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119部分

黑道学生1-第119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电脑被人设计成双人的坐椅形式,红木沙发闪闪发亮,左右两边各设有一个休息区,里面有电视,还可以叫到食物和饮料,如果你愿意,可以在这里住下来,休息区的空调是二十四小时开放的。
  右边离柜台不远的地方,五个高帽子的厨师已经开始飞火烹饪着各种点心了。
  易金啧啧有声地说:“现在的人还真会享受,一个网吧而已,连厨师都是特级的,用的着么?”
  再往上走,三层与一、二层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说一楼给人带来的感觉是清新,二楼就是新潮,这三楼,我感觉是异常颓废的。
  三楼是桌球室,这里的桌球室分室内和大厅两种。每个被透明璃隔开的室内桌球室里都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这些女人衣着火辣,坐在一旁看这吊在半空中的电视,手里还握着球杆,等待客人的来临。
  最受小混混欢迎的无非是三样,桌球、街机、的士高。桌球是一个小混混出道之后必须学习的‘技能’之一。妈的,连桌球都不会,以后怎么把马子?
  一看到桌球,易金和易木咧开了嘴,叫嚷:“师兄,你看这个女人多漂亮,咱们就去找她陪咱们打吧。”
  “小木,我还是觉得前边的女人不错,你看她那脸蛋和身材。。”
  “这个好!”
  “那个不错。。”
  两个人就好象小孩子一般吵了起来,我没理会他们上了最高的一层,四层,理所当然是酒吧了,不过现在还没有开门,木门紧锁,要知道现在才中午十二点……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赌命(上)
 
  “你们慢慢玩,我到处逛逛。”知会了一声,我走下楼。
  此时娱乐中心的玩家是越来越多,我现在比较感兴趣的是,赌场究竟在什么地方。
  七拐八拐,拐到娱乐中心的偏门处,碰巧撞见了唐功成,他正跟一个四眼小子说着些什么。
  “唐大哥!”我上前打招呼,唐功成摆手支走了那小子,迎上来:“找你半天了,去哪儿了?怎么剪完彩之后就跑了?”
  我抓抓头上的三寸短发,不好意思地说:“刚才到处看了看,耶稣还真会整啊,什么新潮的玩意儿都弄上了。”
  唐功成一边向前走一边说:“除了地下的赌场,上四层都是耶稣跟别人合伙弄的,那些东西也就是玩个新意,指望那些赚钱还不如做回老本行呢。”
  听后我顿时醒悟,说话间我们已经走进了那偏门经过了一条宽阔的走廊。
  走廊的尽头有两个黑衣大汉把守着,见到唐功成后恭敬地点头问候,而看我的眼神则是有点鄙视,甚至伸出手拦我:“唐老板,我们老板说了,进去的客人不允许带保镖。”
  唐功成大怒,挥手一巴掌煽在那大汉脸上,那大汉被唐功成煽的一个呲趔,差点摔倒在地。
  “这位是黑盟的夏宇,什么保镖?耶稣请你们回来就是让你们得罪客人的么?不知好歹!”唐功成狠狠一瞥这两个保镖推门走了进去。
  “嘿嘿。。”我冲着门口的两个大汉冷笑着,随后也跟了进去。
  出来混的人最讲究面子,为了面子可以连命都不要,很明显,刚才唐功成给了我很大的面子。
  赌场内并非以往在电视里看到的那样,这里显然有些客源不足,整个大厅只有寥寥十数人在玩着百家乐。
  唐功成指着前面一排包厢,说:“外面这些东西都是给散户玩的,里面的才是真正的大鱼!”
  赌场建设的极度豪华、奢侈。
  悬挂在半空中的巨大水晶吊灯、镶嵌在墙壁内的象牙装饰、纯羊毛编织的地毯无一不能体现出主人的华贵和品位。
  我站在赌场内,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我早晚也会有一间比这规模还要大上十倍的赌场。”
  两个身穿白色燕尾服的服务员推开大门,我和唐功成走了进去。
  耶稣正以一副主人家的姿态坐在牌桌的正中央,周围也坐满了形形色色或陌生,或熟悉的人影。
  白骨、凯老大、佐威这三个人无非是我最熟悉的人了,还有一个人,欧阳天庆,许楠的前任男朋友也坐在台面,手中正揉搓着几张扑克。
  “唐老板,欢迎欢迎。”耶稣笑咪咪地站起来迎接唐功成。
  白骨抬了一下脑袋,看了我一眼,随即沉下头去看牌。
  唐功成笑着走过去与耶稣攀谈,我则是找了个位置坐了下去,当旁观者。
  赌博这种东西对现在的我来讲实在太奢侈了,在这间房里的人哪个没有个几亿身家的?我区区一个流氓头子,在这样的场合里最好还是少出声,我很有自知之明的。
  两场下来,白骨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输了四百多万,输完他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坐定:“夏宇小朋友,怎么不玩两把?”
