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45部分

潜伏-第45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再反抗,她知道那没有任何用处,只能更加刺激老色鬼的淫欲。她明白现在能做的就是咬紧牙关,忍受一切凌辱,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丁墨村伸手揽住柳媚的腰向上拉起来,然后抓起一个枕头三下五除二塞进了柳媚小肚子下面。柳媚虽然极不情愿地挣扎了几下,但屁股还是无可奈何地撅了起来。丁墨村拉开她的双腿,紧贴着她光溜溜的下身插到了她两腿中间。他单腿跪在床上,硬把她两条光滑白皙的大腿向两边撑开,举起重新硬挺起来的JB顶住了柳媚的肛门。他用龟头在那绛紫色的圆圆的菊门上轻轻的磨转,津津有味地体味那细细的皱褶滑过的快感。感觉到热乎乎硕大的龟头挤进丰满的臀肉,顶在后庭的花心上肆无忌惮地乱捅,柳媚真的有点慌了。她对后庭有一种天然的恐惧,就是华剑雄也只是用手指摆弄过。而且她完全是为了让他高兴,强忍着浑身的不舒服迁就他。好几次他想把他的大家伙弄进去,都被她想方设法哄着转移了目标。现在这个色迷迷的老家伙居然无耻地要插她的后庭,她恐惧的浑身发抖。她宁可忍受kuxing也不愿让他这样凌辱,可她现在的样子毫无选择,就是刀山也要咬牙上去。她默默地咬紧了嘴唇,把头深深地埋在平伸铐死在床头的两臂之间。

丁墨村想这个小小的菊门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早就对柳媚垂涎欲滴,但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她凹凸有致的身体,最想弄到手里摆弄的不是她高耸的双峰,也不是她胯下那诱人的肉缝,而恰恰是这个深藏在圆滚滚的屁股里面的菊门。现在她赤条条的落在自己手里,象一只待宰的羔羊,他岂能错过机会。他把已经溢出些许粘液的大JB收了回来,伸手扒开那两块细腻白嫩的臀肉,凑近细看。只见小小的菊门洁净而精致,在起伏的肉丘的中间呈现出绛紫的肉色。圆圆的轮廓、纹路细密的皱褶,嫩嫩的象一朵无辜的小花。花朵的中央是一个紧缩的深邃小洞,由于柳媚的恐惧,它还在微微地抽动,甚是可爱。丁墨村把鼻子凑上去,闻到一股淡淡的成熟女人特有的诱人气息。

“小骚货!”他低声骂了一句,“叭”地在白嫩的屁股蛋上亲了一口,然后伸出手指按住圆圆的菊门,由轻而重地揉搓了起来。柳媚再也忍受不住了,她肩头耸动着,呜呜地低声哭了起来。丁墨村揉了几下,觉得心头有股火在乱撞,猛地抓住柳媚两条微微发抖的肥嫩的大腿,再次挺起肉棒直顶菊门的中央。柳媚浑身发紧,哭着叫道:“不,丁主任……求求你……不要…………”丁墨村那里还按奈的住,他腰一直、身子一挺,紫红色的大龟头带着巨大的压力恶狠狠地迫入了窄小的洞口。圆圆的洞口被硬生生地撑大,细密的纹路均匀地散开,原先还没有筷子粗的洞口竟被鸡蛋大小的龟头硬挤了进去。柳媚“呜……”地闷叫起来,晶莹的汗珠顺着她的额头淌了下来。她赶紧咬住了被单,把痛苦的悲鸣强咽了回去。

丁墨村屁股沉下去狠顶了几下,见整个龟头都没入了洞口,停下来略直了下腰,深吸一口气,猛一挺身,青筋暴露的大JB象条觅食的大蟒,凶猛地钻进了小小的洞口。柳媚再也忍不住了,哇地惨叫失声:“啊……疼啊……疼……”她感觉自己的后庭正在被残忍地撕裂,一条庞大的火龙钻进了她的身体,烧的她疼痛难忍。她想挣扎,但不知怎的,浑身一点劲都没有。汗水湿透了她的秀发,除了哭叫之外她没有任何反抗的办法。她亲眼见过76号的特务们在刑讯时把烧红的铁棍插进女犯的肛门甚至阴道,她们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她真想象不出她们究竟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那巨大的火龙开始在她的身体里面疯狂地翻腾,不停地抽插。柳媚感觉肠子都要被它绞断了。整个下身一片火烧火燎的刺痛。而且火越烧越旺,下半个身子好像都要融化了,疼痛倒好像减轻了。站在身后的那个看似干瘪的身体象是通了电的机器,打夯一样不断撞击,两个赤裸的身体撞在一起发出“吧唧吧唧”淫秽的声音。就在柳媚神智开始迷离之际,下身里面熊熊燃烧的烈火突然变成了滚烫的洪水,随着深深插进她直肠的大肉棒蛮横的跳动,一股热辣的洪流势不可挡地冲进了她的肠道的深处。她凄惨地长吟一声瘫软在床上,香汗浸湿了身下的床单。
(八十八)

