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73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7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龙夜却只能要紧牙关,尽量保持着跪姿,再不敢有丝毫晃动。
  龙城的藤杖点在他臀峰上:“抬高。”
  龙夜忙收拢双腿,将臀部抬高。
  龙城的藤杖才又一下打下来,又是连着三下,没有任何停顿。
  好疼,龙夜觉得自己的胃仿佛都痛得抽搐。
  龙夜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疼,他以前也受过藤杖的,却都不似这次这般难以忍受。
  温热的血,已经顺着龙夜的背脊和臀峰流下来。
  打在臀上的六下,都重叠在一条檩子上,一如打在背脊上的那十下,亦是重叠在同一条檩子上,短暂的停顿之后,那鼓起来,被打下去又鼓起来的檩子,才绽开了血珠。
  龙星跪在院子里,看着龙夜赤/裸肌肤上狰狞的伤痕,又是心疼,又是惊恐。原以为大哥便只是打自己和三哥才下得这样的狠手,如今对龙夜却也是一样。
  只是这才一开始,大哥便如此重责,可是龙夜,要如何才能挨过这样狠厉的责罚。

☆、第75章 心剑之祸(下)

  龙夜想起五哥的话;大哥说什么;自己便应什么;可是大哥什么也不说,只管拎着藤杖打,龙夜就只能咬牙忍耐。
  龙夜也不知道自己这么抗打,难道武功厉害了;抗打的能力也会增强?反正痛得虽然七荤八素,倒是还能奇迹般地跪着不倒。
  龙城手里的藤杖还是那样,六下打在一个地方;绽出血珠了;便换一个地方;继续打落。六十下打过,龙夜的臀上已经再看不出本来的肤色;肿胀着青紫,血肉模糊。
  龙夜全身颤抖,腿更抖得厉害,他再怎么胡思乱想,各种安慰自己,可是还是疼,而且奇怪的是,明明大哥只是在暴打他的屁股,为什么会觉得全身哪哪都痛,喉咙里也要冒出火来啦。
  龙夜默默数着藤杖落下的次数,已经过了一百了,龙夜琢磨自己大概得有几天是在床上下不得地了。
  藤杖重叠着再打落到伤痕上时,龙夜实在忍不住闷哼出声,然后,呻/吟声就再控制不住。龙城的藤杖开始抽在龙夜臀腿交接的地方,却是更加了力道,一下一道狰狞。
  龙夜感觉到那种更加无法忍耐的疼痛,强迫自己咬紧嘴唇,咬紧牙关,将那些呻/吟声吞进喉咙里。可是大哥的力道依旧未减,龙夜觉得那里的皮肉似乎已被藤杖碾成了肉泥,可是藤杖依旧还打下去。
  龙夜实在咬不住牙关,身体也摇晃了一下。
  龙城微怒,竟然还敢动,狠狠地一杖,便打落在臀峰上的那道最深的伤痕上,龙夜“啊”地惨叫出声,扑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哥打龙星吧。”院子里的龙星,明知会触怒大哥,还是忍不住,身形一晃,保持着跪姿,落在了龙城身前,垂头。
  龙城手中的藤杖便带着风声,抽在龙星的背上。龙星只是绷紧了皮肉,依旧跪得笔直,硬承那一下下怒责。
  龙夜勉强跪起来时,只看见五哥背上氤氲的血迹和鼓起的一条条血檩,并渐渐模糊在他的视线中。大哥打自己时,他可以忍住不流泪,可是看见五哥被打,龙夜到底是落泪。
  笔直地跪着时,藤杖打在背上的力度最重。不敢晃,不能晃,只能用力绷紧肌肤,完全用自己的身体接下这种力道。能承受住龙城如此重责的人,怕也就只有龙星了。
  龙星的眼眸中还是升腾起雾气。即便能承受住责打,却依旧承受不住疼痛。
  “龙星知错,不该放纵龙夜、龙裳。”龙星的面色苍白,冷汗涔涔,唇边却涌出鲜红的鲜血。他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龙城终于停了藤杖。那种恐怖的责打声停下时,龙夜依旧听不见院内的鸣蝉。
  如今骄阳正盛,已近正午。阳光晃在门侧的两个半人高的青花瓷瓶上,有一点点地炫目。
  “去拿过来。”龙城淡淡地吩咐,转身到太师椅上坐了。
  龙星的心不由一抽。
  “是。”只是却并不敢迟疑,跪行过去,一手拿了一个又跪行回来。
  “放这儿。”龙城指着太师椅旁侧的空地。
