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35部分

潜伏-第35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月梅机关确实给他们发过文,请76号帮助查这个金世锡在上海的活动情况。后来听说他们在哈尔滨发现了他的踪迹,但逮捕他的时候给他跑掉了。但他的老婆因为刚生过孩子还没有满月,结果给抓住了。看来就是这个女人了。仔细看看,确实是个颇有姿色的朝鲜少妇。现在他有点明白了,这个零号原来是个变换花样拿女人开心的场所。

正想着,那朝鲜女人又爬完了一圈,待爬到那坐着的男人跟前时,那男人稍一点头,女人竟象一条训练有素的母狗,迫不及待地一头扎到男人胯下,用嘴拱开兜裆布,张嘴含住了男人已经硬挺的粗黑的JB,吱吱有声地吸吮起来。一个日本男人跨了过来,一手扒开女人汗津津的屁股,伸手从女人的阴道里掏出了个什么东西,然后解开兜裆布,掏出硬梆梆的大JB,从后面插进了女人的身体。华剑雄惊奇的发现从女人阴道里掏出来的竟是一个鸡蛋大小的玻璃球,上面湿乎乎的粘满了白色的粘液,无法想象她夹着这么滑熘熘的一个玻璃球竟然还能在地上爬的这么快。女人好像对后面的插入毫无知觉。仍一心一意地吸吮含在嘴里的肉棒,吸的吱吱作响。她的脸憋的通红,满头大汗,但丝毫不敢懈怠。那男人坐在那里洋洋得意地享受着口交,不时伸手捏一把女人圆滚滚的乳房。良久,那男人两手抓住女人的头,抬起半个身子将下身抵住女人的嘴,女人停止了吸吮,咕咚咕咚地把什么咽下肚去。男人把半软缩的JB抽了出来,女人似乎还恋恋不舍,一股浓白的精液从她的嘴边淌了出来。她左右张望着,似乎在找寻什么,这时另一个已脱的一丝不挂的男人站到了她的面前,她竟然迫不及待地张嘴就叼住了那人的JB,又卖力地吸吮起来。一前一后两个粗壮的男人在肆意地K着这个柔弱的女人,而她竟表现的心甘情愿。唐书强在一边看呆了,华剑雄心中涌出一种怪异的感觉。一个刚生过孩子的母亲,面对誓不两立的死敌,竟宁可承受羞辱的LJ,可见她刚才承受的凌辱有多么可怕。这时前后两个男人都射精了,女人浑身开始发抖。两根肉棒都抽了出来,女人的嘴随着远离的JB转动,嘴唇一张一合,似乎想留住它。啪地一声,她屁股上又挨了狠狠的一鞭,她绝望地低下头,又快速地顺墙边爬了起来。这时另一个男人大模大样地坐在了坐垫上。

岛津拍了拍华剑雄和唐书强的肩膀,朝外边努努嘴,带着他们无声地退了出去。华剑雄长出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的下面也硬了。岛津朝他们招招手,推开对面的木门,把他们让了进去。华剑雄一进门就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他以为是进了厕所。这屋里灯光昏暗。又脏又臭,有一股厕所特有的腥骚气味。岛津也捂着鼻子站了过来。这屋里的人比刚才少,但也有六七个,都穿着雨衣一样的防水服。屋子的中央有一个粗重的矮木床,一端呈燕尾形分岔。木床上跪趴着一个赤裸的女人。女人的双手给铐在背后,身上满是伤痕,华剑雄凭经验一眼就看出这个女人受过相当厉害的鞭刑和烙刑。女人的脸侧向一边,紧贴在木床上,屁股高高的朝天撅起,腿被绑在木床燕尾分岔上,因此岔的很开,露出女人下身所有最见不得人的隐秘部位。女人胯下光熘熘的一根毛都没有,阴部青紫肿胀,一看就受过长时间的LJ。最让华剑雄意外的是,他们进来时那女人正撅着屁股滋滋地向外喷粪。华剑雄甚至能听见她肚子里巨大的咕噜噜的响声,深黄色的粪汁从女人显然给撕裂过的肿胀的肛门里喷射出来,冲出老远。那群男人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这怪异的景象哈哈大笑,女人则是脸色苍白,泪流满面。

