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14部分

潜伏-第14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簦僭阕勇车耐纯啵⑽⒌闹遄畔该挤⒊鲂愿械纳胍鳌

华剑雄把被紧缚着手臂和上身的藤原香子翻倒仰躺在地席上,然后就坐在她的身边一把捏着藤原香子丰满的左乳,藤原香子呻吟起来。华剑雄感觉到手掌下的乳房在迅速的膨胀,藤原香子殷红的乳头也坚硬起来,随着大力的揉捏,摩擦着自己的手掌心。看着藤原香子时伸时曲的小腿,华剑雄突然用手指捻住藤原香子圆珠般的乳头,一边用力的向上拉提,一边狠狠的用力把乳头在手指间捏扁,“啊——”藤原痛得摇着头,嘴里发出夹杂着痛苦和快乐的叫声。

华剑雄时而温柔时而粗暴的玩弄着藤原香子的乳房,藤原香子雪白的胸乳上因揉捏而出现青色的淤痕,好一阵华剑雄才停下手来,当他一把掀开白底红花的和服下摆,分开藤原香子修长粉嫩的双腿时,就看见藤原香子粉红的阴唇已经微微张开,亮晶晶的满是淫水。华剑雄探过手去,用手指分开肥美的阴唇,看见里面粉红色晶莹的嫩肉,他轻轻的用指甲刮了刮那嫩肉,藤原香子就发出更加淫荡的叫声。华剑雄收回沾满淫水的手指,起身走到屋角的小木柜前,从里面翻出些东西就回到还在地席上辗转淫叫的藤原香子身边。

华剑雄拿起一根表面布满圆滑突起物的粗大塑胶阳具,对着藤原香子已经微微开启的阴道缓缓的插了进去。华剑雄冷笑着看到藤原香子被塑胶阳具涨得努力分开着双腿,嘴里还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华剑雄用手抽动着塑胶阳具,藤原香子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眼睛睁得大大的,但眼里却是一片迷离。随着华剑雄加快抽动手中的塑胶阳具,藤原香子也象一条离水的鱼一般挣扎起来,“啊——啊——”藤原香子淫叫着,充血的阴唇被塑胶阳具抽插得向外翻转,淫水也顺着雪白的屁股和塑胶阳具流出,然后在溅落在地席上。很快,藤原香子发出一声尖叫,她已经达到了一次高潮。塑胶阳具被拔了出来,在离开藤原香子阴道时粘稠的淫水被拉成一根亮线,华剑雄淫笑着把还滴着淫水的塑胶阳具递到躺着的藤原香子嘴前,看着藤原香子伸出粉红的舌头舔食着自己的淫水。当塑胶阳具被藤原香子用嘴清洁完毕后,华剑雄把藤原香子翻过身来,让她跪伏在地席上。由于手还被紧紧的反捆着,藤原香子只得高高的翘起屁股,用头和肩头支撑着地席来保持肢势。

和服的下摆被撩起到腰部,里面什么也没穿,藤原香子满月一般的雪白臀部暴露在华剑雄的眼前。从后面可以清楚的看到藤原香子暗红色的肛门和依然流着淫水的阴户。看到这个跪伏在地上的日本女人,华剑雄感到强烈的欲望,裤裆把坚硬勃起的阳具挤得难受,他索性脱去了裤子,然后赤条条的拿起一边的小皮鞭对着藤原香子的臀部抽去。

皮鞭划过空气发出“嗖——嗖”的声音,顺着抽打藤原香子原本雪白的屁股上出现了一道道红色的鞭痕。“呀——啊——”藤原香子呻吟着摇摆着诱人的圆臀,大量的淫水却顺着大腿向下流着。“贱货!”华剑雄一边抽打一边无意识的骂着,时不时鞭梢掠过藤原香子的肛门和阴户,痛得她全身收缩抽泣起来,嘴里叫着:“剑雄……。主人……。。饶了我吧……。啊……。。”华剑雄没理会她的哀求,继续挥舞着皮鞭,皮鞭抽打在藤原香子身体上的感觉让华剑雄的欲火越来越强烈,不知道为什么,华剑雄觉得折磨藤原香子比上午拷问小燕更让他心情舒畅,他用力的鞭打着,直到藤原香子支持不住趴倒在地席上。这时华剑雄把手中的皮鞭扔到一边,然后就扑到藤原香子的身后,用手抬起她布满红色鞭痕的肥大屁股,一挺下身,阳具齐根插入到藤原香子火热的阴道里。“啊——”藤原香子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她用双手支撑着地面,翘起屁股迎合着华剑雄猛力的抽插。

华剑雄变换着方式享用着藤原香子的肉体,藤原香子也因多次达到高潮而渐渐的肢体无力起来,当华剑雄有力的握住藤原香子穿着白袜的右脚并提到半空,用另一只手按着她另一条大腿狠狠的抽插一阵后,强烈的快感终于让他一泻如注,把滚烫的精液深深的射在藤原香子的阴道深处。他喘息着伴随着射精的频率而抖动着,藤原香子这时也全身痉挛的用手臂紧紧的抱着华剑雄厚实的肩背,喘息着混乱的轻叫着,嘴里还断断续续的叫着:“剑雄……我的主人……。香子爱你!”

