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75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7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玉翎和小万一溜烟地忙着,龙壁各种挑剔着,吓得两个孩子心脏都快出了问题。
  龙星的日子也不好过,无论如何推辞,龙璧坚持帮龙星上药。龙星沐浴了药汤出来,也是龙壁坚持要抱。龙星咬着牙答应了,不答应也不行,龙壁已经伸手抱上来了……
  龙星努力保持面目表情僵硬,龙壁已经高声呵斥旁边呆住了的玉翎和小万:“还不拿药去!”
  玉翎和小万这才惊醒,忙着端上涂抹的药膏来。只是依旧是紫莲露。玉凝露本来做得不多,已经被龙裳、龙夜都用完了。
  “龙夜好吗?”龙星抿着唇,忍受着紫莲露涂抹时的剧痛。
  “还好。”龙璧轻声道。
  龙星的伤,瞧着比龙夜可是重多了,可大哥还是偏心小的啊,只守着龙夜,也不来看龙星。龙璧心里替龙星埋怨大哥;手上就更加轻柔。
  龙星各种忍耐。二哥便是再怎样轻柔,也是没有三哥龙晴上药时体贴,龙星暗自叹气。
  好在龙璧不知,自己已是用了自认最温柔的手法帮龙星上药,可龙星心中还是觉得他不如龙晴,否则一定会呕得吐血了。
  小卿跪在荆棘上,抿着唇忍着。身后的长衫上已是透了斑斑血迹。
  石室寒冷,外面虽然酷热,这里依旧寒色森森。小卿身上的伤本是火辣辣的,如今倒觉得平缓多了。
  膝下的荆棘,该入肉的已经入肉,被压断的也已经压断,那最初的疼痛过去后,如今虽也是丝丝扣扣地疼痛,到底也是能够忍受。
  令小卿不能忍受的是胸中溢满的委屈。这委屈,并不是冲着师父去的。
  小卿知道,师父罚自己,不过是气自己巧言饰过,怕自己日后失于沉稳,警醒日后,不可取唇舌之巧,失于淳厚。所以小卿认罚。
  师父不亲自来罚自己,一定是去罚了六叔,小卿也不觉得委屈。因为六叔所犯之错,在师父看来必定是十分严重,必定是要狠罚,让六叔铭刻的,所以才会去亲自教训。所以小卿也能理解。
  而且小卿一个人孤零零地跪在这里时,虽有些无措惶恐,更多的反倒是一种侥幸。师父不来罚自己的,多半是会命二叔来罚。二叔最是疼惜自己,他若打下来,一定不会如师父亲自施罚那么痛楚。
  可是!小卿万万万万没想到,好不容易真盼了二叔来,二叔却是脸沉得什么似的,多一句话没有,只道:“自己数着。”拎着藤杖便又快又狠地打下来。
  小卿各种咬牙忍耐,实在痛得难忍,便缓了气,数慢了一下。然后,二叔竟然照足了规矩,拿着藤杖,照着小卿的臀上“啪啪啪”地多打了三下。
  小卿固然是痛,更是心惊和不解,怎么二叔今日对自己,如此苛刻?
  藤杖再打下来,小卿忍来忍去,又故意数慢了一回。
  龙壁拎着藤杖,照着小卿的屁股,“啪啪啪”地又是三下,然后冷冷地道:“再数慢了,便重头再打。”
  小卿吓得,再不敢试探二叔,全心全意地忍了痛,一下下数过罚下的板子。总算是挨到一百,尚未缓了气息,龙壁已经又换了戒尺,道:“裤子褪了。”
  小卿的动作稍微慢了一些,戒尺就抽到了手上。
  小卿看二叔,二叔又冷淡又无情地骂:“磨蹭什么?教你多少遍了,便是谨言慎行这四个字都记不住,一天到晚地张狂,非得等着打烂你的皮。”
  作者有话要说:补全。
  祝群里的朋友苹果(蔚蓝天空 瑜) 生日快乐。今天单位开会,所以没有写出来两章。但是表示一点心意吧,加更。
  也送给μ㊣太
  感谢大家看文!感谢大家留评!感谢大家的地雷!

