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108部分

黑道学生1-第108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不去了,你吃完以后来办公室一趟。”
  “恩,对了,老大,有什么急事儿么?”这句话刚说完,老大那边已经挂断了。
  “怪了,老大今天吃错药了吧。。”我心里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
  陈芸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问:“宇,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我笑了笑:“没什么事儿,咱们吃咱们的。”
  一顿饭吃的倒是蛮舒爽,最后结帐的时候差点没把我吓着,三千八,五个人。据说还是新开张,打了五折。
  我恶狠狠地诅咒了一下这间西餐厅,穿过一条马路回到了总部。
  三个女孩儿睡了一下午精神饱满着呢,发现纯纯确实跟我没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后,商量了一下,撒开小腿跑去逛夜市了。
  纯纯这时才开口说话:“米九,你的三个女朋友真是太漂亮了。”
  我一边向前走,一边说:“还好吧,今天吃的还满意么?”
  纯纯笑了:“当然满意了,谢谢你的招待,我要回房休息了。”说完,她转身向右边走廊处走去,立刻有个服务员跑过去接过她的钥匙,替她开了门:“请进。”
  纯纯转过头冲着我点头一笑,进房了。
  我苦笑着刁着根烟进了电梯。
  火男和山猫还没有消息,打他们的手机也不通,我有点慌了,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转念一想,山猫那帮子人的身手自己又不是没见过,火男呢,虽然几年不见了,但也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吧?
  想着想着,电梯门已经打开,我向整条走廊最里面的房间处走去。一回到这里,我的心思就又回到了公司身上,心里掂量着要不要告诉老大,虎哥吸毒的事儿。
  由于虎哥是刚刚吸上白粉,瘾还不是十分的大,强行戒毒没准能起到一点效果,要是时间长了,再过半个月,我回南吴上学,等再回来的时候,虎哥没准就变成了第二个白骨,那是我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左思右想,我还是下定了决定,要将这件事儿跟老大说说。
  “妈的!虎哥你可别怪我啊,小九也是为了你好!”我嘟囔着推开门。
  老大和蛇爷这对老搭档基本上都在一起的。老大正坐在转椅上盯着电脑,蛇爷斜依在沙发上正说着些什么,一见我来了,立刻不说话了。眼神有点怪异,我见了之后有点害怕。
  我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了?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
  “老大,找我有什么事儿?”我嬉皮笑脸地问。
  老大的脸色不太正常,他弹了弹桌面,到:“我跟老蛇今天去看不凡了。”
  “不凡?他怎么了?死了?”我心想:“他死了才好,老子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这小子骨子里渗出一阵阴气,要是在晚上碰见他,第二天起来肯定着凉。”
  老大说:“你很希望他死么?”
  我微微一笑,说:“老大,我想跟你说件事儿,但你要保证,我说出这件事儿之后,你不准生气!”
  老大和蛇爷面色一凛,我皱眉到:“老大,蛇爷,你们怎么了?”
  蛇爷叹了口气,到:“你说吧,什么事儿。”
  我点点头,到:“老大,我今天去找虎哥,发现他正在办公室里吸毒,不过听他说似乎刚吸上没几天,在这个时候戒应该还来的急!”
  “再怎么说,我小九也是老大、蛇爷你和虎哥一起带出来的,本来我是答应了虎哥不告诉您的。。不过呢,为了虎哥的将来,我也只好牺牲一下自己了,要怪,虎哥也只会怪我不是么?”
  我正预测着老大的反映,是一拍桌子站起来怒吼:“妈的,把老虎给我喊过来,吸毒?他不想活了是不?”还是,‘嗖’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愤怒地按几下桌上的电话:“老虎,给我滚来公司!”
  结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老大竟然相当的镇定,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包东西,扔在桌上。
  我定睛一看,那是一包香烟,‘三条五’。
  我莫名其妙地问:“老大,这是什么?”
  老大没说话,身后的门猛地被打开了,没等我转过头,就感觉到头部被重重地击了一下,我整个人跌向前,额头一下子便撞在了桌角上。
  我眼前一黑,嚎叫一声,捂住了脑袋。
  “你他妈的,害老子!”这,这声音竟然是虎哥的!
