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32部分

潜伏-第32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彼低晁室忸┝说踉诎肟胀纯嗖豢暗闹苎┢家谎邸K值闫鹨恢а蹋⒁獾交瓶思涸谥芾銎济媲岸愣闵辽恋哪抗猓蠛鋈幌肫鹄此频奈驶瓶思海骸袄匣疲飧鲂⊙就纺愕降譑过没有?”一边说还一边伸出右手中指作了个下流的动作。黄克己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没有。”吴四宝啧啧地又咂嘴又摇头:“可惜了可惜了!这小丫头刚捉到那天第一次扒光了衣服我见过她一次,比周大小姐差那么一点,可也算是个标准的美人呢。原来还没开苞。可惜处座把她交给了刘大壮,什么都没审出来,人倒给弄的没样了!暴轸天物啊!”他故意用周丽萍和周雪萍都能听到的声音揶揄道:“老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的未婚妻你不抓紧K,倒留给别人去K!现在想K也没什么意思了吧!”见黄克己神色尴尬,他故作体贴地问:“怎么样老黄,今天我作东,给你找补回来?”

黄克己一愣,疑惑地看看周丽萍令人心悸的裸体,再看看吴四宝,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吴四宝神秘地一笑,朝那边吊着的周雪萍努努嘴说:“不瞒你说,这周家两姐妹我都K过了。周二小姐和周大小姐比起来,就象是青苹果比水蜜桃,味道差不少呢!”黄克己的脸立刻就红的象猪肝似的,心里发慌,嘴里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吴四宝见状阴坏地一边比划一边笑着问黄克己:“说实话,搞过女人没有?插过穴没有?”黄克己自惭形秽地摇摇头。吴四宝摇着头道:“你们这些共产党啊……人间美味近在咫尺,没有尝过……可惜啊!”他拍拍黄克己隆起的裤裆淫笑着说:“这东西插进去和手指头可完全是两回事,保证你插一次就想一辈子!”他把黄克己拉到周雪萍跟前,摸着她胯下毫无遮掩袒露在外的沟沟壑壑说:“你大姨子这样的大美人,又这么有品味,破了你的童子功你也不吃亏哦!”

全屋的特务们听见他俩的对话都兴奋了起来,围上来兴致勃勃地等着看热闹。吴四宝不等黄克己答话,一声令下,他们就开始忙活起来了。三个特务同时放松铁链,让周雪萍被吊成山字形的赤裸身体徐徐下降。周雪萍意识到更加下流残忍的羞辱就要来临,用力扭动身体试图抵抗。但铁链哗啦啦的响声无情地粉碎了她所有的希望。她大大张开的身体无奈地向地面落去,直到光熘熘湿乎乎的屁股降到齐胯的高度。另外几个特务也没有忘记把死命挣扎、不停地用头用身体把墙和地板撞的咚咚响的周丽萍的手脚都铐起来,在背后绑在一起,然后把她按在了刑架旁。

吴四宝见一切准备停当,拉过黄克己说:“来!老黄,现在看你的了!”

黄克己站在刑架前手足无措,不知手脚该往哪搁。吴四宝骂了句脏话,一把扯下黄克己的短裤,引起一阵哄笑。他揶揄道:“怎么老黄,当着你小未婚妻的面还不好意思啊?今天让她也开开眼。让她后悔去吧!谁叫她死硬不合作!”两个特务闻声拉起周丽萍的脸,让她近距离地看着赤条条挂在眼前的姐姐。周丽萍拼命地摇头,泪如泉涌。黄克己瞟了一眼不顾一切挣扎着的周丽萍,咬咬牙,抬脚把短裤踢到地上,在周丽萍的呜咽声中一丝不挂地走向面前同样全身赤裸的周雪萍。

可是一件怪事发生了,站在被绳索牢牢捆住四肢、毫无遮掩地袒露出全部隐秘部位的周雪萍的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黄克己硬挺的大JB竟然象掉到热水里的冰块一样,快速地消融、软缩了下来,无精打采地吊在裆下。四周围观的特务们先是一愣,接着就都笑成了一团。吴四宝坏笑着对黄克己说:“老黄你可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他指着周雪萍绳捆索绑四敞八开的白嫩的裸体说:“面对这么个光屁股大美人你就硬不起来?”黄克己尴尬地苦笑一下,用手护住自己的JB。吴四宝拉起他的手放在周雪萍的乳房上:“没出息,弄这个!”黄克己一手扶着自己的JB,一手大把抓住周雪萍的乳房乱捏乱揉。可弄了半天,下面软绵绵的肉团还是毫无起色。

(六十一)

