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53部分

黑道学生1-第53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陈芸坐在学校的课堂上,看着书。周围的同学无一不羡慕陈芸有良好的家教和相貌,能与陈芸同班,就连他们都觉得非常光荣。
  在学校学习了一整天,陈芸跟几个女同学一起回家。回到家里之后,却发现六个青年男子正在与陈芸的父母吵架。
  双方都吵的双耳通红。原因很简单,某个地产公司要扩建,遇到了陈芸父母这对老顽固,死活都不愿意搬出住了大半辈子的家。
  陈芸父母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并不是不通人情。只是周围的那些邻居态度都非常强硬,私下在一起聊天的时候都会说:“老陈,谁爱搬谁搬,咱们就是不搬,公司怎么了?公司就了不起?”
  就这天,试图收购陈芸家那块地的公司请了六个打手。经过一番调查,决定选择最软弱的陈家,拿陈芸家开刀。
  由于陈芸的父母都是文化人,属于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没吵几下,其中一个大块头的年轻人就开始动手动脚了。
  文化人并不是没有脾气,陈芸的父亲一急,从厨房拿出菜刀准备吓唬吓唬那帮子人,谁知道那些年轻人都笑了。
  其中一个说:“呦,就您老这体格还轮菜刀那?歇着吧您呐。哥儿几个都是他妈的玩刀长大的!”
  在一片混乱中,陈芸的父母第一次被打伤了。
  周围的邻居一看事情这么严重,连忙播打了110报警,谁知道等那伙人走了之后,警车才缓缓开来。
  那伙人每三、五天就会来闹一次,最后陈芸的父亲说了:“如果这是政府说要收购,那好,我保证携同我的爱人和女儿搬走。你们一个小小的公司,凭什么如此强横无理?难道就没有王法了?”
  那伙年轻人是典型的流氓地痞,二话不说就将陈芸的父亲打翻在地。还口出狂言到:“他妈的,不搬是吧?老子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那时候,陈芸还小,根本不太懂事儿,每次遇到吵架总是哭着躲进房间,捂住自己的耳朵。每当推开门见到自己的父亲倒在地上,母亲在旁哭着呼唤自己父亲名字的时候,她多么希望警察叔叔的出现。
  “然后呢?”
  “然后,我遇到了白骨,那时候他还是个思想还算正常的年轻人,后来才知道他那时已经是黑道上很出名的大哥了。”
  “你那时才多大啊?白骨怎么会看中你?”
  “不知道,可能是白骨碰巧路过,见到我在院子里哭,觉得我可怜吧。”
  “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事儿,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黑社会。有一次,那伙坏蛋又来到我家闹事儿,正巧白骨带着几十个人从我家门口路过。我哭着跑上前抓住白骨的衣服让他救救我的父母。白骨很生气地冲上前把那伙人给收拾了。。。”
  “从那天开始,白骨就经常打电话询问我父母的身体情况,有时候还会带上礼品来到家里。但他每次都是事先在门口吹吹口哨,让我出来取。东西一放下他就走了。”
  “我的父母告戒我不要跟这种人来往,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被人欺负了,有人出手帮你们,你们非但不感谢人家,还把别人拒之门外,究竟是什么道理?”
  “慢慢的,随着时间推移我才知道,白骨原来是黑社会的成员。但是我并没有因此拒绝和白骨见面。。。反而更加崇拜他了。”
  “后面你就加入了黑社会。。。那你的父母怎么办?”
  陈芸说到这儿,早就泪流满面了,她蜷缩着身体说:“父母?他们早就不认我这个女儿了。”
  不知怎么的,听到陈芸这一番话,我觉得心里酸溜溜的,莫非是吃醋了?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思念
 
  勾起陈芸的伤心事,这丫头的眼泪就开始‘啪嗒啪嗒’掉个不停。
  我不会安慰人,或者说,安慰人是我的弱项。跟我在一起的都是些大老爷们儿,根本没有机会让我去安慰他们。这下可好,陈芸一哭我就显得有点手忙脚乱了。
  我说:“别哭了,你要是想家就回去看看。”
  陈芸摇摇头:“我父亲早就不认我这个女儿了,我还回去做什么?”
