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黑道学生1 >

第66部分

黑道学生1-第66部分

小说: 黑道学生1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唐晓敏竟然也会那种奇怪的语言,二人交谈了几句,唐晓敏皱着眉头说:“夏宇,不用理他,好烦啊!”
  我‘哦’了一声,问:“你跟他在那唧咕什么呢?哪国语言?”
  唐晓敏甜丝丝地看着我,说:“这是泰国话啦!你可不要小看我,老爸从小就让我去学习了六个国家的语言,我可是天才呢!”
  “泰国人妖是不是特别多?”
  “哈哈。。”唐晓敏笑了起来。
  这时我感觉有一只手臂搭在我的肩膀上,似乎这只手臂的主人有点不怀好意。
  我回过头,正是那个和唐晓敏搭讪的男人,他用生硬地中文说:“你,我讨厌你。你不应该,接近晓敏。”
  唐晓敏一个箭步来到他面前,双手一拦:“他是我男朋友,请你对他尊重一些!Ricky。”
  “诶?泰国人也兴用英文名?”我好奇地看着她。
  Ricky摇摇头:“我,不是泰国人,只是在泰国长大。我是华侨。”
  唐晓敏拉了拉我的胳膊,说:“我很不喜欢他,妖里妖气的。”
  我微笑到:“不喜欢就不跟他接触喽,我们去那边逛逛。”我正欲拉着唐晓敏离开,Ricky走上前抓住我的衬衣。正好抓在了我的伤口上,我狠狠握住他的手腕向前一拉,Ricky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尤其是男人!”
  Ricky的脸上浮现出恶毒的表情,他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咬着牙离开了。
  见Ricky走远,我问:“你怎么会认识这种人?”
  唐晓敏说:“小时候他来我家做客我和他就经常就在一起玩!记得有一次他跟我说:‘晓敏,等你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我。’当时我不懂事儿就答应了,不没想到他当真了。”
  我叹了口气:“你还真是只小狐狸精,那时候你们几岁?”
  唐晓敏想了想:“好象,呃,六岁。”
  “六岁的狐狸精!”
  “哼!”
  这时从对面跑来一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儿,岁数和唐晓敏差不多,只不过身上的气质就太过于妖艳了。
  “晓敏!”
  唐晓敏笑着跑了过去,揽住那女孩儿亲昵地叫到:“菲菲,好久不见了,最近你过的好么?”
  “菲菲?我怎么感觉那么像一只狗的名字呢……”一边叨咕着,站在一旁看着两个女生唠家常。
  “小螳螂,你的男朋友长的还蛮帅嘛!”菲菲不怀好意地看着我,就好象一个强奸犯在盯着一个浑身裸露地美少女一般……
  长的帅也有罪?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聚会(下)
 
