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17部分

黑道学生1-第17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花费了一个小时三十分,这些肉眼几乎看不到的‘小家伙’被浩南挑离了。我也放心的躺在床上唏嘘。在这个时候,我只想着一件事:“要是家里有个医护人员那该多好啊,以后和人打架砍人都来劲啊!!”
  安稳的时间过的总是特别快,一晃又到深夜,今天我是没有什么心情去华舞搞什么谈判之类的东东。许楠这丫头竟然用手机短信来轰炸我,内容还大同小异:“你吃饭了么?”“我好饿!”“我想晚上吃宵夜!”“你请我好不好?”。。。
  我哪有时间跟这小丫头搞这些用不着的?在今天一天时间里,我竟然把张进和雷军两个家伙都打进了医院,不知道明天回到学校又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我们出来混黑社会的,容易嘛?起早贪黑的干坏事,还要分分钟小心被仇人干掉,一个月工资也只是拿可怜的几百块钱。要是被抓了,不管有事没事都得判个三年有期,这种职业的危险系数也实在太大了点。
  心烦意乱的我,实在憋不住,只好吐点心中苦水。
  浩南这小子今天消耗不少体力,早就趴在沙发上睡着了,只有奶爸这个精力旺盛的家伙在房间内扭动着自己的满身肥肉,时不时地跑过来贼兮兮地问我:“九哥,等会儿有节目么~?”
  我没好气地说:“有个屁!”他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十一点三十二分。
  奶爸从他那件满是汗味的衬衫里掏鼓出两张会员卡,跑过来说:“九哥,咱去上网,这有两张VIP卡,给你一张!”
  我冲着那两张VIP卡直翻白眼,这玩意50块钱就能成为会员了,有什么稀奇?
  奶爸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说:“这可不是那么容易搞来的东西,是我从两个小偷手里买的,里面包括大量的那种网站,那种论坛,那种录象,和那种聊天室。嘿嘿,老大,你要知道,现在网络上那种东西虽然传播的快,但是网络安全部管理的太严,没有一定的门路你根本找不到那些玩意嘛。。”奶爸这一连窜‘那种’说得我心中小鹿乱蹦。当即拍板:“走,咱上网吧通宵去。”
  奶爸给我的那会员卡上还有人名,是个叫‘唐成’的。我也没理那么多,揣起来就跟着奶爸去了。浩南这小子睡觉的沉度就和死人一样,任你天打五雷轰,他照旧口水横流,呼噜乱喷。
  二人打了辆的,直接就奔网吧开去了。
  ‘明默网吧’这是一间规模中等的网吧,有两百台机器,虽然现在是深夜,但是仍旧有很多的学生在此上网通宵。而通宵的游戏更是五花八门了,各种宣布了终身免费的网络游戏仍旧孜孜不倦地‘坑害’着我们青少年。
  这网吧的妹妹也不少,只不过嘴里的言语实在有些夸张。一个妹妹和几个男人坐在一起,在玩着一款名曰——劲舞团的狗屁游戏,跳了一会儿,直接跳起来指着那男的开骂:“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你是不是过来做卧底的,那么简单都不会跳,我操……(省略50字)。”
  有句话说的真好,现在做鸡的一副大学生的打扮,而那些大学生则是一副鸡的打扮,咋一看这大街上走的全都是‘鸡’。
  坐在我旁隔了几个空位的是两个湖南妹子,满口都是湖南口音的‘日你妈’。脸上的粉底比咱伟大的长城还要厚上三分。
  奶爸介绍说:“九哥,这两女人是隔壁美容院的,有兴趣么?特便宜一百块就出台了。”
  我说:“这么说你试过?我超严重鄙视你,这种货色你也喜欢。”说完,我眼中流露出极度鄙视的眼神。奶爸脖子一缩嘿嘿贱笑着向那两个湖南妹打招呼:“嘿,妹妹。”
  “哎呦,这不是肥哥么?那么有空来上网呀。”
  我这个胃在疯狂翻滚,那劣质香水的味道让我有点昏昏沉沉的感觉。其中一个还相当敬业地坐在我身旁,勾引我:“帅哥,你是肥哥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我和妹妹现在肚子好饿呀。。”那声音嗲得我头皮发麻。
  “肚子饿呀。。这个。。。”奶爸笑嘻嘻掏出十块钱叫唤:“服务员,泡两碗方便面!”
