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48部分

黑道学生1-第48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火炮全身挂彩,幸好没伤到要害,他走过来激动地握住小马的手:“小马,来的好啊!及时啊,他妈的,这些青龙会的王八蛋,前些日子还说跟我们黑盟结盟,今天就偷袭老子的总部!真他妈的不是东西!”
  我看了看四周的人,和小树林中浓郁的血腥味,催促到:“赶紧走吧,再不走条子就来了!”
  众人点点头,飞快地跳上车,几个兄弟都挂了彩,索性伤的不重。其中就有一个结束了还在那里挥舞着开山斧的小弟,让我一拳头给打清醒了,茫然地看着我。
  我骂到:“他妈的,看你那点出息!不就是砍死了几个人么,发什么神经病!赶紧给老子上车!”
  伴随着‘嘟嘟’声,我们一行人架车开走了。 
 
 
 
  
正文 第九十六章 血夜(上)
 
  坐在火炮的另一个堂口,兴兴酒吧。
  受伤的小弟都被送走包扎伤口去了,其余的小弟也都在门外把风,我们一行七、八个大哥级的人物坐在巴台上。
  有时候我挺佩服火炮的,四十多岁的人了被砍了四刀愣是没事儿。包扎一下,酒照喝、烟照抽、妞照泡。真是咱们黑社会份子中的楷模。
  一坐下来,火炮就发飚了,嘴里没一句好听的话,世界上最下流的脏话都让他骂了出来:“娘的,要不是老子看情况不妙事先给老凯去了个电话,没准老子现在就他妈的挺尸了!操他干娘的,青龙会的那帮小痞子,不知道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了,说好约老子出去喝茶谈合并的事儿,竟然半道给老子下套,要不是老子聪明带了三十个兄弟在外面守着。。唉!他妈的!”一个小弟机灵地倒了杯水给火炮:“老大,喝口水!”
  火炮一听就火了,‘扒拉’一下就把那水给弄翻了,吼到:“他妈的,你当老子不行了是不是?喝水?没看见这儿那么多大哥么?谁喝水了!操!滚一边去!”那小弟可怜巴巴地退到了一旁。
  我笑着说:“火炮哥,别那么大火气,气坏了身体可不好!来来来,喝点啤酒润润喉咙。”
  火炮看了我一眼,笑着举起了易拉罐:“还是夏兄弟说的对!妈的,我的小弟要都像你这样聪明就好了!”一听这话我也火了:‘什么叫你的小弟都像我这样?老子像是给人当小弟的人么?’
  火炮可能也发觉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口:“哎呀,夏兄弟,别怪我,没上过学说话不经大脑,来,做老大哥的自罚一杯!”说完,‘咕嘟咕嘟’灌了一杯下肚。
  小马这时插话到:“火炮,看来青龙会后面是有人撑腰,不然撑死他们也不敢就带一百多个人挑你的场啊!”
  火炮拍了拍脑袋瓜子,叫到:“他妈的,老子上当了!”
  我问:“怎么回事?”
  火炮接着说:“就前天虹老二跟我借了三百多人,说是他那边场子不稳定,要我的人手过去帮一下忙!刚把人送走,今天青龙会的人就找上门了,这不是摆明了的调虎离山么?”
  小马脸色一变:“虹老二?他不是小码头那边的人么,你怎么把自己兄弟借他了?”
  火炮的脸色很难看,他说:“虹老二以前跟我是出生入死的哥们儿。。可是,可是没想到他现在。。。”
