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20部分

潜伏-第20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吴四宝回头看着老虎凳上绑着的何小月,大声对手下吆喝道:“弟兄们,把这娘们弄下来好好玩玩……。”打手们闻言立时淫笑着行动起来。华剑雄在一边看着,化名何小月的北岛静眼睛里流露出的恐慌让他感到非常的惬意。“这日本婊子大概还幻想着宪兵司令部的人及时赶来救她吧?”华剑雄看到吴四宝和打手们效率极高的把北岛静从老虎凳上解了下来,手腕被反捆在身后,仰着一张苍白美丽的脸被按倒在刑床上。吴四宝怪笑着把北岛静湿漉漉的黑色长裙扯了下来扔在一边,而打手们也没闲着,都伸出手在北岛静带着青紫刑伤的胸乳上用力的捏揉着,北岛静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但却完全没有挣扎和反抗。接着被水打湿而几乎透明的白色丝内裤也被吴四宝 脱掉,吴四宝欣赏和玩弄了一阵北岛静阴毛稀疏的阴户,就分开她的双腿,掏出早已硬挺的阳具,猛然的插进了北岛静的身体。北岛静张大小嘴发出一声惨叫。这时一个打手已经忍耐不住欲火,跳上刑床,双膝跪在北岛静头的左右,用手捏开她的嘴把腥臭的阴茎塞了进去……。

华剑雄看着吴四宝和打手们轮奸着还穿着白色长统丝袜和黑色圆口细带布鞋的北岛静,吴四宝用力的挺动着,紧闭着眼睛的北岛静皱着眉,由于嘴也被打手奸淫着,她只能发出痛苦的呜呜声,而她那圆润饱满带着青紫刑伤的双乳也因猛力的强奸而摇晃着。很快蹲在北岛静头上的打手就一泻如注,射得北岛静满嘴都是。这时吴四宝把北岛静翻过身强迫她跪在刑床上,由于手被捆在身后,她只能俯着身翘着美好的圆臀,把双肩和头抵在刑床上。吴四宝一挺身从后面再次进入到北岛静紧窄的阴道里,用力的抽插起来。而另一个打手也走到吴四宝对面,一手抓着北岛静的头发,把她的脸提到自己胯下,头皮上剧烈的疼痛让北岛静张嘴叫了起来,那打手乘机把阳具塞进北岛静满是精液的小嘴里,“呜——”北岛静发出痛苦的哀鸣,眼泪也涌了出来。

吴四宝加快的挺动着下身,在射精的瞬间,他用力的拍打着北岛静的屁股,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留下红色的印痕。当吴四宝离开北岛静的身体后,在一边早已等了半天的另一个打手立刻就扑了上去,吐了点口水抹在龟头上后就弯腰抵在北岛静的肛门上,“啊——”北岛静挣扎着惨叫起来。吴四宝这时已经穿戴整齐,听到北岛静的惨叫,回头看了一眼笑着骂道:“曾老六,你他妈的就喜欢走旱路,弄得个鬼哭狼嚎的。”说着走到华剑雄身边赔笑着说:“处座,这娘们的滋味不错。”华剑雄笑了笑说到:“你小子干了好大半天,就只有这句话?”吴四宝闻言讪讪的笑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回过头去看就只有曾老六还在卖力的干着,不由骂道:“奶奶的,干快点,你要处座在这里看上一宿?”那曾老六闻言立时加足劲抽插起来,北岛静早被轮奸得全身无力,神智模糊,肛门更是随着阳具的进出而淌出血来。过了好一阵,终于曾老六低吼一声把精液射在了北岛静的后庭深处。

吴四宝等人离开时,按照华剑雄的意思把北岛静成大字型悬空固定在门字刑架上。等吴四宝等人走后,华剑雄抓着北岛静头发,使得她低垂在胸前的头仰了起来。被轮奸后的北岛静虚弱的喘息着说:“我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你们,求你放过我吧。”看到北岛静嘴角残留的精液,华剑雄笑了笑说道:“你现在是希望宪兵司令部的人突然出现在这里吧?”北岛静听到这话猛然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说道:“你…。。你是……。”华剑雄闻言松开抓着头发的手,向下轻抚着北岛静柔嫩的乳房,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但我知道你是谁。”说着用手指搓捏着北岛静樱红的乳尖。“你到底想要什么?”北岛静咬咬牙问道。华剑雄转身拿起一把烧得通红的烙铁走到刑架前,把烙铁靠近北岛静带着烙伤的左乳,北岛静挣扎起来。“我要你写一份供词,内容很简单就是关于你的真实身份情况。”北岛静听了摇头道:“我没什么真实身份,我知道的都说了。”华剑雄冷笑一声把烙铁对着北岛静左乳的乳头按了下去。兹的一声,皮肉烧焦的气味伴着白烟弥漫开来,“嗷——”北岛静痛苦的尖叫起来,华剑雄慢慢用力的按着烙铁,从烙铁的把上也能感觉到乳房的弹性。眼看着北岛静的惨叫微弱下去,华剑雄才把烙铁松开,北岛静原本红润的乳头和乳昏以及四周洁白的肌肤已经变得焦黑。看着大口喘息着的北岛静,华剑雄说道:“怎样?想起什么了吗?”北岛静痛苦的摇着头,低声哀求道:“我真的全说了,你饶了我吧……。”华剑雄叹息一声,把依然灼热的烙铁又烙在了北岛静的右肋上。“啊——”北岛静变了调的惨叫再次响起。 

