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106部分

黑道学生1-第106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妈的,看,这就是特种部队出来的人物,多牛逼,走起路来都带着杀气!”我忠心地称赞着山猫,火男显然吓了一跳:“这家伙是特种部队出来的?你什么时候物色到这种人物的?”
  “嘿嘿,天机嘛,不能泄露!”
  “靠!瞧你那小样!我收拾收拾,走了!”火男也转身离开了。
  坐在沙发上,仰着脖欣赏着周围的装饰品,感觉自己有了点当老大的派头。
  山猫和火男去做事儿了,三个女人又去逛街。我一个人闲得无聊走出公司,忽然就想到上次逃亡时碰到的女人纯纯。毕竟人家救了我一命,知恩不忘报这是任何一个小混混都必须遵守的法则。
  在去的路上,我随手进首饰店挑选了一条价格不是很贵,三千多点的白金项链,装进了礼品盒,顺便还买了点水果之类的东西。在我印象里干‘那一行’的女人都比较爱金,不然她干嘛要当妓女?
  十二点整,我来到那栋房子前面,敲门。
  “笃笃笃!”一个懒散女人的声音从房内传出:“谁啊?大中午的,这么有精神?”
  她打开房门,她比前些日子更憔悴了,头发胡乱披散在肩膀处,身上批着羽绒服。见到我,她显得很惊讶,随即她便恢复了常态,问:“你来干嘛?”
  我苦笑着提起手上的两个大袋子:“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纯纯无所谓地耸着肩膀,进了屋。
  “真是奇怪了,你不是走了么,干嘛还要回来?”从内屋走出的纯纯,嘴里已经多了一支香烟。
  我这次才仔细看了看四周,一切家具都是旧的,除了那台35寸的彩电。
  纯纯说:“看什么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还要休息呢,晚上要上班的!”
  这话差点没把我噎死,长这么大啥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啊?我黑着脸将东西往桌上一扔:“我是来谢谢你上次救命之恩的,没什么事儿,我走了。”说完,我扭头准备走。
  “等等!”纯纯叫住了我。
  我回头:“怎么?”
  “你的命值多少钱?”纯纯问我。
  我摇摇头:“一文不值,但是我知道那里有条项链,值三千多,我刚买的。”
  纯纯笑了,笑的很好看,她说:“我从来没遇见过像你这么傻的男人,不就是在路边把你拣回来了么?需要这么破费么?”
  我笑了,坐回到外面的那张床上:“这是你应得的。”
  这时门外有人敲门,一边敲一边喊:“喂,婊子,出来接客了!老子现在欲火焚身啊!”
  纯纯不耐烦地冲门外吼到:“去你妈的,老娘今天心情不好,不接客!”
  门外的男人怒到:“你他妈的臭娘们给脸不要脸,再不开门老子就找人轮了你!”
  纯纯的嘴真不是一般的厉害,骂起人来就像机关枪一样,‘巴巴巴巴’不带停的。差不多骂了五分钟,门外的男人一看没戏,估计是灰头土脸地走了。
  我笑着问:“你白天怎么也要工作?”
  纯纯一脸天真地看着我:“怎么?不工作你养我啊?”
  靠,这句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像《喜剧之王》里的台词呢……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痞子报恩(下)
 
  “留下来吃顿便饭?”纯纯看着我,随手将烟头扔到了院里。
  “无所谓。”我打开电视,听着里面某歌星的新专辑。
  厨房在院子里,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还有人住这种房子,竟然还是用烟囱煮饭的。
  我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纯纯那忙碌的样子,觉得她比刚才顺眼多了。
  “你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我问。
  纯纯没回头‘恩’了一声:“很小的时候我爸妈就死了,我是孤儿。”
  “那你跟我一样,我也是孤儿。”
  纯纯转过脸:“当真?”
  我点点头:“哪有拿父母开玩笑的,我们两个还算是有缘。”
  纯纯特豪放地冲着我笑到:“你可真会说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还真把我吓坏了。当时我正想呢,谁那么变态,刚从家里洗完澡,批着条浴巾就跑过来了。。”
  “靠,你别提我那些糗事儿行么?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丢人过呢!”我有点脸红。
  纯纯嘿嘿笑着将锅架在了炉子上,冲着我说:“去屋里拿两张凳子过来,烤烤火。这鬼天气太冷了!”