忽然李德贵在一边喊:“老黄,试试这个!”他说话的同时,下面传出了周丽萍嘶哑的呻吟。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李德贵解开了周丽萍勒口带,一只大手铁钳般捏住她的脸颊,使她的小嘴大大地张开着。黄克己明白这是让他把JB插到周丽萍的嘴里,让她给自己口交。当初刚被捕的时候他就是这样栽在76号女特工手里的,他忘不了JB在女人湿润的嘴里被温暖滑腻的舌头缠绕的销魂感觉。可看见周丽萍象在喷火一样的眼睛和那一排整齐的小白牙,他恐惧地摇摇头。

李德贵有点不耐烦了,怒气冲冲地骂了一句。一个特务嬉皮笑脸地对他说:“他怕他媳妇把他那话儿咬下来!”众人立刻大笑不止。李德贵发狠道:“这有什么难的!”说着抄起一把榔头,啪地一声闷响,血光四溅,周丽萍惨叫一声,她的门牙被生生敲掉了,血流了她满脸满身。被吊着的周雪萍勐抬起头,眼圈红红的喝道:“野兽……你们没有人性……你们放开她,都朝我来……”吴四宝走上前捏住她的脸说:“怎么?周大小姐,心疼妹妹啦?你要是真心疼她就赶紧告诉我谁是枫!否则我把你也这么零敲碎打地拆零碎了!”“不……你们休想……你们混蛋……你们放开她……”吴四宝见周雪萍没有屈服的意思,狠狠地对李德贵说:“敲!都他妈给我敲光!看谁厉害!”李德贵得了令,更加起劲地一颗一颗地把周丽萍的牙齿用榔头敲下来。里面的实在敲不到,就用大老虎钳子硬拔,生生把周丽萍一口齐齐的牙齿都弄光了,弄得她象是个血人,软绵绵的再也挣扎不动了。周雪萍看着血泊中的妹妹泪流满面,无声地哭了。

李德贵再次捏开周丽萍血淋淋光秃秃的小嘴对黄克己说:“老黄,来啊!”黄克己看着眼前这恐怖的一幕还是不敢向前,不要说这个血洞他不敢插,就是他敢插进去,他相信周丽萍只要还有一口气、就是用那象被耕过一遍的牙床也会把他的命根子咬掉。李德贵失望地把象胸前挂了块红布的周丽萍往地上一摔。他忽然想起什么,走到墙角,拉过早被眼前狂暴恐怖的场面吓傻了的余诗佳,把她软塌塌的身子扳直,手刚碰到她的下巴,她自己就大大地张开了嘴。黄克己在众人的撺掇下战战兢兢地凑了过来,哆哆嗦嗦地把手上那一团臭肉送进女孩的小嘴。余诗佳傻了一样张着嘴不敢动,两人傻乎乎地僵在了那里。李德贵拍拍姑娘的屁股命令:“闭嘴!舔!嘬!用劲!”小余僵硬地合上嘴,脸上的肌肉紧张地运动,喉咙咕噜咕噜的耸动着。可弄了半天,心有余悸的黄克己还是毫无反应。

吴四宝笑笑对脸红的象块红布的黄克己说:“老黄别费劲了,解铃还须系铃人,还是找你大姨子想办法!”他命李德贵把血泊中的周丽萍拖走和小余并排吊起来,把地面冲洗干净,又吩咐人去准备什么东西。然后拉过一张椅子,紧贴矮台放好,让黄克己光着屁股坐在上面。他指着周雪萍赤条条的身子对黄克己说:“你仔细看看这是什么?这不是什么上级,是个光屁股的女人,一个大美人,等着你来K。你看看这奶子,你看看这B,你不眼馋?我现在就让你看看,她和所有女人一样,是让男人K的货!”说话间特务们已经准备好了,把一个硕大的铁盒子推到了刑架的旁边,连上电源,一排红灯绿灯亮了起来。吴四宝从一个特务手里接过一根小擀面杖粗细半尺来长的紫铜棒,那铜棒一头是圆的,另一头连出两根电线。他扳过周雪萍的身子,把铜棒对准了她红肿的肛门,勐一用力就把铜棒捅了进去。周雪萍的肛门勐地被撑开,昨晚被LJ时撕裂的口子全都被撑裂了。她痛苦地哼了一声,马上就咬住了嘴唇。血不停地往外淌,把铜棒和吴四宝的手都染成了红色的。吴四宝毫不在意,一个劲把铜棒捅到底,只留两根电线拖在了外面。他把电线头交给一个特务,连在机器上面,然后拿起两根极细的小钢针,命人用强光照射周雪萍的阴部。没有了耻毛的阴部显得光秃秃的,两片肿胀的肉唇突兀地凸出在光熘熘的肉身上,构成一条肉沟。吴四宝仔细地用手指扒开一片肉唇,里面包裹着一道小小的凸起,那是娇嫩的小阴唇。他把针头对准小阴唇的一端用力刺进去。周雪萍的身体抖了一下,但她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细小的钢针穿刺过整个小阴唇,吴四宝又如法炮制,照样把另一根钢针穿进另一边的小阴唇。他抬起身,把沾了不少粘液的手指放在鼻子上贪婪地嗅着,看着李德贵剥开阴唇把几根极细的铜丝接在了针鼻上。