(三十五)

华剑雄把烙铁一次又一次的烙在北岛静的身体上,在她的双乳,小腹,大腿,屁股上都留下了黑红色流着黄水的烙痕;刑讯室里满是皮肉烧焦的难问气味。北岛静昏死过去很多次,但很快又被烙铁烙烫得舒醒过来。“北岛静,你还准备受多少刑再写供词?”华剑雄对着刑架上痛不欲生的北岛静大喊到,这话让刑架上垂头喘息如死鱼一般的女人哆嗦了一下,华剑雄知道叫出北岛静的名字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带着阴冷的笑,他又拿起一根烧得通红的铁条,蹲下身一把脱去北岛静左脚的黑色布鞋,北岛静纤巧的穿着白色丝袜的脚露了出来。通红的铁条烙在了北岛静穿着白色丝袜的脚心上。“啊——”惨叫着北岛静拼命的挣扎,但脚腕却被麻绳牢牢的系在刑架左下脚的铁环上。华剑雄看到北岛静因痛苦而扭动的脚,通过白色的丝袜能隐约看到她纤嫩的脚趾扣紧后又张开。“你15岁多一点就开始干这一行,曾经受过陆军本部和宪兵司令部的嘉奖,我没说错吧?”说着华剑雄把暗红色的铁条对着北岛静的左脚脚趾缝卡了进去,脚趾处的丝袜瞬间烧焦,铁条烙烫在北岛静脚趾间的嫩肉上。“痛…。。啊…”北岛静凄厉的哭嚎起来,华剑雄说的一切都让她难以接受,被出卖的感觉和肉体的难以忍受的折磨让她彻底崩溃。“别……。我说……。”听到这话华剑雄满意的笑了起来,站起身来扔掉手里的铁条,用手抬起北岛静的下颌看到北岛静憔悴不堪的脸上满脸的痛苦和泪水。

北岛静被华剑雄从刑架上解下来后,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刺杀建交大使的情况写了出来,并按上的指印,身上的烙伤痛得她时不时的呻吟着。侧躺在地上的北岛静满身的伤痕,那些刑伤被没受刑的雪白肌肤映衬得分外惊心。看着满身伤痕和血污,只穿着白色长袜躺在地上呻吟和哭泣的北岛静,华剑雄心低的欲火却升了起来,他用脚把北岛静踹得仰面朝天的躺着,却一眼看到北岛静双腿间狼籍的样子和灰白色的遗留物,华剑雄摇摇头放弃了享用这个这个日本女人的打算。不过该怎样处死北岛静却有些让华剑雄犯愁,说实话的华剑雄一向对杀人并没多大兴趣,但桥本却要他把北岛静不露痕迹的结果掉。看了看躺在地上闭着眼睛的北岛静,华剑雄找了根手指粗细的麻绳把北岛静的手腕合在一起捆到身前,然后拉下屋顶的吊钩挂住北岛静手腕间的麻绳,然后通过屋顶的滑轮很快就把北岛静吊到了半空,北岛静因为手腕痛得厉害,轻声的呻吟起来,眼里满是恐惧,惊慌的哭叫道:“你…。。你要干什么?”华剑雄没理会她,把她的双脚左右分开用地上铁环连着的铁镣固定好,这样北岛静就呈人字型被吊在半空。北岛静似乎预感到什么,全身战抖着哭叫得更厉害了“别……求求你……饶了…。。我,别再…。。折磨我……。。”华剑雄见北岛静这样子说道:“折磨你?”说着就哈哈大笑起来,他靠近北岛静伤痕累累的身体,一把握住她被那被烙铁烙得皮开肉绽象烂桃子一样的乳房狠狠的捏揉起来。“痛啊——”北岛静摇摆着头发出如母兽般的嘶鸣,北岛静乳房猾腻腻的,满是血水和黄色的体液,华剑雄揉捏了几下手就全湿了,他感觉到北岛静因剧烈疼痛而全身的肌肉都在抖动。“桥本司令要我不着痕迹的干掉你,你说我该怎样杀死你呢?”华剑雄一边把手伸到北岛静的腿上,就着她腿上的白色丝袜把手上的血水揩干净,一边轻轻的在北岛静耳边说。北岛静这时眼睛突然睁得很大,剧烈的挣扎了一下,原本就惨白的脸色变得如同死灰。“怎么会?怎么是这样?”北岛静突然哀号起来,她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时华剑雄却已经从碳火盆里拿出一根暗红色拇指粗的烙棍走到她的面前,北岛静看到华剑雄手里烙棍慢慢的向自己双腿间伸过来,已经知道华剑雄接下来要干什么,她紧张得全身的肌肉都僵硬起来,出奇的是她却没有在发出声音,只是抽泣着、用牙齿咬住下唇闭紧眼睛把脸扭向一边,似乎已经认命,准备忍受最残酷的刑法。

