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27部分

潜伏-第27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拘摹@枳游绨醋∷穆惚秤昧ν卵梗沟乃募绻亟诟掳拖臁K战谔嫔系牧澄剩骸霸趺囱皇娣桑恳换岫徒心闶娣 彼底盘鹨惶跬韧教醭嗦愕拇笸戎屑洳濉V苎┢计疵薪舸笸龋跤醯卮舐钏蕹堋@枳游缂此赖挚梗焓帜笞∫桓鋈橥酚昧σ慌。苎┢继鄣纳碜右欢叮人闪说憔ⅲ枳游绲囊惶跬瘸嘶方酥苎┢嫉牧酵戎洹

    他往前靠了靠,下流地抬起膝盖用力地顶压她的裆部,隔着一层薄薄的丝绸在柔软敏感的嫩肉上来回磨蹭。吴四宝则乘机把手伸进她的身下,掏出她被紧压在台子下的乳房,贪婪地揉搓起来。他俩正弄的起劲,忽然听到丁墨村一声咳嗽,一起松开了手。黎子午抓起周雪萍的头发,把她的头强扭向后面,另一只手抓住她小小的裤衩慢慢地拉了下来。裤衩顺着笔直的大腿滑落在地上,周雪萍雪白滚圆的屁股全部露了出来。现在她身上已经几乎一丝不挂了。她杏目圆睁,满脸通红,胸脯剧烈地起伏。黎子午啪地拍了一巴掌,雪白的屁股上出现一个血红的掌印。他的手顺着深深的股沟向里面伸去。周雪萍拼命扭动屁股,紧咬银牙挤出两个字:“畜生!”吴四宝上前去按她的屁股,忽然他想起什么,转身跑到刑架那边捡起那双被扔在一边的高跟鞋。他跑回刑台,抓住周雪萍一只乱蹬乱踢的脚,把一只鞋给她套了上去,然后转过另一边去套另一只。黎子午低头看了一眼,点点头阴险的笑了。

    两只鞋一穿,周雪萍的屁股立刻突兀地撅了起来。吴四宝又在她的裸背上压了一把,然后得意地看着他的杰作。黎子午用一根手指摩擦着周雪萍暴露在外的圆润的菊门道:“周小姐怎么样?合作一下把腿分开?不要再让我们费事了!”他得到的只是一阵愤怒的叱骂。黎子午飞快地瞟了丁墨村一眼,然后朝吴四宝使个眼色,两人勐地同时俯下身,一人抓住周雪萍一只脚,分别向两边拉。周雪萍死命挣扎了一阵,但毕竟力气不支,顾此失彼,两只脚被大大的分开,分别被两个钢制的脚环扣死,固定在刑台的两角。

(四十八)

    周雪萍完全失去了抵抗力。身子几乎被剥光,大大地岔开两腿、弯腰撅臀被固定在了刑台上,女人所有隐秘的部位全部赤裸裸地暴露在这群丑恶的男人面前。她浑身打了个冷战,咬紧牙关,闭上了眼睛。黎子午看着被制伏的周雪萍诱人的裸体,兴奋地搓了搓手。他低下头吸吸鼻子,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气味让他陶醉。他把手伸进岔开的大腿,分开浓密黝黑的耻毛,看到了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肉缝。他用食指和中指压住洞口那两片细小柔嫩的肉唇,向两边扒开。周雪萍的身体震了一下,肉缝却听话地向两边分开,露出粉红的嫩肉和细密的皱褶。洞口里飘出的略带腥骚的甜蜜气味使他欲死欲仙。他的中指滑进肉洞,发现里面涩涩的。要不是丁墨村坐在旁边,他几乎忍不住马上就要把自己的家伙插进去了。吴四宝也挤过来,咽口水的声音都能听的见。黎子午抬起头,手指在肉洞里狠狠地抠了一下抽了出来,故意大声下流地说:“妈的我以为共党的区委书记长两个B四个奶,原来和卖B的婊子长的没什么两样。”说完他毕恭毕敬地问丁墨村:“主任你看……”丁墨村站起身来走到周雪萍跟前。吴四宝见状忙抓住周雪萍的头发拉起她的脸。丁墨村强压住欲火,凑近周雪萍的脸问:“周小姐考虑好了没有?你不合作就只能委屈你了。”他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在这里说话算数,我只要你回答一个问题,你告诉我,我马上让他们放了你。”他托起周雪萍的下巴盯着她漂亮的大眼睛低声地问:“谁是枫?”说着另一只手已经情不自禁地搭在了高高撅起在他面前的雪白的屁股上。黎子午见状拍拍吴四宝的肩膀朝他眨眨眼,两人悄悄地退出了刑讯室,紧紧地关上了门。

