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经管其他电子书 > 潜伏 >

第5部分

潜伏-第5部分

小说: 潜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刑讯室的其他几个打手都认识华剑雄,知道他和武田的交情,所以纷纷给华剑雄点头致意,这时武田才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恶狠狠的转过头来,看到华剑雄微笑着看着他,武田的眼神才缓和下来,把手中还冒着烟的烙铁扔进一边的碳火盆里,用手查查胸前的汗珠恼恨的对华剑雄说道:“这该死的女人,浪费我一下午的时间。”对着华剑雄露出难看的笑容接着说道:“真对不起,剑雄君,耽误了和你的约定。”看着武田道歉的样子,华剑雄觉得很是好笑,为什么明明是野兽还偏偏这样做出有礼貌的样子来。“武田君何必如此多礼,你是公务繁忙嘛。”华剑雄回答道。武田没听出华剑雄调侃的口气,拿起桌子上的铁口杯大口的喝了起来。这时那女人又发出凄惨的尖叫,华剑雄看到被冷水泼醒的女人又被另外几个日本人用铁钳夹住被烙的焦黑的乳房撕扯着,外面被烙焦的皮肤被撕了下来,露出下面鲜红的肉来,大量的血合着黄水流满了女人的上身,那女人痛苦的叫着哭嚎着,拼命的挣扎想躲开日本人狞笑着再次向她胸前伸过来的铁钳。但她的身体被一道道的绳子牢牢的固定在被水和血浸得乌黑发亮的木凳上。要移动一分也很困难。

华剑雄看到女人的腿弯下面横着一根两尺长的木棒,并把她伤痕累累的大腿结实的捆在木棒的两端,使得那女人的腿大大的张开着,同时垂在长凳下的脚被麻绳捆住脚腕系在长凳的一边凳脚上,由于长凳较高所以女人被固定的脚只能勉强用脚趾接触地面,由于脚上的所有趾甲都被拔掉,所以脚附近的地上有些血迹。华剑雄看到地下散布着那女人的浅黄色印花旗袍,肉色长丝袜,白色高跟鞋和粉红的乳罩和内裤,上面满是打手们脚踩过后留下的污迹。以他的经验看来这些东西表明这女人今天是第一次受刑,不过看看女人肿胀得象个馒头流着血和灰白色遗留物的阴户、身上的鞭伤,割伤以及被烙焦正在被用钳子夹成粹片的乳房,华剑雄也不由感叹武田勇夫和刘大壮是同一类型的家伙,这样的刑讯在他看来只会让人迅速死亡,而刑讯的目的却很难达到。事实上经武田勇夫审讯的人很多在审讯过程中就被折磨死了,但他自己却以此为荣,多次在华剑雄面前吹嘘自己的手段如何厉害。

这时武田勇夫穿好了衣服,给那几个手下交代了几句,就拍着华剑雄的肩膀说道:“走,剑雄君我们去柳月仿喝上几杯。”说着露出兴奋的神色来,华剑雄也装出欣然同意的样子笑道:“我都要等不及了啊。”说着两人大笑起来走出闷热得令华剑雄浑身冒汗的刑讯室,就在华剑雄刚走出去,他就听到刑讯室里传出那女人比刚才尖厉百倍嘶哑的嚎叫,边走边回过头去,只见一个打手正把一根烧得白亮的铁钎子慢慢捅进那女人下身中去。

走出地下通道,再也听不见下面的惨叫,华剑雄倍感外面空气的清新。这时天已经快黑了,在华剑雄的招呼下,武田笨拙的钻进了那辆黑色雪佛来。

(十) 

在离市区不远的西郊, 一辆白色的轿车平稳的停到一栋三层青灰色西式别墅前,喇叭响了一声,大大的铁栅栏门里边的小屋里跑出个50多岁的老头来,望外面警惕的看了看,就把铁门给推开了,轿车还没等铁门全部打开就迫不及待的开了进去,直到别墅的房门前才稳稳的停下。

后面的车门打开,伸出一双穿着铮亮黑色高跟鞋秀美的脚来,接着就是裹着肉色丝袜均称优美的小腿。下车的是一个身穿银白色旗袍,手里拿着精致颚鱼皮小包的年轻女人,只见她丰满的胸部把旗袍顶起一道连绵挺拔的诱人风景,纤细而富有弹性的腰肢下是浑圆微翘的 臀部,黑亮的长发整齐的流泻在背后,美丽清亮的大眼睛闪耀着成熟慧捷的光芒,她就是大东亚日报的记者萧红。

