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 >

第99部分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作者:心妖濯濯(晋江vip2014-09-23正文完结)-第9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井、玉麟手抓轿杆、身体凌空,玉翔还在地上,如何能挡住这漫天箭雨。
  方夜夜大骇,难道,我今日便要枉死在这里不成?不要啊,救命啊,我还没和龙城圆房呢……
  方夜夜还没想得明白,脚下一晃,已是一头又摔进轿子中,轿子内锦榻柔软,她摔得倒是不痛,只是吓了一跳。却是小井和玉麟同时用了十成内力终于将轿子晃得倾斜了一下,将方夜夜甩进轿中。
  轿帘落下,便听见扑扑扑地声响,当当当的声音,箭雨射了过来,已被小井和玉麟手中之剑全部扫落。
  地上的玉翔也抖动长剑,将射过来的断竹亦或是竹箭尽皆扫落。
  玉翔在地上尚好,小井和玉麟一手扶轿,一手挥剑,要想挡住箭雨已是十分吃力,偏轿子上似乎还有一双无形的手,奋力要将轿子抢走,小井和玉麟也不知能支撑到几时。
  “师兄小心。”玉翔在漫天箭雨中冲天而起,点了轿杆,落于轿顶之上,护住轿子上方。小井和玉麟才觉压力顿减,两人只要护住轿子的四面即可。
  方夜夜坐在轿子里,真是不知往哪里躲才好,只是连声问道:“你们有没有事?”
  小井一面不停运剑挥落射过来的箭矢,一面扬声答道:“方姑娘不用担心,我们都很好。”
  玉麟不由苦笑,是暂时都很好吧。这四周咔嚓声响不断,虽然箭矢越来越少,这翠竹可是一时半会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
  小井也是懊恼,只想着用流水翠竹打散蜂群,却没想到敌人还有这招。心里也是暗暗惊讶和担心,不知是什么样的敌人,不仅能役使蜂群,而且,还可以有如此绵长的内力,能在三丈之外,将轿子吸走,这还是人吗?
  龙夜、龙裳在树下垂钓,怡然自得。好天气啊,好风景。千佛湖如一面明镜,湖水清澈,不起波澜。
  湖中盛产锦鲤,肉极鲜美。浅水处有肥硕的河蚌,也是美味。岸边有鲜香的野葱,龙夜、龙裳升起篝火,用石板煎了锦鲤和河蚌,混着葱香,吃得是不亦乐呼。
  仙儿和绿绿走过来,离两人不过丈余,两人依旧在大快朵颐,毫不理会。
  “你们两个倒会在这里享受。”仙儿哼了一声,足尖跳起一块大石,砸向两人身侧水中。水花四溅。
  龙夜这才抬头看过来,奇怪道:“两位姑娘好好的,为什么扰人好饭?”
  龙裳对着仙儿和绿绿笑了一笑,只顾继续吃鱼。
  仙儿和绿绿瞧龙夜摆出一副陌生人的面孔,一时都有些微窘。绿绿拽拽仙儿道:“姐姐,我们,还是走吧。”
  仙儿咬着唇,道:“不走。这里又不是他们傅家买下的,他们来得,我们当然也来得。”
  绿绿点了点头,轻声喊龙裳道:“龙裳,你们煎的鱼好香,可不可以给我和姐姐也吃一点,我们好几天没吃饭了。”
  龙裳就去看龙夜,龙夜瞪了龙裳一眼:“她们说的话你也敢信吗?是不是又想害我吐血?”
  龙裳听了六哥的话,忙摇头道:“龙裳不敢。”说着话,只得含着歉意对绿绿摇了摇头。
  绿绿和仙儿也不走,就两个人四只眼睛盯着龙夜、龙裳还有那香喷喷的烤盘。
  龙夜叹气:“你们两个害我和龙裳被打烂了皮,如今我们不与你们计较,已经是慈悲为怀了,难道还想与我们重修旧好不成?”
  仙儿看着龙夜,满面羞红,到底确是点了点头,声音如蚊子般轻地道:“你若是不愿意,我绝不求你第二次。”
  龙夜看着仙儿泫然欲泣的模样,呵呵笑道:“我大人有大量,你既然求我和好,求一次便成了。”
  仙儿和绿绿不由惊喜,想不到龙夜竟然真得这么好说话。
  龙夜瞧两人惊喜的模样,顿有成就感,笑道:“只要以后保证乖乖地,就可以来吃鱼了。”
  “我保证很乖。”绿绿先答道,然后直跑到龙夜跟前来,仙儿也背着手一步步踱过来,眼睛看着地面道:“我也乖。”
  一个“乖”字没说完,龙夜已经拿了一块香香的鱼肉放到仙儿嘴里:“自己小心刺啊,我挑得也不干净。”

☆、第107章 翠玉幽寒(下)

  龙夜、龙裳和仙儿、绿绿吃饱了;坐在水边聊天。
  龙夜问仙儿:“你是姊妹宫的人吗?”
