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59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5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所以仙儿施施然地走了出去,和来时一样从容。只是心底里却是暗骂龙夜狡猾。如此这天下皆知乾坤钥匙在自己手中,要保住这烫手的山芋,可是要费心尽力了。
  龙夜的几句话,便是将一场眼见的纷争与杀戮消于无形。木游厦虽然暗中点头,也有几分好奇:不知龙夜会给大家一个什么样的交代。其实说起来,更是有想看热闹的意思。
  “不知傅六公子还有什么非常好的,而且绝对满意的交代要给我们大家。”一名老者先就问道。
  众人的目光立刻又聚焦到了龙夜身上。
  龙夜笑道:“绝对是好事,大家先坐下来喝茶。”忽然目光一亮,道:“小翎,你可是来得正好。”
  众人目光向门口看去,便见一个耀目的少年,带着满身的阳光,如从云上风中,降临人间。
  “六叔、七叔金安。”玉翎身形一晃,已经跪落龙夜身前。
  龙夜笑着扶起他:“东西带来了?”
  玉翎点头:“六叔要的急,只是赶做出了四十个,侄儿已经命了日夜赶工,争取能早日大规模、批量供应。”
  龙夜赞许:“小翎做得不错,也不能太急着赶了,还是要保证质量,不能砸了咱们自己的招牌。”
  “是。”玉翎欠身,将放于地上的一个方方正正的包裹拎起来递给龙夜。
  龙夜笑着,将包裹放在桌子上,打开一个缝,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来——竟然跟仙儿拿着的那个乾坤钥匙长得一模一样。
  堂上静寂无声。龙夜放在手中展示给大家,手指左扭右扭,“啪嗒”一声,小匣子变成了一个多棱体。
  龙夜笑道:“好东西人人有份。这是我独家复制出品的乾坤钥匙,质地、款式、功能绝对无二。”龙夜按动机关,将多棱体又恢复成小黑匣子。
  “机关开动灵活,绝对不会爆炸,完全没有危险,材质环保,做工精良,不仅可以打开乾坤宝藏,还可以给小朋友们变魔术,或是平时装些零散东西,变成多棱体后还可以用来按摩。”
  龙夜笑得亲切:“为便于大家掌握开启要领,本产品还配有图解说明书,一看就会,一学就懂。”说着,将那包裹一下展开,里面赫然是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摞小黑匣子。
  龙夜笑道:“而且价格不贵,新店开张,八折酬宾,只要纹银五十两,数量四十,先到先得。”
  龙夜话音一落,龙裳手一指自己跟前空地,笑道:“要买的请这边排队。”
  木游夏当先反映过来,道:“我买一个。”说着话,身形一闪,已是排在了第一位。堂上其他众人也反映过来,“我买一个”“我也要”“给我留一个”纷纷拥挤过来。
  “不许插队。”“你踩我脚了。”“咱们合买一个吧,我这儿钱不够。”……
  “大家不要急,不要抢。”龙夜眉开眼笑,一边数银子,一边安抚大家:“我家夜工厂正在连夜赶制,很快便会大批量上市,请大家认准夜工厂牌号,支持正品,谨防假冒,谢谢大家。”
  龙裳也笑道:“这次没买上的不要急,可先预交定金,留下地址,另收纹银五两,全国送货上门,并也可享受九折优惠。”
  玉翎跟前支了桌子,玉翎冷冷地道:“要交定金的在桌子后面排队。”
  一个青衣中年人早就觊觎玉翎容貌,自玉翎进屋起,他的目光便是一直流连在玉翎身上,如今听见玉翎说话,身形一闪,已是第一个站到了那桌子后面,对玉翎笑道:“我家就住在这附近,小公子可是亲自送货吗?”