  我笑着将她揽入自己怀中:“别傻了,就算你父亲不认你做女儿,那也只是表面罢了。自己的亲骨肉谁会不心疼呢?”说完,我感觉自己的心里有点痛。他妈的,是啊,陈芸最起码还有老爸。我的老爸现在在哪儿?
  陈芸看着我,呆呆的问到:“宇,你说,我回去之后,他们会高兴吗?”
  我说:“看到自己的女儿回家,做父母的怎么会不高兴?”
  “宇,我真的想我妈妈了,明天你陪我回去好吗?”
  “好!”
  次日,学校发校服了。
  可恶的校服终于降临到我们新一届学生身上。绿色的裤子,白色的衣服,衣服左边口袋还缝着‘十六中’三个大字。整体来说,这校服就算摆在那儿,我都觉得恶心。更别说让我穿了。
  女同学的上衣款式和我们一样,奶爸和佐威几个色狼打赌到:“明天回到学校,猜猜咱班女生穿的纹胸大多是什么颜色!”
  学校规定了,校服一定要穿。否则将会做扣分处理。所谓的扣分处理也就是,一天不穿扣两分,扣满五十分,直接扫地出校。当然了,要是在学校内有特殊贡献之类的还可以获得加分。
  看着那崭新的校服,我叹了口气。
  在学校饭堂吃完饭,等回到班级一看。好一片绿色的海洋,不少学生在中午回宿舍休息的时候将那新校服换了起来。更夸张的是,五、六个相当前卫的女生,利用那段宝贵的时间将校服裤子修成了支离破碎的喇叭裤。裤脚是大开叉,膝盖被挖了个洞,屁股后面还贴了个熊猫妹妹。
  上课的时候,班主任发火了。狠狠把那几个女同学批评了一顿。我们几个在后面狂笑。
  就这事儿换成是我,我也得火。刚发下来两个小时都不到,就弄成这样了,那三年之后会变成什么?天知道。
  放学后,我将那套校服扔到奶爸手里,让他带回别墅去。陈芸则是拉着我坐上了‘的士’。
  在车上正和陈芸聊着天,一条短信传了过来,内容非常简单,加上标点符号九个字儿:夏宇!你这个混蛋!
  我无奈地关掉手机,陈芸此时怎么会注意到我,她现在正低头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宇,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
  “恩,好看!”
  “靠!你根本没看!”
  ……
  足足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才来到陈芸住的地方。
  在进门之前,我陪陈芸在商场买了许多的礼品,里面包括什么‘黄金X档’‘脑X金’之类的玩意儿,着实花了不少的钞票。
  陈芸还兴致勃勃地为她的父母买了一条长裙和一套西装。
  俗话说的好,礼多人不怪。这么多玩意儿砸下去,就算是铁人都得动心了吧?更何况对方是自己的女儿?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陈芸家门口,那是一栋平房。
  陈芸说:“宇,你在门口等我一下好吗?”
  我点点头,将手上的东西塞进陈芸的手中,说:“放心吧,你父母肯定会原谅你的!”
  陈芸点点头,走上前,按了几下门铃。一小会儿就从屋内走出一个中年妇女。我在远处听到了她们母女的对话。
  “芸芸?你。。。真的是你?”
  “妈。。我回来了,我好想你和爸爸。”
  “孩子,快进来!老陈,你快下来,女儿回来了!”
  说完,陈芸和她的母亲进了屋。
  坐在门口,我抽着烟。心里怪不是个滋味的。看到别人母女团聚了,我是又嫉妒又羡慕。要是我的父母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不一定是什么样的!冲上去掀他们几个耳光?还是?
  正胡乱想着,一个年龄与陈芸相仿的女生走了过来,说:“喂,你是谁呀?坐在这里干嘛?”
  我抬起头,笑到:“哦,我是陈芸的朋友。”
  那女生长的一般,但是眼睛很有神,一听到‘陈芸’两个字儿,她大叫到:“什么?芸芸回来了?”
  我点头:“是啊,刚刚进屋,你是她的邻居吧?”
  那女生重重地点头说:“当然了,我和芸芸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呢!不过从四年前,芸芸就离家出走了,没想到她今天竟然回来了!不行,我得进去好好说说她!”说完就要往屋里冲,被我一把拽住了。
  我说:“哎哎哎,人家陈芸刚回家还没跟父母团聚够呢,你怎么就那么不识趣,非要插一脚呢?在这坐会儿等她出来!”
