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16部分

潜伏-第16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书记和她的同伙尽快抓捕归案。”说道这里,华剑雄突然感觉萧雪萍这个名字好熟,一回神已想起柳媚给他提起的那个叫萧丽萍的女人。没及细想,黎子午已经大声的对他说道:“卑职一定尽心尽力的完成处座交给的任务,以不辜负处座的栽培。”说道这里,他又压低声音说道:“处座,卑职在打入共党内部时发现,组织内有共党的奸细在向他们传递情报。”“有这回事?”华剑雄瞪大了眼睛,丁默村这时冷笑起来,“我早就怀疑组织里面有问题,看来不光是夜莺的人,现在还多了共产党,说不定哪天有钻个重庆的人来。”华剑雄听得心里跳了一下,这时黎子午又接着说道:“这奸细是谁我也不知道,我也看到过那家伙传出来的字条,字迹清秀看样子是女人的笔迹,但是用仿宋体写的,不然的话凭我的记性本来还可以找些组织里的人写的字来对比辨认。”华剑雄听到这里,点头道:“字条的内容是什么?”黎子午回答道:“是关于营救萧雪萍妹妹的事,具体我也没看清,也不好问他们。不过我记得很清楚,那女共党的妹妹就是前段时间我们抓来的那个萧丽萍,好象是前回刘大壮带人抓共党那个武装部长时抓的,但当时没想到那女人竟然是共党女书记的妹妹。”华剑雄听到这里,说道:“是啊,差点没给枪毙了。”黎子午这时问华剑雄道:“处座,是你自己决定留下萧丽萍还是有人为她求情?”华剑雄听到这话,脑子里飞快的闪起柳媚求自己暂时别处决萧丽萍的情形,但嘴上却淡淡的说道:“是我自己决定的,我阅卷时就怀疑这是条大鱼,而且是刘大壮审的,我有点不放心。”黎子午皱着眉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看来还不容易确定怀疑对象。不过,那个段掌柜就是专门和她接头的,只要撬开他的嘴,就会楸出这个共党女间谍来。”华剑雄听到这里,挥挥手道:“好,那你现在就去提审两人,一有结果马上给我汇报。”黎子午听到这里,一个立正,向华剑雄和丁默村点头示意后就退了出去。

黎子午一走,丁默村笑着从桌子上的烟筒里抽出烟来递给华剑雄,然后自己也在烟嘴里插上一根点上,然后笑着说道:“剑雄啊,这下可有得你忙了啊。”华剑雄吐出一个烟圈,笑着说道:“这是不辜负主任的信任和提携嘛,没有主任的支持,华某也独力难支啊!”说着意味深藏的看着丁默村哈哈的笑了起来。丁默村也干笑着说道:“哪里,剑雄你太谦虚了,我就说嘛,黎子午这小子没事别来烦我这老家伙。”说道这里丁默村话锋一转,小声说道:“剑雄老弟,听说夜莺的人已经被你抓着一个了,现在进展如何了?”华剑雄点头说道:“就是那两个刺客之一,今天上午审了半天,但嘴紧得很,改天还要细细拷问。”丁默村闻言暧昧的狞笑起来:“想必味道不错吧,什么时候让我审审,看看能不能叫她开口。”华剑雄听他这样说,已经知道丁默村的意思,笑着说道:“丁主任能帮我审审真是感激不尽,以丁主任的神威定会有所突破。”丁默村闻言笑道:“有所突破不敢说,但折折那娘们的锐气倒没问题。”说着皱起眉头道:“可惜今天不行了。”看着华剑雄眼里的疑问,丁默村神秘的笑了笑,转头对着里面说道:“苹如,出来见见华处长。”话音一落,里面套间的门开了,走出个身材婉妙,穿着嫩绿色旗袍的年轻女人来。华剑雄一看那女人艳丽的容貌也暗自赞叹丁默村有眼光,不过美女他见得多了,所以脸上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丁默村笑着对华剑雄说道:“苹如小姐就是我新任的秘书,以后剑雄老弟要多照顾照顾。”华剑雄心里暗道:“照顾?奶奶的,我不把她照顾上床就最好。”这时丁默村又给苹如介绍华剑雄,那个叫苹如的女人对着华剑雄淡淡的笑了一下,也没说话。华剑雄随即起身向丁默村告辞,一翻客套话后,离开了丁默村的办公室。
(二十八) 