向司机交代了几句,萧红就优雅的走进已经被佣人阿梅打开的房门,屋里的客厅很大,摆放着高档的西式沙发和茶几等家具,萧红顺着客厅一角的旋转楼梯边向上走,一边告诉门口的阿梅她已经在外面用过晚餐了。径直来到二楼一间乳白色的门前,萧红从小包里拿出一串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萧红的卧室,装饰着金色花纹的西式风格的铁花双人床放在卧室的正中,透过极其透明的粉色纱帐可以看到床上铺着的柔软卧具,墙的一边是张典雅的梳妆台,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化装品,在靠近窗户的角落里是两个蛋黄色的小沙发和小茶几,整个房间显得温馨而又典雅。

萧红进了屋就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了下来,穿着丝袜的脚踩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让她感觉到非常的舒爽。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后,她坐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把耳环,项链取下放好在首饰盒里,看了看镜子中自己美丽的容颜,萧红起身把自己的旗袍脱了下来,看着镜中自己穿着白色乳罩,吊袜带,白色小内裤和肉色长统丝袜所展现出的美好身材,萧红满意的露出迷人的笑容,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一些衣物起身走进卧室里间的浴室。

浴室里,萧红对着墙上的大玻璃镜子背过双手解开了乳罩的搭扣,原本被紧紧拘束的雪白乳峰随即骄傲的挺现在镜中,圆球状丰满而又尖挺,有着樱桃般晶莹的红润乳头。随着身上的白色的袜带、内裤和肉色长统丝袜的件件离去,一具完美的女体赤裸在空气中。平坦微隆的小腹,修长结实的大腿,突出有形的肥美臀部,乌黑浓密的阴毛,在加上那恰倒好处的肉感,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萧红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了信心,每天都要扔掉一大叠请贴就是最好的证明。

轻轻的哼着歌,温水冲淋在娇嫩的肌肤上让萧红感觉非常舒服,用手轻轻的摸搽搓洗着身体更让她有着难于形容的快感。这几天她的心情都很好,算算日子,这几天剑雄该会来看她,上次见面时剑雄说他要去长春一个月,昨天应该就回到了上海吧。通常剑雄和她都是一个月左右见上一次面。想着剑雄高大魁梧的身型和成熟刚毅的面容,萧红心中充满的爱意和温柔,同时一双手也无意识的搓揉着自己滑腻柔软的乳房,每一次搓揉都让她感到让全身发软的快感冲袭全身,有些喘不过气。

关掉了热水开关,冷水让骚动的心平静下来,但脸上还是异样的红润。萧红尽力不让自己这时候再去想剑雄,每次想起他都会让她迷乱不已。露着些无奈的神色,萧红看着身上的浴液泡沫缓缓的顺着大腿被冲洗掉,汇集在雪白好看的脚下,又慢慢的从地漏流淌下去。

天已经全黑了,由于是郊区,从窗子上向外望去一片漆黑,只有很远的地方有着隐隐的灯火。萧红穿着件半透明的宽大白色丝衣站立在窗前,风吹动着她的秀发,丝衣也随风而动,从后面看她的背影,能隐约看到丝衣下面只穿着黑色的三角内裤。

回到窗边坐下,萧红怔怔的看着床头柜上电话,真希望这时侯电话会响起,听到他那深沉的话语,说他马上会来。也真想拿起电话找到他,给他诉说心里的思念和渴望。但组织的纪律约束着萧红,使她不能主动的给华剑雄打电话。和剑雄在一起了那么多年,她一直都是那么深爱着这个男人,她知道他的放浪他的狠心,但也知道他的压力和危险处境。在上海大概就只有自己知道华剑雄的真实身份,想着华剑雄这样的信任自己,指定她为他的联络人,萧红就感到无比的幸福。

工作了一天,忙着采访那些有着很多显耀头衔的各种人物和莫名其妙的事件,萧红觉得心里很是卷累。每天都干着这样的事情,很多达官贵人都主动发出邀请,希望能接受采访或做客,萧红当然知道这些人都是沉醉于她的美色,送礼的人也不少,回来时坐的轿车就是某个富豪送她的,说是象萧红这样的美丽高贵的女士,没自己的车真是大上海的耻辱。虽然不同的人物用不同的方法纠缠她,但萧红总是能应付自如,让那些对她垂蜒之人尴尬收场。

外面木地板传出的轻巧脚步声,萧红知道是佣人阿梅给自己送汤来了。门开了,显得很朴实,健康的阿梅把熬得浓浓的银耳汤端到萧红的面前,阿梅只有18岁,长得也算俏丽有姿,头后面垂着根乌黑的辫子,大大的眼睛和脸上的小酒窝显得她机灵而又可爱,萧红在半年前回重庆时在军统训练班里看到她就打心里的喜欢这个年轻的女孩,在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和考验后最后把她带来了上海。不光是阿梅,这坐别墅里看门的武老头司机小金也都是军统的人,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和侍侯萧红,而这别墅则是军统在上海的秘密财产,名义上却是一个南洋富豪送给萧红的礼物。

