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23部分

黑道学生1-第23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菜鸟?老子纵横CS多年,还没被人叫过菜鸟!这口气我可咽不下。我站起身来用目光搜索刚才说话的人。在前三排的地方我发现了这个男人。
  约莫二十二、三岁,满脸的青春痘,正抽着烟,一副吊二郎当的样子,正抬头看着我。
  “妈的,出来做图,单条!”我指着他,又指了指电脑。
  不争馒头争口气,我这辈子最恨被人瞧不起。这男的也爽快,耸耸肩,说:“随便,你做图吧!”
  “……”
  十局打完了,我输了,4比6输给了这个男人。虽说不服气,但是没办法,人家比较强,我也认了。
  哪知这个男人很嚣张地说了一句:“好好练练再跟我单条吧,现在的你,不行。”
  我骂到:“放屁!赌一把怎么样?”
  那男的笑了,问:“你说,赌什么?”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钞票往桌上一扔,说:“一把定输赢,妈的!你要是赢了,这桌上的钱全他妈的是你的!要是你输了!老子不要你的钱!老子要你一根手指!”我是真的怒了。
  这一嚷嚷,网吧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
  那男的看了一眼桌上的钱,哼到:“钱多了不起?老子不跟你赌!”
  我气冲冲地走上前,将那把钱往他脸上一砸,说:“不行,你赌也得赌,不赌也得赌!你他妈的不是很厉害吗?我加注,如果我输了,我送你根手指给你!你要是个男人,你就吭一声!”
  那个男的终于被我激怒了,一拍桌子,骂到:“操!怕你不成?来!”
  我和那男人的身后围了满满的人,这么玩游戏的方法他们还都没见过。赌的竟然是手指!
  “砰!”清脆地枪声在我的耳机里响起,我还有七点HP,而那男人所控制的警察已经倒在了地上!
  “哈哈,妈的!你他妈的服不?”我嚣张地站了起来,出了心头恶气,我感觉这个世界都是那么美好。
  “靠!”那男人一摔鼠标就往外走。
  我怎么可能就让他这么离开?“刚才你不是很嚣张么?怎么,赌输了不认帐?”我一把扯住他的衣领说。
  那男人挣扎了一下没挣扎开,竟然斜着眼睛瞪我:“怎么的?你啥意思啊?”
  我说:“什么什么意思,我问你呢,赌输了不认帐啊?切一根手指下来,听见没?”
  “操!你他妈的神经病!”那男人狠狠一下推开我,向网吧外跑去。
  愿赌服输,这是一个赌徒最基本的常识,这个男人明显想赖帐。我追上前,两拳将他打倒在地,然后没头没脑的就是一顿暴打,一边打,我嘴里还重复着一句话:“妈的,你没本事跟我赌什么?”
  那男的被我打了约莫有十几拳,鼻子里的血都‘喷’了出来。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操!谁打我小弟?”这个声音的主人,竟然是个女人!
  我抬起头,一个彪悍的女人站在我的面前。她很漂亮,瓜子脸,大眼睛。尤其是她那身典型的颓废装扮,让人过目不忘。黑色超短裙,一件白色上衣被她系在腰间,穿的是一件绿色花纹无袖衬衫。
  两条黑色的巨蛇纹身在她的双臂上活灵活现,左臂上还有一道恐怖的刀疤。
  我心想:“这个女人,应该很有趣。”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陈芸
 