华剑雄回到办公室见柳媚正在和王凤滟低声说着什么,他一边往办公室走一边说道:“柳媚,你进来。”柳媚闻言忙起身跟了进去,华剑雄自己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挥了下手说道:“把门锁上!”柳媚听他这样说,向门外的王凤滟望了一下,就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柳媚把门锁好后,转过身来看着华剑雄,她看着一脸严肃的华剑雄,觉得华剑雄今天与平时很不一样,心里猜测着华剑雄的意图。这时华剑雄有些严厉的声音从嘴里挤了出来:“那天你为什么要我留下周丽萍?”一听这话,再加之华剑雄眼睛里的可怕眼神,柳媚顿时感觉自己的心向下坠,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一个念头“我暴露身份了?”这时华剑雄又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你是不是共产党?”柳媚听了这话,勇敢的看着华剑雄的眼睛回答道:“处座,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把双手放到身前握在一起,然后冷静的说:“周丽萍是我求处座留下的,因为在那天报送她的材料前我仔细的看了她的案卷,我总觉得和共党武装部长在一起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物。而且一个女人被刘大壮提审刑讯很多次都死不开口,凭直觉我认为萧丽萍一定还有线索可挖。”说道这里柳媚用一种很复杂的眼光看着华剑雄然后说道:“难道处座认为柳媚是共产党吗?”华剑雄听柳媚说的这些,心里也想仅仅因为柳媚要求自己留下周丽萍就认为她是共产党的间谍的确不充分。想到这里,华剑雄也松了口气,他实在是不希望那样的事发生,毕竟柳媚和他的关系非同一般,听到柳媚的话他心里塌实多了,脸上的表情也轻松许多,他用手指敲敲办公桌,点头道:“别怪我怀疑你,我大概是有点多疑了。”嘴里这样说着,但华剑雄心里却还是有点隐约的疑虑,但又难以把柳媚和共产党的间谍挂上钩,他有些烦恼的用手拍拍脑门然后盯着柳媚说道:“那周丽萍的事别对任何人说是你要求我留下的,不然会添很多麻烦。”说着仰靠在椅子上。柳媚这时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轻轻的点头应是,同时问道:“处座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件事?”华剑雄见她站得远远的,就示意柳媚到身边来,然后说道:“黎子午那家伙摸清了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内部情况,今天已经抓了几个人,但跑了个女区委书记。”柳媚这时已走到华剑雄身边,听到这里心已经咚咚的跳了起来,她感觉到头有些晕眩,这时华剑雄已用手圈着她的蛇腰把她搂坐到腿上。

华剑雄一边用手抚摩着柳媚从旗袍开衩处露出的大腿外侧一边说道:“据黎子午说,我门内部还潜伏着一个共产党的女间谍,向外面通风报信。”柳媚听到这里感觉到心都快跳了出来,同时身上却莫名的燥热起来,她喘息着说道:“是吗?”华剑雄闻到柳媚身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香水味,柳媚大腿的弹性和丝袜的柔滑让他感觉很惬意,没注意到柳媚的异常,他用手指拈着柳媚的丝袜轻轻的提起,看到肉色的丝袜象帐篷一样立了起来,在薄雾似的丝袜下柳媚雪白的大腿分外的诱人。“是啊,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女间谍是谁,不过和她接头的人已经被抓住了,只要能撬开那人的嘴就有办法知道奸细是谁。”柳媚听到这里,已知道老段已经落到了黎子午的手里,她明白自己处在很危险的境地,不过她却彻底放松下来,并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已经湿润起来,“我很快就要被他们发现吗?等着我的将是……。。”想到这里,柳媚已经轻声的呻吟起来。华剑雄听到柳媚的呻吟声,脸上露出一种征服者的笑容,他狠狠的掐了下柳媚的大腿,痛得柳媚大声叫了起来,然后说道:“别发浪,我还有许多事要处理。”柳媚脸上红扑扑的站起身来说道:“要我帮忙吗?”华剑雄摇摇头说道:“算了,你和凤滟都回去吧,晚上我还要审人。”柳媚点头道:“那好。”说着就要走出去。“萧丽萍现在情况怎么样?”华剑雄又问道。柳媚一边开门一边回答道:“昨天转移到特别囚室里,对她进行了治疗,不过身体还很虚弱。”华剑雄点点头道:“好,就先关在那里,以后她还有用。”柳媚见他不再说话就拉上门走了出去。

