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38部分

潜伏-第38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来,献殷勤地说:“柳秘书放心,我知道姓周的娘们是要犯,押在这里您就一万个放心,绝对不会出任何差子,保证随提随到。”柳媚听了他的话倒有些意外,现在已经是快10点了,难道周雪萍今天没被提去审讯?她心中一阵兴奋,试探地问:“她昨晚怎么样?”胖子表情复杂的说:“还好,刚才我还去看过,活蹦乱跳的。”柳媚的心咚咚地跳起来,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她不动声色地说:“你去把她提过来,我要看看,好向处座报告。”胖子咂咂嘴面有难色地说:“老吴把她锁在男3监里,钥匙在他手上,我提不出来。”柳媚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吴四宝看来不简单。胖子讨好地说:“要不我陪您到牢房视察一下?”柳媚惦记周雪萍,点点头。胖子忙不迭带柳媚奔牢房去了。

离男3监老远就听到一阵喧闹声,柳媚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不知周雪萍被这些畜生折磨成什么样子了。胖子尴尬地低声骂了一句就把柳媚引了过去。尽管有思想准备,柳媚还是被牢房里的情景惊呆了。这是一间和上次差不多的牢房,里面关着二十多个男犯。就在靠外面铁栅栏的一个草铺上,一个黑脸膛的汉子全身只穿一条短裤盘腿而坐,周雪萍全身赤裸反剪双臂戴着手铐脚镣就坐在他怀里。她坐的姿势很特别,背靠汉子的胸膛,两腿岔开平举,象个被人把尿的小女孩。她的肚子似乎并没有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么大,但腰身还是显得很粗,完全不是原先柳腰平腹的样子,倒象个身怀六甲的孕妇。一个男犯站立在他们面前提着她脚上的脚镣。还有另一根很粗的铁链从她铐在背后的手上拉出来,锁在牢房地上的一个水泥墩上。牢房里几乎所有的犯人都围在黑汉子的草铺周围,兴致勃勃地看着什么。

周雪萍垂着头,散乱的头发低垂,看不见她的脸,但能听见她痛苦的呻吟。黑汉子的手在周雪萍大大敞开的下身拨弄着,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看,有人为了看的清楚还趴在了地上。柳媚顺着黑大汉的手望去,心里顿时一紧,在走廊射进来的昏暗的灯光下,周雪萍身上满是鞭痕和烙伤,阴部肿成两个发亮的小馒头,向外淌着黄白相间的液体。最可怕的是肛门,原先精致可爱的菊门变成了血淋淋的肉洞,外翻的血肉结成了一个令人惨不忍睹的血蘑菇。黑汉子一手按压她微微隆起的腹部,一手在拨弄她肿胀的阴部,一边弄还一边说:“别挺了小美人,挺也挺不住。就让哥哥看看吧!看了就给你爽!”他每弄一下周雪萍都会凄惨地呻吟一声。

提脚镣的汉子忽然大叫:“来了来了!”话音未落,只见周雪萍无力地扭动了一下身子,痛苦地长长呻吟了一声,两片肿胀红亮的阴唇动了动,一股混黄的液体带着热气冲了出来。尿落在地上的尿桶里哗哗响,围观的人只稍微后退了一点,所有的眼睛都贪婪地盯着周雪萍小嘴一样张开的阴户,周雪萍的头垂的更低了。尿刚刚排完,几滴晶亮的水珠还挂在红肿的阴唇上,那黑汉子两臂一抬,把周雪萍的身体托起一点,再往自己怀里一放,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埋伏好的粗黑的大JB毫不客气结结实实地插进了她受过重创的阴道。周雪萍“啊……”地惨叫失声。黑汉子毫不怜香惜玉,搂住周雪萍的屁股上上下下卖力地抽插起来。

柳媚实在看不下去了,转身就走,胖大看守跟在后面还喋喋不休地介绍:“昨晚这娘们送过来肚子鼓的象怀了8个月的孩子,老吴把她锁上就走了。男3监这帮家伙最少的也蹲了3个月了,见了这么漂亮的娘们还能轻饶了她?把她摆弄了几个来回才知道不是怀了孩子,是给灌了一肚子的水。有人就说她灌一肚子水肯定要撒尿,大伙就吵吵着要看美人撒尿。要说这娘们是真能挺,见有人围着等着看热闹,硬挨到半夜,脸都憋青了也不尿一滴。我说你何苦呢,都到这份上了,进了76号,你再漂亮再有身份,还不是乖乖的让人扒光了收拾。你身上那些个部件哪个没让男人看过180回摆弄过180遭?还在乎人家看你撒尿?最后还是那个瘦猴马三不知使了什么法给她捅漏了。这一下就收不住了。让人干一回就尿一泡,有时候还干着就尿了。那号子的尿桶这一夜都倒了三回了……”柳媚停住脚步,冷冷地打断他说:“人你给我看好了,要是有个好歹你就等着吃枪子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七十五)

