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85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8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万看看傅龙羽,愁眉苦脸地道:“大师有所不知,傅家规矩,弟子不得私自与人结拜。”
  傅龙羽微笑道:“此事,我自会在你师父面前担待,你只给大师叩头便了。”
  小万高兴地顿首道:“多谢四叔。”然后膝行一步,到了无跟前。叩首道:“小弟小万见过大哥。”
  了无一把抓住小万高兴笑道:“哈哈。”
  傅龙羽吩咐弟子摆了酒席,招待了无。
  了无酒足饭饱,忽然想起一事道:“你家六小子、七小子可回来了?”
  龙羽见了无忽然提起龙夜、龙裳,不由笑道:“大师见过六弟、七弟吗?他们两个正是刚刚从岭南转回家中。”
  了无嘿嘿笑道:“何止是见过,简直是相当见过。为了此事,我老人家还特意具简,八百里加急,给你们大哥送了帖子呢。”
  又瞧着小万嘿嘿笑道:“只是如今情势有变,却是不宜再与他们两个见面了。”

☆、第89章 半世英名

  龙城带了龙晴去看云恒;正巧月冷因了一时贪慕虚荣;与人斗画;赢了极品砚台。
  砚台既然已经签收,当然也没有还回去的道理。含烟打肿了月冷的胳膊,又罚他作画。
  “师兄说,既然得了极品砚台;也别糟蹋了,命徒儿十日之内再绘出十幅丹青来,捐赠私塾;以做课用。”
  月冷微垂了头;向师父禀告;更像是向师父告状。
  可不是吗,两天胳膊都打肿了;痛得厉害,偏还要不停研磨,勾勒、润色,十日十幅,可是片刻也不甘歇,真是要吐血的节奏了。
  龙晴不由蹙眉,含烟的责罚也太严厉了。
  龙城却只是轻哦了一声,道:“起来吧。”
  “是。”月冷心里叹气,师父就是心疼,也不会帮着自己免了师兄的责罚的。很是委屈地站起来,退到一边。
  龙城这才看跪在地上的云恒:“在做功课?”
  “是。恒儿今日刚是能起了,师兄命先做文课。”云恒很乖地答:“恒儿已经不那么痛了,很快就会好的。”
  “起来吧。”龙城微微颔首。
  “谢谢爹。”云恒站起来,对着爹爹一笑,又对龙晴单膝点地,行礼道:“谢谢三叔细心照顾云恒。”
  龙晴温和一笑。
  云恒才又站起来。
  月冷奉了茶过来,龙城和龙晴端坐在两把太师椅上品茶。云恒和月冷恭敬地站在一侧,等候吩咐。
  龙城心底很是嘉许云恒。
  地狱般的考验或者说折磨终于过去了,回首瞧瞧,那些原以为挺不过的疼痛都已云淡风轻,虽然,在记忆深处,也许还会深深恐惧那种过程。
  这种经历对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来说,也许不是好事,但也不算太坏。我们,总是要比想像中坚强很多。
  “云恒今日早些休息,明日跟爹去你十师伯府上拜师。”傅龙城和声道。
  “十师伯府上拜师?”云恒、月冷一时没反应过来,便是龙晴,也是呆了。
  “大哥的意思,是让云恒拜入九支门下,十哥龙烁为师吗?”龙晴惊问。
  龙城点头:“明天先过去谢过十哥,等三爷爷寿宴之上,再行拜师之礼。”
  “爹。”云恒的眼里立刻就蓄了泪水,喊了一声,又不知说什么好。
  “大哥……”龙晴立起。
  龙城瞄了他一眼。龙晴便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九支也好,长支也好,都是傅家血脉,同气连枝。坝上是傅家根基,也是傅家命脉所在。凡傅家弟子,都有责任将之巩固并发扬光大。”
  傅龙城缓缓地道:“虽然九支与长支因了祖上纷争,偶有不睦,但依旧是血脉相连,骨肉不分。”
  傅龙城也站了起来,过去摸摸云恒的头,道:“九支的云岚堂哥,其实是你们本支大师伯傅龙玉之子。”
  云岚是傅龙玉之子。这个消息,又让屋中的人震惊了。
  “云岚极得你九师伯和十师伯疼爱,武功人品皆为翘楚。”傅龙城微微一笑:“你们龙烁师伯的徒弟云峥,即便与你们小卿师兄有些许误会,却也是为尽子弟本分,为本支尊长分忧。”
  所属立场不同,当然不能苛责云峥。龙晴也微微点头,却还是犹豫道:“只是坝上规诫严苛……”
  龙城瞪了龙晴一眼,这也是你这个当叔叔好意思说的?