喝着阿梅送来的银儿汤,看见阿梅站在一边偷偷的看自己身上那件做工精细,性感的丝衣,从她的眼光里能看出心里的羡慕。萧红这件睡衣在一般的地方是买不到的,也贵得惊人,不过萧红的衣服不论是内衣还是外衣都是这种货色,喝完了汤,见阿梅还在怔怔的发呆,萧红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小丫头,等你有了心上人,记得告诉我啊,大姐就送你一件新的。”原本看着她丝衣发呆的阿梅闻言不又羞涩不已,原本红仆仆的俏脸显得更红了,低头拿过空碗,又把水递给萧红漱口,口里申辩到:“阿梅哪来心上人啊……。”说着脸却越发的红,没等萧红再说话,就快步往外小跑出去。

看着阿梅跑出去的身影,萧红斜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想到重庆她的心里产生出一丝不快,令她厌恶的往事又浮现在脑海里。
(十一) 

半年前的一天,萧红奉命返回重庆向军统汇报上海的工作情况。几天奔波转道回到重庆,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萧红就来到军统向重庆方面负责和她联络的徐天赋汇报工作,这徐天赋是军统里负责情报收集和整理的一个副处长,萧红的情报就是通过他再向上面传递。虽然正是冬天,但那天却没有平时山城常见的大雾,太阳一早就挂在空中,照得人暖洋洋的,萧红穿了件绛红色金丝绒长袖旗袍,外面罩了件白色的开襟线衣,脚下一双半高根的白色船型女鞋,配上胸前的珍珠项链和手腕上的玉手镯,显得成熟美丽而又不失端庄。

一进徐天赋的办公室,就被热情的招待,徐天赋又是倒水,又是嘘寒问暖,在长沙发上坐下,萧红心里对很少见面的徐天赋这样表现非常的感激,最后徐天赋把办公室的门关上栓死,看到萧红疑惑的眼光,徐天赋解释说是军统内人员复杂,担心机密泄露,萧红想想也是就打消了心里的疑虑。接下来萧红就开始向徐天赋汇报工作,徐天赋似乎也在专心的听,只不过萧红总感觉到他那黑框眼镜下的眼睛不断在她的高耸的胸部,暴露在旗袍开衩外的大腿和脚上瞄来瞄去。想到大多数男人都这样看自己,萧红也没生气。过了一阵,徐天赋借口天太冷,把窗子也全关上了还拉上窗帘,并坐到萧红身边,闻着徐天赋身上传来的一种说不明白难闻的怪味,萧红微微移动了一下,本能的想离他远一点,但这时徐天赋的一只冰冷的手却放到了萧红腿上,还恶心的抚摩着。萧红慌忙的挪动大腿,并生气看着徐天赋责问道:“你这是干什么?”说着就要站起身来。但这时徐天赋却扑了过来,一下把萧红压在身下,并淫笑着说:“萧小姐,何必生气呢?我对你是仰慕已久了啊。”说着一双手已经在萧红的胸前,腿上一阵乱摸。萧红羞怒交加,拼命的挣扎呵斥道:“放开我!不然…。。”话没说完嘴已经被徐天赋凑过来的大嘴给堵住了,一股股夹杂着大蒜臭味道的口气喷在她脸上,嘴唇被吸咀着,徐天赋肮脏的舌头也试图冲进萧红玉牙紧咬的小嘴。萧红拼命的挣扎,摇动着头部,但身体却被压得动弹不得,只得用手尽力的阻止徐天赋在她乳房,纤腰,大腿上的揉捏,很快双手也被捉住,并合在一起拉到头顶上,徐天赋一只手在上面捉压着萧红的手另一只手就更放肆的在她身上摸揉起来,萧红拼命的尖叫着,一只脚上的高根鞋都因挣扎掉在地上,徐天赋却拧笑着说道:“你尽管叫吧,军统哪个房间不隔音?”说着把萧红高开衩旗袍的下摆撩到她腹部,露出萧红里面白色的内裤来。萧红挣扎得更厉害了,她惊恐绝望的感到徐天赋的手隔着她白绸内裤扣摸着她的阴户,强烈的耻辱感让她痛苦万分,剧烈的挣扎几乎耗尽了全身力气。很快内裤被拔到腿上,看着渐渐被耗光力气的萧红,徐天赋狞笑着,拱起腰抬高下身,用手去拉裤子的拉练。但这时萧红却抬起刚刚从徐天赋身下解放出来的大腿,一膝盖顶在得意忘形正在准备掏出家伙的徐天赋胯间。

“妈啊”徐天赋发出痛苦的惨叫,用手捂着下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