  仙儿点头:“我是姊妹宫的人。我的师父叫紫裳。”
  “紫裳?”龙夜瞧了一眼龙裳:“我听二哥说;姊妹宫共有五宫。明夫人为第一宫;休夫人也叫翠微,为第二宫,绿罗和红袖便是第三宫,第四宫;第五宫是最神秘的一宫;傅家还没有查出宫主为何人;难道就是你师父紫裳?”
  仙儿再点了点头,道:“紫裳虽是我的师父;我却是在百花宫长大的,师父很少来看我,只是我一直喊她师父,名分上也是姊妹宫的少宫主,宫号为逐日。”
  “绿绿呢?”龙夜看了看旁边收拾东西的绿绿,越发觉得她有做丫鬟的天赋。
  “绿绿的身份很特殊,她不是姊妹宫的人,但是她的父亲孟飞,是姊妹宫的尊使,所以我和绿绿很小就认识,也情同姐妹。”仙儿笑道。
  “你们两个如今算是脱离姊妹宫了吗?”龙夜很好奇:“你师父和她爹爹就那么放了你们离开吗?还是你们偷偷溜出来的?”
  “我和绿绿都是偷偷溜出来的,很怕被抓回去。”仙儿叹气,眸光流转:“所以,才要找你和龙裳,这江湖之大,肯帮我们的人,却不多。”
  龙夜点头道:“你和绿绿弃暗投明,我和龙裳当然要帮忙。”
  龙裳也笑道:“多谢你救了木蝶依,她也托我照顾你呢。”
  仙儿一拍脑门道:“你不提,我倒是忘了。我找你们,也正是有要事商量,木姑娘又有难了呢。”
  方夜夜也觉得自己是大难临头。她觉得,要是小井他们自己的话,也许还能逃跑自保,可是如今为了保护自己,只怕不被箭矢射死,也要活活累死。
  她以前总爱看武侠小说的,常有说高手脱力而死的事情,即便没有性命之虞,只怕也会内伤沉疴。想起以前看小说时,常为女主武功太差连累男主而觉得着急,如今可倒好,自己别说武功太差了,根本就是不知武功为何物的,可是要连累男主的徒弟了。
  “你们别管我了。”方夜夜咬牙下了决心,高声道:“是谁要抓我,只要停了箭矢,我愿意束手就缚。”
  “方姑娘不可。”小井急忙拦道。
  方夜夜趴低身体,挨进轿门,低声道:“我是骗他的,你们休息一下也好。”
  方夜夜自以为声音极低了,却是玉麟和玉翔也都听得真切。三个孩子都是一脸黑线:方姑娘,你身为长辈,教小孩子言而无信,这样不好吧。
  方夜夜却没想到那么多,兵不厌诈嘛,对敌人还讲什么诚信。
  “四叔。”小井忽然惊喜地叫道。
  方夜夜在轿子中听得真切,心中也是一喜,果真,箭矢射来的声音立刻停了。
  方夜夜忽然觉得轿子猛地坠落,又是哎呦一声,摔在锦榻上,好不容易挣扎爬起,轿帘已经挑开,满目阳光中,是龙羽俊朗的面容:“方姑娘,让你受惊了。”
  方夜夜步出轿子,脚落实地,心里刚有些踏实,四面看去,却又是心惊不已。无数断矢、断竹,有的插入地中,有的被斩断散落地下,便是不远处的石墨上,亦是插着无数箭矢、翠竹。
  “弟子保护不周,让方姑娘受惊了,请四叔重责。”小井、玉麟和玉翔一起单膝跪地请责。
  “多亏了他们保护我了,他们很努力了。而且我完全没有事。”方夜夜对龙羽直摆手,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勉强笑道。
  龙羽对方夜夜欠了欠身,他看出方夜夜其实受了很大惊吓,安慰她道:“我们会尽全力护卫你周全的,请方姑娘不要太担心。”
  方夜夜点头道:“多谢你们费心。”
  龙羽再欠身回礼,才命小井等弟子起来。
  龙羽正要说话,忽然目光一冷,手中飞剑猛地射出,盘旋到竹林深处,“当”地一声,飞剑又已转回。
  龙羽接剑在手,不由蹙眉。
  小井、玉麟已经飞身而去,不一会儿又转了回来:“有四个白衣人,已被人割断咽喉,气绝身亡。”
  方夜夜觉得腿肚子有些发软。江湖果真可怕啊,死个把人好容易。
  这四个白衣人正是役使箭矢之人,本是被龙羽点了穴道,还没来得及审问,就已被杀人灭口。
  “保护好方姑娘。”龙羽吩咐,他想过去看看,可有什么线索。他并非信不过小井、玉麟,只是今日的事情太过诡异,所以希望能多发现一些线索。
  “我也过去看看好了。”方夜夜笑道,她不想让自己看起来那么懦弱胆小。
  “好。”龙羽点头:“玉麟、玉翔照顾好方姑娘。”
  地上还有些寸步难行。玉翔用剑将地上清扫干净,引着方夜夜前行,龙羽和小井已是用了轻功身法,直跃了过去。
  四个白衣人,年纪都不太大,甚至可以说还很年轻,围坐一圈,他们周围,还散落着大量的箭矢,仿佛那些箭矢都是他们四人发射,只是却不见弓弩。而且如今喉咙都是被人一剑割断,现场惨不忍睹。
  龙羽沉吟。他方才赶过来时,看见四人只是端坐于地,手手相握,四周的翠竹和地上的箭矢便冲天而起,向方夜夜的轿子落下。
  龙羽不及多想,出手点了他们的穴道。四人刚一受制,那些箭矢便落下了,翠竹也不再节节断折飞出去。景象很是神奇。
  难道,竟是这四人以意念控制那些箭矢和翠竹吗?