  龙星再跪行几步,将手中的青瓷花瓶放在地上,龙城顺手拿了旁边几案上的檀木戒尺,轻轻地敲在瓷瓶口上,“啪”地一声脆响,瓷瓶原地碎裂。
  声音不大,却是将龙夜的心也吓得一抽,他知道大哥要干什么。
  跪碎瓷片,而且,每次都是现摔,而且跪过一次后,便会扔掉,绝不会洗干净了再跪。
  据说这是天下第一圣手的意思,跪碎瓷与跪荆棘相比有优势四,一是更为痛楚,二是更为洁净,三是更易康复,四是更为方便。
  当然,最大的劣势是成本高。而这种劣势在傅家便可忽略不计了。所以,自傅老太爷傅怀起,大明湖傅家罚弟子跪,就是跪碎瓷片。
  不知道天下第一圣手是否亲自跪过碎瓷片和荆棘才得出的如上结论,但是有一点是绝对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跪碎瓷片的确是比跪荆棘要痛楚得多,就是心理上也觉得更为惧怕。
  龙城已经将另一个青瓷花瓶也敲碎了。一地晶亮的碎瓷片,寒光闪闪。
  “跪上来。”龙城吩咐,声音很淡。
  龙夜甚至恍惚间还觉得大哥很温和,像小时候,自己和龙裳跑出去玩,玩累了,睡在林子里。大哥来寻,抱了龙裳,将宽阔的后背对着,轻声道:“爬上来。”
  然后龙夜便会伏在大哥的背上,沉沉睡去。大哥会用一只手抱住龙裳,另一只手绕到身后,拖住他的屁股,让他趴得安稳,舒适,犹如在大哥的怀抱中一样。
  因为有龙裳在,所以龙夜只能趴在大哥的背部,不过龙夜从未觉得过委屈,他觉得,大哥的背部如他的怀抱一样温暖。
  可是,自己,也已经很久没有再伏在大哥的背上沉沉睡去了,大哥温暖的手,也不会再托住自己的屁股,他只会拿了藤条、板子、戒尺把自己的屁股打到姹紫嫣红。
  龙夜忽然觉得委屈,而且无限地委屈。
  龙星暗吸了口气,忍了疼痛,褪去外衫,原地站起,将裤腿也挽上去,才踏前一步,屈膝跪了下去。
  冷汗沁上额头,龙星只是微闭了下眼睛,这种痛楚于他已经是很熟悉了,第一波疼痛终于忍耐过去,傅龙星跪得如标枪般笔直。
  龙夜暗暗握紧了拳头,盯着那些晶亮的寒芒,冷汗涔涔。
  “大哥,免了龙夜吧。”龙星的声音里有一丝颤抖。
  龙城手里的戒尺“啪”地一声,抽在龙星的脸上。龙星的脸一歪,半天才敢轻轻地地将头摆正。
  火烧火燎地痛。龙星的唇边又溢出鲜血。求情就会被罚,龙星其实早就想到,只是忍不住不求。
  好吧,同样是弟弟,既然五哥跪得,我当然也跪得。龙夜也哪不知哪来的勇气,腾地站起,却是忘了屁股上的伤,猛一抻动,刚有些凝了血的伤口立刻全部绽裂开来,痛得龙夜面色一白,直接屈膝扑通一声跪倒在那一地碎瓷上。
  “啊”地又是一声惨呼,龙夜便扑倒在地上。
  龙城的脸色铁青,手里的戒尺几乎是立刻就抽在了龙夜背脊,一下抽下去,便是“啪”地一声,绽出鲜血来。
  “哥。”龙夜惨呼。
  “大哥息怒。”龙星再求。
  龙城却是没理龙星,只将手里的戒尺又一下抽落在龙夜的背脊,龙夜又是惨叫一声,本能地想要躲避,龙城冷声道:“你还敢动!”
  龙夜吓得立时就僵住了,戒尺再打下来,龙夜咬了拳头,才将那一声声惨呼咽进嗓子里,可是戒尺似要碾碎骨头般,几下就将龙夜抽得皮开肉绽。
  龙星惊恐,想起大哥罚四哥时的情景,那时大哥手里的是鞭子,所以四哥被抽得血肉纷飞,如今,只是一柄戒尺,依旧是一下一下,将龙夜的肌肤抽裂,倒是比当日打四哥一般的用力了。
  龙夜痛得模糊,想着若是自己再不动,只怕便会被活活打死了,这样想着时,再听见戒尺破风抽下的声音,忽然便往旁侧一滚。
  龙城的戒尺停住了。他没想到龙夜竟然敢躲。
  龙夜滚动时,却又是惨叫连声,那些碎瓷片就更深地扎入到龙夜的臀腿上,洁白的碎瓷片上滴滴鲜血刺目。
  “原来家里胆子最大的那个,倒是你。”龙城冷冷地道。
  龙夜蓦然惊醒,自己真是痛糊涂了,竟然真的躲开了。“龙夜知道错了。”龙夜慌乱地跪起,爬过那些碎瓷片,爬到龙城身前,手撑着地,颤抖,强迫自己抬起痛得不知碎裂成多少瓣的屁股:“请大哥重重地打。”
  龙夜并不敢仰头去看大哥,垂着头,滚烫的泪落进嘴中,苦涩混着嘴里的咸腥,沙哑的声音里似乎都揉进了疼痛,轻柔而且怯懦。
  傅龙城看着一身血污的弟弟,跪在那刺目的碎瓷片中,滴落的鲜血是那么刺目。
  龙城叹了口气。坐了。问:“你知道错了吗?”