  龙晴只得垂头。
  龙城心里何尝不觉得坝上规诫严苛,但是他身为大明湖傅家之主,也更是坝上傅族长支五房之主,自然是要极力维护整个家族的和睦和权威。
  当年为了不让小卿受族中洗心之刑,自己被爷爷傅怀拍了个半死,爷爷说:“你是哪来的,石头里蹦出来的吗?你身上流的是傅家的血,傅家在坝上,要是子孙翅膀硬了,都一飞冲天,一去不返,傅家早都散了,垮了,还能一代代繁衍生息出你们这些个忤逆的东西?”
  所以,傅家子孙,尤其是长支子孙,责任更重,为了族中的团结和睦、繁荣稳定,就要忍常人之不能忍,容常人之不能容,更要身体力行,做好表率,力争“四方归之”而非“离之”。
  “就是家里打得你们轻了,才敢对祖上训诫也说东说西的。”要不是顾及云恒和月冷在,龙城真想再拧龙晴几下。
  “小弟知错。”龙晴忙应错。
  云恒和月冷也垂了头,心怦怦地跳。云恒的眼泪也被吓回了去。
  “尊长难道愿意没事打你们的板子吗?”龙城目光威严,扫过弟弟、儿子和徒弟:“做好为人弟子的本分,谦恭自律,遵规守诫、敏文勤武,恭敬周到,板子自然不会上身。若是非要打错小错的不断闯祸,就等着日日被打烂了皮去。”
  “是,小弟不敢。”龙晴再次应错,一跪落地。
  “是,恒儿/徒儿不敢。”云恒和月冷忙也跪地应诺。
  “起来吧。”龙城心里有些叹气,自己本来是想和蔼可亲地来和他们谈的,怎么又变成了这样。
  如果是含着一颗铁蒺藜的话,也许数一个数并不是太难,若是含了两颗,数起来实在是痛煞,尤其是抽在背脊上的鞭子,一下痛过一下时。
  不过,云冲、云决、小莫和玉翎,并不敢少数或是数错,更是不敢晃动或是呻/吟,因为稍一松懈,不仅自己被罚,还要连累其他三人。
  这是小莫迄今为止,教训最深的一次刑责。这四人之中,他挨的打不能说最少,但是绝对是最轻的。
  他和玉翎都是第一次被吊责。虽然在那之前,老大曾无数次发狠,说是要将他们吊到树上或是垂花门上狠拍,但是,最终,并没有兑现。
  玉翎知道燕杰被燕文师兄吊起来打过,燕杰每次提及时,都是心悸非常。燕月师兄也被老大吊到树上打过,被打过之后,也能乖上好一段时间。
  所以,对于老大吊责的威胁,大家还是很放在心上,也都很小心翼翼地,免得真是应验在自己身上。
  如今到了坝上,才几天的功夫,噩梦就成真了。
  小莫的手握紧了粗绳套,只用尽全部意志和忍耐力保持清醒,保持身体的笔直,保证自己不会因痛得模糊或害怕铁蒺藜入肉的疼痛而慢查或是查错了鞭责的数目。
  头上的冷汗伴着唇边的血珠滚落到身上,混着更多的冷汗和背脊上的血珠滴落在地上。
  “一百”这个数字出自玉翎口中时,小莫已经到了极限,几乎就是保持着那样的姿势,昏厥了过去。然后,是一桶彻骨冰冷的水,“哗”地一声,浇到了小莫已经血肉模糊的背脊。
  小莫惨叫一声,掉落地上,强咽了呻/吟之声,只是半天也爬不起来。
  云决松手,跪落于地,玉翎也跪落于地。
  执刑弟子已是又换了新的荆棘铺地。
  看着云决、小莫和玉翎重新跪直身体。铁鹫才换了一根短鞭,站到云冲身后道:“大少爷吩咐加责一百,请云冲少爷领责。”
  云冲恭应道:“云冲恭领责罚。”他这一句话,几乎没有停缓,口中的鲜血一直滴下来,鲜红刺目。
  小莫却是看得心中惊痛,自己身上的那些痛楚倒不那么清晰,只是惊惧,云冲师兄怎么熬过这新的一百鞭责。
  燕月吩咐云冷去摘桃子,又不许他离开屋子,不过是想看看云冷的内力火候。
  可是云冷欠身领命。却是只动了动嘴巴,打了个口哨,一个拳头大小的银白色小貂便自窗外,跃进了云冷的怀里,云冷淡淡笑道:“小胖乖,去帮燕月师兄摘个桃子来。”
  小貂似鸟儿般叫了一声,跃出窗外,转眼间,就双手捧着一个几乎和它身体一般大的红色桃子进来,放到云冷手上。
  云冷奉给燕月道:“若是师兄吃不够,尽可让小胖多去摘一些来。”
  燕月不由失笑:“云冷倒还有这样可爱的小伙伴在。”
  燕杰瞧着那银白色的小貂各种流口水,好可爱的一只小貂,乌溜溜的黑眼珠,雪白的皮毛,又懂事又听话的样子,真是招人喜欢。
  玉翎有小多,玉云有了云云,现在云冷也有小胖,自己实在也应该养个什么可爱的宠物才好。燕杰琢磨着。
  云冲、云决、小莫和玉翎被刑堂的马车运回来的。
  燕月和燕杰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见了血糊糊的四人还是惊惧莫名。
  脊背上的伤还可理解,为何脸上肿胀,满是血污,腿上也会血肉模糊?
