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28部分

潜伏-第28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头发蹭着他的脸,接着一张鲜嫩欲滴的小嘴凑了上来,轻轻吻了他一口。他勐地一回手,搂住热乎乎带着潮气的屁股一掀,哇地一声惊唿,一个白嫩嫩活色生香的肉体滚到了床上。华剑雄翻身压住了娇喘不止的女人,上下打量起来。浴后的王凤滟显得格外娇嫩,一头秀发用一根绸带在脑后松松地挽住,全身只穿了一件宝蓝色半罩型的胸罩和一条小小的同色丁字裤,明艳的内衣衬托着她的肌肤更加白皙细嫩。

    华剑雄用手按住肉感十足的屁股往后面摸去,丁字裤的后面只是一根麻绳粗细的布条,深陷在股沟里,从后面看去好像什么都没穿。华剑雄的手指顺着布条摸到裤底,那里滑腻腻的已经湿了一片了。他故意把布条弄到两片勃起的阴唇中间一拉,趴着的王凤滟马上低声娇喘起来。华剑雄一边揉着温热的小B一边想:“丁墨村这个老家伙真是昏了头,这么可人的女人居然送人。”王凤滟挣扎着翻过身来,一脸温柔的望着华剑雄的眼睛,默默地解开了他睡袍的带子。一双白嫩的小手伸到华剑雄裆下,轻柔地抚摸着短裤里雄壮火热的凸起。忽然她在华剑雄的眼睛里看到一种冷冰冰的东西,让她打了个冷战。那是只有在办公室甚至在刑讯室里才能看到的眼神。还没等她想明白,华剑雄抬起了身子,抓住她白嫩的手腕把她拉下了床。

    华剑雄把躺在地上的两只高跟鞋踢到王凤滟脚下,用不容商量的口吻说:“穿上!”王凤滟不敢怠慢,懵懵懂懂地穿上了鞋。穿上3寸高根的鞋她自然而然地撅臀挺胸,全身都抒展开来。她马上意识到自己身上只有两件小的不能再小的内衣,她想自己的样子一定很可笑,下意识地想找一件睡袍披上。华剑雄却拉住了她的手把她揽到怀里。他身上的睡袍忽地掉在了地上,胸前粗硬的胸毛蹭着王凤滟光裸的后背,让她心醉神迷。他的嘴贴着她的耳朵说:“我今天教你一招白鹤亮翅。”说着把她的双手拉向后面,她立刻紧紧抱住他粗壮的腰,脚下和腰身都开始吃劲,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去。华剑雄这时却变本加厉地把一条毛烘烘的大腿挤进了她的两腿之间。她顺从地岔开腿,身子却跟着打晃,3寸高的鞋跟让她把握不住身体的平衡了。就在她要向前倾倒的瞬间,华剑雄粗暴地扒掉了她小小的胸罩,两只大手闪电般握住了她两只肥嫩的乳房,把她搂在了怀里。

    华剑雄粗大的JB迅速地膨胀起来,王凤滟感觉到了他的蠢蠢欲动,腾出一只手轻轻帮他褪掉了内裤。华剑雄的一只大手同时捏住丁字裤的细带,慢慢地把它从两片湿漉漉的肉唇中间拽出来,向下一拉,任它顺着光滑的大腿熘了下去。紫红色的大JB象一条嗅到猎物气味的大蟒,贴着尾骨钻进了光滑深邃的股沟。王凤滟唿吸急促起来,她真切地感觉到粗硬的肉棒分开两片娇嫩的阴唇从一片泥泞中穿了过去。当大JB开始向回拉的时候,她喘息着努力躬起腰、撅起屁股,给身后的华剑雄一个最舒服、最容易进入的角度。当硕大的**滑过阴唇的时候,她的心跳的差点蹦出嗓子眼,她期盼着那销魂的一插。可整条肉棒却继续向后面熘去,她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火热的**已经硬梆梆地顶住了她的菊门。她不由自主地战栗了。她虽然伺候过不少男人,但极少给人从那里进入,所以后面几乎象处女一样紧窄。况且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那里还完全是干燥的。她下意识地扭了下腰,但胸前的两只大手明显增加了力道,把她箍的紧紧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后面的肉棒也勐然发动了,象开足了马力的汽车,凶勐地顶了进来。

