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爱是神话(穿越时空)挤破头 >

第14部分

爱是神话(穿越时空)挤破头-第14部分

小说: 爱是神话(穿越时空)挤破头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孛涂履桃楹缶龆魅毡鸸魅撕缶拖壤肟<且丫龆ǎ乙泊蛩阆日掖尼兜栏霰穑暇梗菜闶歉鱿嗵干趸兜呐笥选
这次他引我来到他的屋子。过去我们大多在院子里相处,他的房间我也是第一次进入。相较于庄内其他人对自己小屋兴趣各异的布置,他的屋子显得非常特别,特别之处在于,这跟外头客栈里的上房没什么区别。普普通通的木床,式样简单的圆桌,梳洗台,连墙上挂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书画作品。这根本不像是他的房间,我实在无法将这样一个没有半点主人风格的屋子与我所认识的茨岫联系起来。
发现了我的惊诧,茨岫却并不作任何解释,反而用桌上普通的白瓷茶杯倒了一杯普耳茶送到我面前。
“你们决定走了吗?来辞行的吧?”
这是他第一次单独与我见面时用“你们”这个称呼,甚至连我的目的也知道。此刻他显得格外的神秘,让我无从说起,只有接过茶杯,干干地喝了一口。
“我本来想再过些日子,谁知你们这么急。”他的话带了些奇怪的意味,既不像无奈,也不像埋怨。
“打扰了许久,我们也该告辞了。”我又喝了几口茶。
“不过,我很高兴你来找我。”他忽又一脸欢喜地笑着对我说,一双眼闪闪地看着我,“这样,我就不必想办法,怎么才能让其他几个不起疑地把你带出来。”
我僵,“带我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他笑得更为灿烂,“我很喜欢你,实在是舍不得你和其他人一块儿消失。”
“常庄主,今天你说话总颠三倒四的,是累了吧,也许该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了。”搁下杯子,我刚站起身,脖子前一道闪光让我无法再走一步。以前常在小说、漫画里看到这样的东西,可亲眼瞧却是第一回。
一条开了刃口的钢丝围在脖颈前。
“我说了,我舍不得你消失……”
“茨岫,我当你是朋友……”说了一半的话被打断。
“小拟,你真的把我当作朋友了吗?你其实一直在怀疑我吧?你总是在试探我,在发现从我口中套不出什么后,转而观察其他人。前天你不是发现那样东西了吗?那支弓和——钢针。”
“原来,你一直在监视我。”我尝到嘴里的苦味,是迷药,刚才的普耳茶!缓缓坐回凳子上,身体渐渐支撑不住地倒向桌子。
茨岫并没有放松对我的防备,眼光始终注视着我。“现在客舍周围已设下三重火药,更有人随时准备炸掉客舍,院子周围也布满了埋伏。柯墨他们是插翅难飞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跟‘无叶’之主说好了,只要你在我这里,他不会为难你的。”
我的眼前已开始晕眩,怎么这阵子老是和迷药打交道,而且这次的更厉害,连让我拿个什么东西的力气也没了,现在唯一还能支配的也只有耳朵和嘴巴了。“为什么,你是‘无叶’的人吗?”他不像啊,我之所以迟迟没有告诉秦鸣我的发现,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在他身上我感觉不到‘无叶’的气息。
“我不是,但,‘无叶’之主的要求,我不能违背。”这是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了。
24 
我很想马上醒过来,但是身体沉重地无法使唤,陷入黑暗中的意识仍在不断提醒自己,赶快醒来,否则会——
终于费尽力气,撑开了眼睛,投入眼帘的首先是青色的纱缦,正打算弄清自己身处何处,身边的感觉告诉我,旁边躺着一个人。
是茨岫吗?我浑身紧绷,不过下一秒,熟悉又温暖的气息涌来,是柯墨。
我安心地转过头,却在下一秒失控地叫道:“快来人!”入眼所及之处,大片伤势血肉翻红,整片背部找不到一处好皮肉!
不管现在是在洞庭山庄还是“无叶”,不论是茨岫还是“无叶”之主,谁来都可以,只要别再让柯墨如此痛楚,即使陷入昏睡中仍紧咬双唇,令我恨不得以身相替。
进来的是秦鸣和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后头还跟着风家兄弟。
“你醒了,向拟。”秦鸣难得与我打招呼,可我已无心理会他。
“柯墨的伤怎么回事?谁伤了他?”我又惊又怒。
“这过会儿再说,先让大夫看看你的余毒清了没有。”秦鸣避而不答。
“我的事儿我自己知道。先让大夫给柯墨疗伤敷药啊!”
秦鸣有些想笑的样子,道:“你没瞧见他背上快被药铺满了吗?”
