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60部分

黑道学生1-第60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坐在车里我掏出烟刁在嘴里,给奶爸打了个电话:“奶爸,你这个王八蛋。”
  “老大,先别骂我,快点说,现在该怎么办?”
  我冷静地说:“给凯老大打个电话,告诉他现在发生的事儿。把事儿一五一十跟他说了,看他怎么办。”
  挂掉电话我立刻想到一个人——唐晓敏。
  打通唐晓敏的电话,那头是睡的迷迷糊糊唐晓敏的声音:“谁啊。。。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烦不烦啊!是不是小雪啊,我知道了,明天买衣服嘛。。”说完她挂了电话。
  我再打:“喂,他妈的,螳螂你给我醒醒,是我,夏宇!”
  唐晓敏顿时精神起来:“啊?夏宇?你干嘛!”
  前面的司机大哥不乐意了,喝到:“他妈的,打电话就打电话,这么大声干嘛?”
  我没吱声,小声对着电话说:“螳螂,佐威可能出事儿了,他被白骨的人带走了,你现在给白骨打个电话,让他千万别轻举妄动。”
  “哦?我说呢,你怎么那么有心给我打电话,原来又是为了江湖上那些破烂事儿啊。这事儿我才不管呢,理你去死!”电话被挂断了。
  我不屈不挠地再次拨通了她的电话,对面传来了咆哮声:“夏宇你这个王八蛋,有事儿就找我,没事就甩我!认识你我倒了八辈子霉了!”
  “哎,我这不是跟你说正经事儿呢么?要么这样,你帮我跟白骨说说,他要是答应了,我明天请你吃饭还不成?”
  “不行,你还得说你爱我。”
  “是是是,我爱你。好了,你快去打电话吧,我等你消息啊!”
  浩南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老大,这可是头一次见你这么低声下气的跟人说话啊。”
  我骂咧到:“我怎么知道,最近窝囊事特别多,他妈的。”
  过了五分钟,唐晓敏把电话打过来了,语气很失望,她说:“那个死排骨说了,明天晚上在夕阳广场如果你能单挑赢了他的话,佐威就放回来,如果输了。。”
  “如果输了怎么办?”
  “如果输了你就准备给佐威买个带音乐的骨灰盒吧。。”
  “操!不是这么绝吧?”
  “你凶我也是没用的啊,白骨说话一向说一是一的。。”
  说着说着,到站了。
  区北派出所。
  三个警察把我们带了进去。
  坐在椅子上,一个年龄约莫三十几岁的警长问我:“说吧,姓名,年龄,籍贯。”
  我说:“警官,你认识佐威么?”
  那警察喝到:“问你们的问题还没回答呢!快点说!”
  “是。。夏宇,20岁,籍贯是什么玩意?我不知道。”
  “你呢?”
  “况天浩,21岁,籍贯不知道。”
  “这么晚了还出来鬼混,究竟想干什么?”
  “看热闹。。”
  “看热闹?那你们身上的血怎么解释啊?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要是糊弄我,我保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我说:“得了吧,您呐休息休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你吓唬我啊!”
  “嘿,你小子还不老实!”那警长眼看就要发怒。
  我取出香烟自顾自地抽了起来:“你认识佐威吧。”
  那警长愣了一下,皱着眉头看着我:“认识,那又怎么样?”
  “听说你和小威的关系不错,是不是?”
  “哦?他平时喊我一声干哥哥,我喊他一声干弟弟,就这么简单而已。”
  我骂了一声:“他妈的,那你还跟我在这儿废什么话?小威被人抓走了你知道不?”