  我摇摇头:“赌博这东西,我不喜欢。”
  欧阳天庆是暂时来讲赢的最多的人了,桌上的筹码已经堆满了他自己的台面。他走过来,用一种轻蔑地眼神看我:“夏宇,有没有兴趣跟我玩两把?”
  我心里这个不爽的劲就别提了,妈的,这里是赌场,进来玩那是要赢庄家的钱,怎么平白无故就扯到我身上来了?莫非我现在的样子很好欺负不成?
  “欧阳天庆,少惹我,别以为你老爸有钱就很了不起。”我警告他。
  欧阳天庆嘿嘿一笑,看了白骨一眼,说:“这位是白骨大哥吧,我很早就听说,南吴最年轻的老大是白骨哥,夏宇,你在吓唬谁啊?”
  “你。。”我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忽然白骨眼神一瞥,门外走进一个白发男人。
  太子!太子也来了。
  太子嘴里叼着雪茄,一边吞云吐雾一边从我们面前走过,丢下一句话:“妈的,你们几个在这儿拍戏啊?来到赌场竟然坐在一起聊天,下次我得告诉看门的,这种上档次的地方,小混混和流氓是不应该来的。”
  “我操……”白骨伸出手挡在我面前,不让我站起身,不然的话我的拳头早就轰在他脸上了。
  “干爹!”太子来到耶稣面前打招呼。
  耶稣呵呵一笑:“儿子,你来的正好,这里就交给你打理了,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你好好陪客人们玩玩。”
  太子连忙点头应承,几个老大级的人物,唐功成,凯老大还有几个老一辈的黑道头头都走了。
  这下再一看,除了十几个老男人老女人在赌钱之外,剩下的全是年轻人。
  太子看了我一眼,嚣张地说:“年轻一辈最出色的几个人都在这儿了,不玩玩太对不起今天这个大好日子了,夏宇,你有没有问题啊?”
  我说:“怎么玩,你就说吧。”
  佐威也走了过来,悄悄问我:“宇哥,怎么了?”
  “没什么。”我冰冷冷地回了一句。
  “白骨哥,你呢?”
  白骨无所谓地耸耸肩,于是我、欧阳天庆、白骨、太子这四个人坐在了长桌边。
  太子小声跟服务员说了一句,不一会那服务员端来四堆筹码。
  太子瘫开手,说:“筹码我们一人一份,一千万,谁先输光,谁就自动砍断自己的右手。”
  没等我反应过来,欧阳天庆提出了抗议:“太子,这样也太过份了!”
  太子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问:“小子,你是谁啊?哦,让我想想,你就是那个什么欧阳家的大儿子是吧?”
  欧阳天庆涨红了脸,说:“我父亲只有我一个儿子!”
  “笑话!”太子一点脸面都不给欧阳天庆留地说:“难道你老爸包二奶的事儿还会告诉你不成?小子,不敢就给老子滚到一边去,佐威,你小子不会也没胆儿吧?”
  佐威比出一根中指,走上前推开了欧阳天庆。
  “那,游戏现在就开始喽?”太子嬉皮笑脸地说。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赌命(下)
 
  “梭哈,没问题吧?”太子阴笑着。
  “无所谓,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我说。
  白骨看着我,用手敲击着桌面:“他曾经拜赌魔为师,小看他的话,你的手会保不住的。”
  “赌魔。。妈的,港产电影看多了吧!”我心里骂了一句。
  太子哈哈大笑:“还是白骨哥你了解我,放心,这种事儿你也跑不了!”说完,他看了一眼那满脸大胡子,岁数有四张的服务员,说:“派牌。”
  “等等!”佐威叫了起来。
  太子问:“怎么?不敢是不是啊?”
  佐威骂到:“太子,你他妈的不要太嚣张,老子信不过这个人。”扭过头:“你,欧阳天庆过来发牌!”