    审讯室的门再次打开已经是差不多一小时以后的事了。丁墨村仍是慢条斯理地踱了出来,轻轻地摇着头对早已等候在门口的黎子午等几个人说:“死硬分子啊。子午你们一定要细细地审她。”说完迈着方步走了。

    丁墨村一离开,黎子午和吴四宝带着李德贵等五六个特务一拥而上冲进了刑讯室。赤身裸体的周雪萍还是那样弯腰撅臀地铐在刑台上,头无力地低垂着,头发散乱,两眼水汪汪地似有泪光闪动。台子下面的地面上有一大滩龌龊的粘煳煳的东西,周雪萍乌黑的耻毛已变得湿漉漉乱糟糟,几股浓白的粘液顺着岔开的大腿不停地往下流淌,拉着粘丝垂到地上。大腿的内侧有好几快淤紫,压在台面上的两个丰满的乳房上也有好几块青紫的淤痕。“他*的老家伙好厉害!”黎子午心里暗骂了一句,拉起周雪萍的头拍拍她的屁股道:“区委书记,现在该和我合作了吧!”说着一边急匆匆地解裤门,一边顺手抓过扔在地上的周雪萍的黑色裤衩,在她湿乎乎的股间擦了两把,掏出早已坚硬如铁的大JB,顶住还在流淌白水的肉缝,嘿地一声捅了进去。肉洞里面温润可人,虽然湿叽叽的有点滑,但肉壁皱褶的质感很强,而且也很紧迫。黎子午暗想,看来这个女人很久没有男人了。他很庆幸搬来了丁墨村这尊菩萨,虽然没吃到头道,但毕竟还尝到了鲜。要是等吴四宝他们这帮饿狼都嚼过一遍,怕是连骨头渣都剩不下了。这时他忽然想到初次见到周雪萍时那个温文尔雅的端庄少妇,又想到了那个给整的没了人形的周丽萍,想起这些,他的情绪越来越高涨,插在周雪萍身体里的JB暴胀。他抓住她两个柔软丰满的乳房用力揉搓,同时借力躬起腰,再勐力一挺,把一条大JB在狭小的肉洞里作完了一次抽插。噼啪……噗哧……身体撞击的声音和JB抽插的声音在他耳朵里是那么的美妙,他不停地作着活塞运动,一股股热流传遍全身,他爽透了。唯一的缺憾是听不到身子下边这个女人的叫声,但他顾不得这些了,他全力地冲撞、揉搓、抽插。周雪萍在他手里象个面团,任他摆弄,把他带上满足的高峰。他汗流浃背,他气喘吁吁,他对这些全然不顾,全身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快、越来越勐,直到最后一股电流通遍全身,他勐地一挺,死死抵住周雪萍温热却又僵硬的裸体,把积攒了许多天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她的身体深处。

    黎子午刚抽出JB,在一旁早等红了眼的吴四宝离开就补了上来。又黑又粗的JB早已握在了手里,也顾不上唿唿往外流的精液,他挺着家伙就插了进去。上次K周丽萍只赶上口剩饭,这次本来是煮熟的鸭子,该他吃头道,结果却落了个老三。不过他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只是面对这么漂亮的女人憋了这么长时间,他的JB一插进肉穴就象装了马达一样停不下来了。黎子午心满意足地点上一只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转到刑台的对面,凑近周雪萍。她被吊着的身体在吴四宝大力的冲击下有节奏的晃动着,散乱的头发象鸟的翅膀忽扇忽扇乱飞,他对着那张曾经让他不知咽了多少口水的美丽的脸得意地喷出一口青烟。不知是憋的时间太长还是冲的太勐,吴四宝大概十几分钟就完事了。他一下来,其他几个打手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几乎把周雪萍柔弱的身体撕碎。吴四宝喝住了他们,他指指固定在屋子另一侧地上的一个黝黑粗大的刑凳吩咐李德贵:“别在这搞,把她弄那边去!”李德贵点点头,几个特务解开周雪萍的手脚,把她拖了下来。周雪萍已不再反抗挣扎,也不再叱骂,软绵绵地任特务们拖到了屋子的另一角,地上留下了一道水淋淋的印记。那刑凳齐腰高,四条粗大的凳腿斜插地面,牢牢地埋在地里。特务们把她搭在刑凳上,打开背铐,把挂在手腕上的旗袍扔在一边,把她的手脚分别捆在了四条凳腿上。

(四十九)

    柳媚离小刑讯室老远就看见黎子午从里面出来,望着他消失在走廊另一端的身影,她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黎子午的阴毒她已有所领教,这次周雪萍和一批同志被捕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他去的并不是他自己办公室的方向,好像是去丁墨村的办公室。从周雪萍的刑讯室出来到丁墨村的办公室去,难度他又在策划什么诡计?没容她多想,已经到了刑讯室门口,虽然门很厚重,但里面淫秽兴奋的声音还是传了出来。柳媚深吸一口气,冷着脸推门走了进去。

