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70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7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难怪,这个由红袖假扮的端木长华,即便是小卿、燕月、玉翎联手,也无法与之抗衡,因为展红颜的功力也在红袖身上。
  傅龙城只能看着红袖遁去,而此时,想必展红颜已经完全占据了展倾城的躯体,并已从水晶棺中脱困。
  这是展红颜功力最弱的时候,当然也是诛杀她的最好时机。可是傅龙城偏无法脱身,因为此时的龙夜和龙裳需要救治,还有这些未死的也吓得半死的武林人也需要救治。
  况且哪怕只是耽误盏茶的时候,展红颜就会恢复了部分功力并隐匿起来。
  龙城气得,狠狠一个耳光抽落龙夜脸上,龙夜“啊”地一声,呼痛出声,人也醒了过来。从大哥怀中滚落跪地,一时吓得无法出声。
  触目的是尸横遍地,鲜血淋漓。方才的情形,龙夜并没有忘记,只是不知自己如何会有这样霸道的武功在,只觉方才的那个龙夜已经不是自己了,满心杀念,只想嗜血。
  龙夜体内的心剑,正是当日展红颜所中。
  心剑是一门极其歹毒的武功。能练成心剑的人,必须天赋异禀,且心地纯良,即便如此,也不能轻易使用,每用一次,便增一分心魔,凡人但有三分心魔,必将堕入邪途,为心魔所噬,无法脱身。
  据说,心剑这种歹毒的武功,竟源于当年少林的达摩祖师。只是达摩祖师修炼成功之后,才发现这种武功的歹毒之处,但是这种武功一旦习成,除非自断心脉,否则无法废除。
  达摩祖师终其一生,并不敢用,但是归天圆寂之时,又不忍将如此神奇而又威力强大的武功心法付之一炬,反倒将已习成的心剑封于瓦罐之中,留与后人。
  达摩祖师一念之差,日后在江湖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并造成了几多腥风血雨。
  展红颜不知从何处习得心剑,练成之日,又恐为心魔反噬,故此也不敢轻用。在傅家做客之时,发现龙裳因服食了千年菩提而天赋异禀,故此,准备将体内心剑渡与龙裳。
  龙夜彼时幼小,却也知道保护弟弟,在展红颜引出体内心剑注入龙裳体内之时,忽然抱起了弟弟龙裳,展红颜的心剑之种,就有一半落入到了龙夜体内。
  后来展红颜被展倾城的“倾城一吻”封印,两人躯体合而为一,展倾城曾对傅龙城说出“心剑”两字。
  傅龙城是何样的心思,知道展倾城绝不会无缘无故提到此事。
  想起展红颜与展倾城曾在家中做客,爹和娘毫无防备,难道是展红颜暗中对弟弟们下了毒手?他回到家中,默察几个弟弟内息,果然发现六弟龙夜和七弟龙裳的内息有异。
  龙城不由想起在与斩花宫决战之前,龙裳、龙夜忽然昏厥的事情。当时天下第一圣手为龙裳、龙夜诊治,爷爷、爹和自己都在旁侧,天下第一圣手何其凝重的神情,然后又推说无碍,只开了普通发热的方子。
  果真,过了几天,龙裳、龙夜自行恢复了。
  后,天下第一圣手决定离开傅家,只说要去寻找一种疑难杂症的良方,却又没有说明到底是何疑难杂症,只是临行前,嘱咐爷爷和爹爹说,龙夜、龙裳体质特殊,不宜习练高深武功,恐有损其福。
  爷爷和爹爹疼爱龙夜、龙裳,当即应允了。并也告诉自己,不要太逼迫龙夜、龙裳习武。
  如今看来,果真是展红颜暗下毒手,竟是趁着在傅家之机,将心剑种到了两个弟弟身上。龙夜、龙裳的突然昏厥,亦是心剑生根的反应。
  而天下第一圣手只觉两个弟弟体质有异,却不知心剑之事,却凭多年行医的直觉和经验认定,若是龙夜、龙裳武功若高,只怕易生祸端,所以才会有如此提议。
  傅龙城实在恨煞展红颜。
  展红颜未雨绸缪,将自己体内心剑分种在龙夜、龙裳体内,也只有她,才能解除心剑禁制。
  难怪展红颜那么有恃无恐,如果真的不敌傅龙城,亦可用龙夜、龙裳的性命相威胁,逼迫龙城放她们一条生路。
  只是展红颜没有想到的是,展倾城爱傅青书情深,竟会对她使用“倾城一吻”,所以展红颜并没有机会提出威胁的事情。
  展倾城与展红颜合体后,知悉了展红颜的全部秘密,却无法说出全部事实,只是在沉睡之前,提醒龙城“心剑”之事。