  欧阳天庆指着自己的脸,迷茫地说:“我?我发牌?”
  这个大企业家的儿子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真的接过牌,发了起来。
  发到第二张的时候,牌面上最大的是白骨的黑桃A,佐威是黑桃K,太子是红桃Q,而我则是方块9。
  我轻轻挑起那张底牌,看了一眼随即放下,黑桃9。
  众人都看了底牌后,白骨轻轻推出那叠筹码的十分之一,说:“既然我说话,那就一百万小玩一把喽。”
  太子哼哼两声,说:“白骨,在我的印象里你似乎对赌不是很精嘛,所以,我跟,还要大你一百万!”
  妈的,这才刚刚开始,赌注就过了三百万,这一千万的筹码根本不够输两把的,但是第一把就不跟未免太没有面子了。
  我说:“我跟。”
  佐威看了我一眼,也推出了筹码:“跟你!”
  欧阳天庆继续发牌,他脸上的神情很谨慎。
  继续发牌,我忽然发现自己的运气似乎不差,发到第四张牌的时候,明牌中已经有两个九和一张八。加上底牌我就有三条九,在四人梭哈中占很大的优势。
  再看看白骨,桌面上是黑桃A、方块A、草花8。
  太子的牌是红桃K、Q、J。佐威是黑桃K、J、草花Q。
  看到这样的牌面我是不敢再下注了,因为看牌面太子和佐威很有可能是‘同花顺’或者‘顺子’,白骨拿到三条A的几率也非常大。
  我将明牌扣了起来,抽出香烟,缓缓吸了一口。
  白骨撇着嘴,从口袋中取出一张支票:“桌面上的,再加上这一千万现金支票,梭哈。”
  这边的举动早就引起周围人的注意,纷纷来到距离我们五米之外的地方进行观战,一边看一边还小声议论。
  佐威扣牌,对我说:“宇哥,给根香烟。”
  太子的脸色一片铁青:“白骨,你他妈的吓我?老子就不相信你有四条!”
  白骨阴恻恻地说:“这就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太子,你太轻敌了。”
  太子也梭了,欧阳天庆的额头上渗出一丝丝汗珠,其实他很明白,坐在桌上的这两个人无论谁赢了,另外一个人必定会找自己的麻烦,所以他正祈祷着有奇迹发生。
  白骨翻开最后那张牌,红桃A。
  太子狂笑:“老子就猜到你没有四条!看你这三条A怎么赢我!”
  太子最后那张牌是草花A,底牌是一张红桃10。
  “A、K、Q、J、10,顺子!”
  白骨露出了微笑,说:“太子,你那是顺子,而不是同花顺,你高兴的太早了!”说完,他揭开了那张底牌——红桃8。
  “三条A,一对8。葫芦牌型。”
  “这。。。这不可能!”太子吼叫着,瞳孔张的很大。
  我敲了敲桌面:“愿赌服输,太子,你输了,是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
  白骨收起桌上的支票,看了太子一眼,说:“我改变主意了,右手就先留在你那儿,我有需要的时候会跟你拿的。不过,这一千万的赌债,你最好在三天之内打到我的银行帐户上,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太子瘫在椅子上,盯着桌上那一对8,忽然吼到:“白骨,你,你他妈的出老千!”
  白骨看着太子,说:“还记得赌魔是谁介绍给你认识的么?是我。赌魔每次教你赌术的时候他都是蒙着脸吧?”
  太子张大了嘴巴,喉咙中发出‘啊啊’的声音。
  “赌魔就是我,我就是赌魔!两年前的这个时候,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句话吧?J、Q、K跟到底,三条A未必赢。”
  “白骨。。。你好狠啊!”太子咬着牙,连佐威都感觉到他身上的那股杀气,已经将双手纳入怀中了。
  白骨站起来,将脑袋探到太子面前,单手拨拉一下遮住脸的长发,说:“今天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你本以为玩了天下人,谁知道却是天下人玩了你,这种感觉不好受吧?”
  太子捂住自己的胸口,咳嗽连连,此时的太子哪里还像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就好象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者。
  白骨离开了,我和佐威商量了一声也走出了赌场,而在我们离开赌场见到太子最后一面的时候,他仍然在咳嗽,而且咳嗽的还很厉害。
  三天之后,太子死了。究竟是怎么死的,我也不清楚了。但我能保证一点,太子的死和白骨有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