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7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又是险些叫出来,强忍下了。又小声道: “不知大哥要打几下?”
  龙城道:“这次只打你十下,你记着规矩吧。”
  龙裳应是,不敢求情,还是忍不住道:“大哥,可轻轻地打?”
  龙城蹙眉,小卿忙道:“七叔,这话也算是求饶呢。”
  龙裳的眼泪就要掉下来,小卿又道:“可不能掉眼泪,会加罚。”
  龙裳好不容易把眼泪收回去道:“裳儿记住了,大哥重重地打吧。”
  傅龙城放轻了力道,再一下抽下去,比第一下轻多了。只是鞭子凌厉,打一下,鞭稍处还是带了血痕,龙裳的身体直晃,总是忍住了不动。
  小卿提醒道:“七叔,你该自己查着罚下的数目的。”
  “一。”龙裳带了颤音查道。
  龙城便一下下打下去,龙裳一声声查下去,越查越慢,声音也哽咽着,龙城并没有气恼,等着龙裳一下下地缓着气,总算十下罚完,龙裳疼得满头的汗,龙城也觉得累得慌,小卿侍立在旁侧也是一头的汗。
  “去换个戒尺来。”龙城命小卿。
  龙裳不由大骇:“大哥还没罚完吗?”
  龙城冷着脸道:“那十下只是罚你任性胡闹,还要打三十下戒尺,罚你违抗兄长之命。”
  小卿奉来戒尺,龙城道:“裤子褪了。”
  小卿在旁道:“师父命裤子褪了,就是要用杖臀的规矩。”
  龙裳解下腰间盘扣,又把裤子褪到脚踝,小卿道:“要跪伏下去,头放到胳膊上,腿要并拢,把屁股抬高。除了这姿势不同,要求也是和杖背是一样的。”
  龙裳应道:“是。”
  龙城手里的戒尺打下来,力道却很重,打得龙裳直是吸气,也不敢求饶,龙城一气打足二十下,才停下手问道:“你可记住我说过的话了。”
  龙裳颤声答道:“是,大哥吩咐不许擅用异能的。”
  龙城再打两下,问:“你既然记得,还敢故违?”
  龙裳痛得再也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却不敢哭,道:“龙裳知错了。”
  龙城心下一狠,又打了八下,才道:“你长大了,更要懂得规矩,傅家的规矩是摆设吗?”
  龙裳哽咽道:“龙裳不敢了,龙裳再也不敢违抗大哥的吩咐。”
  龙城这才将手中戒尺子扔给小卿,吩咐道:“不许给他上药。”
  又对龙裳道:“你在这里跪到天亮,好好反省。”
  这才转身去了。看见大哥转身,龙裳忍不住痛哭失声,他挨了很重的打,还不许上药,还要一个人跪在院子里,这责罚实在有些过重。
  龙裳跪过半宿,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后来还病了一场。
  龙城去知过堂看龙夜时,龙夜正拽了喜伯的鞭子,各种求饶。福伯怕打重了龙夜,就命喜伯执罚,喜伯打个三两下,龙夜便开始耍赖求饶。福伯站在一侧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龙城进来时,龙夜立刻吓傻了眼。
  龙城过去也不说话,接过喜伯手里的鞭子,将龙夜按在长登上,顺手扯落了裤子,重重地打了下去。
  龙夜开始还咬了牙硬挨,可是大哥手里的鞭子一下下打进肉里,痛不欲生,实在坚持不住,便哀哀求饶,可是大哥根本就是铁石心肠,反倒打得更狠,旁侧福伯、喜伯一起跪了求情,龙城也还是不理。
  龙夜怕得要命,又挣扎不得,最后实在是痛昏了过去。
  可是很快,又被一桶凉水泼醒。龙夜差点以为进了地狱了,终于知道大哥的恐怖,难怪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和那些侄儿们,怕大哥怕得什么似的,龙夜这才知道真如五哥所说,以前大哥是有多纵着自己和龙夜了。
  龙夜勉强跪起,再不敢犟着,更不敢胡闹,恭恭敬敬地认了错,委委屈屈地请责,龙城冷冷道:“过了八岁,傅家规矩,本就该严加管教,倒是我一直纵着你和龙裳,如今爷爷有命,让我对你和龙裳严加管教,日后,便别想着能巧言辩过。好好记着家里的规矩,若有一丝违背,小心家法无情。”
  龙夜恭声应了,奉了鞭子请喜伯责罚。
  龙城亲自在旁监刑,喜伯拎了鞭子,狠下心,按规矩打足三十下,又把龙夜打得昏死了过去。龙城这才命喜伯将他带出去。
  这一次,无论龙夜还是龙裳,都在床上趴了旬日,才下得床去,自此后,两人怕大哥可是怕得厉害了,只老老实实待着,再不敢违背大哥半点儿吩咐。

☆、第7章 金鳞

  龙壁、龙晴、龙羽和龙星回府时,侄儿小卿已在二门恭候,见了几位叔叔,过去行礼道:“师父回来了,请几位叔叔回府便到采薇园跪侯。”
  龙壁先行离家,随后龙晴带着龙羽、龙星出府,如今四人碰巧一起回来了。
  龙璧、龙晴、龙羽和龙星俱是忐忑。龙羽自怀里拿出一个用天蚕丝捆紧的玉盒递给小卿:“你先好好收着。”
  小卿接过来,几乎入手不稳,盒子里好像装了条力气极大的鱼,不停地撞击着玉盒。
  龙璧和几个弟弟一边往采薇园走,一边问小卿道:“你师父可是很生气吗?”