岛津站的远远的对华剑雄低声道:“这个女人是上个月兴安守备队在山上抓到的,带了一队土匪和皇军作对,是个顽固的反满抗日分子。宪兵队用尽了刑法她什么也不说,弄到这里让她吃点苦头。”说到这里女人的屁股里已不再有粪水喷出,只有小股的黄水还在顺着肛门向外淌,里面还合着殷红的血水。女人吃力地喘息着,不时不由自主地发出低声的呻吟。旁边看热闹的男人这时开始忙活起来,有人拿水冲洗污秽的地面,有人开始搬出一些奇形怪状的器皿,有人拿起一只水龙头朝着撅在木床上的女人冲了起来。水流冲向女人敞开的下身,冲刷着她的肛门,水草一样的耻毛给冲的东倒西歪,两片充血的阴唇在水流中瑟瑟发抖。女人浑身打战,但紧闭双眼,咬紧嘴唇一声不吭。华剑雄看的出来,这女人的耐受力已经到了极限,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那几个男人关了水,围住了女人。女人试图挣扎,徒劳地扭动了几下屁股就无力地放弃了。华剑雄这才看清,那几个男人摆弄的是一大套灌肠工具。一个戴眼镜的老家伙正把一根胶管插进女人的肛门,另外几个人把一盆盆不同颜色的液体摆在了台子上,然后开始往女人肚子里灌。女人呜咽着,但五颜六色的液体不可阻挡地给灌进了女人的肛门。女人的肚子越来越大,唿吸越来越急促,嘴角开始呕出黄水。华剑雄朝岛津使个眼色,赶紧退了出去。

(六十八)

岛津苦笑着摇了摇头说:“

在办公室里都是正人君子,到这都变成是魔鬼了。”然后指着拐弯处的一个门道:“带你们去个雅致的地方。”他们走到那个插着一朵樱花的门前,轻轻推门走了进去。这也是个和式房间,屋子不大,布置成茶室的样子。屋子中间摆了一圈十来张低矮的茶几,上面放着雅致的茶具,五六个穿和服的男人坐在茶几前抽烟、喝茶、聊天。屋里几乎没有灯,只有每个茶几上点着一根蜡烛,发出摇曳的幽光。另外就是茶几围起来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火盆,熊熊的火苗照亮着全屋。这屋里和普通茶室最大的区别就是在屋子的中央、火盆的上方,赫然悬吊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女人的手脚都背在身后给绑在一起,两个结实的乳房被用细绳一圈圈捆住,然后通过两根粗麻绳拴在房梁上。另外两股绳子从乳房拉向后面,在她胯下会合后分开阴唇从中间穿过,在肛门处打了个结,伸向了房梁。华剑雄等三人被邀请入座,他坐下后才看明白,原来这个女人就是靠乳房和阴部的这几根绳子吊在房梁上的。穿过过阴户和肛门的绳子深深地嵌进了肉里。女人显然给吊的很痛苦,不停地发出痛不欲生的呻吟。这是个很年轻的女人,梳短发,人很秀气,看她被乱发遮住的脸盘和身材怎么也超不过二十岁。可她的阴部却是发紫的暗褐色,象是在妓院里混了几十年的老鸡。可以想象她在日本人手里被多少人LJ过。

让华剑雄感到奇怪的是,他隐隐约约听到一种嗡嗡的声音,却不知是从哪里发出来的。他端起茶几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压了压心头渐渐升起的火气,仔细地品味着这屋里的邪恶气氛。唐书强也有些茫然地四处张望。那几个喝茶的日本人见他们的神色一齐会心地笑了。华剑雄看着吊在半空的女人潮红的脸色和平坦的腹部不时抽搐的肌肉忽然明白了,那响声来自女人的身体里,那是一个电动振动器,正在女人的阴道里震响着。他借着火光仔细端详女人的下身,见她两腿间光洁一片,但有一些不大明显的毛孔,显然耻毛都已被人强行拔光了。两根粗砺的麻绳深嵌在两片柔弱的阴唇中间,绳子上闪着水光。再仔细看,有一些清亮的液体顺着大腿根在往下流淌,甚至有一滴滴粘煳煳的液体滴在火盆里。一个日本人伸出一个手指在女人的阴部抹了一把,看着湿漉漉的手指咧嘴笑了,一边笑一边把那根手指伸到自己嘴里,用舌头舔着手指上的液体,津津有味地咂的吱吱响,最后干脆把嘴一撮,含着手指起劲地吸吮起来。