  我:“。。。。。。”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她是谁
 
  看着那两个工作之余放松心情的两个小妞,我心中确实同情她们。当我问其中一个“你们干这行一年能挣多少钱?”回答吓了我一跳:“这样呀,如果这一年里遇到的款爷多的话,一年十几二十万。”
  我又问:“你做这行几年了?”
  她回答:“两年。。。”
  我没再问下去,这世道,做‘鸡’不容易。出卖自己的肉体取悦男人,多么高尚啊!要不是有她们的牺牲,不知道有多少龙精虎猛的汉子走上歪路。。。
  陈小春有首歌的歌词是这样的:“美女和英雄啊,那是一国的。”现在的情况是:“流氓和妓女啊,是一国的。”我和这两个大我3岁的‘小姐’聊得不亦乐乎。
  我本来就是烂人一个,有什么歧视人家的本钱?要不是老大拣我回来,我现在估计早就被砍断双手,被强迫在街上乞讨了!
  慢慢的,一个小时过去,我已经知道这两个女人的名字,姐姐叫‘雪里红’妹妹叫‘小燕子’。都是两年前出来捞的。
  雪里红看到我输入一连窜的网站地址,不解地问我:“帅哥,你在干嘛?”
  我贼兮兮笑了起来,按动一下回车。顿时活脱脱的,纯粹的肉体欲望展现在屏幕上,‘四臂交缠’,‘委婉承欢’,‘淫叫连连’。
  我‘啪’的给奶爸一个暴头,“这怎么回事啊?”
  屏幕上显示出来的是——《让你家的宝贝找个好对象!——养狗人》然后就是两只京巴在电脑上搞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奶爸也是一塄,他竟然还看得兴致勃勃,说:“老大,看来这养狗也有很多窍门。。”
  雪里红和小燕子早就笑得快要断气了,我很生气的说:“奶爸,咱们是在几楼啊?”
  奶爸说:“三楼啊!刚才你不是知道么?”
  我走到窗户旁,唏嘘两声指着楼下说:“奶爸,你说从这楼上跳下去会不会死啊?”
  奶爸一点都没觉悟,竟然很肯定地说:“当然了!就算不死也得残废啊!”
  我说:“我不相信。。。。。”
  网吧顿时响起一声惨嚎:“老大。。我知错了!”
  一夜愉快地过去了,我舒展了一下筋骨呼喊起趴在电脑桌上睡着的奶爸离开了网吧,临走我没忘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雪里红和小燕子。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给浩南打了个电话,电话里传来的是浩南迷迷糊糊的声音:“哦,九哥,怎么了?哦,上学啊,我知道了!”
  三人来到学校附近一间小饭店里。
  这里早上有不少学生都在这吃早餐,所以生意一直不错。可是今天不知怎么的,竟然连个鬼影子也不见一只。那老板也挺郁闷地自言自语:“怪了,怎么回事?平时这个时候那帮学生应该早就来了呀!”
  我笑了笑叫了碗白粥,慢吞吞地喝着,预感着有某些事要发生了。
  果然,从左右两边分别出现十几个男人,手里全都拿着西瓜刀,凶狠地看着我们。
  我心中一惊,我知道张进和雷军是会报复的,但却不知道报复会来的这么快!现在这样的情况根本跑不掉。除非插上翅膀!
  哪知让我们大摔眼镜的事儿发生了,这两票人根本就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带头的一个骂到:“我操,小黄毛,你连我弟弟都敢打,老子今天不废了你,以后怎么在南吴混?”
  另一个反口:“去死吧你,你弟弟偷老子的钱,你知道不?”
  “废话不用说了,砍死他!”
  “杀了他!妈的!”
  两帮子人马在迅雷之际纠缠到一起,顿时地面上血花乱飞。老板早就吓得躲进店里的角落,在那瑟瑟发抖去了。而我们也无奈的转进店内,看着两虎相争。
  我边吃边笑着,忽然感觉咬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按道理说这白粥是不应该有别的作料才对。我看到浩南和奶爸这两个人用那种惊恐,畏惧的眼神看着我。我心想:“完了,糟了!这次死定了!”低下头,好大一截手指头,上面还连着肉丝!
  “我操!”我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怒吼,整张台都让我给掀飞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到人肉!
