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2部分

潜伏-第2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啊”柳媚发出快乐的叫声,在华剑雄粗暴猛力的抽插中淫荡的用屁股迎合着,华剑雄小腹撞击柳媚的臀部发出啪啪的声响,加上时不时发出抽插的响声。两人疯狂的交合着,华剑雄从后面猛力的揉捏着柳媚的乳房,下身则剧烈的耸动着,柳媚一次次的被推上高峰,直到她都感觉筋疲力尽时,才听到华剑雄低沉的吼声,然后就是剧烈的抽搐和火热的精液射进身体深处。伴随着华剑雄的射精,柳媚再次到达高潮,也射出大量淫水来。

很快,华剑雄的喘息平静下来,他离开柳媚的身体,坐到在椅子上。柳媚喘息着下到地上,把内裤拉到依然湿淋淋的下身穿好,然后就半跪到华剑雄的身边,张开性感的红唇含住那依然雄伟的阴茎,细心的为华剑雄添净上面的滑腻的液体,直到华剑雄满意的推开她。

“你出去吧,我一个人静静。”没有说话,柳媚穿好被剥下的短裙,整理好有些蓬乱的秀发,默默的离开办公室,并关好大门。

看着才让自己满足的女人离开后,华剑雄静静的看着办公桌上遗留下的一些水痕,那是柳媚滴下的淫水。心里没开始时烦躁了,女人真是疗伤的最好方法啊,每次华剑雄紧张,失意或恐惧时就需要女人,他的情妇很多,有些要很久才去见上一面,柳媚算是和自己在一起时间很多的女人了,也很合他心意。但他却从没把心里最隐秘的东西告诉过她,“忍辱负重啊!”心里一阵重重的叹息,想着自己的使命和秘密身份,他心里却很沉重。作为军统的高级秘密人员,从他秘密加入军统时任务就是打进日本人的内部,由于少年时就留学日本,所以使他认识了不少日本友人,他在日本甚至有个义父山本原一,他是一名老军人,在政界也有许多朋友,由于偶然的机会见到华剑雄,就对年方21岁的他喜爱有加,认为义子,并暗示要把年仅14岁的女儿嫁给他,希望他留在日本。但满腔热情的少年情怀使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山本原一的美意。回到中国,不久后就加入军统,成为军统秘密人员,军统了解他与日本人的关系后,就开始制造机会,让他与日本人达成良好关系。到汪伪政府成立时,他也借机“叛变”,投入汪伪的阵营。由于当时军统,中统乃至政府都有大量人员投入汪伪政权,再加之他的日本友人关系和一向的亲日表现,所以没人怀疑他并很快受到重用。更主要的是山本原一的一些老部下现在已经是侵华日军中高级干部,在山本原一的关照下,他更是后台稳固。担任刑辑处长以来,他以查办了大量案件,其中有涉及共产党的也有涉及军统和中统情报组织的,由于军统高层的赋予他的特殊使命,他对落入手中的军统人员也毫不留情。军统中部分人员甚至要组织暗杀他这个满手血债的侩子手。

(三) 

知道他身份的人不多,除了军统上层就只有他的联络人萧红,萧红是军统安排在上海的秘密情报组织负责人,她才加入军统时华剑雄就是她的主官,虽然华剑雄只比她大7岁,但她却要必恭必敬的听他的训示,在随后的训练中,萧红仰慕起华剑雄,并最终投入华剑雄的怀抱,把处女的贞操献给了他,所以华剑雄在去上海前特地指名要萧红作为他的联络人。华剑雄知道爱情的力量可以使一个女人为男人付出一切而不会出卖他。想起萧红,华剑雄不由想起萧红身穿合身旗袍的显现出来的曼妙身材,很久没去见她了,而萧红的公开身份是一家亲日报社的记者,她领导的情报组织主要就负责和华剑雄联络传递情报,当然同时也自己刺探一些情报,目的却是让萧红手下的人有点事干,以掩护萧红的真正任务,那几个为数不多的手下虽是精选的情报人员,但也是不知道萧红和华剑雄的真实关系和任务的。在组织结构上华剑雄是萧红的上司,听命于他。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却由华剑雄传递给萧红,再经萧红传递回重庆方面。连军统负责接受萧红传递情报的高级人员都完全不知道这些情报主要来自华剑雄,知道真相的只有局长等少数几个人。所有的荣誉都归萧红所有,虽然萧红也非常努力的收集情报,但比起华剑雄提供的有很大差距了。