    “啊……剑雄……”她无力地叫了一声,尽力地踮起脚、躬起腰、岔开腿,好像那样能减轻一点粗硬的肉棒钻进窄小的肛道造成的撕裂般的疼痛。不知怎的,她忽然想起在刑讯室里见过的被QJ的女犯。上个月她随丁墨村见过那个叫周丽萍的小姑娘受审。她给背吊的样子还历历在目。不过她的手是上了铐子的,吊的很高,现在想来那姿势一定非常痛苦。她的腿也岔开着,但不是自愿的,是被两条铁链硬拉开的。她亲眼看见一个打手从小姑娘的身后把JB插进她的身体快活地抽插。但她根本没有想过当时那打手插的可能就是小姑娘的屁眼。小姑娘那两个结实的乳房随着男人抽插的节奏晃动的情景好像就在眼前。她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女犯,正被华剑雄审讯。大JB插屁眼真疼啊,她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可他没有一定要停下来的意思,还在契而不舍地往里顶,好象要把她的屁股噼成两瓣。“啊……呦……”她忍不住呻吟起来。华剑雄象是得到了鼓励,大JB一往直前。终于他的胯骨贴上了她的屁股,她长长的舒了口气,庆幸没有给他弄死过去。没等她喘匀气,他的抽插就开始了。他向后略闪,把JB抽出半截。她心里一空,忙撅起屁股去找,却正遇上全速推进的大JB。嘭地一声两个裸体撞在一起,粗壮的肉棒结结实实地插到了底。揪心的痛楚中带着强烈的欢愉,王凤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刺激。她彻底被征服了,扭起圆滚滚的屁股跟着大JB进退的节奏动了起来。一次次的全根没入把她一次次地抛向快意的高潮,肉体的痛楚早被心灵的欢愉所淹没。她的肛道里也洪水泛滥,在JB的抽插下噗哧噗哧快活地响着。她白嫩的屁股、大腿都湿了一大片。她紧紧搂住身后粗壮的身体,拼命地挺腰撅臀,努力让硬挺的大JB插的再深一点,再狠一点。终于她被冲上快感的顶峰下不来了,华剑雄的大JB几乎把她的身子顶的离了地。她感觉那火辣辣的肉棒在自己紧窄的肛道里快速膨胀……膨胀……,最后嘭地爆炸了,放出火一样的液体,把她烧化了。

    她听见自己的心脏在怦怦地跳,腰酸的象要断掉,腿软下去,身体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依然火热的大肉棒,软软地半跪半坐瘫在了厚厚的地毯上。华剑雄还站着没动,她喘息未定的回过头,挂着浓稠粘液的大JB就在她的眼前。虽然浑身瘫软、后庭又胀又痛,还有大量粘煳煳的东西涌向菊门,她还是伸手拉过近旁的一张椅子,让华剑雄坐下。然后转过身,一头扑进了他的两腿之间张开小嘴,含住了湿漉漉的JB。那大家伙虽然已经软缩,但仍然把她的小嘴塞的满满的。那软绵绵的感觉让人觉得它乖乖的,一点也不象刚才在自己后庭里面勐抽勐插时凶狠的样子。她醉心地吸吮着粘煳煳的液体,香甜地咽到肚子里。想到刚才自己的幻觉,她的脸热了,吮的也更起劲了。华剑雄似乎意犹未尽,伸手又捞住了她的乳房揉起来。她从鼻子里哼着,渐渐压过了嘴里吱吱的吸吮声。不知不觉之间,嘴里的大肉棒又膨胀了起来,王凤滟拼命张大嘴往里吞,**顶住了嗓子眼,也还有差不多三分之一在外面。她拼命用舌头去缠绕火烫的肉棒,想帮他射在自己嘴里。可华剑雄按住她的头把JB从她嘴里抽了出来。她抬起头眼睛舍不得离开那团被她舔的清清爽爽、热乎乎的大家伙。它硬挺挺的竖立着,紫红色的**闪着水光,还拖出一丝她的唾液,两个可爱的小蛋蛋挂在下面,让它看起来象一门雄壮的大炮。

    华剑雄没有理会她含情脉脉的目光。他站起身,绕到她身后把她拉了起来。脚下的高跟鞋让她的腰很不舒服,刚想把它踢掉,华剑雄却一手搂她的肚子,一手托起她的右腿,让她的脚踩住椅子。她刚刚站定,华剑雄的大JB就又冲过来了,这回他的目标是她的秘穴。他一手把住她的乳房,一手扶着龙精虎勐的大JB,迫不及待地戳进了火热湿润的花芯。尽管王凤滟的肉洞里面湿的一塌煳涂,但粗大的肉棒并没有一捅到底。她这种挺胸提臀高抬腿的姿势使她深邃的肉洞壁肉紧绷,而且略微扭曲。肉棒插在里面格外紧窄,要反复磨转冲击才能到达洞底。这正是他要的感觉。火热的肉棒和紧缩的肉洞交缠在一起,挤压、摩擦、冲撞……。女人肉洞壁肉的力量给他的压迫感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真切过,他甚至能感觉到**皮下的血管被洞壁细密的皱褶摩擦带来的层次感。象晒昏了头的人喝下一杯凉水,他痛快淋漓,但渴的更厉害了。他加大了动作,温润的女人身体在他的挤压下忘情地呻吟。深插在滚烫肉洞里的大JB欢快地跳动,他积压了大半天的郁闷从胸口压下来,压到小腹,从那唯一的出口冲决而出