  根据唐晓敏的介绍,菲菲是她小时候的玩伴,由于父亲公司的原因,菲菲十三岁就被带去了加拿大。去年暑假菲菲也曾经偷偷跑回来过。
  从两人的聊天说话间,我能看得出来唐晓敏和菲菲的感情非常要好,是属于死党那种。
  咬着那半生不熟的牛排,正寻思为什么国内开聚会喜欢引用国外的一些玩意的时候,菲菲笑着问我:“听说你是混黑道的,还是大哥,有没有这回事儿?”
  我说:“你别听她瞎掰,我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在路边收保护费的穷小子,哪比得上唐大小姐气派?”
  菲菲也能出来我这句是玩笑话,哈哈笑着别过头对唐晓敏说:“小螳螂,真没想到耶,你还真找到了一个混黑道的男朋友。”
  唐晓敏撇撇嘴,似乎对长桌上摆放的红酒很感兴趣。我很绅士地拿出两个酒杯,被她们斟上。
  唐晓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滋味,我倒也不反感,毕竟和漂亮女孩呆在一起是件很荣幸的事儿。
  “晓敏,你这孩子真不懂事儿!快点过来见见你的干爹。”唐晓敏的父亲满脸笑容,却又很严肃地朝这边喝到。
  唐晓敏冲着我们顽皮地做了个鬼脸,说:“菲菲,宇,你们俩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说完,蹦蹦跳跳地进了房。
  坐在院子内,我笑着打量着菲菲。
  菲菲丝毫不畏惧我那挑逗性质的眼神,她轻轻喝了一口红酒,嘴唇上沾着点点猩红的样子甚是诱人。
  我问:“菲菲,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他?表面上是公司经理,暗地里走私军火。”从她嘴里说出口,似乎很平常一般。
  我皱了皱眉头,她一边笑一边看着我:“怎么,很奇怪么?”
  “哈哈。。。不是,今天晚上的月色还不错。”我指着头顶上那朦胧的天空,最近老是遇到这种人,让我有点接受不了。就好比一个陌生人问我:“‘嘿,兄弟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而我回答:‘哦,没干什么,只是杀了几十个人罢了。’一样的别扭。”
  “夏宇,这里有点吵,我们去找一处安静点的地方吧。”这句话根本就不存在询问我的意思,菲菲直接拎起桌上那件贵得能让普通老百姓一家三口吃上一年的皮包向别墅后面走去。
  我耸了耸肩,跟了上去。我也想知道这小妮子究竟想玩什么把戏。
  坐在椅子上,菲菲盯着我:“我很漂亮吗?”
  我歪着嘴巴,笑到:“是的,你很漂亮,在我们认识那么多女孩子中,你最漂亮了。”我感觉自己很虚伪,最起码陈芸和小雨点就比这妮子长的漂亮。
  菲菲摆出一副天生尤物的模样勾引着我,还从包包里取出一盒外烟自顾自地点燃深吸了一口。
  菲菲在动什么鬼脑筋,我早就猜出了十分之八。现在的女生都喜欢玩那种测验感情的小游戏,陈芸就试过一次,只不过这次她们用的是美人计。从菲菲做作的表演上来看,实在没什么让人称道的地方。明显是不会抽烟的人,愣是要摆出一副大烟枪的姿态,看了就让人发笑。
  我索性将计就计,贱笑着凑到菲菲跟前,左手轻浮地搭在她的肩膀上。
  菲菲一惊,喝到:“你,你想干嘛?”一个小女生怎么会挣扎出我的怀抱呢?我狞笑到:“你不是在勾引我么?哥哥我现在可是欲火焚身了。”现实的我也的确欲火焚身了,要不是因为身上的伤还没好,我肯定得拉着小雨点和陈芸大战三百回合,但绝对不会是菲菲。
  菲菲怒斥到:“你敢!你知道我父亲是干什么的么?”
  “我知道,不就是走私军火的么?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被我砍死的大哥,十个有九个都是走私军火和白粉的。。。”
  “不要。。。”菲菲惊恐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正巧胳膊击在我的胸口上,使我的脑袋‘嗡’一声,整个人脱力地坐了下去。
  “不跟你闹了,你们这些女人就是鬼点子多。”我强忍着疼痛捂着胸口,能感觉到,是伤口破裂了。
  这时唐晓敏很识时机地从别墅的拐角处走了过来,那模样真是让人又恨又爱。
  “小螳螂,你的男朋友可真够坏的,都拆穿了我们的把戏还趁机吃我的豆腐。。”菲菲很不高兴地向唐晓敏打我的小报告。
  此时我已经没什么心思去跟她们吵架耍嘴皮子了。胸口火辣辣的,就像是被人用烧红的铁在胸口烙印了一般。混合着身上的冷汗,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扭曲。
  唐晓敏很不识相地重重拍打了我的肩膀一下:“喂,不过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嘛,你干嘛那么认真?还装作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我是有苦说不出,肩膀上那块伤口可能也让这丫头给拍裂了。但是我不能说疼,也不能叫出声来。作为一个男人,是只流血不流泪的。虽然华仔曾经唱过:“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我勉强提起一口气:“螳螂,带我去你的卧室,我,我想看会儿电视。”
  可能是灯光的原因,唐晓敏竟然没发现我那痛苦的表情,歪歪嘴巴说:“好吧好吧!”
  菲菲在旁笑到:“你男朋友还真直接呢。。。”
  越过宾客们,我直接来到唐晓敏的卧室,重重地坐到床边,轻轻解开了衬衫。
  菲菲竟然尖叫起来:“你,你想干嘛?”
  我无力地看着她,叹了口气,将衬衫除去。胸口缠满了纱布,原本洁白的纱布已经被血浸透了,颜色极其鲜艳的:“小姐,你认为我现在这样能对你造成什么威胁?”
  唐晓敏惊呆了,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好象受伤的人是她一样。
  我躺在床上,指着自己的胸口,叫到:“两位小姐,拜托你们,能不能他妈的给我拿干净的纱布和白药来?”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真情流露
 