  那女生一听我说的有理,也就点点头,坐了下来。
  那女生问我:“你是哪里人呀?”
  我说:“海州的,听过么?”
  “海州?当然听过啦!离这里不是很远哎,坐车几个小时就到了。”
  “恩!”
  “海州有‘肯德基’么?”
  “什么?”
  “海州有没有‘肯德基’?就是英文缩写KFC啦!”
  “当然有了。。”我有点发怒。
  “那海州有‘华伦天奴’专卖店吗?”
  “有。。”我比较怒了。
  “海州有公交车么?”
  “有。。”我疯狂了。
  “海州是用人民币的么?”
  我彻底无语,这是一个什么女孩儿啊?为什么现在的女孩都那么无知,都那么幼稚?我感觉自己有点抓狂了,我狠狠地说:“南吴有的,海州都有,不要再问这么弱智的问题了行么?”
  那女孩呵呵笑了两声,说:“我不是不知道嘛!听说海州那边很穷是不是?”
  “海州,这个嘛,有穷人,当然就有富人了。总体来说经济是比不上南吴的。”
  “哦。。那就好。。”
  我愣了,瞪着眼睛看着她:“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这些外地来的?”
  那女孩‘哈哈’一笑,说:“没有啦!跟你开玩笑的啦!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好气地说:“夏宇!”
  “蛮好听的嘛,我叫小蕾!”
  “哦。。。”其实我现在是在想屋里的陈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根本不想跟小蕾这种丫头片子说话。
  小蕾说:“告诉你个秘密,我们班上有个很帅的男生哦!比你还要帅一点呢!”
  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很受用,毕竟被一个小女生夸奖嘛。我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我笑着说:“你没听过一句话么,叫:‘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重山。’既然他那么帅,你就去泡他呗!”
  “哈哈,你可真坏!”小蕾下面的一句话差点让我吐血,她说:“可惜啦。他是外地来的。。”
  “靠!”骂了一声,我站起来,决心不再搭理这个讨人厌的女孩儿了。如果他是男的我保证一拳打过去,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从屋内传了出来,我能辨认是陈芸的叫声。
  我急忙走上前,推了推门发现被关严了,按动几下门铃,过了有两分钟,门‘嘎吱’一声被打开。陈芸哭着从屋内冲了出来,拉着我的手便往外走。
  我急忙问到:“芸,到底怎么了?”
  我能看得出,陈芸正压抑着自己的脾气,她低声哽咽到:“宇,你别问了。我们走吧。”
  从屋内冲出一男一女,那女的是陈芸的母亲,而那男的一看就知道是陈芸的父亲了。
  “你给我站住!你这个不孝的东西!”陈芸的父亲显然被气昏了头,冲上来就给陈芸两个耳光。‘啪啪’两声响起,我呆住了,陈芸呆了,小蕾也吓傻了。
  “老陈!她是芸芸啊!咱们的女儿!你怎么能动手打孩子啊!”陈芸的母亲气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什么女儿?我才没有这种女儿呢!好好的学不上,跑去混黑社会,学电影里的那里小混混打架,砍人!你现在是不是还吸毒啊?”
  陈芸尖叫到:“我没有!我没有!”
  这时陈芸的父亲转过脸来,指着我说:“说,这个小混蛋是你什么人?是不是你所谓的那些老大?”
  我此时也被激怒了,我走上前说:“我是陈芸的男朋友!不久之后的老公。”
  “你。。。”陈芸父亲原本那张刚毅的脸上充满了愤怒,指着我半晌没说上话。
  “芸芸,芸芸听妈的话,进屋说行吗?”陈芸的母亲慈爱地看着陈芸,拉住了她的小手。
  “哼!”陈芸的父亲气冲冲地走回了屋里。
  我们一行四个人进了客厅。
  陈芸正哭个不停,此时的她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鸟,想回到父母羽翼之间养伤,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陈芸的父亲从抽屉中取出三叠用报纸包住的东西,狠狠砸在了地上,说:“我告诉你!这些脏钱,我一分也没动!现在全部还给你!还是几年前那句老话,我压根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我低头不语,看着那三叠钞票发呆。这丫头在没跟我之前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指挥百来人的小混混,她哪来那么多钱的?这些钱加起来估计得有几十万吧?
  我站起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