“那你也该让他单独睡一张床,万一我昏迷时不小心碰痛碰伤他怎么办?”我这才发现的确他每处伤口都敷了厚厚的药膏,可仍不能平服自己的怒气。
“我也没办法,他的手把你拽得死紧,我们又不敢用力去掰,只好让你们两个躺一块儿了。”秦鸣似笑非笑地一指,我低头一看,柯墨虽然趴卧着,可他的右手仍紧握着我的右手腕,每根手指筋脉分明,即使他此刻已失去意识,仍是丝毫不松。
我的脸红了,更多的是甜蜜,一丝一丝地渗透至全身。
虽然秦鸣不想说,不过后来总算从风家兄弟那里搞清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我每日下午出去的事早被柯墨发现,当时秦鸣认为应该重点注意我的举动,柯墨不同意,只让风浩或者风瀚跟着我以防我有危险。那日发现弓与钢针后,立刻认识到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决定离开。偏偏我又去向茨岫辞行。柯墨赶到时我已中毒昏迷,他与茨岫抢人欲走时,茨岫竟向我们丢明矽闪!
幸亏柯墨轻功了得,没有防备之下,又抱着一个人也速度够快,避开被炸得四分五裂的惨状,仅是被余波波及。虽说是余波,威力仍不可小觑,瞧他背上的伤就明了。可被他抱在怀中的我却是一点儿皮肉伤都没有。
风家兄弟带着我俩跟秦鸣来到此地,没想到这里就是龙潭的总坛所在——离洞庭不远的览城(此地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大夫说柯墨中了火毒,外伤不重,只是火毒攻心麻烦一些,不过也不必太担心。柯墨的伤看上去吓人,但只需静养不要移动,养伤期间勿做任何激烈运动,更不能劳心动气。
我在一旁都记下了,体力一恢复,立刻把照料伤员的活儿全都揽下来,就当是填补歉疚吧。这样做,我的心会稍稍好过一些。
柯墨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差点让我想揍他。他说:“这下子,我俩扯平了。”
我提心吊胆整整两天才盼到他醒来,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气得我心都发凉了。可他接下去一句让我险些惹出泪来。
“那次我看到你伤痕累累、血流满地的样子,我真恨不得杀了自己!我怨恨自己不能保护你免受伤害,但更让我怨恨的是你全身的伤都是因我而来的。你知道那时我有多想使劲儿摇摇你,让你了解我的感受吗?拟拟,我很自私的,这种痛苦自责又无能为力的饿愤闷终于也能让你尝一尝了。”
我鼻一酸,他此时说话有气无力,趴在床上不能动弹,却依然痞痞地说着这段不知道算不算是安慰的话。
“而且,你一身的雪肤玉肌,我怎么舍得让它毁了,这可是专属于我的福利啊!”
贫嘴,我被他引得酸楚未退又想开笑。忽的,雪肤玉肌,啊,想到了!
我立刻跳起来,开始把身上的东西一样一样往外掏。银票、玉饰、火石、匕首……在哪儿?在哪儿?记得离开逆云堡时,老爹有塞给我一瓶的……
“呃,拟拟,你嫌弃我吗?放心,我会让大夫尽量把我的疤去除些的。虽然可能全部没办法。”原本想逗逗情人的柯墨见状,有些迷糊。
“闭嘴,我在找东西。”我瞪了他一眼。
找到了!
在几乎把衣服都扒下来的情况下,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青玉小瓶。
打开一闻,熟悉的冰雪气息扑面而来。是了,就是这个,以前当作雪花膏擦的东西,出了堡几乎把它忘了。
“躺好别动!”我小心地挖出一坨抹在柯墨背上,均匀地涂开,然后轻柔地用绷带缠好。
好,大功告成。
“拟拟,这是什么?”柯墨一脸怕怕的样子,指指瓶子。
我把玉瓶递了过去,道:“这是一种外伤圣药,我以前身上因练功留下的伤都是它治好的。”
柯墨把瓶口凑近嗅了嗅,惊呼“冰晶魅霜!”
冰晶魅霜?这药的名字?我总算知道这玩意儿的名称了。
“这是难得一见的外伤圣品!可遇而不可求的,据说要用万年冰晶配合十几种名贵难求药材方能制成。也因此它有股特殊的冰雪之气。”柯墨像竹筒倒豆子似的说了一通,“拟拟,这是谁给你的?”
