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62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6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是玉翎委屈。便是他做错什么;玉麒师兄斥责了,顶多是拍上几板子;便过去了。不会像小卿师兄这般,罚起来没完,各种欺负自己。
  小卿如何不知玉翎的心思。
  小卿有些后悔。倒是自己平素实在太惯着这个师弟了。
  确实,按玉翎闯祸的程度、次数和频率与他所受的责罚来说,根本不成正比。
  玉翎傲慢骄纵,好勇斗狠,一点委屈也受不得。只在师兄跟前时才乖顺一些,礼仪周到。玉麒的性子温和,对玉翎的骄纵和心狠手辣,总是不忍责备,实在看不过去了,也不过是申斥一番,玉翎根本就不怕。
  因为红色珊瑚树的事情,小卿曾命玉麒罚了他一百板子。可就玉麒那性子,不知怎么放水了呢,而且事后,小卿也没有再问起,既未监刑,也未验伤,就不了了之。
  小卿也算是默许了玉麒对玉翎的纵容。因为玉翎看着就赏心悦目,让人舒服,就像一个精致的瓷娃娃,大家都很呵护他,总想不起他的错处来;就是小卿也舍不得下重手罚他。
  只有在西峰时,因为玉翎贸然出手,害玉麒受重伤,并出言无状,小卿才算是狠狠教训了他一次。
  玉翎总算收敛一些,不再任性而为。不过只维持不到一个月,就又敢私瞒了挽晴到府的事情,还将挽晴点了穴道丢出去,如此地肆意妄为。
  小卿记得在西峰时,还告诉过他们要尊重和保护女孩子的,玉翎这么快就敢罔顾自己的吩咐,对一个无辜的女孩子下此狠手,而且,并不真心知错。
  所以,玉翎的胆子还是这么大,性子也还这么烈,一点委屈也受不了,也不能受,完全还是个骄纵的小孩子。
  真要论起错来,该都是锦绣宫主连若若的不是。她命挽晴来,挽晴不敢不来。玉翎对连若若最直接的反抗,就是让可怜的挽晴更加地不幸。
  而自己也拜玉翎所赐,被师父褪了裤子,命福伯直接打了屁股,把小卿窘得。而且,裤子也不准提,就那么光着屁股,在院子里顶着秋雨,硬是跪足了三个时辰。
  小卿最少已经有十年时间没被师父这么罚过了。明显是师父恼怒玉翎,抓不到玉翎,便把气出自己身上了。
  玉翎羞辱了挽晴,等于直接羞辱了锦绣宫主,那某人若是知道了,还不得如何心疼。
  而这个某人,恰恰正是师父也惧上三分的龙玉大师伯。
  玉翎是龙玉大师伯与连若若之子。玉翎不知道,连若若也不知道,但是傅龙城知道,小卿也知道。
  傅龙城训斥小卿:便是这么点小事儿也处理不好,这些年可是白长了年纪。师父这回也不用给你留脸了。
  然后,小卿,被师父罚到院子里,对着影壁跪着,只穿着小衫,裤子褪在腿弯,姹紫嫣红地屁股就明晃晃地晾在风雨里。
  虽然,此时家里的人并不多,除了福伯、喜伯、二叔,还有师父院子里的丫鬟琴棋、书画,再没有别人欣赏到这难得的风景,小卿依旧是羞恼无比,心里恨不得立刻将玉翎抓过来,抽筋扒皮,再抽上十年板子。
  此时,只是罚你跪着,已经是便宜你了。小卿冷冷地看着玉翎,你还敢摆出如此委屈的神色来,把你惯的。
  小卿心道,这次若是不好好收拾得你刻骨铭心,不把你那任性狂妄的性子改了,以后,我也不用再当你的师兄了。
  “燕月起来吧。”小卿起身,伸手拿过燕月手上的托盘,放玉翎头上,提壶,倒了一杯茶水,又放下壶:“顶好了,茶水洒出一滴来,就罚十下板子。”
  玉翎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师兄已经罚过玉翎板子了,为何还要这样责罚玉翎?”
  小卿淡淡地道:“虽然罚过了,不过是罚得轻。你可知师父是如何罚我的?”