狂暴的抽插终于停止了,柳媚清晰地感觉到略略软缩了的肉棒徐徐地退出自己的后庭。下身象被刀割一样疼痛难忍,额头的青筋在怦怦地乱跳。柳媚刚想喘一口气,却惊恐地发现新的恐惧又紧接着袭来。站在身后的那个令人作呕的男人不但没有离开,而且弯下腰靠近了她赤裸的身体,男人粗重的呼吸在她身后再次响起,两只大手在解她胸罩的带子。天啊,丁墨村这个老色鬼居然意犹未尽,不知又要在她身上玩什么新花样。柳媚顿时心如死灰,害怕地想喊还没喊出来,刚才被萍如弄整齐的胸罩就被狠狠地抽了出来。接着她的身子猛地被翻了过来,两只肥嫩丰满的乳房随着身子的翻转晃晃荡荡。丁墨村赤着身子拱到床上,两只布满青筋的大手迫不及待地大把抓住她颤巍巍的乳房。接着他一抬腿,骑到柳媚赤裸的胸脯上,把粘糊糊脏兮兮的JB放到她的脸上说:“小宝贝,张开嘴,给我弄干净!”那丑陋的东西粘糊糊地放在柳媚眼前,刺鼻的气味差点让她昏厥过去。她吃力地把脸扭向一边,粘糊糊腥臭的液体沾了她半边脸。丁墨村不依不饶地把她的脸扳正,把湿漉漉的肉棒放到她嘴唇上,厉声道:“张嘴!”柳媚有心挣扎,但试着抬了下身子,纹丝不动,倒引来刚受过蹂躏的后庭撕裂般地疼的钻心。她浑身一点劲都没有了。现在她赤条条地躺在这个色迷迷的男人胯下,里里外外都湿的一塌糊涂,大半个屁股都粘糊糊的。下身虽然刚刚擦过,但阴道里面也有大股的液体在往外淌。连半边脸和嘴唇都沾满了粘液。不知道这个毫无廉耻的老色鬼还要怎么侮辱自己,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被他蹂躏多长时间。想到这里,柳媚一下泄了气,所有抵抗的企图不知怎的在一瞬间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她只想快点结束这噩梦。

她咬咬牙,屏住一口气,顺从地张开了抹着口红的小嘴,把臭哄哄的JB吞进了口中。她顾不得那团臭肉上沾满的粘糊糊的东西有多难闻,用力去吮、去舔,只想快点给他舔干净,不知不觉竟舔的吱吱有声。谁知事与愿违,那团原本软乎乎的臭肉接触到柳媚的口腔和舌头又慢慢地硬挺了起来。柳媚急的只想哭。她绝望地感觉着老家伙的JB一点点膨胀起来,塞满了她整个的口腔,顶住了她的喉咙,直胀的她嘴都发酸。柳媚的顺从好像鼓励了老家伙,他屁股一耸一耸的,把肉棒用力往她口腔深处送。手上则猛劲揉她的乳房,还气喘嘘嘘地不停催促:“使劲……快使劲吸,快使劲!别偷懒!”柳媚无奈,只好忍住一阵阵涌上来的恶心拼尽全力去吸吮。她强忍着心理上的屈辱和生理上的厌恶,把粘满肉棒表面的龌龊和仍不断流出的粘液拚命咽到肚子里。可老家伙的肉棒里象是个无底洞,腥臭的粘液无穷无尽地流淌出来。柳媚好像已经没有了意志,只知跟着肉棒的进出机械地吸呀吸呀。也不知吸了多长时间,直吸到柳媚整个口腔和舌头都没了知觉、大半个脸都酸麻了,老家伙的大JB才第三次跳动起来。一股腥臭温热的液体象洪水一样顺着她吸吮的力量直冲她的喉咙,把她呛的差点窒息。她忍住咳嗽屏住呼吸,呼噜呼噜地把那些又粘又脏的东西都咽了下去,一滴也没敢漏在外面。然后就瘫了一样张开散发着腥臭气味的小嘴仰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恍惚中她记起以前和剑雄做爱时,吞咽他的精液总让她感觉那么兴奋。可今天她感到的只有恶心,费了好大劲才抑制住呕吐的冲动。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丁墨村依依不舍地在肥嫩的乳房上拧了一把,气喘嘘嘘地站起身来,看看床上赤条条软的象根面条的柳媚,心满意足的笑了。其实他还想继续K她,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况且上班时间到了,华剑雄估计也快回来了。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女人和华剑雄发生直接冲突,就让黎子午去料理后事吧。他回头看了看,柳媚还四仰八叉地仰在床上抽泣。她的意识完全被悲痛淹没了,闭着眼睛瘫软在雪白的被单上,忍受着周身上下、尤其是内心深处的痛楚。她在心底绝望地喊着:“剑雄啊,你怎么还不回来啊?快来救救我吧!”