“今天是不是该去看看她呢?”算着时间,华剑雄想着,但想到晚上和日本宪兵队长昨晚的约定,华剑雄打消了和今天和萧红见面的念头。

就在华剑雄乱想时,电话响了,接听是内线,是柳媚在门外打进来的:“处座,丁主任来过了,约你中午去得胜楼吃饭。”听着电话里柳媚冰冷的声音,很难和刚才作爱时发出性感呻吟的柳媚重合,但华剑雄已经习惯了柳媚在没和他独处时的冰冷摸样。“恩,知道了”“处座。需要我陪你去吗?”犹豫一阵,想到丁墨村平时看柳媚眼神,说道:“你就在办公室值班,别去了。”听到那面柳媚回到:“是,处座。”华剑雄放下电话,看看表,已经11点30分了。

得胜楼雅致的包间里,华剑雄和丁墨村一杯又一杯的喝着洋酒。洋酒本来就不和华剑雄的口味,但这顶头上司却对洋酒钟爱有加。看着丁墨村干瘦的身体和一口一杯的喝法,华剑雄觉得有些好笑,丁墨村的好色和贪杯是76号有名的,华剑雄实在也不得不惊异这个汉奸头子的酒量,有些搞不懂这样的干瘦身体如何能喝酒如水,据说还能日御数女。

难得丁墨村没叫小姐来陪酒,得胜楼的小姐姿色还是很不错的,加之这里是76号人员长期盘踞的地方,安全应该没问题。想必丁墨村有要紧的事要和自己谈了,看着丁墨村笑嘻嘻的劝着酒,半天不入主题,华剑雄还是沉住气也陪着他说着许多客套的废话。

一杯酒再次一干而尽后,丁墨村笑着说道:“剑雄啊,喝了这麽多,说了这麽多话,怪丁某人太罗嗦了吧?”看着丁墨村狡诈的眼光,华剑雄打个哈哈,笑道:“剑雄那敢,丁主任有事尽管吩咐。”丁墨村点头道:“我对你寄予厚望啊,在我的部下中你是最有能力和前途的了。”看着华剑雄受宠若惊的摸样,丁墨村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说实话,今天叫你来是为了这件事情。”说着,丁墨村从衣服里拿出个红色的小丝巾来,摊开在手上只见手巾的中间惟妙惟肖的绣着只小夜莺。这在常人眼里可能只会认为是哪个大家闺秀的手巾,但华剑雄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丁墨村有些紧张的干笑道:“没想到这些人盯上我啦,可恶的是居然就出现在我办公室的桌子上!”剑雄当然明白这手巾为啥让杀人魔王丁墨村胆战心惊了,夜莺是个神秘的组织,据说都是由美女组成,专门刺杀日伪人员,对象多是罪大恶极之徒。通常是先发给被刺杀对象一张绣有夜莺的红色丝巾,然后少则几天,多则半年,这人必定被杀身亡。自从一年前出现红手巾后被刺杀的日伪人员已经不下30人,日本人和76号都在全力抓捕,但总是无功而反,连点线索都没有。现在这红手巾出现在丁墨村那里,也难怪他要胆战心惊了。这东西华剑雄自己在1个月前也收到了一张,而且也是他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发现的,想了想他苦笑着他说道:“丁主任,不巧的是我也在桌子上收到一张啊。”丁墨村闻言有点吃惊,然后干笑道:“这样说来,我两个是同命相连了啊,这些该死的家伙做手脚做到76号总部来了,落到我手里非剥皮抽筋不可。”华剑雄看着丁墨村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就是担心组织里有夜莺的人,所以一直不敢声张,怕打草惊蛇啊。”丁墨村点头道:“不错,我也担心这点,才收到这玩意时我连自己的秘书都不允许进我办公室。”华剑雄听他这样说,脑子显现出一个美艳万分的成熟女人形象来,丁墨村的机要秘书叫王凤滟,在76号是出了名的风骚女人,原来本来只是个烟花女子,后来傍上了丁墨村这棵大树。不过要说王凤滟是夜莺的人,华剑雄也不相信。华剑雄说道:“王秘书大概可以排除在嫌疑之外吧?”丁墨村也附和的点头道:“是啊,我事后想也不怎么可能是她,所以也就让她自由出入啦,毕竟有那么多公事要办啊。”华剑雄心里不由冷笑道:“那骚货能干啥公事?只怕是侍侯你这老家伙吧!”心里这样想这嘴里却应承道:“是啊,丁主任公务繁忙,总要个人帮忙啊。”丁墨村看他这样理解自己不由很是高兴,笑道:“剑雄老弟,听说你也忙不过来啊,要不我把王秘书调派给你,帮帮你啊……”说着暧昧的笑着。“这老混蛋,真不要脸,自己的女人都送人。”华剑雄心里想着,他当然明白丁墨村的意思;不知道是笼络自己还是要另寻新欢了,大概两者兼而有之吧。“王秘书可是主任身边的红人,剑雄怕不好侍侯啊,况且属下虽忙,但人手也还将就够用,主任的好意心领了。”华剑雄推辞道。丁墨村却并不理会华剑雄的推辞,继续说道:“王秘书的事就这样定了明天就叫她到你那边报道,以后她就是你手下的人了,有啥事情我也不过问,你要她做啥都可以。”说到这里顿了顿,喝了口酒拍拍华剑雄的肩膀道:“我新的秘书明天也到任。你就不要再推辞了啊,剑雄老弟。”“果然是另寻新欢,老东西真是混蛋。”华剑雄心里想着,表现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样子淡淡的说道:“既然是这样属下就按主任的意思办吧。“丁墨村见华剑雄答应下来,高兴的举起酒杯又和华剑雄干了一杯:“祝老弟能早日破获夜莺组织,再立新功。”华剑雄把酒给丁墨村和自己倒满然后举杯苦笑着说道:“破获夜莺主任想必知道谈何容易,日本人和我们的别动队忙活了一年了也任何进展,但既然是主任亲自交代,属下一定尽全力缉拿。”说完把酒一饮而尽。