  云冰和云冷反倒镇定,云冰道:“两位师兄别怕,只是含了铁蒺藜认错和跪了太长时间荆棘而已。”
  燕月和燕杰心里直抽凉气。燕月不由想起曾被大师伯立规矩的事情来。倒是忘了,在坝上,含了铁蒺藜受罚和跪荆棘本就是常项了。
  云冲伤得最重。小莫气息最弱,只有云决和玉翎还好。
  玉翎甚至还挣扎起来对燕月屈膝道:“燕月师兄,是翎儿连累几位师兄。”
  燕月一把抱起玉翎,道:“你留着力气快些养伤吧,等回去看老大怎么扒你的皮。”
  云决抿了下唇道:“是我的错。我不该违抗云岚师兄的。”
  云冲只是轻叹了口气:“你真的喜欢蔓儿吗?”
  云决垂下眼睑。
  “你以为能瞒过爹去吗?”云冲实在没有气力与云决发火:“爹早晚扒了你的皮。”
  傅龙星奉命去审蔓儿。他跟着傅龙烁来到族中地牢。
  走过昏暗的台阶,是一排铁栅栏围成的牢房。
  一个小丫头,被关在最外侧的一间里。她很慌乱,抱着膝盖,坐在一丛柴草中。
  玉蔓儿,还是玉纶奶奶嫡亲的重孙女。
  地牢中的弟子搬来一把椅子,龙烁端坐了,龙星就侍立在他身侧。
  傅龙烁只是透过栅栏看那个小丫头,没有说话。龙星也就默默侍立。心里可是老大不愿意,这么一个小丫头,至于吗,让我们两个当叔叔的来审。
  可这是傅榆的命令,龙烁不敢违背,龙星也不敢。
  “你叫蔓儿吗?”傅龙烁忽然出声问道:“我是不是在哪里,曾经见过蔓儿姑娘?”
  玉蔓儿一惊,抬头看了傅龙烁一眼,慌忙低下头去,道:“不,我没见过你。”
  傅龙烁扬声道:“你们先退出去。”
  旁侧几个侍立的弟子一起欠身,退了出去。
  “你请蔓儿姑娘出来。”傅龙烁吩咐道。
  龙星百般不愿,可是,只能欠身领命。
  龙星打开牢门。蔓儿已经往墙角躲去:“你别过来,别过来,我不出去……”蔓儿的手乱摇,手蹬脚刨。
  龙星不由一脸黑线。好吧,本少爷的半世英名如今就落得了一个欺负小女孩的下场了。

☆、第90章 谨言慎行

  傅龙星将蔓儿拎出来;扔到傅龙烁脚边。
  龙烁蹙眉;瞪了龙星一眼。
  龙星无语望天;还让我怎么样,你没看她挣扎得跟八爪鱼似的,我没被抓伤已经不错了。您还指望着我能规规矩矩地把她放到地上?
  玉蔓儿爬起来,退后几步站了:“你们两个当叔叔的;欺负侄儿媳妇,传出去不怕被人笑掉牙齿?”
  “侄儿媳妇”……龙星更无语了。
  龙烁只是一笑:“我们侄儿很多,不知蔓儿姑娘指的是哪一个侄儿?”
  玉蔓儿立刻低头;将目光转向别处。
  “云决?亦或是云岚?”傅龙烁淡淡笑道。
  云岚?龙星不由吃惊。
  这小姑娘不是来找云决的吗?然后才会害云冲、云决和小莫、玉翎以下犯上;伤了云岚。
  玉蔓儿低头;假装没听见。
  “回话。”龙星轻喝:“你莫非故意陷害云决?”
  蔓儿身形一颤,将头垂得更低。
  “龙星;有一件事情,你想必还不知道。”龙烁微叹了口气道:“岚儿,其实是龙玉之子,与冲儿一母所生。”
  “什么?”玉蔓儿不由抬头惊叫。
  龙星也是蹙眉。龙烁既然突然说出此事,想必这个秘密已不是秘密或者至少,现在,不算是秘密了。
  龙烁的目光又落到蔓儿身上:“玉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