  小卿点头道:“师父刚到家中,便发现七叔用了异能,所以重责了六叔、七叔。”
  龙璧不由叹气,龙晴、龙羽和龙星也暗自心惊。
  “七叔还在院子里罚跪,六叔在知过堂里昏过去了,师父正在给他疗伤。”小卿继续禀道。
  “什么?”这下,龙璧也是大惊,心道,这下惨了,我刚一离府不归,家里便发生这样大的事情,一会儿少不了要被大哥打烂了皮了。
  龙晴和龙羽听了,又是心疼龙夜龙裳,又是胆战心惊,今日大哥必定不会轻饶了自己几人。
  龙星心中虽也是害怕,却也有一丝小小的庆幸,就算大哥要打通堂,有了三位哥哥在上面,他受罚一定是最轻的了。
  四人心里害怕,却是不敢怠慢,穿过几层院落,来到采薇园内,正堂之上,已是摆了条案,黄梨木雕花三腿八宝桌上,紫檀木支架上的红木板子晃晃地刺入眼帘。
  如今大哥的家法,可是比着原来又厚又重的多了。这也是爷爷的意思,家里侄儿们多了,叔叔们的家法自然不能与侄儿们一般,况且各个年纪大了,也更抗得住打了,便是家法板子,也该更厚重一些。
  龙璧如今19,龙晴龙羽17,龙星15,自从满了15岁,便都可以统一待遇,一起“享受”这家法带来的痛楚了。
  四人便走上堂去,在条凳旁边,屈膝长跪。
  跪了足有一炷香的时候,大哥龙城,才带着福伯、喜伯两个管家走上堂来。
  龙璧、龙晴、龙羽和龙星一起叩首道:“大哥。”
  龙城在上首的太师椅上坐了,冷冷地道:“你们四个还知道回来吗?”
  龙璧等四人一起垂首道:“小弟知错。”
  龙城也不问情由,命道:“先打龙璧五十板子。”福伯应了一声,去八宝桌上取了红木板子,走到龙璧身前。
  龙璧只能领责,自己褪了裤子,膝行过去,趴好,福伯就一下下劈里啪啦地打下来,五十下结束,龙璧一脸的冷汗,从条凳上滑落下来,跪直了,谢了大哥责罚,先跪到一侧思过。
  看到龙晴时,龙城问:“是你带龙羽、龙星出府?”
  龙晴道:“是龙晴之错,大哥重责。”
  龙城便命:“也打五十。”
  龙晴恭敬地领责,按规矩趴到条凳上。福伯挥了了板子,重责五十,丝毫不曾容情。
  总算到了龙羽这里,龙城气怒稍减,命罚四十,龙星只罚了二十下。
  等龙星也受罚完毕,四个弟弟一起跪了,给大哥谢罚。
  龙城这才问:“都干什么去了?为何擅自离府?”
  龙璧缓着气禀告道:“小弟接到白霆白大哥的传信,白大哥的儿子小白逃家不归,据说藏匿在附近玉女山中,请傅家帮忙查看。”
  小白名叫白展岚,是白霆独子,很受宠爱,十三四岁,也很顽劣。
  龙城不由蹙眉,这孩子胆子也太大了,还敢离家出走不成。
  龙璧接信后,不敢延误,便去玉女山中寻找,可是并无所获,却在玉女山下偶遇白蟒一条,正欲吸食樵夫,龙璧仗剑相助,将白蟒腹部剖开,哪知竟从里面掉出一个血糊糊的小孩儿来。
  龙晴、龙羽和龙星跪在地上,本都是暗暗忍痛,听了二哥的话,也觉惊奇。
  龙璧为救那个小孩性命,耽误了一些时间。
  其实龙璧是怕大哥见责,说得含混,那个小孩儿可不是普通的小孩儿,是一个古灵精怪,长得异常美丽的小女孩儿呢,而且也不是太小了,总也有十四五岁,而且还没有穿衣服……女孩子十四五岁已是可以嫁作人妇了,龙璧可不想惹了麻烦,平白又挨大哥的板子。
  龙城信了龙璧的话,果真并未深责。龙璧不由暗舒一口气。不过,这次他虽是躲过去了,可是过了几年,那个小女孩儿还是找上门来,让龙璧“负责”,龙璧因了她,可是没少挨大哥的板子呢。
  龙璧的错算是情有可原,龙城不在追责,又问龙晴、龙羽和龙星:“你们三个呢?又野去哪里?”