(六十二)

作完所有这些准备,吴四宝俯下身对光着身子看呆了的黄克己、又象是对赤条条吊在对面无声地垂着头的周雪萍说:“好好看着你大姨子,我现在让你看看你们的女区委书记是怎么象只母猫一样发情的!”说完啪地打开了机器上的一个旋纽,机器嗡的响起来。他盯着周雪萍的身子转动一个旋纽,机器上的灯象眨眼一样此起彼伏。周雪萍的裸体突然象被谁拉紧了一样嘭地绷直了,全身的肌肉都在抖。可她的身子被三条粗铁链牵着,屁股又完全悬空,没有任何活动的余地。周雪萍的脚尖朝天绷的笔直,微微颤抖,青紫的大筋凸现出来。铁链被她拉的哗哗响,声音十分吓人。吴四宝又扭了下旋纽,周雪萍的身子略微松弛了一点。他捏住另一个旋纽一转,周雪萍呜……地哼出了声,大腿根肥嫩的白肉剧烈地颤抖、平坦的小腹也紧跟着扭曲战栗。她勐地一歪头,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肩膀。吴四宝满意地笑了笑,把旋纽转回来一点,然后再次拧过去。周雪萍浑身抖个不停,把头埋在散乱的短发下,脖子上青筋暴露,一跳一跳的。看的出她在用咬在嘴里的臂肉堵住自己的嘴,拼命抵抗着下身通过的电流的刺激,努力不使自己叫出声来。吴四宝又重复了几遍把电流降低、升高的把戏,碰碰黄克己,朝周雪萍的下身努努嘴。

黄克己看出来,周雪萍有反应了。红肿的肉缝象有生命一样蠕动起来,随着电流的变化一张一合,连紧紧包裹着铜棒的肛门也在有节奏地收缩、放松。又一轮电流袭来,黄克己吃惊地看到,紫红的阴唇先是微微地颤抖,然后抖动着直立起来,象两面高张的旗帜。吴四宝手一动所有的肌肉都放松下来,直立的阴唇也颓然倒下。他再一拧,小红旗又竖起来了。黄克己看的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也忘记了眼前这个一丝不挂的女人的身份。吴四宝悄悄地把他的手拉到旋纽上,他快意地左旋右拧,看着这具诱人的裸体随着自己的手指放松、绷紧、战栗、开合,看着大量清清亮亮的粘水从红润的肉缝里淌出来,流到台面上、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周雪萍松开了自己的肩膀,埋着头“啊哟……啊哟……”地呻吟起来,滚圆的肩头留下两排血红的牙印。不知不觉之中,黄克己那条本来就不小的大JB直直地挺立起来。

吴四宝看时机差不多了,按住黄克己的手朝他挤挤眼:“老黄行啦!”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下面已经硬的发疼了。他全然没有了羞耻感,象中了邪一样,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把抓住周雪萍的头发。可当他的目光遇到周雪萍漂亮的眼睛时,竟又露出了一丝怯懦。他下意识地躲开了周雪萍有些散乱的目光,眼睛不自觉地移到她的胸脯上。高耸的胸脯上两个樱桃一样的奶头仍直挺挺地僵立着,上面还各露着一截亮晶晶的针鼻。针鼻周围凝固了的紫黑血浆煳满了柔嫩的乳头。他这才注意到,周雪萍的乳晕很小、很浅,象是幼龄的少女那样,不注意几乎看不出来,那上面也血迹斑斑。两道醒目的血迹顺着丰满的乳房淌下来,已经干涸变成了暗红色,让人看了触目惊心。不知为什么,眼前这幅血淋淋的景象让他看的心里打鼓,刚鼓起来的勇气又开始消退。吴四宝看出他的手在发抖,拍拍他的肩膀把他拉到周雪萍身后。这里看不见她的眼睛,但却能看见被撑裂了口子滴着血的肛门。吴四宝拉着黄克己的手到周雪萍岔开的胯下一摸,手上粘煳煳的全是滑腻温热的液体。他低头一看,直挺挺竖立并不停抖动的肉唇上挂着滴滴答答的白浆。他的心通通地急速跳了起来。他的眼红了,不管不顾地伸出一只手从周雪萍腋下伸过去握住她一只肉乎乎的乳房。周雪萍浑身哆嗦了一下。他好像受到鼓励,那只空着的手抄起自己粗大的JB,朝着那个让他想的发疯的肉洞插了进去。

肉洞里滑腻、滚烫。比刚才手指在里面感觉到的要烫的多。洞里水很多,很滑爽,所以很容易就插到了底。四周的肉壁紧紧地包裹着他的肉棒,而且还在一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