  唐晓敏和菲菲两个人完全乱了手脚,楼上下来回奔跑了差不多十分钟,终于拿出一卷脏兮兮的纱布和一罐已经过期最少二十年的云南白药。
  “唉。”我叹了口气,看着胸口上那五道正‘咕嘟咕嘟’往外冒着血水的刀疤,真想撞墙死了算了。
  “螳螂,帮我上药。”我皱着眉头看着她们俩。
  唐晓敏小心翼翼地将白药倒在我的伤口上,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使我达到了高潮。难怪AV里总是有女人喜欢被虐待,原来肉体上受到了刺激比做爱还要刺激过瘾。
  “螳螂。。。他。。他会不会死啊。。”菲菲紧张地抓住唐晓敏的胳膊,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没好气地说:“狗屁!我哪有那么容易死?怎么说我也是一个黑道大哥,你看电视里哪个黑道大哥被人砍了几刀就死的?哎呦!螳螂,你能不能轻点?”
  “哦,哦!我知道了!”唐晓敏很仔细地帮我清理着伤口,那小心翼翼的样子真是让我感动到了极点,我真想抱住她跟她说声:“晓敏,辛苦你了。”
  伤口的样子甚是骇人,那乳白色的浓水混合着血液将唐晓敏原本干净整洁的床单弄的一塌糊涂。
  我满脸歉意地说:“晓敏,对不起。弄脏了你的床。”
  唐晓敏头都没抬:“好啦,现在要处理你的伤口,哪来那么多废话?你这伤究竟是怎么搞的,今天下午不是还好好的么?”
  我是绝对不能在女人面前示弱的,我哼了一声:“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有那么强悍的老爸?为什么我能当老大?因为我敢打敢杀,谁一出生就有你那么好的命?”
  唐晓敏不说话了,死死咬住嘴唇。
  见状,我连忙到:“哎,你可别哭哦,我最怕女人哭了!从小就有这毛病,你要是哭了,估计我这一辈子都得内疚!”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唐晓敏的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滚。
  “唉,他妈的,你们这些女人能不能不哭?”我不耐烦地骂了一声。
  唐晓敏的手重重拍打在刚刚上完药的伤口上,她咆哮到:“夏宇,你真是个混蛋!哪有做大哥要自己出去砍人的!还被人砍成这样子!要是你死了,我以后找谁聊天啊!呜。。”
  “菲。。菲菲。。我看,你还是帮我叫救护车吧。。。”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孔大圣人这句话说的太对了,真他妈的一针见血。要不是我有强烈的自尊心,早就翻滚在床上嚎叫了,那一巴掌力气也太大了,就好象我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菲菲,快去楼下告诉我爸爸,让他上来。。。我,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唐晓敏嘱咐了一声,菲菲应了一声,飞快地下楼去了。
  我躺在床上,感觉身体已经麻木了,没有了自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流血过多。
  不一会儿,唐晓敏父亲那浑厚的声音响在耳边:“啧啧,晓敏啊。你这小朋友的身体还算结实,要是不结实的话肯定被你拍死了。你把他刚刚接好的大动脉给拍断了。。”
  听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那个恨啊,恨不得马上从床上蹦起来,扒光这丫头片子身上的衣服,然后对她实施非法的,且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想归想,我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眼睛也不听使唤地上下翻动着。我想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要是拍成照片放到海州都没有一个人敢相信这是天门老九。就好象没人相信一个浪子会去孤儿院收养弃婴一样。
  “妈的,老天爷,你不是这么玩我吧?老子虽然平时没事儿喜欢诅咒你一下,可是您大人有大量怎么会跟我过不去呢?大不了我以后改,老子以后天天诅咒上帝还不行?”我的心在嚎叫,胸在滴血。
  幸好陈芸的父亲是个内行,他手脚麻利地将我的伤口用棉球消了一下毒。当他看到那脏兮兮的纱布时,训斥到:“晓敏啊,你这孩子,唉!这东西怎么能给人包扎伤口呢?别说是他现在重伤在身,就算是普通的小伤,是用这东西包扎不出三天伤口肯定会感染的。你这孩子。。”
  我心里那个感激啊,我真想叫他一声:“老爸。”当然,前提是在他不介意的情况下。
  用了不到半个小时,我的伤口就被重新包扎好了,唐晓敏的父亲嘱咐到:“千万别再碰他了!我现在就去叫邓医生过来输血!要是他死了,你打个电话给我。唉,这种小头目也就是一时的风光,末了还不是要遭到被人乱刀砍死的下场?”
  唐晓敏等他的父亲走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