  龙晴、龙羽和龙星出去,确实也是做了一件大事。
  最近天生异象,大明湖附近水域竟然出现万年金鳞的踪迹。这万年金鳞乃是前古异兽,据说能吐水成珠,肉有长生不老之效,几乎已经通灵,与万年菩提一样,是罕见的神兽。
  龙晴、龙羽和龙星正是少年心性,有好东西又有热闹,而且就在家门附近,怎会不去?
  三人便联袂而出,寻了蛛丝马迹,花费了莫大的心思,终于将金鳞驱往寒流汹涌、却极狭窄的一处江边,守候了三天三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金鳞抓到。期间,前来抢夺金鳞的武林人士不下数百人。他三人既要保住金鳞,又遵从龙城的吩咐不敢随便伤人,可真是受了不少苦,龙羽的胳膊上还受了伤。
  不过总算是抓住了金鳞,又甩开了那些苦苦纠缠的武林人士,三人这才返回家中,哪知一进家门,便是受罚,那宝贝金鳞还被关在玉盒之中。
  听了三人述说,便是福伯、喜伯也是大为好奇,便对龙城求情道:“三位少爷虽然外出不归,也是事出有因,并不曾做了什么坏事,况且能得如此异宝,也可将功折罪了。”
  龙城便问龙羽伤势如何,还好只是小伤,不由气恼龙晴为何不提早禀报。龙晴忙又欠身应错。
  龙城才命四人站起,又命小卿把金鳞带上来。
  龙城见了金鳞,也觉神奇。金鳞形似鲤鱼,只是便体火红,鳞甲坚硬非常,熠熠发光,头上却生有两个寸长的弯角,却是银白色的。金鳞虽非吐水成珠,但是吐出的一圈圈水泡,状如凝乳,有种淡淡的甜香味。
  金鳞在玉盒里还在拼命挣扎,据说还能遁入土中,钻入缸底,也不知放到哪里才安全,可是也不能一直关在玉盒里。
  福伯便想起明辉堂的地下石室里的石潭,也许放在那里最是合适。
  龙晴本欲将此鱼做成金鳞丹,给府中弟子食用后,均可百毒不侵,并大大增加功力。金鳞听了龙晴禀告,乌黑的眼珠中竟似乎有泪光闪动,龙城心里不忍,便吩咐龙晴将金鳞放到内府石潭中,不许杀害。
  金鳞给人抓住本以为必定会成为这几人的美餐,早就一心等死,自己折腾得奄奄一息。哪里知道却给重新放到潭中。潭水深浅、温度正是金鳞最适宜的居住环境。不一会儿功夫又活蹦乱跳起来,不时吐出水珠,石潭内的水中好似漂着很多珍珠,分外好看,过去盏茶时分,才渐渐消散。
  龙城、龙晴、龙羽和龙星都站在潭边看那金鳞。
  龙星十分担心金鳞会从泉眼中逃跑,想要在泉眼上盖上石板。
  龙城却不准许。大哥既然发话,三人不敢不听。只好放任那金鳞在池中自由自在,游来游去。果不其然,金鳞很快发现了泉眼,并试图从泉眼中逃走。
  那泉眼稍小,金鳞较胖,可是金鳞使劲吐出一些水珠后,体型竟渐渐缩小,又拼命往那泉眼里钻去。
  龙星忙伸手去抓,却看到大哥冰冷的眼神看过来,只好讷讷收手,几人眼睁睁看着千辛万苦得来的金鳞从泉眼中跑掉了。
  三人不敢埋怨大哥,心中可是惋惜不止。龙城见金鳞逃走,虽觉遗憾,也不怎么在意。
  看龙晴、龙羽和龙星三人还站那里,分外惋惜的样子,不由微斥道:“都不回去上药吗?”吓得龙晴、龙羽和龙星连忙告退出去。
  可是过了几天,龙城到石室中静坐时,发现金鳞又回来了,而且还带了一大两小的金鳞回来。金鳞一家四口竟是准备在石潭中安居乐业起来。
  龙城觉得十分好玩。
  过了段时间,金鳞不知道从何处运来一些灵芝种子种到石潭中,石潭底部岩石上长出了一片大大小小的灵芝。灵芝颜色金黄,形如扇贝,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