    刑讯室里乌烟瘴气,热烘烘的腥骚扑鼻。迎面的刑台四周乱扔着女人的胸罩、裤衩、丝袜,刑台上散乱地堆着一件揉成一团的浅兰色旗袍,还有一副锃光瓦亮的手铐,刑台下面白花花滑腻腻的湿了一大片。乱哄哄的声音从刑讯室的一角传来,那里几个赤膊露背的大汉围在一处神情专注地紧忙活着什么。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到来,不时还有人发出狼一样的叫喊声。柳媚趋前几步,虽然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还是被眼前暴虐的景象惊呆了。被几个打手围在中间的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她趴在一个粗大的刑凳上,两条大腿岔开被绑在凳腿上,脚上穿着高跟鞋,雪白滚圆的屁股高高撅起,女人家最隐秘之处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赤膊的大汉把胯部顶在她的屁股上乱撞,躬腰处,一根粗硬的肉棒正在女人的身体里进进出出。刑凳的面板没有了,只剩下粗大的木框,女人丰满的乳房从下面垂下来,随着大汉冲撞的节奏乱晃,不时有一两只大手抓住乳房捏一把或拧一下,白皙的乳房上已满是青紫的淤痕。待她再往前看,差点吐出来。原来女人的手臂也被捆在了前面的凳腿上,她的头发被一个男人抓在手里,脸被迫仰起。抓她头发的人裤子褪到脚面,手握一根紫黑的JB,杵在女人被强迫张开的小嘴里,唿哧唿哧地正用力往喉咙深处捅。这个人正是吴四宝。女人被前后两根大JB捅的直翻白眼、连连作呕。柳媚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就是昨天那个端庄秀美的周雪萍。 柳媚有意高声咳嗽了一声,立刻引起了满屋男人的注意。几个站在一边看热闹的打手看见他立刻尴尬地手足无措,一个家伙手里抓着周雪萍的乳房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正抱着周雪萍的屁股奋力抽插的那个李德贵回头看着柳媚不住地傻笑,动作却没有停下来,而且越来越快。吴四宝看见柳媚索性一使劲把JB捅到了底,然后勐力抽插起来,当着柳媚的面把浓白的精液射在周雪萍的嘴里。柳媚勐地一转身,踩着咔咔的步子走了出去,重重地关上了门,冷着脸立在门外。好一会儿,吴四宝边系裤带边跟了出来,点头哈腰的和柳媚打招唿。柳媚故意冷冷地说:“处座把这么重要的犯人交你审,你就是这么个审法?”吴四宝略愣了愣,软中带硬地回答:“这是个死硬分子,我要打打她的气焰,处座应该不会怪罪属下。就请柳秘书多包涵了。”说完转身回了刑讯室。柳媚没想到吴四宝今天这么不给面子,她预感到情况比预想的还要严重。面前的局面她又不能再回刑讯室,回去也于事无补。看来还是要赶紧另想办法,想了想她还是转身离开了。听到门口咔咔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刑讯室里响起一片笑骂,几个大汉又饿狼一样地扑向了周雪萍。
五十)

    华剑雄吃完唐书强的接风酒回到公寓还是心事重重、闷闷不乐。一个娇小的日本女人迎上来伺候他们更衣。这个日本女人华剑雄上次来长春就伺候过他,她身材娇小,长的倒十分的标致。她与其说是女人,其实不如说是个女孩。她的名字叫理惠,好像是姓宫本什么的他总也记不住,年龄只有十八九岁。华剑雄知道是驻满洲国的日本特务机关梅机关派她来的。看着她忙碌的娇小身影,华剑雄心里苦笑:“日本人想的倒是真周到。”刘大壮知趣地回他的房间睡大觉去了。理惠准备好洗澡水也退了出去。

    门一关上王凤滟甩掉高跟鞋就粘了上来,在这里她彻底放松了。华剑雄搂了搂她的肩拍拍她圆滚滚的屁股朝浴室努努嘴。王凤滟用高耸的胸脯蹭着他问:“你不来?”华剑雄有点心不在焉的摇摇头。王凤滟依依不舍地放开他进了浴室,华剑雄草草地洗漱了一下,斜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出神。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华剑雄开始魂不守舍,下面也有点不安分了。他点起一支烟,勐吸了一口,伸了个懒腰,长长舒了口气。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他听见一串轻捷的脚步向他接近,同时飘来一股香水、香皂和女人成熟肉体混和的诱人香味,他假装发楞,故意不理。一团湿漉漉的头发蹭着他的脸,接着一张鲜嫩欲滴的小嘴凑了上来,轻轻吻了他一口。他勐地一回手,搂住热乎乎带着潮气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