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42部分

潜伏-第42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穆读讼冢空饧蛑笔悄盟钦庑┑谝幌咔楸ㄔ钡男悦倍罚∽羁膳碌氖撬饧柑煲恢痹诔ご海惶饺魏畏缟哺久挥邢氲交岢鱿终庵治侍猓肴徊痪醯匾唤盘そ四嗵独铮拇胧植患啊O氲秸舛睦镆欢哙拢乱馐兜匮杆兕┝颂僭阕右谎邸O阕诱醋潘P恼詹恍爻UQ邸

    藤井并没有注意到华剑雄的神色,他继续说:“我说这个案子棘手,就是因为上面命令我们查出萧红是怎么搞到这么绝密的情报的;但奇怪的是,桥本司令严令禁止对萧红动用肉刑。这就难啦!所以我们只好从外围下手,希望从萧红手下的人打开缺口,或用他们威慑萧红,迫使她开口。”

    华剑雄顿时恍然大悟,这时他才明白了桥本和他讲的那一大套大本营指令的原因所在,他们在萧红身上还另有所图。这让华剑雄略微轻松了一点,也许日本人的那个内线情报确实没有牵涉到他。但他一点都不敢奢望萧红能逃脱日本人淫辱的魔掌。他对日本人太了解了。但他现在最关心的还不是这个,最让他恐惧的是,日本人居然是从北岛静的死闻出的气味,这对他自身威胁太大了。这个神秘的日本内线是谁?能够知道如此绝密的情报而且能把萧红谍报网和盘托出的绝非等闲之辈,自己的身份是否也已暴露,他其实一点把握都没有。一连串的问题弄的他头晕脑胀。但他心里非常清楚的一点是,藤井也只是执行者,并不了解全部内情。他的当务之急是要立刻彻底弄清自己的处境。在面前情况下要作到这一点,看来只有铤而走险了。

    他正为下一步的行动大伤脑筋,却听藤井对他说:“华君是桥本司令最信的过的人,与军统渊源深厚,又参与了刺杀大使案的侦缉,是帮助我们侦破此案的最佳人选。”华剑雄愣了一下,忙含糊地点头称是。藤井见他点头,接着又问:“华君对此案有何高见?”在这一瞬间华剑雄下了决心,他皱了皱眉回答说:“我要调看全部案卷。”藤井愣了一下说:“详细的案卷都在特高课,要调看须要桥本司令亲自批准。”华剑雄果断地转向藤原香子说:“那就麻烦香子小姐给桥本司令打个报告吧。”
(八十三)

    天色渐渐黑下来的的时候,华剑雄身心俱疲地回到自己的公寓。离开宪兵司令部之前,藤原香子缠着他要陪他回来,被他坚决地拒绝了。今天对他来说是有生以来最黑暗的一天。短短一天只中,他连续经历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惨重打击,几乎面临灭顶之灾。两个最亲密、最得力的女人同时身陷囹圄,生死未卜。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大雾中站在高山之颠,向前迈一步是深渊还是陷阱根本就是一片茫然。他紧张的简直要崩溃了,哪还有精神和这个日本娘们周旋。他须要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况且他知道今天晚上他会很忙,绝对没有精力拿藤原香子来发泄满腔的晦气。

    果然,他刚进家门,门外就响起了怯生生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不出所料是吴四宝,手里提着两瓶酒和一大包五芳斋的熟肉。吴四宝见到华剑雄,脸立刻红到了脖子。华剑雄不动声色地闪身让他进了屋。门一关上吴四宝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带着哭音对华剑雄说:“处座,我是个大笨蛋!我辜负了处座的信任……”说着就要扇自己嘴巴。华剑雄大度地拍拍他的肩膀说:“别那么多废话。你今天来找我,就说明我没看错人。”吴四宝听华剑雄的口气,马上现出了笑脸,摊开熟肉,一边用牙咬开酒瓶盖子一边说:“下属今天就是来给处座陪罪来了,任打任罚,全由处座。”华剑雄急于了解柳媚的情况,但却故意沉住气不提,不慌不忙地问:“你今天跑到哪里去了?”吴四宝高声大气地说:“都是他妈的黎子午捣的鬼,早上一到,就把我们都叫到他的办公室,说是研究什么周雪萍的案情。一直到中午才让我们出来。研究个P,人K烂了一个字都没招,再研究三天她也不会开口。”华剑雄暗忖,果然黎子午掺合在里面。他不动声色,知道吴四宝会竹筒倒豆子,全都说出来的。