  “你是谁?”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缓缓站起身来。
  女人皱着眉头弯下腰看了一眼被我打得惨不忍睹的男人,笑骂到:“你也太逊了吧?还老是夸海口说自己练过功夫呢。被人三两下搞成这副德行了。”那男人是有苦说不说,我自己的拳头有多大力量我自己很清楚。
  趁这女人弯腰的时候,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这个女人竟然没有戴纹胸!如羊脂玉一般的细腻皮肤上点缀着两颗红嫩的小枣……
  “该死。。妈的,怎么想到那种事上去了!”我暗骂了自己一句,随即便释怀了。老子是流氓啊!有这种大饱眼福的机会那肯定是不看白不看嘛!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直起腰来,让我大叹可惜。
  “喂。把我小弟打成这样,你挺有种的嘛!”女人恶狠狠地盯着我。其实她的那种眼神充其量也就是吓一吓街边的小混混,对于我这种级别的人来说是没有一点杀伤力的。
  我同时瞪了过去:“你怎么不问他,这个网吧这么多人,我为什么只打他一个?”
  女人举起粉色小拳头骂了一声:“放屁!打了人你还有理了!”便冲了上来。
  我左手一把抓住她的小拳头,微微一用力,这个女人的脸色都有点变了。其实我也没用多大力气,毕竟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都是懂得怜香惜玉的。
  不说别的,虽然我没用上全力,但要是碰到普通的女人早就哭的淅沥哗啦了,她却不一样,咬紧了牙,一声不吭,一记‘撩阴腿’直接冲我的弟弟踢了过来。
  幸好我武侠小说看的多,要不然还真着了她的道,我送开手,向后退了一步,笑着说:“小丫头,出手不用这么狠吧?”
  就在这时候,那女人身后不知什么时候走出五个青年男子,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铁棍,恭敬地对女人说:“蛇姐,我们来晚了!”
  这个被称为‘蛇姐’的女人,二话不说,对准带头的一个男人就是一巴掌。
  ‘啪’清脆地声音使我的脸都感觉到有种火辣辣疼的。
  “妈的,你们怎么不再晚点来?”
  “对不起,蛇姐。。”被打了的那个男人死死地盯着我,好象刚才打他的人不是这个女人,而是我一样。
  我说:“喂,你搞清楚。老子可没打你宝贵的脸蛋儿,就算疼,也不用这样看着我吧?”
  “去你妈的!”五个人同时冲了上来,五根铁棍在天空编织成一片无懈可击的巨网。
  “啪!”
  “咚!”
  “乓啷!”(重复五遍)。
  五个人被我一人一拳打趴在了地上,我打的地方是统一的肚子,可以使对手暂时失去攻击能力。
  “你他妈的!”女人拣起地上的铁棍就冲了上来。
  “丫头,女人就应该乖乖地呆在家里孝敬父母,混什么黑社会呢?”
  “要你管!放开我!”这个女的手腕都已经被我扣住了。
  “我对你很有兴趣,要不要做我女朋友?”这句话不知怎么的,就从我的嘴里溜了出来,堵都堵不住。
  女人呆呆地看了我半晌,骂到:“你他妈的神经病!放开我!”
  又是那种失去的感觉。在动物园那一幕又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妈的!”我狠狠将女人往自己的身边一拉,狠声问:“女人,是不是全都无情?老子对她也不错,她为什么,为什么要投进那个男人的怀抱?就因为他有钱?”
  女人一听这话,再也没挣扎,而是幽幽地说:“你为什么不问问你们男人,能给我们什么?除了性,还有什么?妈的!你放开我!”一时不防,这个女人用脑袋狠狠地撞在我的胸口。
  我感觉到一阵恶心,倒退了好几步,栽倒在地上。
  那女人的额头被我衬衫上的装饰品划出了一道细微的伤口,已经开始向外渗着血丝。
  “你。。你没事吧?”我有种对不起她的感觉,我站起身想走上前,却被她喝住:“站住!你要是敢往前走,老娘今天跟你没完!”她指着我,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对那些刚刚站得起来的青年人说:“我们走!”
  走了几步,那女人回过头来,冲着我笑了笑,说:“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陈芸。”
  我冷笑着说:“你的名字很普通,我叫夏宇。”
  陈芸说:“你的名字也很普通。”
  我笑了笑,悠然地点起香烟,目送他们一行七人走了出去。
  “陈芸?恩,我记住你了。”我心里泛起了淫荡的念头。
  在海州我可没碰到过这种女人,如此的彪悍与美丽。倔强的个性,不服输的性格,还有那雪白雪白的皮肤,前凸后翘的身材,这些都深深的吸引着我。
  回到别墅我心里还在挂念刚刚遇到的这个叫‘陈芸’的女孩儿。
  别墅里竟然静悄悄的,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也不知道小强他们跑哪里去了,浩南和奶爸还在学校。
  我躺在沙发上舒适地看着电视,手里还握着一罐冰凉的啤酒。
  “谁淫荡啊,你淫……”
  “喂?”我没看号码,直接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是老大的咆哮:“操,小兔崽子!是我,你老大!”
  一听到老大的声音,我原本想起立做个立正的姿势,后来一想,老大也看不见,于是就算了。
  “老大,身体怎么样?还硬朗吧?”
  “少跟我来这套,你那边搞的怎么样了?那批东西明天晚上在码头下货,到时候你带着百强他们去接货,听见没?”
  “不就是一点货么,没事,放心吧老大,交给我就是了。”
  “操,什么叫一点货?那可是好几百万啊!妈的!还有,你那辆宝马还要不?反正你又没法开,不如给我,让我送人情吧。”
  操,拿几十万的车送人情,亏老大想的出来,这我怎么能干?
  “那不行!不开也放在那里供着。我保不准哪天心情好就回海州溜达呢!”
  老大那头笑骂一声:“我就知道你小子最他娘的小气!这次的货里有一件礼物,是送给你的,明天晚上九点。妈的,别问那么多了,都说了是件礼物了,你他娘的还问!好了好了,没事了,我挂了啊!老蛇喊我打麻将呢!”
  礼物?老大能送什么礼物?军刀?AK47?难道是微冲?想到这,我已经口水横溢了…… 
 