  龙城思及这些,不由后怕,如果,自己不是心存善念,留下展倾城性命,只怕如今龙夜、龙裳也已性命不保了。
  龙城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将心剑之事说出。只是遵从爷爷和爹的命令,只将一些强身健体的内功心法传与两个弟弟,平素也只督促他们的轻功心法,并没有过多逼迫他们两人习武。
  龙夜、龙裳都是爱玩,最喜欢探险和寻找宝藏这种事情,经商或是破案也很喜欢,还真是唯独不喜欢练武,龙城也就由着他们两个。
  只是傅家毕竟是武林世家,况且有时探险或是破案,没有武功防身也是不方便,所以偶尔龙城也催促一下他们两人的武功进度,尤其是乾坤心法的习练,催促较严。但是比起督促其他弟弟或徒弟们的练功习武程度,简直就是不能提了。
  龙夜、龙裳资质绝佳,武功进境依然很快。龙裳的异能更是很快便有显现。为控制两人体内心剑成长,龙城只得封去龙裳的超能力。
  龙夜并看不出太大的异常来,而龙城也衷心地希望龙夜其实是个正常孩子,所以并未对龙夜封穴。龙夜习武的成就就比龙裳更好一些。
  龙夜、龙裳渐长,总也不能一直圈在家里。若是放到外面去,龙城又各种担心。所以龙城思来想去,还是解除了龙裳的禁制,让他最少能在一般情况下自保。
  龙城为了两个弟弟,可真是殚精竭虑,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所以龙夜、龙裳的岭南之行,龙城各种不放心,到底是派了龙星来。对于龙星的武功,龙城虽然很少当面夸赞,实际上还是非常放心的。
  况且只要龙夜、龙裳不是做了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也不会惹上什么特别厉害的仇家。
  偏巧着燕月、玉翎也来了。龙城就觉得不妙,有这么两个惯会闯祸的侄儿在,没准又会出什么大事情呢。龙星自己的性子还不定呢。所以龙城赶快将小卿也派了来。
  小卿最少能看住燕月、玉翎,而且刚得了自己的教训,也能循规蹈矩一些。再加上龙星在,什么状况也都应付过去了。
  可是,偏在此时,任逍遥任二哥那边又出了点事情,明儿不见了。消息传过来,龙城当然得命龙星去看看。
  龙星一走,龙城就坐不安稳了。
  小卿他们刚挑了姊妹宫的绿罗一宫,红袖也出现在江南附近,莫非又有什么阴谋?
  所以,龙城决定,还是也来一趟岭南吧,有火灭火,没火就当散心吧。
  然后,龙城来得果真正是时候。

☆、第72章 援手之恩

  龙夜惶然跪地;龙城面色沉肃。
  龙裳无碍而起;嗫嚅了叫了一声“大哥”;便走到龙夜跟前,与他跪个并排道:“大哥息怒,六哥是为了救我,才不得不杀人的。”
  小卿立刻屈膝跪地;朗声禀道:“斩花宫余孽红袖,成立姊妹宫祸患武林,易容为峨眉忘情师太;用妖法控制了岭南武林英雄的心智;害他们无辜惨死;幸得师父及时赶到,才挽救了大家的性命;徒儿等无能,亦无法与之相抗,请师父重责。”
  燕月、玉翎亦跪地请责。
  这边,死里逃生的诸人,一时还摸不清状况,面面相觑。
  小卿已经朗声道:“这位就是家师,曾与诸位武林前辈共同剿灭斩花宫,居功至伟、名动天下的金龙令主傅大侠,有他在此,斩花宫余孽姊妹宫,当不足为惧。”
  燕月、玉翎亦同声道:“有傅大侠在此,姊妹宫当不足为惧。”
  终于是有人回过神来,忙欠身施礼道:“多谢傅大侠援手之恩。”有一人带头,其他人立刻纷纷抱拳施礼:“多谢傅大侠救命之恩。”
  傅龙城瞪了小卿一眼,才转身对众人抱拳道:“都是龙城教弟不严,愧对岭南武林同道。”
  木游君忙深施一礼道:“傅大侠何出此言,都怪我等被姊妹宫妖女所迷惑,才会作出此等憾事,多亏傅大侠及时出手,才免让岭南武林遭受灭顶之灾,我等惭愧啊。”
  木游君见风使舵,转变极快。
  众人在他带动之下,立刻明白劫后余生,多亏是傅大侠到此了,忙也致谢一番。当然对于死者,也免不了兔死狐悲之感,但毕竟是斩花宫之祸,在众人心中印象较深,这姊妹宫既然是斩花宫余孽,当然立时就把仇恨吸引过去。
  傅龙城更觉惭愧,一面对死者致歉,许诺重金安抚,一面又承诺严责龙夜,绝不让此事再度发生。还有一句场面话,龙城没说,那就是想报仇的,傅家随时恭候。