  可能是我的音量过高,周围几个值勤的警察目光统统移到了我身上。
  警长咳了一声,摆手到:“工作时间要认真,不要东张西望的。你们俩,跟我进来。”
  走进所长办公室我们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区北派出所的副所长,姓张。
  “请坐,你们和大佐是什么关系?”张所长对我们的态度变了,主动搬出了椅子。
  我笑着说:“张所长客气了,我是青年区老大,夏宇。”
  “哦?青年区,现在道上都传闻说青年区出了个年轻的大哥,没想到就是你啊。”
  我嘿嘿一笑:“张所长太抬举我啦,不过就是混口饭吃罢了。”
  张所长点点头:“不错,年轻人懂得谦虚是好事儿。说说,大佐究竟出什么事儿了?为什么我们去到事发地点的时候,那些居民都说早我们几分钟那伙打架的人都被带走了?更离谱的是,那伙人竟然打着我区北派出所的名号。”
  “事情是这样的……”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擂台(上)
 
  坐在椅子上抽着烟,张所长皱着眉头听我说完事情的经过,摇头连连地说:“白骨和太子这两个人的名字在我还是小警员的时候就听说过了,在南吴可谓是根深蒂固,不是那么容易扳倒的啊。。”
  我笑着说:“我知道,你就是小威在区北的保护伞,一旦他在别的区你就无法插手了,这点我懂。”
  张所长打了两声哈哈说:“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留二位了,请吧。”
  走出派出所我骂了一句:“他妈的,什么玩意儿。”
  浩南揉搓着双手,三点多钟,还真是有点寒意。
  和浩南走在漆黑的大街上,手机忽然响起。接起电话,奶爸的。
  “老大,没办法,实在没办法。佐威确实是让太子和白骨的人抓去了。你现在在哪呢?”
  我骂了一声:“这还用你说,老子难道还不知道?老子等一会儿回别墅了。”
  “凯老大好象已经决心要放弃佐威了,在电话里他让我转告你,今天晚上的单挑你最好不要去,也许是另外一个圈套。”
  “等我回别墅再说。”
  我抚摩着下巴,心想:不去?不去的话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在南吴混下去?
  好不容易打了辆的士向别墅开去,一群小弟正在屋里来回转悠呢。
  跨进门,我说:“你们干嘛呢?都几点了还不去休息?”
  奶爸从客厅站起来:“老大,那些条子没为难你吧?”
  我摇摇头:“没事儿,他们敢把我怎么样?早点休息,明天晚上还要去夕阳广场。”
  赶走了那些小弟,我进房间换衣服洗澡,小雨点还没睡,正躺在床上看着电视。
  我说:“怎么还没睡,熬夜对你的皮肤不好。”
  小雨点笑着说:“你没回来我睡不着,我要搂着你才睡的香。。”
  小雨点对我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了,我开始有些害怕。这丫头真应该好好锻炼一下才行。
  次日,夕阳广场。
  夕阳广场位于市中心,由于盘踞在此的各个帮会不下十个,所以原本是用来训练运动员和足球的场地慢慢的变成了黑社会专门约斗的地点。
  这里并不是没有警察管,有的。只不过每次他们出现的时间都是在双方火拼结束以后。
  两百多小弟分别用各种交通工具来到夕阳广场外,其余的人仍旧在公司上班。我怕再中了白骨的调虎离山。
  夕阳广场外面是热闹的街道,周围被几个大商场所包围,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五点多正是太阳下山的时候,红色的云照在整片大地上,煞是好看。
  听奶爸说,白骨跟我约战这件事儿已经轰动了整个南吴,就连临近的几个小省份的帮会也纷纷前来观战。我真闹不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不就是普通的单挑么?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骚动。
  刚走进广场大门,就听见了里面吵嚷的声音,上千人已经分成了五拨开始干上了。只不过他们没有用武器。因为夕阳广场左边有一块巨大的告示牌:“禁止械斗。”
  我笑到:“这还真他妈搞笑,放块牌子在这儿有什么用,如果有人偷偷带着武器进来他们也不知道啊,写这块牌子的人还真是白痴。”
  一阵笑声从我身后传出:“哈哈,这是南吴不成文的规矩,在夕阳广场决斗是不允许带任何武器的。谁如果破坏了这里的规矩惹起民愤,后果是很严重的。”
  说话的是凯老大,他身后站着几十个穿着西装的魁梧男子。
  我迎上去:“凯老大,今天我会尽力的。”
  凯老大微微点头:“小子,不管你能不能赢这场仗,你在南吴的名号都会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有一点我搞不懂,为什么白骨会选上你。年轻人,昨天我让你的兄弟转告你的话你怎么就不听呢?”
