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133部分

黑道学生1-第133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常警官点点头,小心翼翼将那光盘塞进了上衣的口袋中,说:“既然事情已经办完,那我也该回去复命了。”
  “常大哥,慢走,我就不送了。”我嘻嘻哈哈地告别了常警官,开起别墅的一辆小面包,前往堕落街。
  来到堕落街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四点半。
  四点半,天正是灰蒙蒙的,不过堕落街却显得热闹非凡,无数的妓女,小流氓正聚集于此,甚至还有三辆警车整齐地停靠在路边。
  我刚停好车,就听到某个小弟的叫嚣声:“阿SIR,老大让我们在这里等他回来,在老大没回来之前,我们哪敢走啊?如果真的防碍到阿叔、阿婶的休息,那你也只好抓我们回去了。”
  我听到这话,心中狂笑:“他妈的,整整一条街上站满了人,动员全南吴的警力估计才能抓得回去吧?”
  警察说:“我只希望你们能安静一点,大家都是邻居,人家早上还要上班的。”
  我下车,几个眼尖的小弟高呼到:“老大!”
  那声音震得屋檐都嗡嗡作响,周围居民中的灯,亮了几盏。
  我嬉皮笑脸地走上前,冲着那几个警察敬了个礼:“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要麻烦阿SIR们。”随即我便不理会他们了,问:“黑鬼他们呢?”
  小弟指了指二楼:“鬼哥他们在上面。”
  我点头到:“留在这里,不准吵,等会老大带你们去HAPPY。”
  “万岁!!”周围的灯,好象又亮了几盏。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敌对(完)
 
  来到健身室,一眼便望到秦远被人用钢绳捆在了木桩上。从他满脸的血迹就能看出,他已经被不少人虐待过。
  黑鬼虽然身上还带着伤,不过出手倒是很敏捷,他挥舞着手中十公斤的铁饼狠狠砸在了秦远的大腿上。
  一身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我缓步走上前,拍拍手:“别玩的太过分了,人家好歹也是秦爷么?”
  “老大!”众人冲着我打着招呼,我狂笑一声,来到秦远面前,揪起他的头发,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
  秦远有气无力地睁着半只眼,说:“我早就料到有这一天了,夏宇,你老实跟我说,阿盛是不是你干掉的?”
  此时两个小弟搬来了木制的沙发让我坐下。
  我就坐在距离秦远一米不到的地方翘起了二郎腿,说:“是又怎么样?你现在这副德行还能咬我不成?”
  “你该后悔当时在酒吧为什么没把我弄死,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很明显这场游戏你输了。输了就要接受惩罚哦。。秦远,几天前你不是还很嚣张么?”
  我冲着黑鬼比划了两下,黑鬼很明白地从擂台下面取出一柄寒光四射的开山斧。在这里放置家伙也是我出的主意。既然作为大本营,里面没有一些用来抵御敌人的措施,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我握着那柄开山斧,啧啧有声的说:“放心,我不会杀你,我只不过是想要你身上的一样东西。”
  秦远大声吼到:“夏宇,我操你妈,你要是敢碰我,龙哥不会放过你的!”
  黑鬼冷笑:“天龙?他妈的,他涉嫌谋杀、走私海洛因,更被怀疑是耶稣的同党,早已被逮捕了。忘了跟你说,以后胜利酒吧就是我们的地盘了,你的那些小弟也都被打散了,有个自称是你心腹的小年轻已经被我扔进大海了。小子,你今天就认了吧!”
  我咧开嘴,飞起一斧砍断了秦远的右腿,从膝盖往下的那一截从这一刻开始,已经不属于秦远了。
  秦远狂叫着,但是没有用,这是我的地盘。
  我拣起秦远的断腿在秦远面前乱晃,狞声到:“记得当时我跟你说过什么吗?想吃掉我?你有这个本事吗?黑鬼,给我剁了他的四肢,然后丢到医院去,老子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所有听到我说话的小弟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我皱了皱眉:“怎么?老子现在的模样很吓人?”
  我高高举起秦远的小腿,扔到了一旁,血洒在众人身上,一票小弟的脸色都异常难看。我摇摇头:“对付敌人就一定要心狠手辣,尤其是我们这些出来混黑社会,捞偏门的。今天你放过一个敌人,明天你很可能就死在这个人的手里,记住,你们不是普通人,你们是在刀尖上混饭吃的。”
  黑鬼接过斧头冷笑着撕碎了秦远的身体,嚎叫声在一分钟之后便停止了。
  小强走上前摸了摸秦远的胸口:“老大,他死了。”
  “死就死喽,留两个小弟把尸体处理了,天也快亮了,今天我做东,请弟兄们好好乐一乐,吃的,喝的,玩的,全都算老子的!”