  这话龙城觉得说了也是白说,他还真不相信,这世上有人能越过他去动得了龙夜,谁还真能报得了这个仇。
  龙城当众许诺对龙夜家法重责,也只能是做到如此了,人都有私心,他总不能让自己的弟弟真给那些死去的人陪葬。
  江湖事江湖了。江湖上本就是这样,技不如人,被人所杀,原本也是平常,何况龙夜也算得上是自卫杀人。但是有个别亲朋葬身于此的,心里当然愤恨龙夜,也只能是心里琢磨着,日后如何报仇就是了。
  但此时情景,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了,也暂时收起心中悲愤,只感谢起傅龙城的救命之恩来,因为毕竟若是展红颜再祸起江湖,能与之制衡的人,也非傅龙城莫属,关键时候,还是先站对队伍,保住性命再说吧。
  王宇冲也是侥幸未死之人,而他门下,则有六七人殒命于此。他自然是愤恨难平,只在心中冷哼,好你个金龙令主,你的弟弟杀死了这么多武林中人,你仅凭一句抱歉,一句家法严惩就交代过去了吗?我衡山派必定与你傅家誓不两立。
  其实王宇冲以为傅龙城说要严惩龙夜,只是一句场面话,他哪知道龙城的脾气,龙城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他不说严惩都能打没你一层皮去,何况是当众承诺要严责龙夜,傅家的家法又岂是那么好挨的?
  龙夜跪在那里,可是吓得魂都丢了一半。
  一些热心的武林人留下来帮助收敛尸体,查点伤亡,另一些人便忙着告辞而去。
  木游君主动帮忙,只说自己是被红袖迷了心智,才会对木蝶依不利,请求大家原谅。
  小卿对木游君的话不置可否,只是请他将仙儿暂时交给傅家看管,因为她既然是红袖的弟子,也许能问出一些端倪来。木游君当然满口答应。
  小卿命擎羊等先将仙儿带走。
  龙夜和龙裳也被暂时许起,帮着搬运尸体,用白布盖了,按人名发放抚恤。
  这些人中,木游君大部分熟识,确实帮了小卿不少忙。
  只是搬运尸体时,木游君去帮玉翎的忙,不知怎么,啪嚓一声,一具尸体就滚落到地上,玉翎俊面微寒,看着木游君,木游君慌忙去扶地上的尸体,道:“兄弟,木某得罪了,让你死后也不得安宁。”
  众人都往这边瞧来,龙城不由眉峰微蹙,小卿已是瞧见师父神色不渝,忙轻声喝道:“玉翎,不知小心点吗?”
  木游君忙抬头道:“是我不小心撞到了玉翎兄弟,都是我的错。”
  玉翎冷声道:“你与谁称兄道弟。”
  木游君一愣,小卿已经行到跟前,扬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在玉翎脸上,“啪”地一声脆响,玉翎的半边脸上就现出红红的指痕来。
  玉翎垂了头,不敢稍动,小卿冷声道:“可是忘了昨日的教训了?”
  “玉翎不敢。”玉翎颤声答道。
  小卿又瞪了他一眼,才走过去忙别的事情。
  玉翎这才敢轻抿了下唇,只觉脸上火辣辣地痛。
  木游君在旁看得两眼发直,玉翎俊逸白皙的脸上,有微微的红肿,一侧的俊脸上,印着淡淡的红色指痕,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轻抿了唇忍痛的神情,让人心疼得几乎要窒息。
  木游君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要去轻抚玉翎脸上指痕的冲动,低了头道:“玉翎公子,实在是在下唐突,倒害你受责。”
  玉翎并未看到木游君方才的神情,只是听木游君语声低沉,好像真的很自责的样子,不由也觉得自己方才是不是反应过度了,而且,确实有些不礼貌,遂淡然一笑道:“我师兄教训的是,方才是我失礼了,木大哥还是叫我玉翎好了。”
  “谢谢你,玉翎。”木游君心里狂喜,面上却不露生色。这个玉翎虽然武功高强,到底是单纯,涉足江湖不深,木游君深信,假以时日,自己一定能找到机会得尝所愿。至于木游君的心愿到底是什么,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这边查点伤亡,白布所盖尸体总有四十三具之多,更有数人,虽然未亡,心脉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