华剑雄垂头丧气地回到公寓,理惠马上迎了上来,伺候他换过居家服就去给他们备饭。华剑雄坐在起居室里,慢慢地品着女人给他准备好的香茗,眼前里晃来晃去的却全是这个日本小女人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脑子里却还在想着颜雨的事。他通过梅机关的熟人了解过理惠的情况。她是山梨县乡下人,战争爆发后作为高中生参加了女子挺身队。没多久她自己报名来了满洲,把处女之身献给了关东军本部的一个中将。后来就被梅机关招募作一些外勤工作。上次来长春他就很喜欢这个日本小美人,这次他一来理惠就在这里伺候,王凤滟一走她就成了公寓的临时主妇,倒也让他轻松了不少。胡思乱想之际,饭已经准备好,华剑雄心绪不佳,心不在焉地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碗筷。

理惠看出华剑雄心事重重,给他温上清酒,端上几个清爽的小菜,跪在一边伺候他喝酒解闷。她今天穿了一身浅色的丝绸和式家居服,顺滑的质料、宽大的领口袖口使她每次躬腰伸手都会露出一段雪白细嫩的胸脯或胳膊,撩拨的华剑雄身上开始发热。他顺手斟了一盅酒推给理惠,和她碰了一下喝了下去。理惠端起酒盅抿了一口,见华剑雄看着她摇头,作了个鬼脸一口把酒喝完。女孩的脸开始红润起来,看到她艳若桃花的嫩脸,华剑雄的心情略微轻松了一点。他一把揽住理惠的细腰,大手伸进开的很低的领口抚摸细嫩的皮肤。理惠头一低,向华剑雄的怀里靠了靠,顺手解开自己上衣的系带。宽大的衣襟垂下,露出里面洁白细嫩的皮肤和一个小小的肚兜。华剑雄抿了口酒,把手伸到肚兜下面,顺着滑溜溜的皮肤摸到了小小的乳房。他喜欢这个小美人青苹果样的小奶子,也喜欢这种不见其形、单凭手触摸的感觉。理惠软软地倒在了华剑雄的怀里,一只白嫩的小手轻柔地伸进他的衣襟摩挲他长满胸毛的胸脯。华剑雄喝了一口酒含在嘴里,伸头靠近女人的脸。理惠见了脸一红,抬头凑了过去,华剑雄把嘴压在理惠粉红的樱唇上、把一口酒送了过去。理惠咕地咽了,胸脯明显地起伏了一下。华剑雄一手持酒盅,一手握住那结实的小乳房,不免心猿意马。他一口喝尽了杯中酒,伸手拉开理惠松松的裤带。女孩稍稍抬了下身子,悄悄把肥大的罩裤褪到腿弯处,露出里面一条小小的浅粉色镂空绣花内裤。她轻轻提起内裤,抬头看华剑雄。华剑雄按住了她的手,一只大手顺势钻进了内裤。内裤里面似波浪起伏,一股甜丝丝的气息扑向华剑雄,他下面开始硬挺起来。理惠低头靠在华剑雄胸前,呼吸不再平静。她伸出一只小手,摸到华剑雄两腿之间,隔着一层薄薄的丝绸轻柔地抚摸那越来越雄壮的凸出物。

华剑雄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他抽出肚兜下面的手,自己斟了一杯酒,一干而尽。另一只手抓住小小的内裤用力扒了下来。理惠略抬了下身子,让内裤褪到腿下,微微岔开大腿,倒在华剑雄怀里闭上了眼睛。两条肥白的大腿尽头,现出一片略带黄色的耻毛。耻毛虽然稀疏但好像经过精心的剪修,显得十分整齐。卷曲的耻毛下是白皙平坦的三角地,一条细细的肉缝若隐若现贯穿其间,肉缝的两侧各有一条几乎看不出来的小小的隆起。华剑雄用两个手指按住这两片肉唇轻轻地按压,理惠嗯地哼了起来,小手情不自禁地用力握住了正在膨胀的肉棒。她仰头轻声对华剑雄说:“都是理惠不好,惹这个大家伙发火啦。我这就给它赔礼道歉!”说着伸手去解华剑雄衣服的带子。华剑雄猛地挺直了腰。不知怎的,在他眼里,那个在他的揉弄下露出粉红色晶莹嫩肉的小巧精致的阴户忽然幻化成了颜雨的淌着精液伤痕累累的肉洞,一根可怕的铁签插在里面冒着青烟。他啪地握住了那只白嫩的小手,冷冰冰地说:“收拾一下睡觉吧。”理惠脸一红,点头应了一声,起身整理好衣裤,转身去给华剑雄准备洗澡水了。

(七十六)