  由于头部受到了重创,没有还手的余地,我的肚子挨了四下,力道很重,应该是用脚踢的。我‘扑通’跪在地上,‘哇’的一声,将刚刚吃进肚子还没开始消化的东西全吐在了地上。
  我抬起头,看到的确实是虎哥,他脸上的表情显示出他极度愤怒,脸和脖子都通红通红的,好象是一块巨大的烙铁。
  我难受地捂着肚子骂到:“妈的,你他妈的疯了!”
  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这话,虎哥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个啤酒瓶狠狠砸在我的脑袋上。
  血缓缓滴在地板上,我不敢想象自己现在的样子,我满手都是被玻璃碎片割开的口子,嘴里也不停地向外呕吐着秽物,包括血。
  虎哥一把拎起我的衣领,‘啪啪’就是两个耳光,我被彻底激怒了。
  我疯狂推开虎哥,提起脚就蹬了过去,嘴里反复重复着一句话:“我操你妈!”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按在桌上的,老大面无表情地指着那包香烟,说:“米九,虎哥有哪点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害他?”
  “米九,老子看错你了,你他妈的整个一白眼狼,吃里扒外!操!”说完,我脑袋又挨了一下子。
  被打了这么一下,我反而有点清醒了,我高声吼着:“老子没有吃里扒外!”
  老大的脸变的越来越黑,他抬抬手。我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小了很多,我勉强直起腰,用手去擦脸上的血。
  虎哥一把将我推到了沙发上,冲上来,盯着我,他满嘴的酒气,一看就是喝了不少的酒。
  他说:“米九啊米九,你究竟想干什么?我老虎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要用这种掺了白粉的香烟害我?”
  我哑口无言,心里却跟明镜一样雪亮:“我被人陷害了。”
  “妈的,老子不就是在老大面前说了几句你太年轻,不太适合接管天门公司么,你就要这么整我?”
  我摇着头,说:“我没有。”
  虎哥笑了:“没有?你敢说你没有?这烟就是你用来害炎帮的东西!你他妈的还敢说没有?知道这包东西是哪来的么?是从田旺区,你小弟花蛇手里拿来的!他还很莫名其妙地对我说:‘怪了,最近九哥也拿了几条香烟,这玩意他不会是用来送人的吧?’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迅速在脑海中整理了一下思绪,冷冷地笑到:“虎哥,我什么时候送过烟给你?”
  虎哥‘啪’又一耳光扇过来:“米九,你他妈的心肠还真是狠啊,害完一个还想害第二个,不凡!你让不凡将这烟送给我,说是感谢这么多年对你的照顾!完事儿之后,你又找了枪手去杀不凡,想把这件事儿彻底隐瞒过去,你说吧,还有什么事儿,我是不知道的!”
  我明白过来,是不凡和花蛇一起来陷害我。
  我无力地瘫在沙发上,浑身剧烈的疼痛让我不愿再说一句话,我有点累了,血就顺着我的眼角往下滴,流过了那件白色的衬衣。
  虎哥转过头冲老大吼到:“今天就让我执行家法!废了这个畜生!谁也别拦我!”
  蛇爷淡淡地说:“年轻人偶尔犯了点小错误,还是能值得原谅的。家法,什么家法?都是自己人,断他五根手指赶他出公司算了。”
  我狂笑着推开虎哥,再次狠狠地擦了擦脸上的血:“蛇爷,你对我可真是太好了,陷害大哥,吃里扒外,这可是要千刀万剐的,竟然只断我五根手指?你说,我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哭?”
  蛇爷看着我,没吱声。
  老大这时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让我的心感觉有点痛。
  老大说:“米九,看来你的翅膀硬了,终于想要飞了。。。可是,你真的等不了那么两年么?两年以后我一定会将公司留给你的啊。。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害老虎啊?他,他对你多好啊。。以前我让虎哥带着你出去砍人,你把对方一个老大的腿卸了,还是他去替你顶罪的。我说,年轻人,让他进进大狱也没什么坏处。你知道老虎怎么说么?他说:‘我是把米九当成自己亲生儿子一样来养的,跟我出去砍人出事儿了,理应是我来扛,他还小,不能送他进去,这样会毁了他。’米九,你这样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么?你他妈的拍拍自己的胸口问问,你对得起虎哥,对得起我吗?老蛇,去把我那把刀拿过来!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你这个畜生!”