 
 
  
正文 第四十五章 调戏
 
  一夜无话,次日。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原本这是形容好天气的,但放在南吴来就有点让人接受不了。八点钟,太阳已经开始发威,一股股热浪迎面扑在我的脸上,使我烦躁不已。
  晚上看新闻,根据气象台的妹妹介绍,XX地区又受到了某种海洋气候的影响,导致XX地区的温度呈历史最高。
  我一边抹着额头渗出的汗珠,一边诅咒这可恶的怪天气。最要命的是在这大热天的,我还要穿着长袖的衬衫,整件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要注意的是一点,现在才八点而已。
  浩南和奶爸这两个奸诈狡猾的家伙正淫笑连连地在我面前讨论:“当初纹身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明智,一个选择纹在胸前,一个选择纹在背后。”
  看着这两个家伙,我无奈的只能唏嘘一声。
  一群穿裙子的漂亮妹妹从我们身边经过,那一身青春的打扮,勾得我心头邪火狂飚三丈。
  “妈的,这些女人怎么净学那些日本仔?连裙子都穿那么短的,也不怕遭到色狼的袭击?”
  奶爸在旁插嘴:“老大,我怎么看你就像那种色狼呢?”
  我呸了他一口,说:“老子是风流而不下流!”顿了顿,我接着说:“咱们打赌那些妹妹的内裤是什么颜色!”这也是无聊搞的鬼。
  奶爸嘿嘿一乐:“好啊!没问题,今年流行粉红色!我赌那个穿白色裙子的妹妹内裤是粉红色的!”
  我歪过头问浩南:“玩玩不?”
  浩南这小子虽然那玩意儿已经不行了,但是玩心还是很重的,他说:“我也赌那个穿白色裙子的妹妹,赌她。。赌她。。。”浩南明显是这方面的新手,他想了一会儿,才说:“我赌她没穿内裤!”
  “靠!”我和奶爸同时一根中指比划过去,奶爸嚣张地纠正着浩南的错误:“浩南啊,你这个人思想怎么那么肮脏呢?你说的那种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会出现,医学角度上称之为‘终极睡眠’,你小子太没常识了!”
  我在旁奸笑,玩这种游戏你们俩还嫩了点,老子十六岁就开始坐在楼梯口看一些‘大姐姐’条皮筋了。根据我的推断,这种年龄层的女生,大多都是穿白色内裤的……
  既然三个人的答案都已经都公布出来了,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谁去证实。一个人证实是没用的,要想办法让我们三个人都能见到,那才算数。
  看了看奶爸,我知道他这个人,如果他上去的话,肯定二话不说,直接拉起人家妹妹的裙子,然后笑着冲我们招手:“老大,浩南!你们看到了吧!老子猜对了!是粉红色,哇哈哈哇哈哈…!”
  我就不会像他那么直接,我会轻手轻脚走到那妹妹的后面,一不小心作摔倒撞,轻轻扑在那妹妹的身上,然后用手撩起她的小裙子…
  奶爸打断了我的联想,说:“老大,谁去啊?”
  浩南叫的最大声:“这简单!猜拳啊!”
  我说:“好,没问题,来来来!”
  三个大男人在马路上边走边猜,六个回合下来,浩南的剪刀非常不幸地被两块石头砸了个粉碎。
  “哈哈,小子,你有运气喽!”我在一旁淫笑,奶爸也是催促:“南哥,快去吧,一定要让我和老大也看到才算哦。。不然。。嘿嘿。。”
  “有没有搞错。。。!”浩南不爽地快步走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