  “地址。”玉翎头也不抬,铺开了纸:“七日内送货,先交定金二十两,其余银两货到付清。”
  “这是一锭黄金。”青衣人笑着,将他递给玉翎:“不用找了,算你的小费。”
  玉翎抬头,青衣人几乎是呼吸一窒,玉翎眸中的戾气一闪而没,手中的毛笔一点,在青衣手中的黄金上切下一块来,道:“下一个。”
  青衣人不由一惊,才发现这俊逸非凡,貌美如仙的少年,武功只怕还在自己之上。他没有说话,心机深沉地退了开去。
  龙夜带着大把银票向龙星复命,玉翎也见过五叔。
  小卿从屋里出来,觉得六叔、七叔很是不同凡响。
  玉翎见了小卿师兄,忙行礼问安,小卿淡淡一笑:“先进去陪你燕月师兄。”
  玉翎应了,站起来,告退进去。
  龙星斥责龙夜道:“你就可劲折腾吧,这主意也想的出来。”
  龙夜只是认错。
  龙星也不甚在意。反正大哥的意思,也是不用太在意此事,便吩咐收拾东西,早些启程往端木家去。
  龙裳犹豫了一下,看看六哥。
  龙夜只怕五哥要不高兴,但还是提起木蝶依之事:“能不能请五哥稍等一刻,等木姑娘安全回来后,小弟等与她告个别再走可好。”
  龙星微蹙眉。
  龙夜往后退了一步,道:“都是小弟识人不明,才让那个仙儿有机可乘,却是连累了木姑娘,还请五哥重责。”
  如今木家的客人尽皆散去,也不怕弄出什么响动来,只是龙星与木游夏还有事情说,便命小卿道:“你六叔的板子,你代我罚,五十下。”
  小卿欠身应了,龙裳看五哥已是走到门口,忙问道:“那我呢?”
  龙星微顿了脚步道:“小卿也打他二十下。”
  小卿不由心里叹气,我的七叔啊,只见过讨赏的,还没见过您这样自己去讨罚的。

☆、第59章 美景无边

  燕月端正地跪着;微垂了头;不知在想什么。
  玉翎行到他身侧;略靠后跪了,道:“师兄。”
  “你也来了?”燕月传音道:“也是偷跑来的?”
  玉翎摇头,传音道:“不是,是奉了六叔之令来的。”
  “那为什么要跪?”
  “小卿师兄让小弟来陪师兄;师兄正好在跪。”玉翎忍不住笑。
  “哦,”燕月苦笑:“用不用也锁你手足经脉?”
  “老大用了锁脉手?”玉翎微惊:“看来燕月师兄确实惹到老大。”
  燕月叹气。
  锁脉手也是江湖中罕见的一种奇特手法,与搜神指相似;可锁人经脉;一旦被敌手点中;就会气息不畅,真气逆行;剧痛非常,影响战力,甚至束手就擒。
  虽然威力要比搜神指小很多,但也依旧算得上一种酷刑,据说朝内刑司常以此手段逼供要犯,非常奏效。
  小卿曾用搜神指点过玉麒,被师父申斥,他不敢妄用,又恼怒燕月闯祸不断,偏是五叔还不许弄出响动来,他忍耐不住打了燕月一个耳光,就已后悔,很怕五叔问责。
  他又不想平白饶过燕月,只罚跪又觉太轻,便用了锁脉手,锁了燕月手足经脉,让他好好想想自己的错处。
  燕月跪在这里,只是痛得发晕,用全部意志控制、忍耐着疼痛,哪能还想的起来什么过错。
  玉翎实在佩服燕月师兄的忍痛能力,都到了此时,还能传音与自己闲聊,甚至还能笑得出来。
  龙夜、龙裳唉声叹气地走进来,燕月和玉翎忙挺了挺了身子,跪得更加笔直,小卿也走了进来。
  龙夜就道:“小卿饶了他们两个,只打我和你七叔就是。”
  龙裳也道:“燕月救了我和六哥两次,无功也可抵过了。”
  龙夜点头:“玉翎是奉我之命来办差事,有错也是我担着。”
  小卿欠身应了个是,过去先解了燕月穴道,吩咐两人站过一边。
  燕月和玉翎谢过六叔、七叔,又谢过老大,退到旁侧。
  龙夜和龙裳就在他们两个跪过的地方,并肩跪了,等着受罚。
  燕月忍不住道:“难道五叔命老大施责六叔、七叔吗?”
  龙夜、龙裳丝毫不觉得要被侄儿打了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反倒有几分庆幸:“幸好是命小卿来打,若是五哥亲自打了,不定几天坐不了椅子呢。”
  小卿各种踌躇,满心郁闷。
  总是叔叔,做侄儿的执罚,本就别扭,要是打重了,不合适;打轻了,要是五叔验伤,惨的就是自己。
  “六叔、七叔,侄儿僭越。”小卿琢磨着让两位叔叔跪在地上也不合适:“要不趴在床上?”