华剑雄感觉到藤原香子的阴道在一阵阵的收缩,使正在射精的他感到更强烈的快感,他知道这一刻藤原香子也再次达到高潮,听到藤原香子在耳边说的话,华剑雄心里却一阵阵的冷笑,“爱我?奶奶的!你这日本贱货当我华剑雄是三岁小儿?哼!哼哼!”想到这里,华剑雄又勉力的抽插了几下,让藤原香子发出更加大声的呻吟。 

(二十五)

霞露公寓,周雪萍正坐在桌前凝视着手中的几张小字条,这些字条就是“枫”从76号传递出来的,按组织上的规定周雪萍早就该把它们销毁。字条已经看了很多遍了,上午她出去办事回来后就一直这样对着它们,看了又看。脑子里混乱得很,一会想到妹妹丽萍在76号会招受的非人折磨,一会又冥思苦想怎样才能把妹妹从魔窟中救出,但毕竟有了最新的好消息,妹妹暂时逃过了被杀害的厄运。周雪萍轻轻叹息一声,拿起桌上的火材划燃了,把字条卷成一根点着后放到桌上的一个小铜盒子里烧了起来。周雪萍满脸忧愁的看着字条渐渐花为灰烬,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来到衣镜前。

周雪萍的身影映照在镜中,一米六七的身高,坚挺的胸部和柔软的腰都被淡蓝色的无袖旗袍和黑色半高根鞋衬托得美妙无比。看着镜中自己的美丽身影,周雪萍感觉到更加的悲哀,她想起了那个和自己一起战斗过的男人,正是他让她从一个富家小姐变成了革命骨干,也正是他使得自己成了真正的女人,和他在一起的那一年多的快乐时光象流水一般就过去了。在周雪萍和他的最后那个晚上,他只告诉她第二天就要远离,去执行一项危险的任务。整个晚上他都显得很狂暴,周雪萍克压着他将离去的恐惧和痛苦,尽力的满足着他的各种要求,让他和自己都一次次登上灵欲的颠峰。第二天,当周雪萍从倦累中醒来后,他已离去,再后来组织上就有人找她谈话,告诉她最后的噩耗——她的恋人永远的不会再回来了。

他的离去到现在已经有五年多时间了,时间让周雪萍渐渐成熟起来,过去的伤痛也渐渐消逝,但时不时她也会再想起过去的时光。妹妹丽萍和黄克己的亲密关系她是看得出来的,黄克己除了有些冲动,倒也看不出其他缺点,她满心希望妹妹能过得幸福,但没想到妹妹会不幸落入76号的魔掌,这对周雪萍的打击是很沉重的,她真的害怕再次失去亲人。

对着镜中忧愁的自己莫名其妙的笑了 笑,周雪萍从衣镜处走到窗前,刚想撩起窗帘的一角看看外面,就听到熟悉的敲门声,那种有节奏的敲门是自己人约定的暗号。打开门,来的是黄克己,但他身后却还站着个陌生的男人。周雪萍美丽的眼中满是警惕和疑问的看着黄克己,“雪姐,这位就是我以前给你说过的勾明,今天专门带他来见见你。”黄克己笑着对周雪萍说,这时勾明也对着周雪萍点头笑着说:“雪姐好。”周雪萍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对黄克己违反组织规定,未经自己同意的情况下带陌生人来见自己的行为很是吃惊。匆忙中她飞快的打量了一下勾明,见这勾明长得中等个子,体形适中,一脸的平凡,但让周雪萍隐隐感到不妥的是勾明那双满是惊喜和兴奋的眼睛。“对不起,你们找错人了!”周雪萍冷声说道,并用力要把门关上。黄克己一脸的惊异,看着面无表情的周雪萍,顿时也明白是周雪萍为何要这样对自己,惶恐的松开抵着门的手,门砰的一声就在他面前关上了。