  听这话,我总是觉得有点别扭,我呵呵一笑:“既然别人骑到我头上了,那我一定要来。至于他为什么选我,呃,可能他嫉妒我长的比他帅吧。”
  “哈哈哈哈。。”
  一群人笑了起来,丝毫没有决斗前的那种紧张感。
  我们这一群人无疑是最显眼的,一群小混混见了凯老大都尊敬地向他点头打招呼:“凯老大。”
  凯老大的表情非常和蔼,微笑着向周围点头示意。我心里暗暗佩服,什么时候能像凯老大一样能将自身的气质收放自如的话就好了。
  凯老大歪过头问助手:“白骨那个小王八蛋怎么还没来?”
  助手摇摇头:“老大,我也不清楚,不过刚才好象见到了白骨那辆蓝色跑车。”
  “跑车。。”我皱了皱眉头,又和前天的梦境一样。
  走了差不多三百米,站在看台下面,几百个各个帮会的小弟已经买好了瓜子水果等食物揽着自己的女朋友开始等待比赛的开始了。
  外围喜欢赌博的人士也已经开始活动起来,我一看赔率差点没让我吐血。
  白骨一赔一,夏宇一赔五。
  凯老大看到我的表情微笑着说:“夏宇,不用那么生气,好好打一场让我看看。”
  我点点头。
  忽然听到外面有人高呼:“白骨哥来了!太子哥也来了!”
  十几辆高级跑车直接开进了场内,车门被打开,从车内走出二十几个人。白骨和灰熊,外带上次在他别墅见过的那三个人。太子带着铁鹰和三个白发男子。如果不看的仔细点,还真的分辨不出谁才是真正的太子,其余的都是些穿西装的小弟。
  我指着那群白发男子问:“凯老大,那些白头发的是干什么的?”
  凯老大不屑地说:“哼,太子不知从哪找来的小王八蛋。外号叫什么‘傀儡娃娃’。真他妈的爱搞噱头,他以为是拍电视连续剧呢。”
  白骨早就发现了我,笑着看了看我,对我比划了几个手势,意思是:“今晚要你的命。”
  我嘴巴一抹,说:“走,跟我下去。”
  浩南和奶爸一行人跟随着我从看台处走上前。
  走到白骨面前,我问:“佐威呢?”
  白骨笑着说:“打赢我再说,太子,你先去一旁坐坐吧。”
  太子微笑着说:“好啊,你可别让我失望啊。小子,你准备收尸吧。”
  “操!”我对着太子比出了中指。
  来到操场内,这里早就临时搭好了擂台。擂台周围也围满了观众,他们都是来自各个帮会,其中还有很多黑盟和码头的人。
  浩南小声说:“老大,你要小心点啊。”
  我点点头,其实我心里紧张的要死,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和人单挑呢,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以前看《蛊惑仔》里两个浩南在擂台上单挑的时候我感觉特幼稚,没想到今天自己也要上台了。
  只有一个规则,打到对方站不起来或是昏迷为止。
  我轻轻一跃,跳进场中,挥舞了几下拳头,对着白骨勾了勾手指头。
  白骨摇晃了几下脑袋,一伸腿,人就从擂台边上跨了进来。
  一个小弟从边上递了一小包东西在白骨手中,白骨打开那包东西深深吸了一口,脸上顿时出现亢奋的表情。
  那是白粉。
  我冷冰冰地看着他:“我要是连一个瘾君子都打不过,那这辈子也算白活了。”
  白骨一点也不生气,他挥舞着拳头吹了声口哨:“人这一辈子有很多东西都要去尝试一下,不然岂不是白活了?”
  我身体向前一跨,一记右勾拳打在白骨的脸上,白骨那消瘦的身躯被我打退了五步。
  “正好,陈芸那笔帐我现在就跟你算清楚。”我再度冲上前,身体向左倾斜,扫出一腿。
  白骨双手一把抓住我的腿向后一抛,他摸了摸嘴角,狞声说:“很多年都没有人能让我受伤了。”
  我嘿嘿冷笑,看来跟浩南的对练并不是没有用。
  我扑上前,连续挥出十几拳,却被白骨奇迹般地躲开了,竟然连一拳也没有打中。
  白骨冷笑着向前跨了两步,一个极其标准的直拳正中我的胸口。
  我只感觉胸口一闷,气有点上不来。
  这时周围不少人将手里的可乐瓶和木棍等东西扔到了台上,叫嚣着:“白骨哥,打死他!”
  我微微抬起头看到白骨手里握着一根有大拇指粗的木棍正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我抄起地上一个可乐瓶扑上前,狠狠一下子砸在白骨的头上。白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