  小马禁不住骂到:“他妈的,火炮,我看你是他妈的越混越回旋了!这四十年都活到狗身上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他妈的没听过这句话么?”我看火炮那样估计就是没听过,没上过学么。
  火炮被骂了,竟然没有我想象中跳起来跟小马对骂,而是低声不语。
  空气中充满了火药的味道,火炮从裤子里掏出手机,播打了几个号码。不用想也知道,他是再给那个所谓的虹老二打电话。
  过了约莫两分钟,火炮失望地将电话砸到桌上,后又觉得不解气,直接把玻璃台给掀了,嘴里骂骂咧咧到:“虹老二!我操你二大爷!”我现在才知道,这位火炮哥祖籍是东北的。
  小马冷冷地说:“火炮,自己的事儿就应该由你自己解决。你说吧,现在该怎么办?趁兄弟们都在这儿把话说清楚,要是晚了没人了,到时候你可别打电话喊我,老子上环还有一滩子事儿没解决呢!”
  火炮耷拉着脑袋,低吼:“解决,我他妈的怎么解决?现在老子手底下不到一百人,还有一大半都挂彩了!要是去找青龙会,肯定全军覆没!”
  我大概猜出了小马的意思,说:“咱们明着拼不过他们,咱们来玩暗的。午夜十分,偷偷带上三十个好手,去抹了那个什么青龙会老大的脖子。嘿嘿,然后再放把火烧掉,不就一干二净了么?第二天电视上肯定会播出:某某公寓失火,造成多少多少人员伤亡。嘿嘿。。”
  火炮听后,还带着点怀疑:“能行么?”
  小马嘿嘿怪笑:“为什么人家夏兄弟二十岁不到就能当上老大,而你四十好几的人了还守着这么块破地方,原因就在这里。”
  火炮大乐,呼喊到:“小姐,换张台,顺便拿两打啤酒过来。嘿嘿,妈的青龙,今天你不死我死!”
  夜,伸手不见无指。月光早就被城市内污染严重的废气所遮盖了。
  我、陈芸、奶爸、黑鬼、山猫五个人一组。小马和火炮各带了十个身手数一数二的好手摸着黑向青龙会老巢开去。
  青龙会的堂口是开在城市边上,距离市区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根据火炮的描述,青龙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每天按摩完之后总是会带着几个妞回自己的别墅里乱搞。院子里一般有五个小弟把守,房子内的情况不明。
  我没什么好担忧的,山猫不就是干这个的么?
  偷袭,以前在海州也干过几次,只不过缺乏经验失败了。这次不一样,有个侦察专家山猫在这里。
  只见山猫嘴里咬着一柄小匕首,轻手轻脚地攀上了三米多高的铁丝网,轻轻地落在草地上,随即一个跟头翻进了草丛中,一切动作都是那么自然,不带一丝拖沓。这手功夫看的小马和火炮目瞪口呆。
  车停在三百米外。我们都蹲在别墅外不远的地方,注视着院子内的情况。
  小马说:“夏兄弟,跟你商量个事儿,我拿五十个好手跟你换这位兄弟!”没等我拒绝,火炮又来了:“我拿五十个兄弟加上十万块跟你换他!”
  听到这话我乐了:“火炮哥,你别拿小弟开玩笑了,你现在总共才一百多个人,再送给我五十个。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估计你连守都不用守,直接就得睡棺材盒子里吧?”
  小马低声贱笑起来,火炮小声到:“他娘的,真不知道你是从哪搞来的这个家伙!太狠了点儿吧?”
  我微微一拱手:“嘿嘿,承蒙夸奖,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啊!”
  推荐一下朋友的新书《狐媚公子》。 
 