勾明满脸疑惑的看着黄克己,问到:“咱们找错人了?”黄克己沮丧的摇摇头,无言的下到公寓门口才说道:“我违反了组织纪律,带你来见雪姐,所以才吃了闭门羹,唉!”勾明闻言眼中的喜色一闪即逝,脸上去表现出不安的神色,说道:“都是我不好………”黄克己甩甩头道:“算了,不关你的事,原本以为她知道丽萍的事会心情很好,但………只有以后再说了。”勾明这时赔笑着对黄克己说道:“大哥,就别想这些了,小弟非常感激大哥为我做的事,先去把午饭解决了吧?”黄克己闻言也笑着说道:“好,先吃饭再说,今天这顿饭就又你做东了。”勾明笑着满口答应,说道:“那咱们就去仙客来酒家!”说着拍着黄克己的肩膀一起走了。

霞露公寓里的周雪萍听见黄克己两人下楼的声音,又回到窗前宣起窗帘的一角看着黄克己和勾明说笑着走出视野。她放下窗帘倚在窗边,脑子不断的回想刚才的情况,“怎么黄克己变得如此的不谨慎,在没有自己许可的情况下带人来见自己?而且老段也反映他带那人去联络点,真是严重违反纪律!”皱着细眉,周雪萍美丽的脸上显现出不安和疑虑,她总觉得那个叫勾明的年轻男人给她一种怪怪的感觉,虽然周雪萍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周雪萍在屋里来回的走动着,思考着,最后她从屋子的角落里拿出一个不大的褐色小皮箱,打开衣柜收拾起来,她决定转移。周雪萍快速的收拾了一下,好在并没有什么需要销毁的机密文件,她在衣柜里取出件白色的旗袍,叠好放在小皮箱里,又拿了几件内衣,丝袜等放好,就垮着平时常用的小坤包,提着小皮箱出门了。在临出门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看屋里熟悉的一些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象是忘掉了什么事情没做。苦笑着摇摇头,周雪萍在内心里问自己:“有必要这样做吗?毕竟黄克己和勾明也在一起也好一段时间了……。老段那里又该怎么办呢?……。。是不是自己太多虑了?。”带着许多疑惑,周雪萍最终还是离开了霞露公寓。 

(二十六) 

柳媚在办公室处理公务到中午,和王凤滟一起吃过饭后就独自去了后院关押周丽萍的地方,王凤滟并不知道柳媚去哪里,柳媚只给她说要去办点事,王凤滟也知趣的没有多问。

周丽萍被关押在后院一栋青砖楼的二楼,这栋小楼有几间房间被划出来专门关押特殊的囚犯,以前这里本来是76号特务的宿舍,所以虽然改造了一下,在窗子上加上铁栅栏,在门上挖出小窗,但里面的设施和家具却都一应俱全,甚至连卫生间都有。周丽萍昨晚被关押到这里后,就有医生和护士来检查了她的伤势,给她治疗刑伤。医生是个中年的男人,戴着个大口罩,一进门就叫护士把周丽萍破烂不堪的旗袍脱掉。周丽萍默默的躺在病床上,赤裸着满是刑伤的身体,由于被抓进76号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最近这一段时间特务们基本已经没再刑讯拷问她,所以身上的伤痕大都已经结疤,不过那些狰狞的痕迹在雪白肌肤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凄厉无比。周丽萍感觉到那医生的手触碰着自己的肌肤,当那只手久久的停留在她肿胀淤青的乳房上并轻轻揉捏时,她木然仰望着天花板,没有一点反应。毕竟从一个多月前被抓捕进76号起,她就经历了太多的蹂躏和折磨,这样的猥亵已经算不上什么了。等那医生和护士给她清理完伤口,又在她强烈的痛苦中把扭曲的左腿一阵搬弄,并上药打针后,周丽萍已经痛得昏了过去,这一个多月的折磨在加之刚刚逃离死亡边沿的巨大冲击都令她疲累和虚弱到了极点。

看门的特务打开了囚室的铁锁,柳媚吩咐那特务到楼下去侯着,她要单独见这个女犯。那特务清楚柳媚的分量,忙应声跑下楼去了。柳媚尽量放轻脚步跨进门去,但高根鞋依然在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柳媚一眼就看见半躺在床上的周丽萍正冷眼的瞧着自己。柳媚没有说话,她缓缓的环顾了这间特殊的囚室,看见木桌上摆着没动过的一碗米饭和一盘菜。柳媚慢慢走到床边,然后坐到床边的椅子上,她观察着周丽萍,看到周丽萍把头扭向另一侧不再看自己。看到周丽萍依然还有些浮肿的脸和露在外面满是伤痕的肩头和手臂,柳媚心里暗自叹息一声。周丽萍从一入狱,柳媚就竭力想保护和营救她,她也多次目睹周丽萍受尽kuxing后依然坚贞不屈的样子。看着周丽萍现在依然不肯屈服的样子,她打心底的佩服周丽萍的顽强和坚定。考虑良久,柳媚打破了双方的沉默,柔和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枫’吧?”周丽萍闻言身体强烈的颤动了一下,她疑惑的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对着她微笑的柳媚,但很快又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