混着泪水,早就浸湿了双袖,他到底不敢让龙星等太久,喘着气道:“谢,五,哥,教训。”
  虽然是用嘴说出的字,可是龙夜却觉得每说一字,自己屁股上就越加火烧火燎地疼,他真是痛得钻心,便是分神说一个字,都有些无法忍耐之感。
  龙星的金剑并不沾血,龙星依旧蹙眉:“去用院子里的清水,将我的金剑洗净。”
  院子中的假山石上,正是用竹管引了一泓清泉,自高处缓缓地流下山石。
  龙夜心中一抖,却是不敢犹豫,不知用了怎样的毅力,才跪直身体,回身双手举高,龙星将金剑扔入龙夜手中,龙夜便举着剑,移动膝盖,一步一步往门外移去,挂在脚踝的裤子分外碍事,几次险些将龙夜绊倒。
  每动一下,都是一身的冷汗,膝盖上的疼痛,反倒是轻得可以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