  “好耶!”
  耶稣跑路,天龙被捕,秦远被黑鬼干掉。我的小弟们迅速接管了原太子集团的所有地盘,七条街,总共四十多间企业。
  而胜爷、凯老大、唐功成这三个人则是拣着了一个现成的聚宝盆——天堂娱乐城。
  现在不用我说话,只要耶稣敢在南吴露面,第一个要干掉他的,估计就是这三个人了,因为,赌场少了一个人,钱都能多赚几千万。
  坐在天堂娱乐城的最高层,酒吧内。
  里面清一色是我的小弟,胜爷、凯老大也在这里,正和一个年纪约有36、7的妈妈桑聊着天,这妈妈桑长的却蛮标致的,属于丰韵尤存那类型的。
  胜爷一眼就看到我了,冲着我招手,喊到:“小宇!”
  我走过去,扔了支香烟给二人,笑到:“胜爷,凯老大!”
  凯老大二话不说,端起酒杯:“小宇,干的漂亮,这杯是敬你的!”
  这种事儿,大家都是心照不宣了,也没必要摆到台面上去说吧?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心里这个舒坦,不是一般人能理会到的。
  喝了几杯,胜爷拍我的肩膀:“小子,有空也要多带玛丹出来玩,一个女孩儿成天呆在家里很容易闷坏的!”
  我嘻笑到:“胜爷,先谈正经事儿,那批玉石还没鉴定好?今天我的秘书打电话告诉我,场地已经完工,随时可以进行装修了,可是那批货都没到。。这让我有点不好办呐!”
  胜爷拍了拍胸脯:“这点你可以放心,最晚一个星期时间就可以上货。”
  “胜爷,你可得多关照我啊!”
  跟胜爷碰了一杯,凯老大发话了:“佐威这小子最近搞什么呢?神神秘秘的,公司开会你不回来也就罢了,他竟然也不回来了,这样下去黑盟谁来管啊?”
  我说:“凯老大,黑盟有您在,那肯定是没问题的,我最近和佐威玩偷拍,没准过几天就上市了,到时候我寄一盘给您,助助兴。”
  凯老大呸到:“别,我对这东西可不感兴趣!”
  这时六个陪酒小姐在妈妈桑的带领下缓缓走进了我们的卡座,胜爷二话不说,拉过两个胸大屁股圆的坐在了自己身边。我无奈的只好挪了挪位置和凯老大坐在一起。
  “男人啊,活一辈子容易么?为了什么活着?还不是为了他妈的钱和女人?老凯,你说是不是?”胜爷摆出一副色狼的样子叫嚣着。
  坐在胜爷身边的小姐浪笑到:“呦,老板,那你说我们这些女人为了什么活着啊?”
  “为什么?”胜爷一手撕开了那小姐的上衣:“为了让老板我爽而活着,是不是?是不是?哈哈哈哈!”
  周围的小弟疯狂的吹起了口哨,一个既糜烂又堕落的夜就在这喧嚣的酒吧内度过了。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三豹参见(上)
 
  “哎呀,老板,你们怎么才回来?主角都进屋啦!”张导站在离物业有五百米左右的地方冲着我们叫起来。
  张导那辆面包车不见了,我我打开车窗玻璃,问:“那些器材呢?”
  张导指了指右边的一个小房间:“都搬到那里去啦,看电影也追求气氛嘛,不然观众心情会不好的。”转脸看向佐威:“佐老板,这房子我租下了,一个月两千块呢,你得给我报销!”
  佐威无力地哼哼两声,下车了。
  进屋,屋内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但有了十余人的加入,顿时显得生气勃勃。
  我问:“坐哪儿啊?看电影也得有个座位吧?”
  “哎呦!这茬我都给忘了,你,去后面把车上的报纸拿下来…”
  真是个破坏气氛的家伙,我从钱包中取出一叠一千块钱,递给张导的助手:“去,弄几箱啤酒和几只烧鸡来。”
  张导打开了那台组合电视,房内还是空无一人的,但窃听器隐约传来骆志高夫妻二人的说话声。
  男:“思,你喝多了,早点休息吧!跟那种小流氓生什么气啊?”