北岛静一反常态的神情,却让华剑雄停下手来,没有把暗红色的烙棍捅进北岛静娇嫩的下体。大概是北岛静放弃抵抗的缘故,华剑雄竟有些下不了手。要不是需要北岛静的亲笔供词,华剑雄早把北岛静交给吴四宝或刘大壮了,只需暗示他们一下,北岛静就会痛苦万分的被kuxing折磨死,而他是从不喜欢干虐杀女犯这样的事。北岛静咬牙等了一会,睁开眼睛看到华剑雄神情古怪的看着自己,就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华剑雄,哭了起来。

华剑雄看着北岛静软弱的样子,心里叹息一声,定下了主意,他把烙棍放回火盆里后,慢慢把北岛静右腿上的长统丝袜脱了下来,丝袜轻而薄,弹性却极好,华剑雄看见北岛静没受刑的右脚丫小巧白嫩,忍不住握住把玩了一阵,然后把北岛静的丝袜对折了一下,走到北岛静的身后然后把长丝袜缠在了北岛静象牙色的颈上。北岛静这时已经知道华剑雄要勒死自己,她努力的回过头,用带着恐惧的眼神看了一下华剑雄,嘴里想说些什么,但却没机会说出来了,这时华剑雄已经收紧丝袜。

华剑雄用力的用丝袜勒紧北岛静的脖子,过了一会,窒息的痛苦让北岛静的肉体剧烈的挣扎起来,脸色发紫满是痛苦,发出奇怪的声音,并且小便失禁,尿液顺着雪白的大腿流淌下来。终于,挣扎停止了,北岛静的头无力的耷在胸前,华剑雄又等了一阵才松了手,在确认北岛静已经死去,才把缠在她脖子上的丝袜取了下来扔在北岛静吊着的尸体前。

华剑雄转到北岛静尸体的前面,抓着她的头发向后拉,看到北岛静原本美丽的眼睛毫无生气的还睁着,嘴角有些白沫。华剑雄松开手,北岛静的头象断了似的又耷拉下来。华剑雄摸了摸兜里的供词,摇摇头向刑讯室外走去。他知道自己一离开这里,就会有专门的特务来整理刑讯室,北岛静的尸体也会被迅速的秘密处理掉,而且象北岛静这样美丽女人的尸体,大概也难逃那些负责整理刑讯室,毁尸灭迹的小特务的肆意凌辱。想到这些,华剑雄又回过头看了看北岛静那还悬吊着的裸尸,心里有些纳闷,为何今天竟如此手软。 

(三十六)

华剑雄回到自己家,倒头就睡,这几天来他都没有痛痛快快的睡个好觉,所以他自己都准备睡到第二天中午再起床。不过就在他好梦尤酣的时候,床头柜上的电话却发出的刺耳声音却把他吵醒了。带着些怒气,华剑雄拿起话筒,顺便瞧了下时间才清晨7点过一点。

话筒那面传来的是黎子午兴奋的声音“处座,共党区委书记周雪萍已经抓到了!”原本要发作的华剑雄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振奋起来,大声对着话筒说道:“好,我马上来。”说完放下电话就起身穿衣出门。

华剑雄急匆匆的赶到76号办公室时,黎子午早已侯在门前,由于天色还早,柳媚、王凤滟都还没到。华剑雄掏出钥匙打开门,还没问话,黎子午就眉飞色舞的说道:“属下带着弟兄在周雪萍藏身之处附近暗中埋伏,足足守了一夜,终于等着她回来,她前脚一进门,我们跟着就破门而入…”华剑雄这时已经坐到皮椅上,点着一支纸烟,听黎子午一五一十的把抓捕周雪萍的经过说了后大大的表扬了黎子午一翻,然后问到:“人现在关在什么地方?”黎子午笑着回答:“属下牢记处座的指示,对周雪萍礼遇有加,戒具都没给她上,现在把她安顿在我的办公室,找了两个女人把她看着的。”华剑雄点头道:“把她带过来,我瞧瞧。”黎子午闻言连声说是,小跑着出了办公室。

过了一会,周雪萍就被黎子午和两个女特务带到了华剑雄的办公室。当华剑雄第一眼看到穿着淡蓝色无袖旗袍出现在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