唐书强大概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看的有点发呆。旁边的一个男人站起来把吊着的女人体转了个角度,将阴部对着自己,也用手指去抹女人的阴唇。绳子一动女人负痛呻吟起来,低垂的头无力的扭动了一下。那人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干干的,并没有着急,而是用手指按住女人肛门处的绳结不紧不慢地揉弄了起来。他一边揉一边转头对岛津说:“这女人从南中国潜入我们满洲国,混在大学里进行反满抗日煽动。既然她对我们的事这么热心,我们就好好招待招待她,让她陪我们玩玩吧!”其他人听着都呵呵地淫笑起来。说话间女孩阴道里又流出了许多阴精,那男人居然伸出舌头一丝不苟地把女孩的两片湿淋淋的阴唇舔了个遍,舔的那女孩全身一阵阵不停地颤抖。他舔完后一边咂着嘴一边对岛津他们说:“好味道啊!这个女人弄进这个屋子之前里里外外都彻底地清洗过,绝对卫生。”华剑雄想起刚才那个房间里的情形,知道他说的彻底清洗是什么意思,脑子里开始想象这个清秀的女孩撅着屁股把肚子里的东西都从肛门里喷出来,直到喷出清水样子。下面忍不住蠢蠢欲动了。

这时有个男人拿起桌上的蜡烛,将火苗凑近女孩的乳头,女孩嗷地惨叫失声。另一个男人也拿起一根蜡烛凑了过来,他把火苗倒过来,让融化的腊液滴在女孩的乳晕上,女孩先是哆嗦了一阵,接着实在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华剑雄心里的火头直往上撞,下面硬的难受,连喝了两杯茶还是觉得口渴,站起来又坐下来。他明白这群日本人早晚还会LJ这姑娘,但照他们这种折腾法还不知要多长时间才会把她放下来K。他在心里祈祷这姑娘不是军统派过来的人,不过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他已经快要压不住火了。岛津看出了他的心思,给他们俩递了个眼色,和其他人道了别带着他们退了出来。

(六十九)

华剑雄脑门子差点冒出火星来。女人在他手里向来就是召之即来的尤物,一向都是想玩就玩。象这样眼睁睁看着眼花缭乱的玩法而上不了手,把他憋的眼睛几乎要冒火。岛津显然对此早有准备,他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接着指着对面的木门说:“华先生唐先生请,这是为二位专门准备的。”华剑雄按奈不住地推门而入,却愣在了门口。正对门口的墙边立着一个粗大的门架,门架上赫然背吊着一个被剥的光光的金发女人。女人的身子白的耀眼,低垂着头,一头齐肩的金发披散着遮住了脸。华剑雄看的直了眼,唐书强站在旁边也看的直咽吐沫。

岛津在后面关上了门,款款地说:“这是梅津机关长特意为二位准备的,请不要客气。”华剑雄稳住了神上前托起了那金发女人的下巴,出现在他面前的那张没有血色的脸让他不由得咽了口口水。这是个标准的金发碧眼的美女。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巴,就是嘴有点大,但配在这张脸上却是性感无比。再看这女人的身材更是叫人眼睛喷火:高耸的胸脯上,那对硕大的奶子比刚才那个正在哺乳的朝鲜女人还要丰满,但绝对没有丝毫的下垂,就是在被背吊躬腰的情况下尖尖的乳头也在微微上翘;宽胯撅臀、小腹平坦,浓密的耻毛严严地覆盖着三角区,叫人想入非非;那盈盈一握的细腰、又直又长的美腿,配在一起,真是个让人馋涎欲滴的美人啊。

华剑雄上下反复打量着这个金发美女,欲火在一点点啃噬他的耐心,但他心里却有点犯嘀咕。白种女人他不是没K过,但这样吊起来给他随便玩还是头一次,又是日本人请客,他不能不多想想。他的手忍不住捏弄着女人坚挺的乳房,眼睛却停在了门架旁边墙上的衣钩上,那里挂了一身黄军装,料子、式样以及肩章、领章都不是日军的,也不是皇协军的。特别是和军装挂在一起的那顶船形小帽,他似曾相识,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岛津大概看出了他的心思,拿过那顶小帽,一下扣在那女人的金发上,抬起她的脸让他们看。华剑雄和唐书强都吃了一惊,他们同时说出了一个词:女毛子。岛津点点头说:“对啊,这是个俄国女人。确切地说是个俄国女中尉,名字叫娜莎。皇军在唿延山战役中俘虏的,是个中尉女军医,审讯后发现没有情报价值,就送到这里来了。”华剑雄吐了口长气,他等不得了,这样难得一遇的美女当前,不K对不起自己。

他从旁边拣来两块垫脚的木块,相距两尺,放在娜莎脚旁。然后转身拿了两条绳子,准备把娜莎的两只脚拉开捆住,以免K她的时候乱挣扎。他刚想叫唐书强帮忙,却发现娜莎已经岔开一双白白的长腿,踮脚站在两块垫木上,安静地等在那里了。她那双波光盈盈的大眼睛里充满了顺从。岛津得意地浅笑,华剑雄却有点意外,他知道老毛子天性骄傲。上海的白俄妓女陪人上床好像都是趾高气昂的,没想到这个俄国女中尉被俘没多少时间居然给收拾的如此服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