  我搬来两张小凳子坐在炉边,有一种家的温暖。
  我也不确定那是什么样的感觉,谁让我从小都没家。我感觉自己有点没心没肺的,跟着老大在一起他对我那么好,我愣是没找着感觉,总是又敬又怕的。在这里反而感觉到了温馨。人啊,有时候真是太奇怪了。
  纯纯冲着我弹了弹手指:“来跟烟。”
  我将烟盒扔过去,还不忘嘱咐一句:“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纯纯哈哈大笑到:“你少来了,自己还不是抽的挺厉害!”
  这感觉怎么又像是第一次去南吴碰到许楠时的情形呢?也不知道那丫头现在怎么样了。
  跟纯纯有一话没一话地聊着,慢慢就聊到了名字的问题上。
  “嘿,聊了那么久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干嘛?当特务的,名字还保密?”纯纯开始炒菜。
  我想了想,说:“我姓你锅里煮的东西,单名一个‘九’字,别误会,不是喝酒的酒,是数字九。”
  “你的名字可真够怪的了,我姓丁,名你已经知道了。”
  “呵呵!”我干笑了两声,忽然发现我和纯纯之间已经没什么话题好说了。
  我将饭桌竖在厅里,两个人就开动了。饭菜很简单,比起那些酒楼的样式可就差远了,但是吃起来却格外的可口。
  “你是做什么的?”纯纯问我。
  我扒拉一口饭,说:“流氓!职业的那种。”
  纯纯笑到:“别唬我,流氓就是流氓,你说的那是黑社会吧?”
  我竖起大拇指:“聪明,我就是黑社会的。”
  纯纯指了指门外来回走动的人影:“那好,黑社会,帮我摆平他们喽?”
  我哭笑不得地转过身,果然,门缝内出现了几个男人的影子,我转过头说:“你不害怕?”
  纯纯继续埋头吃饭:“怕,怕有什么用?这一片儿谁不知道我是做妓女的,顶多让这些臭男人轮流上一次罢了。。又不会掉块肉。”
  “操,我服了你!”我放下饭碗走了出去,纯纯在后面叫到:“喂,跟你开玩笑呢,你还是进屋躲躲吧。别看他们床上不咋地,但是打起架来那可真的很吓人!”
  “黑社会怎么会怕流氓?”我打开了门,四个男人走了进来,个子都不高,还挺象样的穿西装打领带,不过脚上穿的那八百年没刷过的皮鞋就有点不太好看了。
  带头男人看了我一眼哈哈大笑:“他妈的,我说呢,今天这纯纯姐是咋回事儿,怎么生意上门了都不接,原来是包了个小白脸在家温存呢?”说完,用手推开我:“滚一边去,这儿没你事儿。”
  他们四个人当我是透明人似地径直走向纯纯。
  “妈的,连老子都敢骂,亏老子平时对你那么好!”
  纯纯将饭碗扔在桌上说:“你脑子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么,进屋吧。”说完,她已经准备走进内屋了。
  “去你妈的!”那个带头的男人从桌上抄起一个装菜的盘子砸了过去,那盘菜正是我最爱吃的‘辣椒炒鸡蛋’。
  盘子不偏不倚砸在纯纯脑袋上,纯纯顿时捂住脑袋向后退去。
  “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只是个做鸡的!一个千人骑万人搞的烂货!你他妈的跟我装什么纯洁?你也不去问问,这一片谁不知道你这个专门勾引纯情小处男的骚货?”说完,那男的转过头冲着我咧嘴:“小子,赶紧给爷滚蛋,这女人今天哥儿四个包了,要想弄她,嘿嘿!明天请早。”另外三个男人贱笑着。
  我面无表情地走上前,一拳轰了出去。
  其中一个男人胸口吃了我一拳,就听见‘嘎啦’一声,他撞翻了桌子,然后倒在了地上。
  其余三个男人一见,大怒,一边臭骂一边挥拳冲上来,带头的那个男人竟然从后腰取出一柄蝴蝶刀,像模像样地比划起来。
  我踢倒他们两人,掏出枪,没有丝毫悬念地在那男人额头上开了一枪,然后给另外两个人一人补了一枪。
  最后施施然吹了吹枪口,塞进了腰间。
  看了一眼那个被我打中胸口的男人,一脚踢开,扶正板凳坐了下去。
  纯纯脸上这时才冒出了恐惧的表情,我说:“黑社会跟流氓的分别就在这里,你家里死人了,你也别再住下去了,跟我走吧。”
  纯纯眼角含着泪,问:“你。。。想把我带去什么地方?”