 
 
  
正文 第九十七章 血夜(下)
 
  在茫茫夜色中,山猫锁定了第一个目标——左侧的男子。
  他偷偷摸摸猫腰上前,轻轻往前一扑,左手捂住了那男人的嘴巴,匕首轻巧地在那男子的喉咙上留下了一条足以致命的豁口。
  那男人根本来不急反应便瘫软在了地上。山猫迅速地将其拖进了草丛中。
  过了约莫一分钟,还没见到山猫的动静,小马说:“诶,有点不对劲啊?他怎么还没出来?”
  我也怀疑地向那片草丛中看去,说:“不知道,等等再说。”
  从草丛中出来一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手里还拿着电筒。见到这架势我笑到:“山猫这小子还真够机灵的,人才,绝对的人才!”
  火炮和小马不可否认地点点头。
  山猫只用了七分钟时间便干掉了守在门外的五个小弟,蹑手蹑脚地打开了大门。
  山猫说:“走,冲进去!杀他个措手不及。”
  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山猫,好样的。”
  山猫腼腆地笑了笑:“还行吧,以前在国外都是这么干的,习惯了。”
  火炮抽出身后的砍刀,冲上去‘咣当’一声,踢开了大门。
  我也带领了浩南等人冲了上去,屋内坐着约莫二十个小弟,一见我们冲进来了,慌张地从板凳,椅子,桌子下面取出了刀,怒吼着扑了上来。五十几个人就在狭窄的房间内打了起来。
  又是好一阵血雾飘散,我直接就冲上了二楼,从楼上冲下三个小弟,都被我一斧头掀到了楼下,脸上全是血,看样子就是活不了了。
  另外一个被陈芸的斩马刀桶穿了肚子,剩下那个头也不回,见自己两个兄弟都死了,还有不跑的份儿么?当下转过头便跑。
  我看着陈芸那瘦弱的身体,苦笑到:“丫头,别那么拼命好不好?”
  陈芸眉毛向上一翘:“我现在可是要保护你哎,你要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你那帮兄弟交代。”
  我说:“切,我还没到让你一个丫头片子保护的地步呢!”
  我跟陈芸两个人直接冲到了二楼的走廊,一排有三个房间,我‘轰’一脚踢开第一个房间,里面竟然还坐着四个黄发男子在一起打着麻将,音响声震耳欲聋。那四个人同时注视着我,其中一个提起桌上的一柄砍刀,缓缓走了上来。
  从他的步伐和气质上,我能分辨得出,这四个人都是高手。
  那男人狞笑着砍出三刀,速度奇快,要不是我用手上的两柄斧头抵挡,估计就要挂彩了。
  我心里那个郁闷,不就是出来混黑道么?用不用练一身这么好的功夫啊?我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把枪带来了。
  陈芸此时就站在我身边,斩马刀平举着。
  陈芸低声说:“这几个人交给我,你去找青龙!”
  我摇摇头:“他们是高手,你自己一个人对付不了。”
  陈芸笑了笑:“玩刀我可比你早,你就放心去吧!要是让青龙跑了,咱们就白忙活了。”
  正说着,火炮和小马也跑了上来,小马挤进房间一看,二话不说,抬起他那柄左轮手枪就是四下点射。四朵血花在空中飘散,然后他很不爽地说:“罗嗦什么?干掉不就得了!”说完,跟火炮去找青龙的房间去了,剩下我和陈芸两个人在那傻站着,四个高手在一瞬间被干掉了。
  陈芸说:“宇,看来下次你得多准备点火器了。”
  我说:“的确是这样。。早知道就把枪带来了。。。”
  我和陈芸苦笑连连地退出了房间,刚走出门口,就听到‘砰!’‘砰!’的两声枪响。
  我说:“快去看看!”
  走到中间那间房,只见房内倒着两个人,一个是上身赤裸,有个巨大青龙纹身的男人,那男人明显已经气绝了,手里还抓着一柄手枪。
  火炮也倒在血泊之中,能看的出,他的胸口中弹,子弹竟然穿透了他的身体,钉在了走廊的木扶手上。小马脸色苍白地举着枪。
  陈芸迅速地弯下腰,用手探了探火炮的鼻息。失望地摇摇头:“他死了。”
  我皱着眉头,说:“小马,火炮死了,这下在凯老大那里可不好交差了。”
  小马痛心疾首地扑在火炮身上,哭的死去活来:“火炮哥。。。。”小马的这种反应让我感到反感。
  正想着,我忽然感觉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一柄普通的手枪根本没有穿透人体的能耐,除非是在近距离射击。
  我趁小马扑在地上的那段时间,走到青龙跟前,取出那柄手枪的弹匣这才证实了自己的推断,火炮并非是青龙杀的,因为这弹匣里的子弹是满的。
  我微笑着转过头,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小马要杀火炮。
  小马抬起头看着我,猛地举起了手中的枪!
  我举起手笑到:“小马哥,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这些估计你都是算计好了的吧?”
  小马露出狰狞的面孔,说:“火炮这个老不死的,最近卖白粉,赚了一大笔。让我这个做兄弟的知道了,竟然屁也没分给我!你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杀?”
  我无奈地说:“那也是你们的私人恩怨,犯不着杀我吧?”
  小马笑了笑:“反正你的命是我救的,正如你所说的,明天我就告诉凯老大,我们一行三个人来找青龙会报仇,可惜了两位兄弟,都中弹身亡。。真可惜啊,夏兄弟。”
  我大笑起来,指着他手里那柄左轮手枪,说:“小马,如果我没计算错误的话,你的枪里应该没有子弹了。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破枪?刚才那间房内的四个人,加上青龙和火炮,嘿嘿。。六发子弹用光了吧?”说完,我轻轻装上弹匣,用枪瞄准了小马的心脏。
  小马大怒:“他妈的,你胡说!老子还有子弹!”
  我说:“有子弹?有子弹你干嘛不开枪?你这个蠢货!芸,过去把他的胳膊给我砍了!”
  陈芸走到他身边,挥手就是一刀,小马的胳膊随着一股血泉掉落在地板上。
  在海州,我曾经跟着老大学过一些常识,枪械的知识与格斗的技巧,没想到今天还真的用上了,虽然只是皮毛。难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