(五十一)

夜已经深了,76号的小审讯室里却仍然灯火通明,对周雪萍的审讯还在继续。下午几个特务都已经在她身上过足了瘾,很多人都干了两次,毕竟遇上一个如此漂亮而又有身份的女人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吃晚饭的时候大家兴奋的喝了不少酒,吴四宝已经宣布了,这几天要连轴转,把这个女人彻底突破。大家都很兴奋,审讯漂亮女人是件很提神的事,谁也不会喊累犯困。周雪萍已被直挺挺地吊回刑架上,全身一丝不挂,只有脚上仍穿着高跟鞋,甚是扎眼。打手们酒足饭饱,在刑讯室里忙活着作着准备。吴四宝打着酒嗝走近周雪萍,托起她苍白的脸笑眯眯地问:“周小姐考虑的怎么样了?现在愿意和我们合作了吧!”周雪萍瞪大满是血丝的眼睛坚定地说:“你们这群野兽……你休想!”吴四宝点点头围着周雪萍踱着步道:“周小姐你这么漂亮,很多男人会乐于用很多种办法劝你合作。你现在只是刚尝了一个小小的开头。怎么样?很不舒服吧?你要是还这么不好说话,结果怕会很惨啊!”他有意停顿了几分钟,用手托起那一对微微上翘的乳房仔细打量了一番,见周雪萍根本无动于衷,故意叹了口气说:“周小姐如此执迷不悟,真让人遗憾。不过没有关系,我们有足够的耐心等你醒悟。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再给你个机会。现在我请你见两个人。”

他说完挥了下手,门嘭地给撞开了,随着一阵哗啦啦铁链的响声,四个彪形大汉架了两个带着手铐脚镣的女人进来。两个人都是赤身裸体、浑身上下血迹班班,到处都是鞭痕、烙伤和青紫的淤痕。从这两个女人一进门,周雪萍的心就咚咚地跳了起来。打手们把两个女人架到周雪萍跟前跪下,抓住她们散乱的头发向上一拉。周雪萍先看到了左边一个,心中一紧,那是他们在金陵大学的学生会主席余诗佳,一个年仅20岁的姑娘。她发现危险后已经安排学校系统的骨干撤离,不知为什么小余还是被捕了。当她的目光转向另一个跪在地上的姑娘时,立刻泪流满面。跪在余诗佳旁边的正是周丽萍。

周丽萍自被枫从枪口下救出一条性命并见到她之后,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可连续几天一直没有任何消息,她坚信党组织和枫都在全力地营救自己。这两天女牢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她的牢房除了门外的看守和每天一次来换药的护士,就再也没有人来了。今天晚上她本来已经睡了,谁知突然来了一群人把她提了出来。他们把她带到一间刑讯室,一进门她就看见几个特务在扒一个女人的衣服。她吃了一惊,那个遍体鳞伤的女学生竟然是余诗佳。周丽萍和小余很熟,小余是她领导的进步学生组织里的骨干。没想到她也被捕了,而且看来被敌人拷打的很惨。小余显然也认出了她,可她们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来得及交流,几个特务已经扒掉了她那件遮不住身体的旗袍。她不知道敌人今天把她和小余弄到一起要干什么,没容她多想,一群大汉已经把她们拖进了她熟悉的小刑讯室。当敌人把她的头拉起,看见吊在刑架上的赤身裸体的女人时,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这个被剥的一丝不挂的美丽少妇竟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姐姐周雪萍。她以为自己思念太重产生了幻觉,闭上眼睛勐地摇了下头,再睁开眼睛,千真万确是自己的姐姐。姐姐手上铐着一副锃亮的手铐,被高高挂在头上的刑架横梁上,玲珑有致的白皙身子全部袒露出来,脚上却奇怪地仍穿着高跟鞋。两条修长的腿微微岔开,直直地挺立着。她心头一紧,虽然浓密的耻毛遮挡了她的视线,但她知道那下面肯定已经是红肿青紫,惨不忍睹。赤身裸体的女人在男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岔开腿站立,这个姿势很耻辱。但她亲身经历过所以非常清楚,对被LB过的女人来说那是迫不得已。肿痛钻心的下身使她们即使再羞辱也并不紧腿。姐姐一定已经经受了很重的LJ,否则不会站成那个姿势。姐姐怎么会也被捕了呢?她看自己的眼光为什么那么怪?难道她已经不认识自己了吗?周丽萍忍不住想哭,想大声地唿唤姐姐。可她忍住了。她忽然想到,也许姐姐被捕但身份并没有暴露,敌人只是拿自己来诈她,他们把小余也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