  “他们莫非都有超能力?”方夜夜只看了一眼现场,就不敢再看,却也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怀疑。
  龙羽忽然想到龙裳。龙裳小时,便可以用意念移物,也可探知他人心意,后被大哥封去异能,如今,封穴解开,龙裳又可以侧人心意,只是意念移物的事情,却没有再提及。
  难道这些人都和龙裳一样,拥有异能,并被人控制利用,要来危害武林吗?
  小卿有一种被“逼宫”的感觉。是要让自己下个“罪己诏”的节奏呢。
  小卿沉吟不语,地上跪着的也不敢做声。
  小卿站了一会儿,觉得乏累,又坐下思考。地上的只能还是跪着。
  燕月跪得膝盖生疼,瞧老大坐得似乎越发舒适,实在郁闷,这到底是谁吃亏啊。
  小莫当然也知老大的脾气,便是和师父认错,也常等师父的板子拍狠了,才会低头,如今就算心里觉得疼惜自己兄弟了,怕也不会真得软语安慰,如今能忍着不把自己等个半死已是到了极限吧。
  “师兄,以后能不能略疼惜下小弟们,《陵石制训》里的规矩就不用了吧。咱家的规矩也并不轻松呢。”燕月决定退而求其次,和老大僵持的结果,还是当师弟的吃亏。
  小卿淡淡一笑,声音很轻:“我就是太疼惜你们了,打得少,打得轻,如今受了一次两次重的,便觉得天大的委屈似的,还敢几个联合起来寻我的不是了。”
  完了。看着老大的笑容,众人都是心惊。老大往往是越怒,笑容就越是云淡风轻,板子下得也越狠。如今这笑容,轻如云烟,那板子不知就要狠到什么地步了。
  小卿果真是恨得牙有些痒痒,正琢磨找个合适的工具,好好劳累一下,门外已是传来了轻微的响动。小卿又是淡淡一笑,扬声喊道:“含烟进来。”
  含烟正是刚审过月冷,前来复命。只是在门外听得屋内寂静无声,正有种不妙的感觉,踌躇不前,小卿已是高声命进。
  小莫不由哆嗦。在关外时,含烟师兄可是将他教训得不轻,现在想来都觉皮肉疼痛。
  燕月和燕杰自然也是一样。
  只玉麒因是含烟的师兄,并不曾被含烟打过,只是如今瞧老大这阵杖,怕也是要“开斋”了。
  “你去长支刑堂寻些荆棘来,再准备一捆细藤条。”小卿漫不经心地吩咐。
  “是。”含烟不敢多话,立刻领命而退。
  小卿轻轻挽衣袖:“大明湖也好,坝上也罢,我总是你们的师兄,我要如何罚,便如何罚,看谁还敢觉得委屈,谁还敢不给我乖乖地受着。”说到最后一句户,挑高了声音。
  玉麒、燕月、小莫和燕杰,不约而同地吓得一个哆嗦。
  完了,小莫想,反抗失败了,而且代价将会极其惨痛。
  “是小莫的错。”小莫立刻垂头认错。
  小卿走到小莫跟前:“抬头。”
  小莫抬头,小卿抬手,“啪”地一个耳光,打在刚才打过的那半边脸上。
  小莫轻轻地偷偷地用舌头轻舔了一下唇角,好痛。
  “伸手。”小卿冷冷地道。
  小莫只得平伸了双手。小卿顺手拿了床头的桃木镇纸。镇纸长不足一尺,三寸厚,桃花镂刻,打磨光滑,入手微沉。
  “啪”地一下,镇纸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