华剑雄等柳媚走了出去,就点上一支香烟猛吸起来。他感觉很烦恼,周丽萍的事他总还是觉得疑点重重,柳媚也有些让他看不透,毕竟是柳媚在枪口下保住了萧丽萍的性命。他从来就对共产党毫不留情,毕竟军统大多数时间都是和共产党在斗。“如果柳媚是共产党的间谍,我该怎么办?”华剑雄苦恼的想着,毕竟柳媚是他的情妇,难道真的把她象其他被抓住的女共党情报人员那样对付?各种kuxing、让众多打手特务奸淫她,直到她招供?华剑雄狠狠的吸了口烟,脑子里一片乱哄哄的,“这只是个假设,柳媚怎么也不会是那个共党女间谍,没有发生的事就别想算了。”华剑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决定不在想这件事。

柳媚的事不再想了,但另外一件麻烦的事又浮上心头。在华剑雄离开藤原香子那里时,藤原香子传达了桥本司令给他的命令。藤原香子当时被反捆着双手,带着满足的神情被压在华剑雄身下,她把红唇紧贴着华剑雄的耳朵说道:“桥本要你在审讯长春押回来的那个女人时,一旦她招供,就结果她的性命。”说道这里藤原香子又补充道:“桥本的意思是要不留痕迹。”华剑雄当时听了就一头雾水,奇怪日本人为什么要干预这件事。追问藤原香子,她犹豫了半天,在华剑雄的一阵猛烈攻伐下,终于向华剑雄吐露了实情,原来在长春刺杀外交大使的刺客竟然是日本人派出的,。原因是那个大使私下里不慎流露出危险言论,并可能在公开场合发表不利于汪伪和伪满洲国建交的言论。由于没有书面的证据再加之撤换谈判大使会导致舆论的不利,所以日本人策划了这次暗杀。而杀手就是谈判大使的学生——何小月,但这个何小月实际上却是个日本人,不过从很小时就生活在中国,真实的名字叫北岛静,由于谈判大使本来就是一位大学教授,而北岛静也是早两年就被安排在这所大学读书,并成为其学生。最初日本人只是想监视这位曾留学日本并对汪伪政府的所谓救国路线颇为接受的教授的一言一行,但没想到这位教授成为大使后竟然在私下流露出反对汪伪和伪满洲国建交的情绪,认为伪满洲国本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何来建交谈判?这难道不是分裂中国?日本人得到这个消息大为恼怒,最后决定派人杀掉他。北岛静由于是谈判大使的学生,所以就很轻松的接近了他,并成功的完成了任务。不过按照事先的安排,北岛静并没逃走,所以被保护大使的76号特务抓获。北岛静剩下的任务就是就是在被审讯时招供是国民党军统指使她干的,日本人的意图是要更加激化汪伪和重庆之间的争斗,毕竟双方互相刺杀对方要员实在是家常便饭。为了使戏演得真一些,北岛静事先就被要求有熬受kuxing的心里准备,并要达到不能忍受的限度才能招供。宪兵司令部事先也承诺北岛静,将在她招供后介入此事,把她救出来。但实际上宪兵司令部早已决定,一但北岛静招供是重庆指使之后,就把她除掉,以免留下后患。当华剑雄听藤原香子说到这里,心里暗暗感叹日本人的狠毒,心想要不是藤原香子这贱货被自己逼出真象,只怕自己都很难想到事情原来是这样。想想桥本并不想自己知道事情的细节,也说明日本人并不完全的放心自己,藤原香子这贱货名义上是自己和宪兵司令的联络人,但更多的是监视和迷惑自己的吧?“反正以后要更加小心,别在这贱货面前栽了筋斗。”华剑雄这样想。不过更令他烦恼的是日本人要把这事嫁祸到重庆方面,这可不能让他们得逞,怎么也要留点是日本人干的证据,“无论如何要叫那北岛静说出真相。”华剑雄暗下决心,这时他又想起藤原香子在诉说事情经过时,脸上那种悲哀之情,他明白那是藤原香子害怕以后自己也会有此命运。想到这里,华剑雄脸上浮现出一丝狰狞,心里盘算着:“今晚可要好好款待北岛静这个日本女人。” 

(二十九)

法租界一幢无名的小公寓三楼房间里,周雪萍到这里不久,勾明那兴奋莫名的眼神还在困扰着她。这小公寓已经很久没来住过了,由于门窗都关得很严实,所以并没有多少灰尘。这里是周雪萍事先预备的藏身之处,房间不大,楼上楼下还住着些型型色色的男女老少,公寓的房东是个收钱就不管事的老头,并不过问租房人的任何事情。在离开霞露公寓的时候,周雪萍曾经想去一趟段记旗袍店,但犹豫好一阵,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