  我既平静,又冷淡地说:“我要是想害你,你早就跟这些人一样,躺在地上了。我另外给你安排一份工作,月薪五千,足够你糊口了。”
  “可是。。他们死了。。警察会来找我麻烦的。。”纯纯缩在角落里,用害怕地眼神看着我。
  “人是我杀的,你怕什么?呵呵。。走吧!”我走上前,抓起纯纯的胳膊,将她带出了‘家’。她除了身上的衣服以外,什么也没有。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误解(一)
 
  “我们去哪儿?”纯纯看着我,眼神显示她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
  我微笑着说:“给你找份工作。”
  纯纯有点不太相信地说:“你。。你不怕我出卖你?”
  “哈哈,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是我的做人原则。”
  我跟纯纯坐进了的士,直接向虎哥那间‘祥丰海鲜酒楼’开去。这个酒楼是虎哥去年开的,生意一直都很火暴,我想让纯纯去当部门经理,一,是她阅人无数,没准能留住些老客户。二,在虎哥的场子里我就不怕有人找她麻烦。
  帮人帮到底,坐在车上我挺纳闷的,我怎么就开枪了呢?
  酒楼门口停着一大排豪华私家车,在这种地方,开个本田来吃饭估计连个腰都直不起来。
  我拉着纯纯向里走:“就是这里,帮你搞定工作之后,我请你吃这里的龙虾。”
  门口的经理一眼便认出是我,微笑着鞠了一躬:“九哥,好久没来了,最近在什么地方发财呢?”
  我有点惊讶,拍着这个年龄比我大一轮的家伙肩膀一下说:“怪了,你以前不是经常跟着虎哥出去砍人的那个。。那个谁来着,名字忘了!妈的,瞅我这记性,怎么?现在跑这儿当经理来了?”
  那男人呵呵笑着,一边将我们往里引一边说:“不行啦,年纪大了,又成了家,还是要干回正行,整天砍人也不是回事儿啊!话说回来,要不是虎哥,我全家人都得饿死。”顿了顿:“九哥,今天吃点什么?”
  我摇摇头:“今天不吃饭,我是来找虎哥的,他在吗?”
  经理面露难色,说:“虎哥他最近身体不太好,怕是今天见不了九哥你了。”
  我嘻笑着说:“没关系,你告诉我虎哥在哪儿,我跟他聊两句就走!”
  经理点点头,指了指后面,说:“顶楼向右拐,第三间房,虎哥就在里面呢!”
  “恩,好的,谢谢你啊!有空找你喝茶!”说了两句客套话,我拉着纯纯上了五楼。
  这里一至三层是酒家,四层是豪华区,而五层则是虎哥的根据地,跟虎哥出来玩那么久,还从来没上来过呢。
  一出电梯,顿时迎上来五个身体强壮的小弟,纯纯吓得直往我背后躲。
  那五个小弟原本气势汹汹,一见是我,顿时露出了笑容:“九哥早!”
  “早啊,虎哥呢?我找他有点事儿!”我转过头对纯纯说:“不用怕,没事儿的都是自己人。”
  一个小弟蛮机灵地在前面带路:“九哥请跟我来!”然后他看了纯纯一眼,有点为难地说:“九哥,她。。”
  我想了想,带个陌生女人去见虎哥似乎有点不太妥当,于是看着纯纯说:“你先在客厅坐一下,我很快就出来!”
  纯纯有点不情愿,但也点了头,这种女人是非常识相的。
  推开门,只见虎哥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小袋东西,弯着腰,正用吸管吸着些什么。
  “虎哥,你干什么呢?”我尖叫着走上前,虎哥一惊,手中的东西顿时撒在了桌子和地上。
  海洛因!
  虎哥不知所措地看着我:“小。。小九,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我看着桌上那白色的粉末,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虎哥咳嗽两声,用手擦干净了桌上的剩余白粉。
  我问:“虎哥,多久了?”
  虎哥看着我,站起来,忽然发狂到:“妈的,老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上瘾。前几天就发现头晕眼花,还经常呕吐,我以为是人老了,不中用了!结果这病情越来越严重,一个医生跟我说,我这是吸食海洛因以后才出现的症状,我也很莫名其妙啊!”虎哥情绪异常激动,说话的声音震得身后玻璃窗都嗡嗡作响。
  我走上前,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