公寓的卫生设施很完备,除了洗浴外还有一个小小的蒸汽房。华剑雄很喜欢这个东西,每天睡觉前都要蒸一下。理惠已经准备好了一切,见华剑雄走过来忙迎上去替他宽衣解带。华剑雄毫不在乎地让这个日本小美人把他脱了个精光,打开门走了进去。他刚刚坐好,理惠光溜溜地低着头钻了进来。她淘了两瓢水让蒸汽充满小木屋,低眉顺眼地走到华剑雄跟前,递给他一条湿毛巾,然后开始了她的工作。她先把温水淋遍华剑雄的全身,用一条毛巾仔细擦了一遍,然后轻轻地分开他的腿,轻轻地跪在他两腿之间。华剑雄由着她,随意地大岔开腿,用湿毛巾盖住脸,靠着木壁想他的心事。理惠把温暖柔软的身子靠在华剑雄毛烘烘的大腿上,先用凉水漱了漱口,然后伸出两只小手轻柔地捧起他热乎乎的大JB。她伸出粉嫩的舌头,捧起肉袋埋头舔了起来。她舔几口停下来漱一下口,舔过一面翻过来舔另一面,仔细地舔遍了肉袋的每一条皱褶。华剑雄放松地斜靠着壁板,不时舒服地哼一声。待把肉袋全部舔过,理惠重新漱过口,开始舔肉棒,舔过表面,又轻轻翻开龟头下的皱褶,用温润的舌尖认真地舔掉皱褶里的所有污垢。将华剑雄的肉棒清理完毕之后,她取过早就准备好的香茶,换下了凉水,漱了口,又含了半口水,一点点的将华剑雄的肉棒吞进嘴里。理惠的嘴不大,粗大的肉棒只进了一多半就差不多顶到她的喉咙了。她一面努力地往里吞,一面把嘴里的水咽掉,柔软的舌头缠绕着硬实的肉棒来回巡唆,娇艳的小嘴里不时发出吱吱的声响。温柔的感觉传遍了华剑雄的全身,他的JB本来已经开始硬挺,这时却出人意料地逐渐安分下来。华剑雄在别的任何女人口舌之下从来没有过这种奇妙的感觉。

高温蒸气让华剑雄全身毛孔扩张,再加上这个日本小美人柔软的舌头,让他浑身舒泰到了极点。他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也有了点头绪。现在的情况很明显,颜雨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范围,而且无可挽回,她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给送到零号的女人,没有人能逃过那魔鬼式的折腾。不要说别的,唐书强今天下午给她留下的那两道烙痕就能让她疯掉。华剑雄比谁都清楚,女人阴道和肛门里的伤口很难愈合,而且每被男人QJ一次就会撕裂一次,那会使她的痛楚异常强烈,这痛楚引起的激烈反应又会激起男人更狂暴的欲望,而她则会被男人疯狂的抽插逼疯。女人下身的伤口撕裂一百次也要不了她的命,甚至什么外伤都看不见,但一次次的撕裂会让她精神崩溃。虽然零号的日本人不关心她嘴里的情报,但她会被送回监狱。到时候颜雨就是那个不用逼问什么都会说出来的女人。她会抓住眼前的任何一根稻草把自己从无人能够忍受的肉体和精神痛苦中解救出来,就是死也比那要轻松。那时候他华剑雄就是那根稻草,而唐书强会毫不犹豫地拿他去向日本人邀功。事到如今,唯一的出路就是了结颜雨。其实这也是帮她解脱。她这样一个漂亮女人,给弄成了这副样子,就是救出去,也作不成女人了。与其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靠痛苦的回忆孤独凄惨的了此残生,还不如现在一了百了。想到这里,华剑雄不禁有些释然了。他咬咬牙下了决心。

理惠这时伺候完了华剑雄的肉棒,回身拉过一个高木墩。华剑雄配合地把脚抬高放在木墩上,女人轻轻跪下,俯下身子把头钻进华剑雄的胯下,从他的尾骨沿着股沟一路舔到肛门。柔软的舌尖钻进肛门旋转了几圈,开始一丝不苟地舔那些细小的褶皱。华剑雄舒适地半躺着不禁心中感叹:“这日本人就是有一套,连婊子都弄的这么训练有素。”这日本女人的伺候人的功夫是他喜欢她的原因之一,这种享受是独一无二的。柔软的舌尖象一只小手,抚摸着他的敏感部位,弄的他心痒难熬,他的JB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他抓住她赤裸的肩头捏了一把,理惠抬了下头,看到他几乎要冒火的眼睛,马上嗨了一声,急急忙忙结束了下面的活,忙不迭地起身,认认真真地漱过口,转身凑到他身边。华剑雄一把揽住女孩的纤腰,张开腿,她乖乖地坐到了他的腿上。华剑雄硬起来的大JB从女孩的尾骨下穿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