  好小子,敢叫老大是小流氓,等下不累死你算我的,我狠狠地诅咒着。
  女:“要不是你拉着我,我早就抽他了!算了算了,反正那种人也活不长…”
  佐威指着我:“宇哥,她在说你。”
  我冲着佐威的屁股飞起一脚:“说你呢!”
  众人聚精会神地看着二人进入房间。
  张导拿着一个小小的话筒,说:“喂,小子,脱她的衣服。我们这边的人都等不急了。”
  骆志高回过头无奈地看着四周,按了按耳朵,很显然他听到了。
  “思思,我们交往那么久,今天终于在一起了,我真的好开心。”
  “志高,也只有你能容忍我的坏脾气,能遇到你,才是我这一生的幸福。”
  “思思!”
  “志高!”
  众人汗颜,我身上则是起了厚厚的一层鸡皮。
  当思思的婚纱被褪去之后,思思的声音传来:“我先去洗个澡,等我。”
  骆志高温柔地冲着她点了点头。
  “我靠,没劲!还洗澡!直接弄完了再洗嘛!”佐威这个流氓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扑克:“来,玩两把,五千一张。”
  众小弟齐刷刷的摇头,除了我,他们谁玩的起?
  买啤酒的小弟陆续回来了,我跟佐威拿着啤酒瓶你一口,我一口的喝了起来,张导则是在一旁对骆志高进行性教育:“孩子,等会儿她回来,你不仅要轻轻抚摩她,而且还要温柔的呵护着她,接吻的时候千万不能太粗暴,这样会让女人觉得反感。”
  “别到处看,我正在跟你说话,等她回来,尽量要求开着灯,虽然我们的机器带有夜视功能,但是这样一来效果会大打折扣。”
  看了一眼电视屏幕里骆志高那如坐针毡的样子,我嘿嘿发笑。
  这场景,换成任何人他都会不自在。
  “宇哥,想啥呢?三炒。”
  “啊?”我看着手里的扑克,哑然无语。
  等了良久,思思才重新回到我们的面前,我差点都高唱‘你快回来了,我一人承受不来…’了。
  谁能想到,这中间还要插播广告呢?妈的,真是浪费表情!
  她从胸部以下都裹着白色的浴巾,那出水芙蓉娇滴滴的模样让在场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起了生理反映。
  张导更是吼了起来:“扒掉她的浴巾!快点!”
  张导的鼻孔里好象流出了两道血泉。
  骆志高轻揽住思思,两个人倒在了席梦思床上,随着骆志高的抚摩与法国式长吻,思思的胸口起伏的更厉害了。而张导的鼻血直接滴到了地上,握住话筒的手也开始微微颤抖,佐威用胳膊桶了他一下:“喂,你没事儿吧?别死在这儿啊!”
  张导用胳膊擦了擦鼻血,严肃地说:“有点受不了这种艺术形式。刺激太大,刺激太大。”
  思思在小声在骆志高说着些什么,骆志高微笑到:“不,我想好好看看你,反正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怕什么呢?我们是夫妻,这是合法的性生活,谁也管不着!”
  “好啦,好啦,温柔点。”
  “我会的…”
  浴巾被慢慢揭开,骆志高深深吻了下去,当思思身上一丝不挂之后,张导盯着思思身体某个部位咆哮到:“妈的,她,她不是处女!”
  佐威和一干人等的眼睛统统瞄了过去:“还没开始,你怎么就断定她不是处女了?这里还有窍门?”
  张导指着七个屏幕中的一个,说:“看颜色就能分辨出来了。。。这个女人,妈的,浪货!至少有过五十次以上的经验。”说完,他愁眉苦脸地看着佐威:“老板,这AV的销量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了。”
  我呆呆地看着屏幕:“我们是不是有点变态?十多个人看人家小警花的那个地方,唉!”
  众人回头,比出了N根中指。
  张导继续对着话筒吼叫:“让她帮你用嘴服务,这女人太会装了,跟她要求,她不会拒绝的!相信我!”
  骆志高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可以看的出来,他刚开始还带有那么一点点的负罪感,到现在,那种感觉已经完全被愤怒取缔了。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柔声到:“思思,帮我。。帮我……”
  骆志高与思思摆出了69型,开始亲密接触了。
  佐威很不习惯地抚摩着自己的下体,嘴里嘟囔着:“虽然这个女人不是处女,不过要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