☆、第78章 大小有别(下)

  小卿被二叔骂得很是没脸;只得咬牙快速地摆好了姿势。小卿抬高了屁股;龙壁看都不看方才被他打得那六下青紫;只是按例吩咐道:“还是一百下,自己数着。一下认一句错,看你还敢在人前巧言卖弄。”
  于是小卿只能忍了满腹委屈,在戒尺“啪”地一声打在屁股上时;道:“一,小卿知错。”
  “啪”
  “二,小卿知错。”
  龙壁拎了戒尺只管用力打;漫无章法。屁股上都打紫了;便往下移;打在臀腿处的嫩肉上,也不见丝毫缓了力度。
  小卿的嗓子沙哑了;认错的声音里带了颤抖,他也不管不顾,小卿刚微一晃动,他便喝:“跪好了,长衫撩高些,屁股给我再抬起来点。”
  小卿忍气吞声,按着二叔的命令,力争保持完美的姿势。
  “啪啪”地,龙璧打得那叫一个畅快淋漓,将小卿痛得也是淋淋尽致。
  总算是一百戒尺也打完,小卿的头埋进胳膊里,半天抬不起来。
  于是龙壁便又格外再赏了一下,在小卿姹紫嫣红的屁股上打出颜色更深的印记来:“给我跪直了。”
  小卿堵着气,勉力跪直。长衫放下去,轻柔地擦过臀部,又是疼得满头冷汗。
  “荆棘拿进来。”龙璧高声喝。
  燕月快步而入,手里拎着两大团荆棘。荆棘紫黑色,倒刺扎眼。
  燕月不敢看老大,只将荆棘放于室内墙角,然后退到门侧。
  “你师父赏你的。”龙璧用手一指:“跪着思过。”
  小卿瞧着那团荆棘,欲哭无泪,用手一撑地,站了起来。本是褪到腿弯的裤子便往下滑。小卿忙用手按住,正想提上来,龙璧已经不耐烦道:“裤子不要提了,快去跪。”
  燕月在旁直瞪龙璧,二叔,也不是火上房的时候,您那着的什么急?
  小卿强忍了委屈,挪了两步,走到那团荆棘前,松了手,任裤子滑到脚踝,再撩了长衫,暗吸了口气,才缓缓地跪了下去。
  膝盖落实,跪直身体时,小卿的泪珠早都滚落下来。只是面对墙壁,身后的人看不见眼泪,也看不见小卿强忍痛楚紧蹙的眉。
  “谢师父,二叔责罚。”小卿勉力让声音听起来清晰,不那么颤抖。
  “吩咐你去谢罚之前,就给我好好跪着。”龙璧转身而出,没有一秒耽搁。
  “二叔。”燕月还想说点什么。
  “闭嘴。”龙壁的声音传过来,人已经快走出院子了。
  小卿的委屈和身上的疼痛便如潮水般涌上来,几乎无法呼吸:“你滚出去。”他斥燕月。
  燕月只能欠身告退。
  燕月就在院子里的青石凳上仰面躺着,天又蓝又高,天上的云朵很悠闲,而且无拘无束。
  燕月轻叹了气。自己该回关外去了。背上的痛依旧清晰,昨日挨的一百鞭子不轻,在岭南时也没断了打。所以那伤叠着伤,睡觉也痛,吃饭也痛,走路也痛,笔直规矩地站着时,更痛,此时,实实在在地躺着,当然就更痛了。
  但是燕月就是想躺着,所以,就躺一会儿,痛也忍了。
  反正只要在老大或是师父跟前,几乎是没几日不挨打的,没几日是不痛的。甚至,连坐的时候都少,都是站着、跪着的时候多,甚或整夜地跪着思过。
  其实在关外武家牧场时,除了被师父查问行止,或是偶尔,禄伯领了师父的吩咐,警示规矩外,日子真是逍遥自在。武修对自己很是客气,贾总管或是柏伯也都和蔼可亲。
  虽然同样份属家丁,可是燕月的日子却是比大爷都还自在,其他的家丁无论年纪大小,都对燕月或是忌惮,或是敬重,方正是言听计从,尊敬有加。
  这当然是因为的燕月手段,初入武家,便仗技退敌,又驱散狼群,其后又为武家牧场解除了数次危机,连武场主都要笼络着,其他人等自然就更高看一眼。
  可是,那种相对闲散舒适的日子,燕月偏是不喜欢,各种想的仍是怎么能哄了师父高兴,好早将自己赦回家来,哪怕被打,被罚,也是愿意。
  大明湖才是自己的家呢。哪怕在这里会被老大各种欺负。燕月想起老大,再叹了口气。师父恁地狠心,让老大跪荆棘,待老大能起了,不定又怎么折腾自己等师兄弟。
  院外有脚步声轻响,燕月还是躺着没动,阳光晃啊晃的,很舒服。
  玉麒和小井一起走了进来,小井手里拿着伤药,对燕月欠身:“燕月师兄。”
  燕月只得一跃而起,对玉麒欠身:“师兄金安。”
  玉麒不由蹙眉:“背上的伤不痛了?怎么还仰躺着?”
  燕月只是一笑,看着小井手里的东西,有些不满道:“怎么,这会儿二叔终于想起来给师兄上药了吗?”