    吴四宝果然接着说:“我看都是黎子午撺弄丁主任搞的鬼。本来周雪萍这些天都是关在乙区的男刑监过夜……”华剑雄听到这里一愣,打断他问:“怎么?周雪萍都是在乙区的男刑监过夜?”吴四宝点点头说:“是丁主任的指示,说是疲劳战术,让周雪萍没有喘气的机会。刑监里那些杀人犯下手确实黑,姓周的小娘们在号子里小B和屁眼都给K的稀烂,这几夜大概一分钟的觉都没捞着睡。不过她也真能熬,就这么没白天没黑夜的整还是不说。”华剑雄忽然觉得血往上撞,愤懑无比。这个漂亮的女共党自己摸都没摸着,却居然让这帮下流的刑事犯都给K了个遍。吴四宝见华剑雄脸色不好,有点不知所措。华剑雄举举酒杯说:“你接着说。”吴四宝也满饮一杯,抹抹嘴说:“可昨天晚上黎子午召集我和柳秘书开会,说处座要回来了,要我们连夜突审,一定要有点结果好向您交代。我说弟兄们这几天连轴转,累的都快不会说话了,多审一夜也审不出个结果来。他说无论如何也要再突击她一下。如果我们嫌麻烦,审完就不必送到号子里,关在审讯室里,等您回来直接审。我和弟兄们实在没办法,对付着审到半夜,把周雪萍关在审讯室里,留了两个弟兄看门,就都回去了。” 

    华剑雄默默地听着,脑子里快速地过滤着吴四宝说的每一个字,但并不插话。吴四宝说:“今天早上我一到,马上就被黎子午叫去开会,说的全是废话,外面的事一点都不知道。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才听说出了大事,柳秘书给扣起来了。说是劫狱。鬼才相信!”华剑雄面无表情地问:“那是什么时间的事?”吴四宝说:“听说是早上6点。我不敢肯定,昨晚守夜的两个弟兄今天都不知哪里去了,我找了一下午也没找到。不过有人10点来钟亲眼见柳秘书被从丁主任屋里带出来,手上带着铐子。”华剑雄心里一紧,那正是自己进办公室的时间,看来自己的判断没错,自己进丁墨村办公室的时候柳媚刚给带走。吴四宝见华剑雄沉默不语就说:“我看是黎子午捣的鬼。他觉得抓了几个共产党有功,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想要跟处座争位子。谁都知道柳秘书是处座的人,给她栽赃就是给处座栽赃。”他看了看华剑雄的脸色接着说:“我今天也豁出来了。我看丁主任早对柳秘书不安好心,不过一直有处座罩着所以他没机会下手。黎子午给柳秘书一栽赃他正好找到了机会。听弟兄们说,柳秘书6点多钟被他们扣住后就一直押在丁主任办公室的里间。后来到10点钟给才给转移到地下三层的特号。据在下面见过她的弟兄说,柳秘书里面的小衣服都没了,旗袍里面全光着。大家都传说是被丁主任弄去了。”

    华剑雄气的七窍生烟,但他忍着没有发作。他还想知道更多的细节,他需要尽可能多了解一些情况,以便作出判断。他推心置腹地问吴四宝:“四宝,依你看柳媚这几天有没有反常的地方?”吴四宝见华剑雄用这么亲热的口气和他说话,感激涕零地说:“处座,你交代的任务我哪敢当儿戏!这几天我一直留心柳秘书的一举一动,要说一点可疑的地方都没有那也不是实话,但要说柳秘书有共党嫌疑我看那纯粹是胡扯!”华剑雄问:“你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了?”吴四宝摇摇头说:“其实也算不上可疑。就是头一夜把周雪萍关到乙区男监把她急的够戗。听说把整个76号查了个底儿掉。后来她又往乙区跑了两趟。要说热心是有点过了,还没听说过柳秘书对哪个犯人这么上心过。不过要说可疑我看是胡扯。处座不在,她多K点心也是份内的,再说处座去长春之前也交代过。”听了这些话,华剑雄心里踏实了一点。见他知道的情况差不多了,安抚了吴四宝几句,又喝了几杯酒就把他打发走了。

    吴四宝走后,华剑雄把剩下的东西都扔进了垃圾箱,简单冲了个澡就上床了。躺在床上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今天,这床上即没有柳媚,也没有萧红,连藤原香子也被他赶走了。他感到巨大的郁闷和寂寞阴影笼罩在头上。 

(八十四)