  龙夜、龙裳觉得甚好,又一起趴在床上。
  小卿瞄了一圈,也没有什么趁手的东西。要是去木家要,也不合适。
  “燕月去折个柳条来。”小卿瞪燕月,没有眼力见的东西。
  “是。”燕月忙欠身,告退出去,很快,又折返回来,拎着一根柳条奉上来,手指粗细,长短适中。
  龙夜回头瞧了,自言自语道:“这里不知是不是风水太好,柳条长得都很茁壮。”
  明显是嫌粗了。小卿拿了柳条顺手抽上燕月:“还不去换。”
  燕月只得欠身:“是。”
  再转回来,柳条细了一半,长短适中。
  龙夜再回头瞧瞧,也觉得粗。却也没有挑剔:“小卿快些打吧,免得一会儿五哥回来了又要加罚。”
  小卿应了是,当然不敢让两位叔叔褪衣受责,拎了柳条先抽向龙夜屁股,绝对不重,却是抽得龙夜“嗷”地一声,捂着屁股跳起来,吓了小卿一跳。
  “昨天五哥刚打过六哥的。”龙裳瞪小卿:“也不知错开个地方。”
  小卿忙垂头领责:“小卿错了,实在该问清楚再打。”
  龙夜吸着气又趴下去道:“不怪你,实在是这个位置不好,每次挨打,这里都是首当其冲的,所以最耐不得痛了。”龙夜趴着,用手轻点自己臀峰的位置。
  燕月在旁憋笑,憋得脸都红了。玉翎忍不住给他使眼色,没瞧见老大那都满心不爽了吗?您可千万别再撞他气头上。
  小卿忽略了燕月,拎了柳条,打向龙夜的背部,十几下打过去,龙夜很安静,小卿刚松了口气,再抽一下,龙夜忽然“啊”地又叫了一声。
  “小卿,你这下好用力。”龙夜回头,看小卿,分外委屈。
  “对不起,小卿一时失手。”小卿忙欠身,一头地汗,他可是一直控制着力道呢,可是刚才一分心,手下的力道重了几分,就被龙夜发觉。
  “五十下了吗?”龙夜问龙裳。
  龙裳点头:“该我了。”
  龙夜对小卿道:“你七叔最怕痛了,你可轻些。”
  小卿笑:“绝对不会重的。”
  小卿琢磨了一下,六叔是五十下,只打了十几下,那么七叔的二十下,就是打个三五下得了。
  非常好,皆大欢喜。小卿也没有累到,龙夜、龙裳也不太痛。
  龙夜笑道:“定是五哥心疼咱们,所以故意让小卿罚才好随便放水。”
  龙裳也满意:“六哥所言极是,五哥英明。”
  小卿也笑:“两位叔叔先歇一会吧,我带他两个去书房说点事。”
  这院子是专门备给客居的客人用的,两间正室,龙星住的这间,有堂,带里屋,旁侧一间侧室,龙夜和龙裳住,左侧是间小书房,客人用不用的倒没什么,只是备了,显得上档次。
  小卿的话音一落,燕月就觉得自己哪哪都不舒服,实在不宜移动。可惜,他别有深意的目光在看向六叔时,就被小卿师兄淡淡的目光给阻断了。
  小卿对两位叔叔欠身,先出去了。燕月和玉翎无奈,也只好对两位叔叔告退出去。
  龙夜想了想,觉得自己和龙裳好像还欠了小卿一个人情,就别拦着他忙别的事情了。
  况且,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龙裳商量。
  这间书房很好,小卿站在书案边,手中握着一枚紫竹的镇尺。镇尺也就是镇纸,镇纸的形状极多,质地也不同。当朝镇纸皆以青铜居多,手掌宽窄,上雕兽首,比如方才那屋中的青铜犀牛镇纸,很可爱,装饰的意味更多一些。
  这书房里的镇纸却是一尺多长、紫竹所制的细长条的一枚,中间镂空有云纹,并刻有“敏而好学”四字。比起戒尺来,是要短上一些,却要重上一倍不止,
  燕月、玉翎进得房来,瞧了老大手中物事,都是一阵心悸。燕月觉得紧张,很正常,他有点纳闷玉翎,你跟着紧张什么?
  “把那凳子拿过来。”小卿淡淡地吩咐。
  燕月瞧窗边,果真摆了一个雕花的三足春凳,燕月心里叹气,果真,方才五叔拦着不让弄出响动,所以老大并没有噼里啪啦地打自己的板子,如今六叔、七叔都抽过了,自己还能躲得掉吗?
  燕月过去,搬了春凳过来,放在老大身后,瞧瞧春凳的高度,琢磨着自己趴上去,屁股的高度可是正正好。
  “玉翎裤子褪了,趴上去。”小卿淡淡地吩咐,倒是出乎燕月的意料之外,一时没反应过来,道:“老大不是应该罚燕月吗?”
  燕月话一出口,立刻悔得想咬掉舌头。
  小卿已经点头:“一会儿要是还有力气,就打你。”
  “师兄,玉翎知错了。”玉翎犹豫着,抿了下唇,一只手放在身侧,一只手放到腰间的盘扣上,窘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