  小井微摇头:“没有想起来,还是福伯提醒的。”
  “没谢过福伯?”燕月笑。
  “谢过了。”小井点头:“二叔罚我陪老大一起跪。”
  燕月无语。他当时本就是想叫住二叔说上药的事情,好在没说出来,否则,陪老大跪的荣幸许就是落他头上了。
  玉麒也是无奈:“先进去帮老大上药吧。燕月再去准备些清水来。”
  “上药?”小卿大为郁闷,我这刚过了痛劲儿,觉得荆棘也不那么坚硬刺痛了,让我上药,然后再跪一回荆棘?二叔你是故意要折磨侄儿是吗?既然打完了忘了就忘了呗,难为您老怎么又想了起来。
  玉麒和小井都不敢做声。燕月已经拎了一个巨大的木桶回来,后面香玉、香溪也搬了不少东西过来。
  “将外面那些荆棘拿来生火,再多搬点木材来。”燕月吩咐着。
  然后对小卿欠身:“师兄不如药浴吧,虽然也是上药,但能舒服一些。”
  玉麒和小井一起看燕月,燕月你这胆子太肥了你。
  燕月一脸无辜:“二叔只是吩咐上药,没有说一定只是要涂上紫莲露就行吧。”
  小卿忽觉心中畅快,道:“就这么办。”
  “是。”玉麒和小井一起欠身。反正若是真的因此被责,板子也有老大和燕月挨大头的,咱们还怕什么。
  龙城待龙夜睡安稳了。又去看了龙裳,才放下心来。福伯已经送了饭菜过来,龙城却是没有胃口,只问给龙星做的粥可送过去了。
  福伯回禀:“送过去了,二老爷正亲自执匙在喂五老爷。”
  龙城瞧福伯的神色有些奇怪,但是也未太往心里去,略一沉吟,福伯已是禀道:“小卿少爷那里,二老爷已经罚过了,并没有一丝容情,连药也未上,便罚了跪荆棘,如今总有一个时辰了吧。”
  龙城不由微微一笑,福伯明显是心疼了,想来是龙壁担心龙星和龙夜,所以忘了给小卿上药,福伯这才拐弯抹角地告龙壁的状。
  “我去看看小卿。”龙城也有些担心自己的宝贝徒弟了。
  但是,等龙城进了采薇堂地下石室,就发现自己的担心实在是有些多余了。他的宝贝徒弟小卿,并没有一身伤痛委屈万分忍痛含泪跪在冰冷的荆棘上思过,而是正趴在氤氲着水汽的木桶中享受着三位师弟按摩在洗泡泡浴,周围地上甚至还摆了三个暖炉,一个青铜熏香……
  孩子的创造能力是无穷的,这句话真是一点不假,才多大会的功夫,这些徒弟们就已经将冰冷的思过的石室变成了温暖的泡澡的香水行……
  龙夜挨的打比龙裳重许多。但是惩罚并没有结束。第四日上,便又被龙城罚去寒日峰思过。
  在这之前,龙夜还从来没被罚去过寒日峰受苦,龙裳不由替六哥难过,龙夜却是被大哥彻底打怕了,一声也不敢辩驳,更是不敢委屈,乖乖谢了责罚,一瘸一拐地随弟子往寒日峰思过去了。
  龙壁因了行止不周,办事不利的罪名,已经在窗前连着跪过三个晚上,龙城总算是免了他继续跪,吩咐他好好看着龙裳和云恒,加重课业,严格管教。
  龙城并不能歇着。虽然龙晴已至关外约束龙羽,但是禄伯传回来的消息依旧不太好。
  宝藏争夺所涉已经牵扯到宋、辽、西夏、金等各国,事情也越来越复杂。而此时,展红颜又已苏醒,此时应该是恢复了功力并与红/袖到了关外。以展红颜的性格,如何能放弃紫貂宝藏这样的异宝。
  想到龙晴性格太过柔弱,只怕对龙羽也会太过放纵,自己若不亲去,没准再出什么事端呢。
  龙城要去关外,龙星当然想要跟着。
  正在此时,任逍遥却有传信过来,希望龙星能赶去苏州,与明儿见面。
  明儿在明家之变时,失忆了。随后便与查良季泽和睡莲一起,去了苏州任逍遥的府第。近两个月来,经过睡莲的悉心照料和任逍遥延医请药,明儿竟然恢复了记忆。
  明儿恢复了记忆,自然也恢复了伤痛。并且因为一时无法接受凄惨的真相,竟偷偷离开任府,不告而别。任逍遥当然担心,忙将此事飞鸽传信大明湖。龙璧立刻将此消息传给了龙星。
  当时龙星正在岭南看护龙夜、龙裳,接到二哥传信很是焦急,偏又无法离开。幸好此时燕月到了,小卿和玉翎也到了。龙星这才放下心来。他命小卿代为看护龙夜、龙裳,自己却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