柳媚被关押在76号地下三层的一间特别囚室里,手上带着冰冷的手铐。周围是死一样的寂静黑暗,好像在坟墓里一样。她躺在窄小冰冷的铺板上,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旗袍,内衣全部都被剥的精光。下半身到处是粘乎乎的污物,特别是大腿根和股沟里面,冰冷粘湿,使她心里阵阵发抖。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是嘴里腥臭的气味,让她忍不住阵阵作呕。忍受着下身传来的一阵阵钻心的疼痛,她心里悔恨不已。她怪自己太不冷静,昏头昏脑地钻进了黎子午和丁墨村的圈套。

昨天晚上黎子午开的那个会根本就是为了引自己上钩。本来凡华剑雄亲自布置的事他从不插手,更是从来不会召集她来开会。这么多反常的情况,自己完全清楚,可居然还去冒险。作为一个有长期经验的地下工作者,这真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实际上她也是病急乱投医,孤注一掷。自从想好利用周雪萍夜间被押去乙区的机会解救她的办法之后,她一直为如何实施犯愁。她单枪匹马肯定是一事无成,要设法营救周雪萍越狱,最关键的就是马上和组织接上关系。其实按照秘密工作的纪律,遇到她这种情况,组织遭到破坏、联系中断,她应该坚决沉底,耐心等待组织安排的人来恢复关系。但这次的情况实在太特殊了。由于黄克己的出卖,原有的关系一夜间全部被破坏,特别是周雪萍的被捕,破坏了组织的中枢,她甚至不能肯定自己的关系是否还能接上。而营救周雪萍的机会又是稍纵即逝,要把握住这个机会救周雪萍、也是救自己,唯一的钥匙却恰恰掌握在周雪萍本人的手里。本来以柳媚的身份,接近周雪萍并非难事。可这次情况非常反常,吴四宝把周雪萍看的很紧,每天从早到晚不是一大群打手围着拷问,就是拴死在男刑监里被形形色色的男刑事犯LJ。柳媚试了几次,连一分钟的单独相处的时间都找不到。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柳媚心急如焚。听说王凤滟已经回来了,虽然没见面就又被华剑雄派出去了,但随时都可能回到办公室。昨天下午,刘大壮又打来电话,通知安排接收长春转来的犯人,同时通知她,华剑雄第二天就回来。根据她对华剑雄的了解,他回来后审讯方式肯定会有变化,解救周雪萍的机会就更渺茫了。在他回来之前起码要把和组织接头的方式弄清楚,否则可能就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急切之间,她甚至想过硬把周雪萍要出来自己审一次的办法。但理智告诉她,那实在太冒险了。她已经几次感觉吴四宝对她的态度很可疑,他这几天的行为也很反常。但她当时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在吴四宝后面还有更阴险的敌人在窥视着自己。就在这时候她得到了周雪萍会在刑讯室过夜的消息。这消息来的太是时候了,就象沙漠里渴的要死的人突然看见了一杯水,让她对所有的风险都视而不见了,结果真的落进了敌人的陷阱。自己做地下工作不是一天两天,犯这种病急乱投医的低级错误实在是太荒唐了。

昨天夜里,柳媚惦记着刑讯室里的周雪萍,反复筹划着与周雪萍接头的细节,几乎一夜无眠。她起了个绝早,清晨6点就来到小审讯室。象她预料的那样,还没有人来上班。她查了记录,周雪萍昨夜果然押在刑讯室。一起看起来都那么圆满。楼道里静悄悄的,了无声息。她径直来到审讯室,里面有两个年轻的看守特务在打盹,见她进来都是满脸意外。她很容易的就把他们都支出去了。周雪萍全身赤裸昏昏沉沉地跪在墙根,双手高高的铐在墙上的一个大铁环里。她垂着头,浑身都是刑伤,整个人憔悴的让人心碎。

柳媚小心翼翼地听了下周围的动静,又在刑讯室里仔细观察了一圈,确认确实没有什么可疑之处才走到她周雪萍的面前。但即使这样她也不敢大意。她轻轻托起周雪萍的脸,按昨夜想好的办法,故意用严厉的口气喝道:“周雪萍……”周雪萍浑身抖了一下,跪在地上的双腿下意识地夹紧。柳媚心头一酸,知道这是她经过几天残酷的刑讯和无数的淫辱之后形成的生理条件反射。她顾不得叹息,又加重了口气道:“周雪萍!”她相信,只要周雪萍睁眼看到她,她就有办法让她明白自己的意思。周雪萍艰难地抬了下眼皮,马上就又合上了。她太疲劳了,连续5天的高强度刑讯,连续5夜不间歇的LJ。听说前天夜里她在乙区的男牢房里,阴道、肛门和嘴里同时插着3根肉棒就睡过去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