  我慌了,第一次感到这么慌,我有点不知所措,脑中一片空白,看着老大那柄专用的砍刀,我惨叫着:“老大,我是被人陷害的,不关我的事!是不凡和花蛇合起来陷害我的。。老大,老大!”
  我死命挣扎着,虎哥按住我的脑袋和我的双手。
  “老大,我是你从小带大的,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么!我对公司绝对没有二心啊,我怎么会害虎哥,我是被人陷害的啊!”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嚎叫着,这种感觉比一个人砍倒了五百人还累。
  老大缓缓走过来,我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那是失望和愤怒,似乎还有一层我看不懂的感情。
  “米九!!”老大忽然泪水狂飚,他猛地举起了手中的刀,狠狠砍了下来。
  “啊。。。啊。。。”我浑身剧烈地颤抖着,‘砰’门被踢开,一个人影飞快地跑过来抱住老大的腰,哭喊着:“干爹,不要杀哥哥!”
  是小雨点,小雨点来救我了。
  跟她一起的还有陈芸和唐晓敏,这两个女人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两支枪,陈芸吼到:“妈的!放开夏宇!不然我就开枪了!”
  唐晓敏飞起一腿踢在虎哥的脑袋上,一把将我扯到一旁,她看着我满脸迷茫的样子,抬起枪对准了虎哥。
  我无力地说:“不要。”
  唐晓敏漠然地着我。
  老大看了看我的三个女人,咬咬牙:“你们走吧,米九,你记住,你已经不是天门公司的人了。”
  虎哥退到了一旁,盯着我,我同样看不懂他脸上的表情。
  只有蛇爷,他冲着我吼到:“妈的,老大让你们走,你们耳朵都聋了?还不快滚出海州?滚回南吴去!”
  小雨点哭哭啼啼地从地上站起来搀住我的胳膊,对老大说:“干爹,谢谢你。”
  唐晓敏、小雨点扶着我,陈芸断后,我们四个人就这样走出了公司,让我觉得讽刺的是,门口的小弟竟然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地问我:“九哥,你怎么了?”
  我抬起头看他,说:“没什么,真的。” 
 
 
 
  
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误解(四)
 
  头被缝了十七针,迷迷糊糊的被陈芸她们带进了一间出租屋内。我感觉自己胃在疯狂的抽搐着,好象是被一个力气很大男人使劲扭转一般。‘哇’的一声,我歪头吐在了地上。那是一滩干净的鲜血,深红色,里面可能还夹杂了我的一丝苦胆。
  吐完,我身心疲惫地蜷缩在床的一角,闭上了双眼,脑海中一片空白。耳边听见三个女孩低声的哭泣和纸巾摩擦地板的声音。
  持续了十几分钟,我费力地转过头,睁开双眼。
  陈芸正捂着脸坐在对面的床上,小雨点清理着地面的秽物,唐晓敏则是愣愣地看着我。
  我沙哑着喉咙说:“我没事儿。”
  小雨点抬起头,我赫然发现,她的眼睛都哭肿了。
  我轻轻抚摩着她的头发,说:“等会儿去买车票,你们先回南吴。”
  陈芸冲着我吼:“不,你不走,我也不走!”
  唐晓敏走上前,坐在我的床边,温柔地说:“宇,我们一起回去吧,你的老大这样对你,你留在这儿还有什么意义?亏你还为他们劳心劳力的。”
  我摇摇头,忽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就好象‘古惑仔’电影里‘靓坤’的一样,沙哑的让我头皮发麻:“我不能不管他们,是他们把我养大的。他们只是受了蒙骗。。”说到这儿,我胸口忽然一阵绞痛,我再度昏昏睡去。
  一晃儿,住在这间出租屋已经半个月了。在这段期间里,我除了隔三岔五的用血洗一洗地板之外,便没有别的什么特殊事情发生了。
  还有,我的喉咙因为一个星期前的高烧,彻底烧坏了,我再也不能唱歌了。
  半个月时间,我不是躺在床上闭目沉思就是吆喝着小雨点去楼下买几瓶白酒,然后一个人拿着酒瓶子往肚子里面倒酒,我突然发现,我一个人竟然可以喝下三斤45度的酒,然后还很有精神地向众女述说N年以前的旧事。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小雨点跑去开门,门外走进一个男人,身材高大,手里还拎着东西。
  我看着他,露出这半个月唯一的一次笑容:“夏老二,你怎么找到我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