“我老爹。”我一脸你别再说了的表情,他也识相地不再谈这个话题。
拜冰晶魅霜所赐,柯墨的伤势比大夫预计的恢复速度快了不止一倍,不到四天,他就已快能下床走动了。
这期间,除了照顾柯墨,我也把龙潭上上下下兜了个遍。偶然想起老爹他们临出门时的叮嘱,哎,抱歉啦,他们叫我别去的地方我都碰上了,还到两家总部逛了个够。不过,不是我主动招惹的哦,是他俩自动送上门的,至少,柯墨是送上门的。
龙潭的门面比白庄好太多了。好歹门宽敞些,门前两只四爪龙挺威武的,龙潭两个字虽然没有雕出来,但大门口始终有人站岗放哨。而且内部也比白庄大了少说也有六七倍,连客房的装修也比较豪华,更不用说主厅的配备了。
我把这些感观向白庄的三个人说了,其中两个面面相觑,剩下的一个激动地差点儿把背上的伤口给崩裂了,大声道:“拟拟,这不是我的错,是祖师爷太小气了。再说,龙潭这么奢华是浪费的表现。你不会因为这点就嫌弃我吧?”
切,这男人最近怎么回事,已经是第二次表现得害怕我嫌弃他了。他不是顶狂妄自恋的吗?
在柯墨疗伤期间,秦鸣也与他商讨是否要向洞庭山庄宣战。
我好奇地问了一句,“为啥柯墨出事,你会这么紧张,难道你喜欢他?”
一句话黑了五张脸。风家兄弟看怪物似的看我,向彬泫然欲泣地瞅着秦鸣,而两位诽闻男主角则是一脸气愤与无奈。
秦鸣搂过向彬,抚过他的头发,道:“彬彬,你听这家伙胡扯,除了你我没喜欢过任何人!”
“恩”向彬一脸雨过天晴的放心样,把脸往秦鸣怀里直蹭。
“你在胡扯什么!”柯墨一双手已摸上了我的脖子,作势要掐。“满脑子傻念头。”
“那你们为什么遇事都要商量?”
“不是跟你说过了,他是我师弟。”
秦鸣立刻反驳,“反了,你是我师弟。”
眼看两只斗鸡眼已瞪大,我忙拉拉柯墨的衣袖,“快点说,你们两个就算是师兄弟又怎么会在不同的门派里?”
“是啊,我也想知道。”向彬也依样画葫芦地拉住秦鸣。
两大帅哥无奈一叹,只好如实道来。
百多年前,有两个好朋友无意中得到一份秘籍,两人分练秘籍后各有所成,可切磋后发现同一份秘籍却因两人的领悟不同,分成了两个派系。彼此都坚持自己是正统的结果就是这对好兄弟各自负气而去,在江湖上闯出了各自的一片天,成立了白庄和龙潭。两人相约每代都要派一个弟子来比试以决定谁是正统谁作师兄。然而缠斗了近百年,仍次次平手,无法决出胜负。但两人毕竟是好朋友,定下门规,若有人或事威胁到彼此,所有的弟子须尽力为对方化解难关,确保两派能共同进退,合作无间。也因此,这次“无叶”犯到白庄龙潭头上,两派是以须共同商议,精诚合作。
对于洞庭山庄是否是“无叶”的一部分,我和秦鸣各执一词,秦鸣主张立刻对洞庭山庄宣战,搓搓“无叶”的锐气,我虽说不清理由,可也总觉得茨岫不能算是“无叶”的人,而器饿山庄中人也不像是“无叶”的下属。
见我二人争执不下,柯墨作和事老,叫秦鸣把几年来收集的有关情报说一说,再作下一步的决定。
根据龙潭各地暗桩的情报,“无叶”第一次出现是在四年前,偷袭河南沙家庄,灭了沙家一门一百二十七口,抢走沙家世代累积财富。至此开始,“无叶”在江湖上以偷袭暗杀劫掠为主,手段血型狠毒,奈何“无叶”高手众多,且行踪神秘,多有门派联合想将之剿灭,终因无法寻到对方总部而无功而返,最后仅被对方施以反击,损失惨重。而近一年来,先是抢夺藏宝头巾,后是灭少林擒各派高手,“无叶”大有一举吞下整个武林的势头。可查不出总部让人无法还击之处,实在可气。
其实目前唯一没受到“无叶”攻击的,只有逆云堡了。可以柯墨和秦鸣的骄傲,白庄、龙潭又素来与逆云堡没什么交情,断不肯与之联系。当然,向彬是绝不会主动提出,戳穿自己的假冒身份。
惟今之计,洞庭山庄是唯一的突破口,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只等柯墨伤势一愈,立刻出发洞庭山庄。
但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做。夜深人静时,我在房中留下字条。


25 
洞庭山庄
“小拟,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几天了。”茨岫一脸欢迎之至,盼你许久的笑容,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仍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