一片恍惚之中有人过来打开了手铐,连拖带拽地把柳媚拉了起来。她心有余悸地睁开眼,却见是黎子午手下的两个小特务,忙低下了头,脸立刻羞的通红。丁墨村早不见了踪影,那两个小特务的眼睛贪婪地在柳媚赤裸的身子上溜来溜去,看了半天才恋恋不舍地把缠在她胳膊上的旗袍拉下来,罩住她光溜溜的身子。他们把她的双手扭到身后,重新上了铐子。房门乒乓作响,屋里一下又涌进了好几个人。大家谁也不出声,都在呼呼地大喘气,出神地注视着反剪双臂垂着头站在屋子中央的柳媚。薄薄的绸料纤毫毕现地勾勒出她身体凹凸有致的轮廓,高耸的胸脯上两个小豆豆失去了胸罩的遮掩,在顺滑的丝绸上激凸出来。她屁股上和前襟大腿的部位被洇湿的深一块浅一块的,引人无限联想。

柳媚象被一群饿狼围着,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还是那个叫萍如的女人打破了屋里令人窒息的气愤,随着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她走到床前,一声不响地整理着床铺、更换床单。柳媚脸色煞白,悄悄抬起头,忐忑不安地扫视了一下周围。她瞥见屋里站了五六个膀大腰圆的特务,丁墨村站在后边,脸上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好像正在悠闲的观赏着什么诱人的景致。匆匆的一瞥中,她发现丁墨村手里好像攥着什么宝贝,爱不释手地摸来摸去,还不时还拿到鼻子下贪婪地嗅一嗅。她心里猛地一惊,定睛仔细一看,那赫然是他刚才从自己身上剥下来的内裤和胸罩。她的心象被锥子扎了一下,疼的差点哭了出来。那是她今天特意为华剑雄换上的一套刚买的内衣。现在却成了丁墨村这个老色鬼的战利品,而自己只能这样光溜溜地只剩一层薄绸遮体。

满屋的男人都站在那里好像在等什么命令,这时一个特务快步进来和丁墨村说了句什么,丁墨村朝他一挥手道:“带走!”顺手把手里攥着的柳媚的内衣交给了萍如。两个特务抓住柳媚的胳膊,一群人拥着她出了丁墨村的办公室。柳媚出门前隐约听丁墨村在吩咐什么人:“告诉黎子午派人去请他立即过来。”柳媚被一大群特务拥着向楼道一头走去,路上碰到有数的几个同事不知就里的还在和她打招呼,看到她狼狈的样子和四周那一大群如狼似虎的特务都惊的目瞪口呆。他们拥着她转向楼下,在楼梯口她听到不远处华剑雄办公室里传出一个怒气冲冲的熟悉的声音。她的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剑雄没事,他回来了。”她转身想喊,却被粗暴地连推带搡拖下了楼梯。

柳媚一直被送到地下三层,关进最靠里面一个阴冷潮湿的特别囚室。这个囚室在楼道的尽头,被一扇厚重的铁门与外面走廊完全隔开。柳媚很清楚这是个与外界完全隔绝的囚室兼刑讯室,平时多数时间都空着,只对最秘密的犯人才用。随着咣裆咣裆的声音,囚室门、楼道门都严严的关上锁死了,杂乱的脚步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黑暗的囚室归于死一般的沉寂。柳媚的心也一点点的归于沉静,她现在终于又可以平静地思考了。今天早上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令人眼花缭乱,转眼之间自己就从座上宾变成了阶下囚。这到底是为什么?刚才在楼道口听到的华剑雄的声音给了她莫大的安慰。这时她脑子里涌出一个问题:华剑雄好好的黎子午就敢抓自己,这说明了什么?她隐隐感觉到一个巨大的阴谋的影子在蠢蠢欲动。她现也许就是这个阴谋的牺牲品。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经受了有生以来最惨痛的侮辱。但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周雪萍还在牢里等着她营救,自己刚刚拿到的汪伪与伪满“建交”详情以及汪伪即将配合日军进行清乡扫荡的情报还没又送出去。组织交给自己的潜伏任务还没有完成。从各种情况来看,自己的真实身份未必就暴露了,一定要咬牙坚持下去。

时间好像停滞了,柳媚忐忑不安地关注着楼道里任何一点动静,不知等来的会是前来解救她的华剑雄,还是那恐怖的刑讯。但漫长的时间过去了,阴森的地下室里静的怕人,一直没有人理她。不知过了多久,看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