  “知……错了,知……错了。”龙夜喘息着,重复着:“大哥就饶龙夜这一次吧。”
  “既然知错,还敢求饶!”龙城轻喝。
  龙夜一愣,立刻改口道:“知错……不该求饶,大哥……打得……对”龙夜摇晃着,几乎要昏厥过去。
  “哥,许龙星替他说吧。”龙星的半边脸肿得很高,他一开口说话,唇边就殷出鲜红,却是来不及缓了气息,接道:“是龙星错,大哥命龙星一路看护龙夜、龙裳,龙星却任性妄为,私纵龙夜、龙裳,才会让龙夜铸下大错。”
  龙城心里叹了口气,把戒尺点到龙星身前:“规矩。”
  “是。”龙星立刻伸平双手,举到眼前。
  大哥提醒认错的规矩,就算是允了龙星代龙夜应错。如今龙夜能勉强跪在这里已经是奇迹了,如何还能再开口认错,承受责罚?
  龙星不过是轻轻一动,膝下的血已是又氤氲开去。冷汗也再一滴滴地滴下来,龙星不由抿了唇,不过是略一迟缓,龙城的戒尺已经“啪”地一下抽下来。
  龙星的双手掌心上,立刻起了一道紫痕,连着五下打过。龙星的双手都有些颤抖。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大家的耐心等待、支持。也感谢大家砸票,让大家太破费了……
  只要大家多多出来冒泡,多留下评论、意见和建议,心妖就非常高兴和满足了!
  再次谢谢大家!抱抱每个。

☆、第76章 大小有别(上)

  “龙夜错一;不该罔顾大哥吩咐;轻信于人。”龙星应第一条错。
  仙儿;或者绿绿,龙夜不知道自己是真的轻信于人,还是只轻信于女人。他小时见过五哥被罚,便总结防错指南;首要一条,便是远离红颜祸水。看来,自己倒是忘了。
  龙夜顺着五哥的话;真心实意地认错:“龙夜轻信于人;龙夜知错;龙夜该罚。”
  龙城扬了手中戒尺,在龙星的手心上抽落二十下。鲜血便顺着龙星的掌心一滴滴地滴下来。
  “龙夜错二;不该肆意妄为,出售乾坤钥匙。”龙星的手轻颤,声音也有些颤抖。
  龙夜出售乾坤钥匙根本就是在做赔本买卖。物料、人工配送,加起来,远远超过了售价。
  龙夜图的就是一个刺激好玩。天下至宝又怎样,到了龙夜手里,不过还是一个玩具。
  龙夜不考虑后果,从没想到后果。如果他知道,那些人买了他的乾坤钥匙便会赔上性命,他就不玩了。明就是姊妹宫手段残忍龌蹉,偏连累龙夜有“我不杀伯仁,伯仁因为而亡”之责。
  龙夜身上疼痛,嗓子也痛,喘息着应道:“龙夜肆意妄为,龙夜知错,龙夜该罚。”
  还是二十下,龙城丝毫没有手软,血珠飞溅,龙星的面色惨白,垂下的眼睑轻轻地抖动,痛得他不自觉地咬了唇。
  龙夜颤抖得就更厉害,五哥是在替自己受罚,龙夜好懊悔,也好懊恼,更是深深地自责。不过出了一趟门,便攒下这许多错处来,还要连累五哥。
  更不知道龙裳如何了,一百鞭子打过了吧,是不是痛得昏了过去呢?
  “龙夜错三,不该口无遮拦,倚强凌弱。”龙星微缓着气,可并没有犹豫。
  龙夜或是燕月,欺负了木家,又欺负了查良镛,最后还害查良镛惨死。这些错误,龙星并没有罚,确实是放纵了龙夜,如是那时就打怕了他,也许在用心剑时,便不会杀气过重,损失诸多人命。
  虽然龙星也觉得那些人死有余辜,但是大哥要罚,那就是做错了。
  龙夜应道:“龙夜倚强凌弱,龙夜知错,龙夜该罚。”
  龙星的手依旧平举着,只是便是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犯错的是龙夜,总不成打断了龙星的手。
  龙城暗自叹气,拿戒尺敲身侧的桌案。
  龙星的手,便是没断,也是没了完好的皮肉,自然不能用双手撑地的姿势,只是趴在桌上的姿势,更是让龙星窘迫。他站起来,想趴上去。
  龙城略蹙眉:“裤子褪了。”
  龙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