从得胜楼出来,华剑雄觉得头有点晕,他酒量一向很大,但对洋酒他总是喝不惯,很多了头总是很晕。坐进他的专车里,听见司机老赵问他去哪里,华剑雄半天也没回过神来。下午原本就没啥安排,晚上和那个宪兵队长武田勇夫约好去喝酒,现在时间又太早。“回去吧。”华剑雄说道。

(四)

就在华剑雄在得胜楼被丁墨村用洋酒灌得头晕脑胀的时候,在市区内一所叫霞露公寓的3楼房间内几个人正在激烈的争论着。为首一个长得浓眉大眼,身型魁梧的年轻男人大声的带着不满说道:“我反对你们的意见,现在是救丽萍的最后时机,你们不救我自己组织人去想办法!”说完烦躁的用手敲着黑色的木桌。另外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皱眉道:“克己!不利之处太多,要顾全大局啊。”那叫克己的男人闻言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老任,我知道顾全大局,到时不会牵扯上你。”老任被他这样一顶,眉头一扬就要发作,但这时一只白净的手推了推他的手腕,让他忍了下去。坐在老任傍边的是一个约27、8岁皮肤白皙的女人,穿着浅蓝色的无袖旗袍,头发挽成一个发髻盘在脑后,显得美丽而又端庄,由于旗袍剪裁合体,更突显胸部的挺拔。她制止了老任的发作后,转头用柔和的声音对那叫克己的男人说道:“克己,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故不宜冒险行动,今天紧急通知你和老任来就是要你有心理准备,告诉你这个决定。而且我们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同志也明确建议不宜营救……。”说到这里,那叫克己的男子已经不耐烦的用愤怒的声音说道:“不宜营救?丽萍被捕已经快2个月了,那个“枫叶”到底做了什么营救工作啊?难道就只能传递个纸条说今夜处决,不宜营救?真是无用之徒!我今晚就…。。”“黄克己!”严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语,感觉到那美丽少妇杏目里的怒意,黄克己敲敲桌子,一屁股坐在椅子里不再吭声。停了半晌,那美丽少妇用平和了不少又带着些哀伤的话语说道:“克己啊,我知道你和丽萍的关系,但她也是我的亲妹妹啊,丽萍落到敌人手里我比你还难过啊。”说道这里那美丽少妇眼睛已经红了,但她强忍着没落泪,停了一下,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枫叶同志长期潜伏在敌人内部,对我们的事业作出了极大的贡献,你不能这样批评她,她的任务并非是救人,而是……况且她也尽了全力,几次传递出丽萍的消息,不是她我们还不知道丽萍落到了什么人手里。”看了看显得垂头尚气的黄克己和不断点头的老任,她继续说道:“丽萍的事我们也要总结教训,特别是黄克己同志,不能再让这种事情发生。”听到这样的指责,黄克己的脸红了起来,没再开腔,本来丽萍被捕他有很大的责任。听到这样说只好低头用手指刻画着桌面。“丽萍今晚就要为革命献身了,但她的血是不会白流的,我周雪萍为有这样的妹妹而感到骄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