  我连忙抓起台上放的醋往嘴里狂倒,涮涮嘴之后,这才感觉舒服多了。
  “老大,你好象犯众怒了。”浩南小声提醒我。
  那两帮子人马,除了倒在地上的起不来的4、5个人之外,其余的全都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你们想干嘛?”我‘咣’的一声把桌子踢飞,抄起一个板凳走上前去。浩南和奶爸同样的将‘武器’持在手中,毫不畏惧。
  其中两个头领似的人物,很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嘴角动了动但却没说话。
  “你们打你们的架,我们吃我们的饭,互不干涉。知不知道你们刚才砍飞一截手指头在我的粥里??”在对方强的时候就跟他们讲道理,跟他们说哲学,跟他们探讨人内心的美与丑。这是永远不变的真理。
  “妈的,难道我们砍人还要先打个招呼:喂,你小心点,胳膊断了别砸着小朋友??”
  “噗嗤”一个清脆的笑声从小树林里响起。
  几个人影从树林里缓慢走了出来,带头的是个女人。如果硬要形容她的话,那只能用‘天生丽质’这个词语。她披散着长发,脸上画着淡妆,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穿着一件黑色坎肩,里面套着白色衬衫,发育良好的胸部高高耸起,蓝色的牛仔短裙遮不住雪白的大腿,脚下踩的是一双黑色小牛皮靴。
  “她是谁啊?好漂亮啊。。。”奶爸的口水都要滴到地上去了。
  浩南很轻蔑地摇摇头:“只不过是乳腺发达罢了!百年后还不是骷髅一副?”
  “妈的,正常人才不和你这个柳下惠说话呢。”我看着这个女人,总觉得她很不寻常。
  那女人身后站着四个身材高大得吓人的男子,每个人的岁数至少在四十岁以上。统一穿着黑色马甲,戴着墨镜。双臂环于胸前。其中一个男子走上前,单手抓住正傻站着的男人,对准他的肚子就是狠狠地一拳。顿时,那被打的男人脸变成紫色,说不出一句话来。
  “要打架也不会选地方,这里是你们打架的地方么?怎么不去日落广场?”那名打人的男子将人扔到一边。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张名片在众人面前晃了晃,顿时,道歉声响澈在这个凉爽的清晨。
  “这个女的好牛啊。。。”奶爸的眼睛鼓得老大。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我点点头:“是啊,这女人好牛。。”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我的校园生活
 
  一场风波就这样慢慢平静下去,那些打架的男人们架起受伤的伙伴缓缓消失在大路两边。那个女人冲着我淡淡一笑,转身离开了。
  触电的感觉,当四目相接的时候,我只感觉到一股电流顺着我的眼睛传遍我的全身,四肢有些不听使唤,心脏也开始微微抽搐,那种感觉的微妙只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才会懂。犹如夏天里的冰糕,冬天里的暖炉,那样的温暖,那样的温馨。
  “老大,你怎么了?”浩南这一声狼吼,终于将我从梦境中拉了回来。我干咳两声,嘴里发出‘呃哼’的声音,说:“走,上学去!”其实这是为了掩饰我的失态。
  话说回来,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学校里,和往常一样,大清早就有不少的学生们在操场,或是大树下勤奋读书了。手里捏着一本厚厚的‘ABCD’开始那既难听又不标准的英语朗诵。
  浩南哼哼两声,说:“老大,你说咱们好好的中国人,干嘛要学英语?”这小子的英文水平比我还菜!最起码我还知道‘HELLO’怎么拼。
  “哈哈,我说呢谁敢在校长室门口唠家常,原来是宇哥啊!”佐威这小子满脸笑容地小跑过来。
  我笑了笑:“闲着没事,瞎聊呗。”
  佐威和我们一并向班级走去,边走边说:“宇哥,我真看不出来,昨天就你们三个人把张进和雷军那两个王八蛋给弄进医院去了,这也太强了吧!”
  我眉头一皱,问:“他们现在都进医院了?”
  佐威点点头,‘恩’了一声说:“雷军鼻梁骨折,脑部轻微震荡。张进昏迷。啧啧,你们出手太狠了!”
  言语之见对浩南和奶爸的态度也有了很大变化。出来混讲究的是实力,只要有了实力别人才会尊重你。
  佐威继续说:“估计半个月内他们俩是没法上学了,这段时间可就清闲了。”
  说着说着我们四人已经进了教室。很巧的,我们前腿进门,后腿班主任就来了。上课铃声‘丁铃丁铃’地响了起来。
  班主任‘狠狠’地看了我们几个一眼,顿了顿声,说:“男生,都跟我去搬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