  “在院子里罚了五十臀杖,由福伯施刑。”小卿轻叹口气:“便是裤子也不许提,又命膝行到影壁那儿,跪了三个时辰思过。”
  玉翎不由目瞪口呆,连燕月也愣住了。
  小卿又拿起了书,边看书,边漫不经心地道:“这些责罚,师兄可都是替你受的。所以,你最好乖乖地,我吩咐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别惹急了我,没等到家,就罚你褪了裤子跪规矩。”
  玉翎吓得噤若寒蝉,燕月也为玉翎叹气,这下小翎是真的惨了,敢连累老大在师父那里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兴坪镇,端木世家。
  整个镇子,倒是有大半个镇子的产业都属于端木家所有。
  端木府也很恢弘。家主端木长风,五十多岁,略胖。他与端木夫人十分恩爱,只是并无所出,二妹端木长华出家峨眉。幼弟端木长歌夫妇,昔年皆死于展红颜之手,留有两个女儿,端木烨和端木汐。
  如今端木的大小姐,正是端木烨。而端木汐,却几乎没有人见过。确切地说,是没有人见过端木汐的脸。因为传说端木汐命格十分奇特,见过她真面目的人,都会被她克死。
  因为,她一出生,就先克死了产婆,然后克死了娘,然后,就克死了父亲,便是照顾她的丫鬟,也被克死了好几个。
  最后,她只能带上面纱,深居简出,端木家,才渐渐平安。
  所以,堂上与龙夜、龙裳等相见的端木家人,就只有端木长风夫妇和端木烨。
  端木烨刚满十八岁,容貌堪称国色,很喜欢笑。她拉着无忧、莫愁的手,很是高兴:“两位妹妹以后住下来,府里就热闹许多了。”
  龙夜向端木长风问了安好,又送上一个乾坤钥匙,请端木长风收下:“这是大哥命送给端木前辈的。”
  端木长风心道,这玩意,我都买了一堆了,还用你送。
  龙夜笑道:“这枚乾坤钥匙是独家正版,做工精良,材质也是上好的金丝楠木,与市面上那些假冒的仿制品大有不同的。”
  龙裳也笑:“还请端木前辈尽量支持正版。”
  端木长风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世上也就只有傅龙城的弟弟能做得出来这种事情,便是武林至尊神秘的乾坤宝藏,也能拿来开这种玩笑。
  小卿和玉翎在镇上的客栈等龙夜、龙裳,只燕月陪着六叔、七叔来到端木府上。
  端木长风一定要挽留三人用饭。龙夜推辞不过,只好应了。
  龙夜怕小卿等久了会担心,便让燕月先去客栈中告诉小卿一声。
  燕月便先告退出去。
  龙夜、龙裳随了端木长风夫妇去用饭。宴席极丰盛。大家宾主两欢。
  吃饱喝足,已是正午。龙夜、龙裳觉得有些乏累。
  端木长风便邀请两人去偏厅小憩。两人便也应了。
  外面天气炎热,偏厅里很凉爽、舒适。两人在榻上躺了,不一会儿的功夫,竟真睡着了。
  客栈的上房很有些档次,单独的跨院,收拾得干净雅致。
  小卿沐浴更衣,煮茶。院子里的葫芦架,特别的翠绿,茂密,开满了洁白的葫芦花,更是垂下无数嫩绿的小葫芦,随风轻摆。
  玉翎沐浴更衣后,如无暇美玉,在阳光中熠熠生辉。
  如今微垂了头,跪在地中,背脊挺直。
  小卿有些叹气,实在不忍让这样的精致因了自己的暴戾而滚落于尘埃之中。
  师兄无话。玉翎心中忐忑。
  “玉翎知错了,愿领师兄责罚。”玉翎出声请责,目光落在几案上那柄红木戒尺时,不由瑟缩。
  这是入宿客栈时,在门前的杂货摊上买的。既然老大特意命买了,一定是要教训自己的。
  虽然在马车上时,玉翎头上顶的茶并未曾洒出一滴来。
  这一是因为傅家弟子自小被罚抄书,常在头上顶墨,锻炼出来,二是因为玉翎武功高超,耐力非凡,三是因为官道平整宽敞,赶车的人车技高超,不曾骤然颠簸或是停车,四是因为燕月很怕玉翎不慎将茶洒出,故此暗暗以内力凝聚成屏障,偷偷地封在茶杯上。
  也不知老大是发现了,还是没发现。反正这一路来,老大到底是不曾再寻玉翎或燕月的错处。
  到了兴坪镇。小卿也是含笑命了燕月护送六叔、七叔去端木家,他与玉翎在客栈等候。
  只是进客栈时,老大的脚步才略停顿了下,在杂货摊的老伯那里看中了这个戒尺,并问玉翎道:“你瞧着可合用?”
  虽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把玉翎窘迫得满脸通红,不愿作答,又不敢不答。
  总算卖货物的老伯和蔼可亲,接了小卿的话道:“小人所卖的戒尺,可是与呈贡书院的戒尺一般无二的,与家中子弟最是合用,皮肉之痛,不伤筋骨的。”
  小卿接过老伯双手递过来的戒尺,微微一笑,递给玉翎,按老伯的报价,付了银子。
  玉翎双手托着戒尺,几乎可以想像得到这戒尺落到自己身上时的疼痛,又是窘迫,又是惧怕。
  师兄要罚师弟,本来就是不需任何理由的。也不用你一定犯错。有错罚错,无错训诫也是使得。
  况且自己本就在老大那里存了错处,老大还未罚够呢。
  老伯似乎瞧出了玉翎的忐忑,竟然开口安慰玉翎道:“小公子如此神仙般的品貌,只怕大公子就是买了戒尺,也是不忍落在小公子身上的。”
  一句话,将玉翎说得又羞又怒,只是师兄在跟前,只低垂了头,不敢做声。
  自小卿带着玉翎下了马车,停步在这杂货铺前,周围已是有了几多好信之人,在旁侧偷偷窥伺两人品貌,如今小卿偏买了这样一件物事,又让玉翎拿着,自然易惹人遐思。
  本朝尤重家训,对家中子弟的责罚训诫,常著书立作,相互交流,传授经验。而且训诫子弟,也不刻意避人,若是子弟犯了大错,甚至还会呈请官府公开训诫,以示家风严谨端正,并以此同警世人。
  世人多是爱热闹的,训诫子弟这种热闹,更是爱瞧。如今看到小卿、玉翎这般俊逸的公子来买戒尺,当然引入注目。尤其是对面二层酒楼上的那个青衣男子,瞧着玉翎洁白修长的玉指,托着红木戒尺,心里已是热血沸腾,只想着这戒尺落在这般神仙般俊逸的小人身上,该是怎样一幅*的景色。
  作者有话要说:3。1日,补全后面1000字。因为每章都超过3000字才好看。纯属个人怪癖。给大家带来阅读不便还请原谅。
  俺爱你们。特别感谢大家的耐心等待,打分留评。恳请大家留下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对文笔不足之处,请大家多多包容,我会尽量尽量地改正。
  另外隆重感谢大家的霸王票支持!虽然很满足我的虚荣心,但是让大家破费了。
  感谢yolanda、蝶依梧汐儿、小悦、2011学乖、清晓君、云乘雨、莫云染银钩等亲的支持。
  希望大家不要互相攀比,也不要和别人的文攀比,量力而行。只要给心妖留评支持,心妖已经非常感谢大家的!!祝看文快乐!!

☆、第63章 不为己甚

  龙夜醒过来时;觉得身上有些痛。迷糊中还以为自己是挨了家法后睡着的;也不太在意;只是喊丫鬟道:“倒茶来。”
  “都这时候了,六公子还摆着谱呢。”有人轻笑。
  “仙儿。”龙夜忙睁开眼睛,果然见对面椅子上,端坐着一个巧笑嫣然的黄衣女子;只是并不是仙儿,而是绿绿。
  绿绿忽然换了黄色衣衫,竟看着与仙儿有几分相像。
  “龙裳。”龙夜不由心里一惊;急忙回头;还好;龙裳靠着自己的腿依旧睡得安稳,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映下朦胧的剪影。
  龙夜心里一宽;又怕阳光太亮会晃了龙裳,想要伸手为他去挡,胳膊一痛,他才发觉自己的双手竟是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
  “还没醒利索呢。”绿绿笑道,说着,自旁边的桌子上端了茶,走近龙夜身边,却是将那茶一下都泼在龙夜脸上。
  龙夜吓了一跳,还好是凉茶,天气热,撒到脸上还觉得凉快。
  只是龙裳却也是被弄醒了,迷糊中道:“六哥,我还要喝茶。”
  龙夜笑道:“你且忍忍吧。”
  龙裳睁开眼睛,瞧自己和六哥躺在地上,头上有个女孩子正拎着壶冷笑。想要坐起,才发现穴道受制,不由问六哥道:“是谁点了我们的穴道?”
  绿绿冷笑道:“真是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到现在也还笑得出来。”
  龙夜奇怪道:“我们不是在端木家小睡,怎么会落到你的手里?”
  绿绿冷哼了一声,道:“别说这些没用的,现在你们两个落入我的手中,最好乖乖听话。”
  龙夜笑道:“我们别的不会,可是最听话了。”
  龙裳也笑:“我自然也听话。”
  绿绿听了,反倒生气,过去踢了龙夜一脚道:“你们两个是不是男人,这么没有骨气?”
  龙夜被她踢得好痛,道:“那我们就不听话好了。”
  龙裳也奇怪道:“明明是你让我和六哥听话的,如何又去踢他?”
  绿绿哼道:“你们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